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给面子】

作品:《绝代疯少

    大厅里面已经有很多宾客先到了,在门口的迎宾的经理正热情的和前面的齐爵寒暄。◢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作为组办方面的人,他必须把每个宾客的资料记住,要是当面叫不出、或称呼错了,那就是怠慢,人家可能当场拂袖而去。

    齐爵不觉得和一个迎宾经理有什么好聊的,也就出于礼貌的随口敷衍几句。当然人家也只是出于礼貌的寒暄,让客人感觉到热情,并不会指望在这巴结谁。

    当他准备进去的时候,看到从电梯方向过来的杨凡三人,不由得微微皱眉,然后随口打听了一句:“今年的邀请标准……呃,邀请范围扩大了么?那几个人是什么人?怎么以前都没有见过?”

    “那几位是……”那个经理豁然一惊,因为他发现竟然认不得其中最高的那个,另外两个倒是认出来了,是杨泰生家的公子和千金。

    每一届的邀请名单,都会参考上一届,确认在天河的人员拟定名单。之前都是杨天赐和杨雨婷、杨天庆过来,所以这次他们准备的资料也是他们三个,没想到杨雨婷和杨天庆却和另外一个人来了,这位经理只能肯定这不是杨天赐,却一下不知道具体是谁。

    不过林璇能让他做这个重要的位子,肯定是有他过人之处,这么重要的一次宴请,功课也是做足了的。在惊疑之后,很快就想到杨家还有一位深居简出的低调少爷,听说是杨泰生原配妻子生的,跟现在妻子的几个小孩不怎么友好,所以很少一起出席活动。难道这个就是那个低调的杨凡?

    他在看杨凡他们,齐爵却在看他!他脸上的惊讶和奇怪的神色,没有逃脱齐爵的眼睛,马上明白这个经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人。当即不由得嗤笑了起来:“原来是不请自来打秋风的呀!我就说呢,林姐的眼光那么高,怎么会随便拉低着个宴会的档次呢!”

    “抱歉、抱歉,齐公子里面请!”那位经理被他的话又吓了一跳,心说我什么时候说了是不请自来的呀?这要让杨家的少爷们听到,还不马上唾我一脸?可他也不能得罪齐爵,一边向他道歉,一边邀请他们往里面而去,然后准备迎接杨凡他们。

    齐爵却有了兴趣,带着女伴只是往前挪了挪,却没有离开,他想起了刚才在门口,就是杨凡他们的车挡了他一下,现在他正好挡回来,也想要看看他们几个如何被人婉拒请出去。

    到了这里,已经有音乐声响,但杨凡的耳力何等惊人,齐爵的话也没刻意压低声音,天庆和雨婷明天听到,正兴奋着,他却是完全听到了。不由得暗暗皱眉,这家伙有点欠抽啊!在女人面前装逼一下也就罢了,不会和他计较,可一而再再而三的那他们踮脚,就太没眼力价了。

    那位经理已经收拾好了表情,向前两步非常热情的说道:“欢迎、欢迎,杨家少爷、小姐光临,实在让我们蓬荜生辉啊!这位一定是杨凡少爷吧?久仰大名啊!天赐少爷今晚没空么?”

    对于这经理八面玲珑的态度,杨凡不置可否,杨天庆主动答道:“我大哥被我爸带着见老头子们,没空和我们一起玩了。这不把我二哥拉来了!”

    “欢迎、欢迎,里面请!杨凡少爷能来,我们老板娘肯定会觉得意外之喜啊!”这还真是,年年会来的客人,也就不稀奇了,平时极少出现的客人偶尔露面,就让人惊喜了。

    前面的齐爵听着就不爽了,这不显得后面的几个比他们更重要?这个刚刚没有对他说实话的经理也让他迁怒了。同时他脑子里也在想着这到底是谁,杨家、天赐,让他联系到一起,这才明白这是杨天赐的弟弟们!杨天赐他也听说过的,那不算什么,但杨天赐的父亲杨泰生就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他呆愣的站在那里不动,那女的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人,以为齐爵是故意的。在他没有出声,便尖酸的讽刺了起来:“哟!随便来一个什么少爷,就能得到老板娘的意外之喜,那我们齐少爷就不是贵宾了?”

    杨凡以前是来过,但和林璇并不熟悉的,甚至几年下来,早已经忘记了当初见到的模样,对于那经理的寒暄也没有放在心上。可前面齐爵两人还当着路,就让他不爽了!虽然这门很大,他们从旁边也能绕过去,但这齐爵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让他觉得再退让也不是办法。

    “好狗不挡道,让一让!”

    齐爵听到身边女子的话,已经暗暗一惊,知道了是杨泰生的儿子,他就没有了争雄的心思。可他身边女人的话,一下把他给圈进去了,刚才是无心的装逼,现在就变成有意的挑衅了!

    可是在这样一个场合,他的女伴说了什么话,也是代表着他,就算要甩脸色、臭骂,也是等到他们私下的时候,他不能公开的示弱了。尤其是他们根本不熟,否则还能做出开玩笑姿态,那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或者要有一个共同的好朋友,也可以趁机打招呼。可这都不是,那他就只能强撑下去!

    齐爵才刚刚觉得面子最重要,就算和杨泰生的儿子弄得不欢而散,也要撑住自己的场子。还庆幸来的不是杨天赐,这三个都没有怎么听说,应该还是在家里、在大学,得罪了的后果也不大。可这时候,耳边又听到了杨凡反唇相讥的话。

    “好狗不挡道”!这话说出来,就等于是直接骂人了,比他的装逼鄙夷更加的直接!

    齐爵会在这样的场合忍不住得瑟装逼,自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一下就火了。回头冲着杨凡就臭骂了起来:“你丫算什么东西?你们刚刚在下面挡在我前面,我也没有骂你们是狗,现在竟然敢骂老子是狗?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杨凡二话不说,一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把刚刚才说完一通话的齐爵打了个晕头转向,若不是身边有个女人挽着,估计还要扑到地上去了。而这只是杨凡不想要闹大,并没有用上多大的力气。

    齐爵不仅仅晕头转向,人也说不出话来了。那个女人看到齐爵被打,当即尖叫了起来,但只是叫了一半,就识趣的赶紧闭嘴。敢打齐爵的人,基本上属于两种,要么是身份够硬,根本不怕齐爵的报复之类;要么是办事不顾后果的愣头青。无论是哪一种,对她都没有什么好处,连齐爵都敢打,又岂会给她什么面子?

    不过这边的喧哗,已经吸引了一些人看过来,迎宾的那个经理更是满头大汗。他们主办者,最怕的就是碰到二世祖们对干了起来。林璇作为主人没有在这里欢迎,就是怕遇到类似事件,可现在还是碰到了,而且不仅仅是言语口角,这个杨凡太不讲究社交规则了,直接就出手打人,让事情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为了不丢工作,经理赶紧上前劝说,堆着笑脸:“两位都是贵客,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啊!这不大过年的……是我招呼不周!”说着他自己给自己打了一下嘴巴。

    里面的宾客还没有弄清楚门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到经理的道歉,再看现场的样子,已经猜到了几分。

    这会儿杨凡却是不客气的伸手一推,直接把齐爵两个人划拉到了一边,然后戴着耳杨雨婷、杨天庆两个人走了进去,也没有理会那个经理。

    “艹!”等着杨凡三人都进去了,被扇得晕头转向的齐爵才清醒了一点,爆出一身怒骂,甩开那女人的手臂,四下寻找,要找杨凡拼命。

    那经理非常头疼,赶紧开口安抚,并招手让保安来拦着,别让他们真的打起来了,那样今晚上就给毁了!

    不过他焦头烂额,其他的宾客们,却兴趣盎然,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以前类似的社交场合,不乏有斗气斗富、或者争风吃醋的场面,一般只是言语上的互相讽刺,还没有谁直接动手的。大家对于被打了的齐爵都没有多大的兴趣,目光全部跟着杨凡走,想要弄清楚这个人是谁。

    杨雨婷在后面小声的说:“二哥,这样好吗?我们这会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吧?”

    “要给谁面子?他都不给我们面子,还用给他什么面子。”杨凡笑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们从不横着走,可别人踩到头上来了,也是不会退缩的!”

    杨天庆非常的兴奋:“就是!以前大哥老是让我们低调谦逊,到头来反而谁都不知道我们是谁,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支持你!”

    “可是……我不是说那个人,我是说天韵这边……”

    “天韵会所有怎样了?来了就是给她林璇面子了,我又没主动闹事。”杨凡说话间,四下看了一下,很多人正关注着他的目光赶紧避开,以免被他当成靶子了。

    现场那些先来的宾客里面,也有一些是认得杨雨婷、或杨天庆的,接连都猜到了杨凡的身份。杨凡曾经“发疯”的消息,虽然是公开的秘密,但却也是比较小的一个圈子。是到了一定程度家族势力才能知道,否则也不会有人跟他们说这些。所以很多人都以为他只是跟杨天赐不睦,所以才很少一起出面。

    他们这会儿都想要过来趁机打个招呼,虽然不是站队,但跟打人的胜者一方是朋友,总比跟被打的一方是朋友来的有面子啊。

    “啧啧,还真的给面子!”一个声音传来过来。

    这里人那么多,杨凡也没有特意的关注谁,听到这是针对他的话,这才转身看了过去。在不远处站着一袭紫色晚礼服的成熟女子,无论是发髻、礼服、还是一整套的祖母绿首饰行头,都显示出了这个女子的气势不凡。

    一些看到了她的人,都停住了脚步,没有接着过来。

    杨凡听到这话,再对应上这个成熟名媛的模样,当即猜到这应该就是宴会的主办者,天韵会所的老板娘林璇了。

    他以前来的时候,应该没有单独见过林璇,又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根本不记得她是什么样子了。现在见到,虽然有点惊讶她的美貌和年轻,但也没有太过于惊艳。他的眼光可要比一般人高!以前是很少跟女人交集,就这半年来说,身边的朋友如林诺澜、冯晓晨,或是赵天紫、凤舞,都是各有千秋的美女,他名义上的未婚妻秦洛伊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绝色美女。

    “这就是林璇吧?”杨凡低声说了一句:“我去会会她,你们找其他人聊聊吧!”

    “哥……你话别那么冲啊!”杨雨婷拉了拉他的衣袖。

    杨天庆则拉着杨雨婷离开,杨凡刚刚的霸气,让他也觉得腰杆硬了许多,见到一些认识的,想着要过去打个招呼,好让大家都知道那是他哥!

    见那美丽名媛淑女站着不动的观察着他,便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看够了吗?我叫杨凡,刚刚就是我打了你的客人!”

    不消说林璇也是知道的,她虽然没有亲自在门口迎宾,却十分关注着这个问题,是在办公室里面的监控前看着。当看到他们有矛盾的时候,本来也以为只是年轻气盛的争吵几句,没想到杨凡直接动手了,赶紧快步的赶了过来,没想到才刚刚走近,就听到杨凡说来了就已经是给她面子了!

    这让她有点不爽了,这几年一次次的筹办下来,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天河市很有影响力的社交宴会,很多人在年前都巴望着能得到邀请,甚至是托关系找朋友婉转的求到她这里,能够得到邀请,能够来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种被认可!这本来就是很有面子的事情,更不用说结交人脉、谈聊生意的实际好处。

    可现在却有人直接说来了就是给她面子,仿佛有点不屑参加这宴会似的。

    “杨凡是吧?杨泰生先生的二公子。好久不见了!”林璇还是很有理智的,保持脸色不变,很有风度的回了一句,但她也是非常有姓格的人,马上又刺了一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