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八章 设伏】

作品:《绝代疯少

    齐爵平时是一个嚣张跋扈惯了的纨绔,如果当时知道那是杨泰生的儿子,他也就不会那样的装逼了,但并不代表他就畏惧了!所以当时他是准备不再招惹的,但他带着的女人又火上浇油了一句,而杨凡又被惹恼,直接就一巴掌把他扇到了。◇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这就让齐爵怒不可遏了!

    他当然不会怪罪是他自己挑衅在先,也不会怪那女人火上浇油,只是觉得杨凡欺人太甚!杨家就了不起了?杨泰生的儿子就牛逼了?后面看到杨凡触犯众怒,就更加壮了他的气势,当场就想要狠狠的拍会他一下!

    可惜现场不仅仅没有让他报复成功,反而拍到别人脸上了,便成几个人一起打群架。这一番下来,他又挨了不少冤枉拳,最后还又被杨凡“偷袭”给踢倒在地上!

    他齐爵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欺负?这简直是骑在他头上拉屎了!

    他的纨绔劲上来,当场就开始筹集报复!在杨凡和林璇离开的时候,别人都在议论或者斥骂,他就开始行动了,马上打电话联络了一位老大,让准备人帮他收拾杨凡。

    当时他以为杨凡已经离开了,只是联络了老大,说了这件事。具体行动还要待定,但没想到后来杨凡又回来了!

    这让他觉得机会来了,在其他人选择了想要用白酒喝死杨凡的时候,他马上再联络了那个老大,以加钱加急的方式。让他马上安排人过来,在天韵会所附近等着动手!

    那十几个人上去要和杨凡灌酒的时候,齐爵是在角落里面冷笑!等会儿他们把杨凡灌醉了,正好方便他动手!醉鬼本来就容易闹事,到时候只要有个车故意摩擦一下,就能惹得他下来,然后直接在街上把他痛打一顿。这事情完了即便报jg也不会联想到他头上,他能够成功的报仇,又不会丝毫得罪杨家!

    他依然不是怕得罪杨家,只是怕事情弄大了被父母责怪而已。

    再后来看到杨凡一个人把一群人都喝趴下了。没有靠近过去的齐爵,丝毫并没有其他人的震惊,在他看来,肯定是杨凡在和林璇离开的时候,达成了某些默契,这酒肯定是林璇安排下面的人帮他作弊了,要不然怎么可能喝了十斤白酒不倒的?你当是武松鲁智深啊?武松五十杯白酒下去也倒了!

    齐爵看到现场大家都是震惊、不可思议的样子,觉得“众人皆醉我独醒”,只有他一个人发现了秘密。这让他觉得自傲的同时。也有一点的不爽!

    不爽自然是因为林璇,他不缺女人。对于天韵会所的成熟风韵的美女老板,他也是垂涎的,但没有到迷恋的程度。在知道很多人下了不少本钱,连手都没有摸到一下之后,他也只是想一想,并没有追求。

    可他终究是男人,自己看上的东西,别人也都得不到,那无所谓。大家都一样。可杨凡凭什么?凭什么一来就能把林璇给亲了、给抱了?

    这林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两个离开之后,指不定干什么去了呢!她会突然这样帮着杨凡,肯定是杨凡把她舔舒服了吧?

    齐爵恶意的揣摩着他们两个的关系,把林璇当chéngrén前装得正正经经,实际上也是个sāo货的女人。吃不到的葡萄被别人吃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酸葡萄、烂葡萄!

    后来林璇坚持留杨凡在客房休息的举动。落在齐爵的眼里,当然是他们两个有jiān情的证据!这厮完全无视了林璇让人把其他喝倒了的十几个都安排去客房休息的现实。

    这也让他非常的羡慕嫉妒恨,今晚上杨凡应该会艳福不浅吧?就要把这很多人都垂涎的老板娘给推倒疯狂一晚上了。

    在大家离开的时候,他是带着郁闷走的。这时候老大的人已经到位。就等着他发号施令了。齐爵还是不甘心,他觉得今天才大年初一,杨凡不至于会在这里留宿,这肯定会让他父亲不高兴。既然他喝的是假酒,那自然也就没醉,留下来应该只是一个幌子,和林璇颠鸾倒凤一般就会回家的。

    于是他在车里面等,让请来的人,也把周围一带方便动手的地方踩点好,目标一会儿就出现了。

    结果还真的是,在杨雨婷、杨天庆坐车离开之后,他又等了一阵,终于见到杨凡一个人出来了!

    虽然他等得很焦急,感觉时间仿佛过了很久似的,但实际上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所以在电话通知人准备动手之后,他又暗暗鄙视杨凡是一个快枪手!不过再一回想林璇那身材、那气质、那风韵,换作是他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

    一想到林璇被杨凡给拱了,就让齐爵更是不爽,他即便把杨凡给收拾了,也未必能拱到林璇,只能把这妒火嫉恨转嫁到杨凡的身上,准备等会儿让人把他打趴下之后,再亲自动手好好的折辱一番!

    ……

    杨凡从天韵会所出来之后,看这不是在干道旁边,这里不会有公车经过,也没有出租车过来。这一段路过来就只是天韵会所,会来这里的哪有坐公车、打的的哟,都是各种豪车,自然也不会有司机大佬跑来这里拉客。

    根据来时的记忆,这一段走出去并没有多远,约摸三四百米的样子。被寒冷的夜风一吹,他整个人jg神了许多,也正好趁着走路出去这一段散散酒气。

    十斤白酒喝下去,虽然大部分被他运内功逼出来了,但也有不少酒jg被吸收了,就算残留一两成,也有一两斤白酒的分量,对于以前并不怎么喝白酒的杨凡来说,完全是仗着身体和内功深厚在支撑着,并不会觉得多么的舒爽。

    而且身体里面也还有大量的水分,刚才当着林璇,他也不好跑去上厕所。这要熬到回家再上厕所的话,膀胱前列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天韵会所今晚上的宾客都走了,今天大年初一,大晚上的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客人,所以这一路都很安静,没有什么人经过,他完全可以好好的方便一番。

    当然,这还是要走出去一点,不能在天韵会所门口方便啊。在慢慢的徒步往外走的时候,杨凡也再一次的运功,把身体里面残留的酒jg逼了出来。

    之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作弊也不能作得太明显了,所以酒气是慢慢散发出来的,借着面前大量白酒来掩饰,那虽然有效果,但实在不够畅快。现在就不一样了,路上就他一个人,没有人在他附近,根本不知道他身上有大量的酒气涌出。而在夜风的作用下,刚刚逼出来马上就被吹散在风中。

    走了百步之后,杨凡便已经把身体里面残留的酒jg也排除得七七八八了,现在也就相当于只喝了几两白酒的样子。他自己舒爽了不少,身上也不会有太浓的酒气了。不过一身衣服被酒气熏了许久,即便夜风也无法完全的吹去,还是得回去洗澡换衣服才能彻底的舒服。看看前后都没有人,杨凡也没有再忍了,直接走到了路边,然后解开水龙头,开始了放水。

    十斤白酒啊!即便大部分酒jg被逼出来了,还有大量的水分。而杨凡晚上从出来就没有上厕所,这会儿一放水起来,水龙头就没完没了似的。

    他也没有留意到,本以为没人,其实此刻还有两个人在看着他方便!

    一个是开车出来停在路边的齐爵,他为了不引起怀疑,先把车开出来一段,然后在路边等着杨凡出来。当杨凡从旁边路过的时候,他努力把自己屈身藏起来,加上夜sè和关闭着窗户,一时间也不知道里面藏了人。

    后面他就看着杨凡晃晃悠悠的往前走,当看到他在路边停下来的时候,先是不解他要干吗,等发现是放水方便,当即眼前一亮,这就是动手的好机会啊!

    杨雨婷和杨天庆坐杨家的车离开,已经让齐爵改变了让人开车蹭擦的借口。之前已经让这些人安排好了,最好动手的就是这一段路,这里没有其他人经过。天韵会所的保安要是发现也不一定会过来看,即便过来,他们也完全可以打完走人,或者把人拉上车掳走。

    本来齐爵是想要等着杨凡走到两三百米处再动手,那样距离会所就远了一点。但现在看到杨凡停下来放水,便没有再等了,立即拨号通知对方动手!借口……借口就是一群正义青年教训随地大小便的杨凡!

    除了齐爵之外,还有一个人则是在天韵会所里面的林璇!

    林璇没有追上杨凡,然后发现她的脚基本上好了,根本没有任何不适,穿着高跟鞋走路也没有问题,这让她对杨凡愈发好奇,想着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人,她自己也直接回到了八楼的办公室。

    回去的时候,她忽然想到杨家的车已经走了,其他宾客也都走了,杨凡就这样离开,叫车都叫不到。要不要让人送他一下?但这样似乎又对他太好了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