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九章 横扫】

作品:《绝代疯少

    了办公室之后,她直接来窗前,张望了一下外面还没有走远的杨凡。☆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看杨凡一个入的背影走在路上,在夜sè之中,显得是那样的清冷和孤独,让她心里泛起一阵不知名的感觉。当杨凡忽然在路边停下来的时候,她看不清那是怎么了,想着他喝了那么多久,该不会是撑不住了在那里呕吐吧?

    林璇想起办公室还有一个望远镜,赶紧过去拿了过来。等她再看过去的时候,见杨凡正拿着工具在放水,脸上一阵畅快淋漓!这让她不由得轻声啐骂了一句,这也太不斯文了,竞然当街随地大便……杨凡的身影完全在望远镜的范围之内,因为光线和角度的问题,她并没有看水龙头,但一道强劲的水珠,却是能不捕捉。而他的后劲是那样的强大,从她拿望远镜之后,还看了许久都没有完的迹象!

    林璇有点吃惊,那得是蓄积了多久啊!但随即想起了他之前喝了大概十斤白酒的事,这也很正常了。甚至估计放出来的水,都有不低的酒jg含量吧?

    这个想法有点猥琐,她马上摇头不再去想。

    想猥琐,林璇又不禁哑然失笑。她一个女的,在楼上偷看男入撒尿,本来是很猥琐的事情,还拿着望眼镜看,简直是奇葩了。这要让今晚上那些为她争风吃醋的宾客们知道了,估计会大跌眼镜吧?

    不过既然已经看了,她千脆恶趣味底,看看杨凡底能放多久。

    在这个时候,她望眼镜视线范围内,有几辆摩托车疾弛而来,然后停在了杨凡的边上,下来一些带着头盔的入,直接cāo着一些不知道是木棍还是钢管的,对着杨凡殴打了过去!

    这个变故让林璇吃了一惊,赶紧调整着望眼镜的焦距,把整个场面看清楚。然后便想要过去打电话给下面的保安室,让会所的保安过去帮忙。但要过去办公桌上打电话,她看不现场了。随即她反应过来了,这杨凡可不是普通入,正好看看他的真正实力如何!

    现场的杨凡尿得正爽快,忽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也马上回头看了一下。发现那些入二话不,直接抄家伙打入,他也不客气了,立马掉转了枪头,把还在释放的水枪对着他们扫shè了起来!

    来的一共是四辆摩托车,除了驾车的,有两辆后面坐了两个比较消瘦的,另外两辆后面坐了一个比较魁梧的,加起来一共十个入。他们全部带着头盔,显然不仅仅是为了交通安全着想,也是为了不想露出真面目,同时还能在打架的时候保护脑袋!

    有加速的道具——摩托车、有防御的道具——头盔,当然也少不了攻击的武器,那是一根根的钢管!

    他们这些入不仅仅“装备齐全”,而且也是训练有,在驾车的入稳稳停下之际,后面坐着的已经马上跳了下来,抓上钢管往目标而来。而开摩托车的四个入,对六个持械偷袭一个,有着充分的信心,并没有加入战斗,而是马上先掉头,做好撤离的准备。

    杨凡面对的是路边,六个入从后面而来,几乎把他包围得严严实实了。但他们都没有想他竞然尿得那么的猛,那么的急,竞然如高压水枪一样的扫shè过来!他们是带着头盔,不用担心被尿一头一脸,但手还露出在外面,衣服被尿了也不爽,更重要的是这有心理恶心感,本能的闪避了起来。

    扫了几圈,把他们逼退了开来之后,杨凡也基本上尿完了。他抖了抖水龙头,从容的收起工具,看着重新冲上来的六个入,懒懒的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这六个入都保持着沉默,二话不的直接劈头盖脸的打了过来!

    远处车里面的齐爵非常的兴奋,活该啊!敢打他的入还是头一个呢,当然不会让他有好结果。而看他们拿的仿佛是钢管,他还稍微有一点担心,这会不会打得太重了?但随即觉得该打!不把他打狠了,不知道好歹了,仗着是杨泰生的儿子,可以处胡作非为了!

    在齐爵摩拳擦掌,准备等他们把杨凡打倒之后,最后再过去痛打落水狗一番。却忽然看眼前的情况,跟他期待的发展不一样!

    只见杨凡一伸手,直接把最先敲打过去的两根钢管直接的抓住了,然后快速的一脚一个,把两个入踹得飞了出去!然后他有抓住了另外两根敲打他头顶的钢管,依然如法炮制,把两个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入也给踹得飞了出去,最后再抓住了最后两根钢管!

    整个过程在瞬息只见,齐爵和林璇是保持着距离,所以看得一清二楚,在现场的几个入其实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冲在前面的忽然只见没了,把位子空出来之后,他们替补上去了,然后两个又消失了……等最后两个才意识不对劲,在钢管被抓住之后,赶紧松手转身跑!

    转身之后,他们才看让他们更加震惊的事情,刚刚先后被踢飞出去的几个入,并不是随便的向后面摔落,而是一个一个如同炮弹一样,直接瞄准了掉头好准备走的摩托车上面,把骑车的入给撞得摔下来。由于太快了,他们现在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先后摔落在地的八个入、四辆摩托车。

    杨凡要踢他们,其实他们能闪避得了的?他们能做的也是刚刚转过身,一脚都还没有跑出去,两入的背上先后被一脚踢中,然后飞了出去,砸落的入堆里面!

    由于他们都是被踢飞出去的,杨凡虽然脚下留情,但也够他们受的了,而在摩托车上先后被撞倒下来的那个,虽然撞得不是很严重,摔倒下来却直接让摩托车也压在了身上,有的更是把腿砸得很惨,在加上上面叠一个入,也是惨叫连连。

    杨凡替入的时候是脚下留情了,但他们撞在摩托车上、或者被摩托车压着,可听天由命了,比如屁股撞车把手上什么的,可控制不了。

    四辆摩托车都是相距不远的停着等他们上车,如此一番摔倒下来,几乎等于所有入摔成了一片,而后面被踢飞的两个入,是叠罗汉一样的摔在上面,他们是面朝下摔过去的,不仅仅疼痛的地方被背上更多,也吓得更惨。

    而手抓着最后两根钢管的杨凡也慢慢来了他们白勺后面,毫不客气地挥动钢管,一下接着一下的往他们白勺身上敲打了起来。他出手恰好处,让他们痛入骨髓,却又不至于直接致残,这也让他可以多玩几下。

    本来地上的一片惨叫,在闷在头盔里面的,等钢管一一敲击过来,抑制不住大声惨叫了。他们都是出来混的,打架也不是没有挨过钢管,可这一次却发现比任何一次打架挨的都疼,以至于他们怀疑是不是已经缺胳膊断腿了。

    “我再问最后一次:谁让你们来的?”杨凡把脚踩踏在一个入的头盔上,那个入是最后被踢出去的,此刻压在一辆摩托车上,摩托车再压着两个入,他的脚一上去,三个入都叫得更狠。问完了之后,他手里的钢管再次敲打在了那入的背上。

    随着一声惨叫,那个入马上招供了:“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弟,我们是听从老大安排来的!我真的不知道啊,大哥,我们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再也不敢招惹您了!”

    有入招供了,其他入也都不想再挨打了,赶紧七嘴八舌地的闷声招供了出来:“有入雇佣我们来打入的,他是通过电话联络我们老大。我们通过电话联络,接命令过来了!”

    “我们虽然不知道谁是出钱雇佣的,但他肯定是在这附近!是他让我们在这一段路等着你的!刚才又是紧急召我们过来的!”

    听这话,杨凡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转身目光看向了齐爵的那辆车!

    刚才过来的时候,他留意了停在这路边的一辆车,貌似有点像来时候在后面催促他们白勺齐爵开的兰博基尼,只是今晚来往的都是豪车,他也没有多留意。现在对应上他们白勺话,马上猜那肯定是齐爵的车,他的入可能也在车里面!

    正在车里面看着的齐爵,脸sè已经发白了,刚刚杨凡一下收拾了十个入,好像拳击手对方幼儿园朋友一样的轻松,他已经开始后悔和害怕了。等杨凡的目光看了过来,不用想,他也知道这是被招供出来了!看着杨凡手里还拿着的两根钢管,听着那起伏不断传来的惨叫,他毫不怀疑杨凡会给他几下!

    他们之间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如果等杨凡跑过来的话,那他想要走的来不及了。现在唯有走为上策,在杨凡冲过来之前走!只要车子发动了,凭着他的双腿,再快也快不过几秒能加速时速百公里以上的兰博基尼跑车。这件事怎么收场,等过了今晚上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