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五章 谁占谁便宜啊】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此刻所做的便是以以不变应万变,反正算起来秦洛伊是他的未婚妻,被她占一点便宜也不算什么吧。〓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秦洛伊则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抱枕显然不是那么的舒服,身上酸麻在扭动之后得到一定的缓解,感觉也更清晰了一点,觉得好像被抱枕硌着了。她迷糊着睁开了眼睛,想要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房内灯没有关,一看之下,秦洛伊当即被吓醒了!这是什么呀,我怎么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她身上还酸麻,反应没那么灵敏,想要动弹还不便,要不然真的是要吓得蹦跳起来。

    在抬头望了一下,秦洛伊看清楚了这是杨凡,她是匍匐在杨凡的身上。

    这让她稍微的松了一口气,至少不是别的男人。但随即又警觉起来了,她怎么会趴在杨凡的身上?难道这家伙故意装作重伤,趁机拉她上床?

    她当即不顾酸麻,赶紧撑着身体看了起来,见到自己的身上还是穿着衣服,虽然浑身不舒服,但也只是睡觉姿势不对的酸麻,某些部位并没有出现被攻击过的疼痛,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气一泄人又趴了下去,再次落在了杨凡的身上。她脑子里也回忆起来了:昨天晚上是在旁边看着杨凡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睡着了,估计就趴在杨凡的身上当抱枕了。只是刚才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爬到他身上去了……………,

    她暗呼了一口气,庆幸杨凡没有醒来,要不然这个场面实在太令人尴尬了。真的是说不清楚啊,到时候还以为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呢。

    但这问题实在太严重了,她还是小心的抬头张望了一下,确定杨凡没有醒来才安心下来。而抬头后伏下之际,她才发现自己胸前“被打了一记闷棍”

    刚刚就有被硌着不舒服,这会儿又抵触到胸口,她在被子里的手忍不住伸过去扒开,估计是杨凡口袋里的手机什么的。结果扒了一下没有扒开,反而入手之后让她感觉到了一份异样那不是……天哪!

    秦洛伊整个人顿时大窘一个是竟然碰到子这东西,竟然压在这东西上面半天,实在太丢人了!另外一个是这东西的状态来看,杨凡应该是醒来了啊。

    她赶紧伸手到旁边,撑着杨凡的大腿,让自己小心的往旁边滑开躺在床上。

    她看到除了自己的动静之外,杨凡还是一动不动。不由得暗暗嘀咕了起来:“这小子是不是在装睡啊?要是装睡的话,那很可能根本不关我的事是他拉我上去的!一定是,我身上还盖着被子,难道也是睡觉后自己拉的?,她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之后,心情稍微没有那么的尴尬羞耻,但很快又想到一个问题,听说男人早上那里是会自然醒来的,就算人在睡梦之中也是一样,也可能他根本没有醒来呢!

    想到这里她慢慢的撑着身体起来。此刻她身上的酸麻也减轻了许多,让她爬了起来,往前挪过去一点,看杨凡果然还是一动不动,又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确定他的眼皮没有一点反应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惨了,惨了我怎么就睡得那么死呢?这下好了被这家伙真便宜了吧?真是的”秦洛伊有点自怨自艾的低声嘟哝了起来。

    杨凡可是在装睡!完全听到她说的话,甚至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刚开始他还只是准备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秦洛伊很快就醒来,然后发现了爬到他身上来了。他想着应该会很快起来了,那大家都不会尴尬。没想到秦洛伊却还是趴在他的身上,又是抬头起来看一下,然后又压了回去后来又看了一下,又压了回去。

    虽然她压迫之处是胸前丰满所在可他是石更起来的状态,这一下一下的也容易压断啊,就算不压断,也有擦枪走火的风险,到时候算谁的?

    他还只是在心里腹诽一下,没想到她竟然伸手扒拉起来,这让他更是大汗,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可不是玩具!

    好在秦洛伊后来已经明白了,并没有再折腾她,虽然撑着他大腿上时感觉也是蛮特殊的。

    到此刻秦洛伊过来旁边,确定他已经睡着了,大家也算是相安无事。就这么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好了,可没想到她竟然小声自言自语的说被他占便宜了!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呀。

    明明被占便宜了,还要说他占便宜了,杨凡忍不住开口申明一下这个问题:“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的,什么叫被我占便宜了?明明是你爬到我身上,在我身上扭来扭去的勾引我,最后还摸我,到头来还要倒打一耙说被我占便宜了?”

    秦洛伊本来正低梦自语,没想到旁边重伤昏睡的杨凡竟然会突然的开口,让她一下转头看着他,等听到他说完这些话之后,俏脸顿时臊红了。

    “你、你胡说!”杨凡反问:“不是你趴在我身上扭来扭去?难道是我趴在你身上扭来扭去?”

    “我……”

    “不是你摸我下面?难道是我摸你下面了?”

    “混蛋!”

    “你睡着了想要靠我身上也就罢了,靠我靠舒服了,得寸进尺的占我便宜,本着构建和谐为主,我也没有说什么,可到头来还要反过来说是我占便宜了,那就实在太无耻了!”杨凡摇头叹道。

    秦洛伊差点被他气哭了!

    事实上发现杨凡果然装睡,完全知道这一切,她就无法淡定了,而他这么一些话说出来,让她完全无法反驳,就更是气急攻心了。

    “你、你是你先装作受伤了的样子!我是照顾你太累了才会睡过去,这还不知道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被子也可能是你盖的!说不定就是你拉我上来的!”面对秦洛伊一系列反击的话,杨凡冷笑了一声:“我装作受伤?你吐一口血来装受伤看一下!你是照看我,还是不敢上床睡觉就只有你知道了。我醒来怕你感冒给你盖上被子,这还成我动手脚了?我拉你上来你会一点都不醒来?你猪呀!”

    “我”秦洛伊无言以对,他确实没有必要重伤,吐血也不是装得出来的。而她最后会一直坐着床边,是有照看他的心思,但也确实是有不想、不敢和他同睡一张床的成分在。而若是杨凡拉她,她应该一下就被拉醒。

    眼看无法反驳他,自知理亏的秦洛伊,只能呛声了一句:“你才猪!”她说着就跳下了床,整理一下衣服,准备就这么离开,再和杨凡在一起,她实在受不了了。

    但在整理好衣服之后,她看到了被子上面染红的那一口血,又看到杨凡虽然和自己斗嘴,却还是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当即想起他昨晚上那么虚弱的样子,口气软了下来:“你的伤怎么样了?”

    杨凡看了她一下,笑着问了一句:“你关心我啊?”

    秦洛伊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谁关心你呀?这是我开的房间,如果你在这里出什么事了,岂不是牵连到我?还有,我是想说,如果你没事了,那就起来洗洗走人!你在这里,我还要等着你离开!”杨凡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赶我走啊,我还以为是在关心我呢。”秦洛伊一时语塞,她不是要赶杨凡走,是刚才的事,让她不想留在这里面对他,那他在这里,就不好去退房了。看他坐了起来,慢慢伸展了一下脚才下床。又让她心里不好受,杨凡会受伤,是因为特意赶来救她。如果真的不在乎她的生死,就根本用不着如此。

    心软之下,她还是让自己过去搀扶他。

    杨凡却避开了她的手臂:“没事,我的伤已经好了,我只是被压了一晚上,双脚麻痹了而已。”

    “…”秦洛伊满头黑线,知道这家伙又是在说反讽的话了。但她自己也有点惭愧,哪有照顾伤者结果趴在伤者身上睡着的?还要只是压着他的腿,要是压着胸腹岂不是加重伤势?

    “别逞强了,我不退房了,你先好好休息吧。”她怎么也不相信睡一晚上,吐血的伤势就能好,感冒也没有那么快呀!

    杨凡没有理会她,舒展了一下身体,直接过去浴室,他要好好洗一个澡。身上好像有一些毒素之类排出,身体轻盈舒畅了许多。

    听到里面水声想起,秦洛伊才发现这家伙一早就进去洗澡了,受伤了这样的习惯好吗?想着他昨晚上就没有吃东西,现在放了一晚上也不好了,加上受伤了,便准备去给他买点粥、汤之类的回来。但刚刚打开门,便又想到这还没刷牙、没洗脸呢!

    就在她开门没出没进的时候,却有人出现在了门口,赫然是唐月霞!

    “霞姨?你怎么那么早啊?”秦洛伊一阵惊讶,赶紧让唐月霞进来。

    唐月霞是来了有一会儿了,怕打扰他们两个,所以没有敲门,这会儿看到秦洛伊穿好衣服开门出来,这才过来。

    “是啊,早了一点。你们”唐月霞一进来张望了一下,没有见到杨凡,然后听到了浴室水声。

    “他在洗澡,我想去给他买点早餐谢谢霞姨昨晚上给我们订晚餐上来。”秦洛伊一边搭话说着,然后看到了被子上的献血。

    唐月霞的目光也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