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 二十年前的故事】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不想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了凤舞,以免影响她调查母亲,所以没有让她直接来到家里,而是他出去她住的酒店。★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两个人上次一别,已经两三个月没有见面了,乍见面看得出凤舞略有一点风尘仆仆之色,或许是天天奔波,也有一点憔悴。

    杨凡直接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这让凤舞吃了一惊,有点惊讶的问道:“干吗?”

    杨凡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发现她的表面憔悴应该是到处跑繁忙导致的饮食、睡眠不是很规律造成的,身体并没有问题,而且内功也一直在坚持修炼,几个月下来颇有收获。

    “检查一下你的修为进度,还能吃你的臭豆腐不成?”放手之后杨凡笑道。

    “你才臭豆腐!”凤舞白眼,然后大咧咧的坐下,把笔记本电脑扔给了杨凡。“我这几个月的成果,二十年前的事,很难找的!”

    “辛苦了。我已经给你再打了一笔钱过去,包括后续费用和过年奖金吧。”

    听到杨凡这话,凤舞也没有客气“我还真的要钱给别人发奖金呢!”不过出于对杨凡的信任,她也没有询问到底多少钱。

    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杨凡看到有两个打开了的文档,显然凤舞已经把相关的资料都集中汇总了。

    杨凡的手不自觉微微有点颤抖,说老实话,他对于诺澜的父亲,没有一点的印象,这完全是为了帮诺澜而已,本身并没有任何的激动之情。但关系到他母亲的种种,则是他多年思索思念的东西,就有点近乡情怯般的不敢打开,只要不看,就还多一个希望和念想,看了如果跟自己想象中不一样的话……

    凤舞已经到了他的旁边,很理解他的心情,哥们似的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以示安慰,然后帮他点开了诺澜父亲的文档。

    “诺澜的父亲叫林木,二十多年前曾经到华安市打工……没错,诺澜会选择在华安,并从事到处跑的业务工作,或许就是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偶遇上她父亲。不过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交集的机会很少!”

    杨凡一边看,一边听着凤舞在旁边的解释讲述,大致明白了林木的故事。

    和邹校长说的一样,当年林木的妻子受不了林木山村的贫穷,重新回到了华安市,然后便要跟他分手。他们那时候其实就是同居的成分,并没有真正的登记结婚,所以也不需要办理什么手续,她说完之后就离开了,林木便开始了发疯一般的寻找。

    一年、两年、三年……林木最后还是找到了妻子,如传闻的那样,他的妻子已经跟了有钱人,而且人家是真正的登记结婚了,并有了身孕。那时候他们有过一次最后的约谈,他妻子表示不希望和他有任何的联系,不许他再来寻找纠缠,维持愿意支付他一大笔钱,包括分手费、而女儿的抚养费。

    林木是山村出来的人,固然没有好的家庭条件,但却有着男人强烈的自尊心,坚决不要她的“施舍”也是不想感情和女儿就被这样一笔钱给交易掉了。

    在完成那一次的见面之后,他浑浑噩噩的来到了一处海边,从白天一直坐到了晚上,心里完全被现实的社会给打击到了。他想着要挣大钱,等着功成名就了,然后就可以回去找自己的女人,即便不能再做什么,至少能证明她是错的。但想要挣大钱的人太多了,真正能挣大钱的寥寥无几!

    到了晚上,他还没有离开,也不会有车经过,他只能等到天亮。那时候他想了很多,想到山村的父母,想着幼小的女儿,实在不甘心啊!他本来准备天亮之后就忘记一切,重新好好的寻一份工作,让家里人有个依靠,等以后还是找一个老家的女子结婚。

    但在最后一面的时候,他给“妻子”留了他的号码,期待着她会反悔。当时手机还是昂贵高档货,他是为寻找妻子而特意办了一个寻呼机,那东西又叫b机、call机,只要交台费,有人找就会留下号码,机主找电话打回去就可以了。那就是他移动的联系方式,把这留给可能见到他妻子的朋友们,为了更加便捷,他还话多了一点钱,办的不是数字机,而是中文机,即除了号码还能显示留言。

    当天晚上,他妻子又call他留言,当时看到他非常的激动,但看完了留言之后,人却再次受到巨大的打击!原来他妻子是出于好心,说还是让他接受钱,要不然靠他是养不活、养不好女儿的。

    为了寻妻就没好好工作、没什么收入积蓄的林木,被这话给刺激到了痛处!如果是在城市里面,或者随便一个有人的地方,他都可以打电话回去骂一顿发泄,或者买瓶白酒把自己灌醉。偏偏当时他一个人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海岸边上,往最近的公共海滩都要走很远,所以在狂躁偏激之下,他冲动的跳海自杀了!

    比较狗血的是,林木跳海之后因为黑灯瞎火的,直接脑袋撞到礁石上了,但又命大没有死,不知道是撞坏了脑子,还是因为泡在海水里面“脑子进水了”醒来之后,他却失忆了。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更加狗血的是,他飘到了海岸线一处别墅的的私人沙滩上面,被别墅主人的女儿早起游泳的时候给救了。话说林木长得是非常帅气的,林诺澜的绝色容颜更多的是靠父亲的遗传,而不是靠的母亲。除了帅气,他言语各方面也是不错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年能追到诺澜母亲的原因。

    这些优点,也让那个救了他、照顾他的千金小姐有了好感。海里飘来的失忆帅哥,还有点拉碴胡须的沧桑,眼神更是莫名的忧伤……这些都是让少女们为之神往的浪漫言情桥段,那位千金小姐从而喜欢上了林木。

    那位富豪对于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当然展开了调查,但完全调查不到,就是普罗大众的一员,并不会是什么有来头的人。眼看女儿喜欢,他也没有办法。通过脑科、神经方面的医生诊断,林木应该不是病理性的失忆,而是心理性的自我封闭过去。估计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不想回忆以前的种种,这种心理上的失忆,要找心理医生来治疗。

    治疗好了的林木,无论走不走都不是完全属于他女儿的了。所以他就那医生的话,说林木脑子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以后有时间或许就会恢复记忆,没有找心理医生。

    林木虽然有意的失忆忘记了一切,但在刚刚救活迷糊之间,询问他叫什么名字的时候,说了“林木”他们以为是“林牧”便以此称呼他,而林木醒来后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便也就用了林牧的名字。

    后来就是顺风顺水,因为娶了一个富家小姐,少奋斗几十年,在堤禚老板的老丈人栽培下,他完成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再没有当年的影子,虽然偶尔独处的时候,他也会回想自己的人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样的人,亲人又是如何。但他的潜意识已经欣喜乐于现在的生活,更加不想回忆起过去的遭遇,所以在没特意持续看心理医生的情况下,他二十年都没有再回想过去,连他以前苦苦追寻的妻子也都忘记了……

    ……

    看完这些,杨凡不由得诧异:“这些真的是你调查出来的?他在海边的想法,在别人家里的事情都能调查到?”

    凤舞白了一眼:“废话!我又没有当年的纪录视频,谁知道呀!这些是根据各方面收集打听到的信息,为了方便老板你理解阅读,在衔接细节等方面适当的加入了文学润色。但转变和结局就是这么的狗血,不是我们编出来的。”

    “……”杨凡摇摇头,又点点头。线索信息没有故事好看,如果是他看到一条条信息,也会脑补出这些细节来的。

    看着后面的两个地址“那现在他们……一家人都在华安市,却没有一次的遇上,这也是太造化弄人了!”

    凤舞耸耸肩:“职业决定交际圈。诺澜妈妈嫁给的是外企高管,林牧现在是房堤禚公司的高层、老板,诺澜虽然跑业务能见到很多人,但也跟他们完全不交集,他们两个也是。”

    她沉默了一下,然后叹道:“你真的要把这个结果让诺澜知道吗?如果这公布出去,让他们认亲的话,有可能会破坏两个幸福的家庭。”

    杨凡哼了一下:“那诺澜呢?他们各自都过上满意的幸福生活了,诺澜却是从小到大都没有过什么好日子!在相依为命的奶奶去世之后的这些年,她就再没有亲人,就这么一个孤独的生活着。他们从来没有尽过父母的义务和责任,过得能安心吗?是时候让他们做出检讨和补偿了!”

    凤舞微微皱眉:“我有不同的看法。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当年的对与错,造化弄人就不说了。现在除了会让他们良心谴责的话,对诺澜有什么好处?她能重新收获父母吗?能有感情吗?”

    “……”

    “我决定你还是等过完年,跟诺澜谈一下,或者从旁侧击,如果她能接受,就把这些给她,让她决定是否找他们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