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 越解越迷】

作品:《绝代疯少

    看完了林诺澜父亲的故事,杨凡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 免 费小说别人的事情虽然不会有太多的感触,但也能有一点参考,跟诺澜比起来,他算是幸福太多了。

    见杨凡看着关于他母亲的文档,凤舞识趣的找了一个理由:“你先自己看吧,我去买点啡什么的上来。”

    “谢谢。”杨凡对她笑了笑,他和真的不想有人在旁边。这是他个人的事情,他不想跟人分享,虽然这本来就是凤舞收集汇总的信息,但依然不想她在旁边。除此之外,他也不想别人看到他的感情流露。

    在凤舞关门出去之后,杨凡点开了她母亲的那个文档,恍然间,他仿佛看到了母亲的音容笑貌出现在他的面前!

    “妈妈……”杨凡轻声喃喃了一句,只觉得眼前有点模糊。他吸了一下鼻子,让自己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状态。

    再仔细一看,原来不仅仅是幻觉,而是凤舞不知道从哪里收集到她母亲唐月丹的一张相片,就在文档第一页面。看着相片上面的母亲,还是那样的年轻,还是那样的优雅漂亮,和杨凡记忆中的印象是一样的,这让他有点唏嘘。

    作为儿子,杨凡和任何儿子一样,都觉得自己是很了解母亲的,但在看这份资料的时候,他才赫然发现,其实自己感觉的“了解”并不是理想的了解,只是感性的一份“情怀”而已!

    年轻时候的唐月丹,不仅仅非常的才,也是很有想法的一个人。并不是一个温文雅尔的大家闺秀,反而常有叛逆之举。从小她就向往一些神神秘秘的东西,长大一点就亲自了解、研究。据说在大学的时候,她就去遍了世界上所有神秘的地方,也玩过笔仙、通灵、甚至盗墓过!

    这对一个大家族的千金小姐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唐月丹掩饰得很好,完全知道的人不多。而且她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所以即便知道的长辈,也只是觉得这是年少猎奇,并没有过多斥责。

    按照她的人生规划,是要前往各地流浪的,但这和一般人的环游世界和自助旅行又不一样。她是先要探寻一下国内一些神秘的乡村,然后前往世界各国一些死亡之地。

    但这个计划受到了家庭的阻挠,因为唐家要和杨家结亲!那时候的唐月丹很漂亮、各方面也很优秀,和杨泰生堪称郎才女貌的合适一对。可依照唐月丹出去就不和家里联系,往往难以找到人的性格,家人不能纵容她这样。那会惹来闲话,她必须要做好一个大家闺秀的风范。

    这不是唐月丹要的生活,虽然最终向亲情血脉屈服了,答应嫁给杨泰生,并遵从了家里的各种限制,让事后对于亲情也冷漠了许多。不过有一些东西,不一定非要前往实地考察,在家里也可以研究。根据唐月丹当时女同学的线索,就说她研究的东西之一就包括风水!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研究风水,总是让人觉得格格不入的。这也让当时她并没有多少亲近的密友,大家都觉得她是一个另类、怪胎。据说在大学的时候,她和一个叫洛尘的人相交甚密,但这个洛尘并不是男同学、校友,而是一个来历不明的男子。

    凤舞调查到的信息里面,没有一项能够说清楚洛尘的身份来历,只能侧面反应出,唐月丹本来就好神秘,加上洛尘的影响,就更加的变得另类了。她的很多旅行、冒险,极有可能都是和洛尘一起的。

    洛尘是一个很神秘的人,在唐月丹结婚之后,就更加没有人看到他的踪迹了。而唐月丹跟杨泰生的关系一般,两个人都是维持着家族婚约,杨泰生当时喜欢的人是陆洁。但陆洁做不了正室,双方家族的要求,为了让联姻更加的紧密,他们的生育被紧催。尤其是在陆洁先有了杨天赐之后,唐家更是一再对唐月丹督促施压。

    后来有了杨凡之后,唐月丹的性格改变了许多,没有了那么多的驿动,多了母性的光辉。

    那一套杨凡非常熟悉,也是母亲指定要留给他的山间别墅。却原来不是她购买的,而直接是她一手修建的!

    从信息显示来看,那别墅从选址到设计到督建,都是唐月丹在生杨凡之前完成的。更加奇怪的事,她没有花杨泰生一分钱,也没有花唐家的钱!

    虽然是荒山野岭的地皮不值钱,杨唐两家的面子,要批示什么的都不是什么问题。但那里不顺路,先要开辟一条路上去,再运送物资过去修建,这些人工成本也是非常巨大的。整栋别墅完成的价格可能不会比城中繁华地段的豪宅贵多少,但性价比并不高,即便是在房价持续上涨的年代,想要脱手也是很难的。

    建成之后到现在二十年了,从来没有易手过,也绝大部分时间都是荒废着,这在知道它存在的外界看来,正是难以脱手的结果。

    凤舞通过各方面侧面信息加上猜测分析的结果,也改变不了唐月丹去世的事实。得出的结果和杨凡童年记忆中是一样的,母亲遭遇了痔臁,然后愈发的虚弱下去,最后是死在别墅,去世后也埋葬在那里。

    而她也是一个很靠谱的,在唐月丹这边因为各种情况难以挖掘到更多内幕消息,她就把方向放在了当年和唐月丹关系很好的洛尘身上,想要看看能不能把这个人找出来。他作为唐月丹的密友,应该知道更多的东西。

    可惜洛尘本来很神秘,即便当年唐月丹的同学、朋友们,也不是很清楚他的状况。现在又过去了二十年,想要把这个人找出来,是非常难的。不过凤舞就是凤舞,凭着她侦探素质和各方面的朋友帮忙,还是锁定了三个可疑对象。

    ……

    看完了整个资料,杨凡松了一口气,整个资料里面的线索有限,既没有给他强烈的惊喜,也没有太大的意外刺激。整体来说,还是能够接受的。

    他现在就有了两个重心,一个是那个别墅!到底母亲为什么会花大力气在那里建造一栋房子呢?如果她对风水有所研究,应该知道那可能更适合阴宅呀。如果她也遭遇了类似他的被灵魂穿越,那她应该远离那个地方,为什么会到死都坚持在那里呢?

    这些秘密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找不到线索,就仿佛面对一个巨大的松散线团,想要把线头找出来那样的麻烦。

    但他心底深处又仿佛有什么东西闪过,只是并没有抓住。

    从开始以为母亲是被陆洁毒害,到这几年觉得也是如他一般的被灵魂穿越了,再到现在发现她可能完全知道这些……杨凡发现了解越多越迷糊,他决定马上去一趟别墅,不把这个秘密解开,他过年也没有心情过了。

    除了别墅的秘密,还有一个叫“洛尘”的人,或许这个人存在,才是凤舞避嫌离开的关键。

    他素来知道是父亲对不起母亲,父母即便关系不好,但他还是他们的结晶。但现在却出来一个跟母亲关系很好的神秘男人,这实在让人心理上不舒服。——没有人愿意做私生子,野种就更不用说了。虽然现在还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也相信母亲,相信他不会是母亲和别人的孩子。但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就让他很不舒服。

    要找!

    如论如何,都要把这个叫做洛尘的人找出来。

    看凤舞留下的可疑人物线索,杨凡也决定一一上门拜访这三个人,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当年的洛尘。

    在他看完休息了一阵,凤舞还没有回来。

    杨凡收拾了自己的心情,拨打了诺澜的电话。他回来看到她的信息留言,得知她回老家过年去了,也只是信息告诉她已经回来了。

    “杨凡,你出去那么久,没什么事吧?”诺澜很平静的问道。当日他匆匆离开华安,说是家里出了事情,虽然后来告诉她已经处理好了,可又离开了近两个月,难免让人担心。

    “没事,你也知道,我们这种纨绔子弟,其实也就是周游世界的败家而已。”杨凡开了一句玩笑。

    “没事就好,周游世界也挺好的。”诺澜说完之后,沉默了一下,然后轻声问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事?”

    “嗯?什么意思?”

    “我不是说你做了什么坏事,我是说你暗地里帮了我的忙。是不是?”诺澜直接问了出来。

    杨凡打了一个哈哈:“呵,你想多了,没有什么,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努力,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努力?”诺澜有点不解,冰雪聪明的她很快就想明白了,赶紧问道:“优利挖我过去也是你的帮忙吧?我就说!怎么会那么巧?那也是你家的分公司,在你来华安之后,就那么巧的来挖我。”

    她其实并不知道杨凡在优利上班,开始也不知道优利是联泰国际的分公司,所以没有联想到一起,等去公司之后,才联想到一起,怀疑是杨凡帮她的关系。不过那也不是她刚刚要说的,所以杨凡这话,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听了她的话,杨凡当即有点住了,马上意识到是理解错了,诺澜说的帮忙,不是指的工作的事情,现在这反而是让她明白过来了。她说的应该是替帮助邹校长的事!

    “好吧,我承认这是我帮忙了。因为我无法常常在华安市,我担心你再遇到廖德海那样的事件,所以我必须要给你谋一个好一点的工作。朋友之间不是应该互相帮忙的吗?就像我最初刚到华安的时候,身上没有钱,你也让我住你们那里,把你的手机给我用。如果我没有找到工作的话,相信你如果有合适的、好一点的工作,也会介绍我去,是吧?”杨凡坦然说道。

    “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诺澜微微苦笑:“你这和介绍好一点工作不一样,这是走后门用特权了呀!”

    “是不是用特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信心胜任那份工作!你现在已经做了两个月了,我相信是能做下来吧?”杨凡反问。

    诺澜也坦然说道:“我是可以做下来,但很多人都可以,如果不是你的关系,就轮不到我了。”

    “对!如果不是我的关系,就可能是李赟的关系,罗恒的关系,安排他们的人。这个大环境是逃不开人情关系网络,从负面来说是走关系,从正面一点来说,是安排比较可靠的人。你就是我可靠的人!如果走关系安排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人,那才是坏现象。你能胜任工作,是你、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杨凡估计她很难接受他这样的帮助,便换了一个方式:“好了,诺澜,就当是帮帮我吧!我在优利上班没有多少天,但也感受到里面人际网络很复杂,像我所在的人事部,就有很多靠着关系在里面混日子的,而我也不能把他们全部都开了。你去能帮我盯着一点重要的部门,这是帮我,行么?”

    诺澜有点无奈:“这样说来,我是你安放过去的亲信?”

    杨凡故意开玩笑的说:“你对你原来的老板得有多么的忠心啊!更加好的职业发展,更加广阔的成长空间,更高的收入,加上我们两个的关系,这都抵不过你对原公司的忠心?”

    “哪有!哪有什么忠心,我们哪有什么关系……”

    “那就是答应我了?那我得多谢你了,千万别过完年又给我撂挑子跑了啊。”

    诺澜轻声道:“谢谢你,我知道你这么说,是为了让我好接受一点。我不是不识好歹的人,我能多赚钱,才能多做事情,我只会认真把工作做好,不会拒绝的!”

    “对嘛!这才是好员工,你发展得好了,以后我要在公司做管理什么的,你也可以过来辅佐我。嘿嘿,我这也算是栽培左右手,你就当是带薪培训好了。”

    “还有邹校长的事。”诺澜重新回到了她本来想说的话题。

    “什么呀。”杨凡故作不解。

    “别装了,我回来见过老邹,他都跟我说了。我的电话给你了,不是你还有谁?”

    杨凡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你跟我向他说声抱歉,本来想要分批资助,没想到后面这半天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没有时间处理这事。”

    “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