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负荆请罪】

作品:《绝代疯少

    年初二的早上,杨凡早上起来之后,还在房间里面打坐练功。 免 费小说杨天庆便匆匆的赶来了,让他出去一趟,说是那个齐爵带着人到家里来告状了!

    杨凡不置可否,打发杨天庆离开,并没有着急赶回去。十分钟之后,他才慢条斯理的来到了正厅。

    在正厅里面,主宾分明的坐着几个人。主人一方是杨天赐陪着父亲杨泰生,客人一方齐爵是坐在下首,上面坐着的是一个头发略有鬓白的男人。

    看到“罪魁祸首”杨凡进来了,齐爵的瞳孔当即收缩了起来,然后他便低头看着脚尖,不敢再看杨凡。

    “小凡,你来了。”杨天赐先开口说话:“你昨晚上是不是打了齐董的公子?还把人家车给砸了,还点了?”

    他不是要摆大哥的谱,只是这两年跟着杨泰生办事,也懂了很多不成文的规矩。尤其是近半年来,家里发生了很多的是事情,让他也成熟稳重了许多。这样的是事情,他先责问一下,还有一个回旋的余地,让父亲开口,就有点比较定调的性质了。

    杨凡微微一笑,目光看向齐爵:“是这样的么?齐公子。您这是来索要赔款的吧?跟我家人无关,我已经准备好了一百万美金,赔您一辆新车!”

    齐爵昨晚上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回去之后,免不了向父亲哭诉。听到说最先动手打他儿子的是杨凡,最后把他儿子跑车砸了、烧了的也是杨凡。齐曙光不由得大怒!当场就忍不住砸东西了,觉得杨凡这是欺人太甚!

    打狗还要看主人,如此欺负他的儿子,岂不是不把他齐曙光放在眼里?他的企业资产虽然还大大不及联泰国际,但好歹他在天河市也是有数的知名企业家之一。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杨泰生纵容儿子,未免太过分了?

    但经过一晚上的冷静,尤其是齐爵真的找人堵着杨凡打了,这就让他也有理亏的地方。今天一早,他直接就带着齐爵过来。先主动的承认错误,摆出一副负荆请罪的样子,置之死地而后生,他这是把自己的问题先交待清楚,然后把杨凡的问题抛给杨泰生,以此来将军!

    听到杨凡的话,齐曙光当即露出了虚假的笑容:“呵呵,这就是二公子吧?果然一表人才,人中龙凤啊!我家犬子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要不是亲生儿子下不去手,我都常常想要把他的腿打断!二公子昨晚上替我教训儿子。曙光非常感激,这不一大早就带着这不成器的混蛋来向泰生兄请罪!”

    他一上来先把自己儿子骂了一顿,然后再继续放低姿态:“您这是哪的话呀,砸了他那辆破车,也是为了他好,省得天天开出去嚣张,这要是撞到人了,外面一说就是开跑车的富二代怎样怎样。二公子是一番好意,怎么能让您赔偿呢?反而是犬子不懂事。虽然没有伤到二公子,但多有得罪,曙光再次特意道歉!”

    说着他还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起身向杨凡半鞠躬。

    杨天赐在旁边有点着急,他开始会先责问杨凡,也是一样的策略。可是他做得不够彻底,毕竟他们的关系比较微妙。他不能像齐曙光训斥儿子一样的说杨凡。现在齐曙光如此表态,就先把杨凡逼到角落了。

    杨泰生是老谋深算的人物,一看就知道齐曙光打的是什么牌,但这会儿他也不开口、不表态。想要看看儿子会怎么处理。

    “要的,要的,一项归一项,我昨晚上是把令公子的爱车给砸了,最后还给点了。这是我理亏,我是应该要赔偿的。至于令公子把我打了一顿,还找了十个专业打手拦路殴打我,这可不是说没有伤到啊,我只是护住头,没有打到脸而已。”杨凡揪住了他想要含糊过去的话。

    一直耷拉着头没有说话的齐爵忍不住抬起了头,怒声争辩:“杨凡!先打了我一个耳光!那是把我打倒在地上,很多人都看到了!你弟弟妹妹也看到了!我后来打你根本没有伤到你,那十个人手里的钢管还没有打到你,就被你把他们打倒了!”

    他这一番据理力争的还原事实,让齐曙光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抽倒在地上!他一直在消弭问题,看起来是很谦卑的道歉,实际上是淡化己方的问题,凸显杨凡的问题。现在这个不争气的犬子,被人家随便刺激一下,就不打自招的全部情况都强调了一番!

    一直没有说话的杨泰生这时候开口:“什么意思?你找了十个专业打手埋伏杨凡,而且还手里拿着钢管?”

    齐曙光淡化谦卑的道歉,并没有说清楚有多少个和,更没有说拿着武器,现在全被齐爵自己说出来了。

    杨泰生其实很明白,即便十个拿着武器的打手,也不能把杨凡怎么样,但这就是他护短的好借口了。

    齐曙光听到杨泰生的询问,有点尴尬,然后对齐爵训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的车被砸了,你才失控的打了杨公子几下吗?”

    “是啊!那十个人根本就没有碰到他,都被他打倒了,我是打了他,但也没有伤到他……”齐爵说完有点心虚,似乎情况正往不是那么好的方向发展。

    杨泰生还没有说话,综合前后,已经猜到了杨凡几分用意的杨天赐当即猛的一击掌,痛心疾首的叫了起来:“齐公子或许不知道,齐董您应该听说过。我弟弟这些年身体都不太好,这叫上十几个人拿武器打他,这可会给他造成很大的刺激和阴影啊!这已经不是身体受伤多么严重的问题!我家杨凡这几年都深居简出,好不容易现在状态好了点,这出去一趟又被令公子如此摧残,这问题不知道又要加深多少了!”

    齐曙光不由得呆了一下,他当然也想到了杨凡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赔车一百万美金,但要齐爵赔偿他的身体损失,会更加的狮子大开口。但他一再的追问过,杨凡并没有受伤,那十个人都没有碰到他,齐爵更不可能伤到他,这是可以验伤来证明的。而且杨凡在会所里面打倒齐爵,更是很多人看到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有底气、有把握的过来,以退为进的逼杨泰生处理杨凡的问题。最起码除了车子要赔偿之外,还得要向齐家道歉!

    但现在听到杨天赐的话,才猛的想起了他忽略掉的一个问题!过去都盛传杨泰生的二儿子杨凡是个疯子,精神有问题,不定时的会有发疯之举。虽然这件事流传的范围不是太广,但到了一定阶层的人,还是都知道的,也不算什么秘密。

    现在杨天赐强调这一点,那杨凡砸车就变成了是齐爵找人打他刺激后的发疯了!那就算打官司,有大家都知道的共识、有精神鉴定,那就很扯皮了。杨家还要咬定这事件刺激到了恢复得很好的杨凡,让他精神病更加严重的话,那就是更加麻烦的事!

    杨凡是杨泰生的儿子,也是杨家的子弟,每一个都是很宝贵的。如果只是年轻人的争强斗狠,那输赢也就是一点钱和面子的问题。若是杨家非要咬定杨凡精神病已经好了,就因为齐爵找人打他的刺激,让他有复发的话,后果就不一样了,这是毁了一个大家族子弟!是完全不同层次的性质!

    杨天赐痛心疾首,杨泰生沉默不语,这姿态已经让齐曙光暗暗冷汗,本以为自己冷静了一夜,这次以退为进,已经是很好的策略了,没想到还是失策失算了!

    他正在想着怎么办,怎么回转这件事,他的宝贝儿子齐爵不干了,当即站了起来,怒道:“我就知道你们这是想要讹诈我!杨凡,你当时拍下视频,就是为了设计好了的吧?老子才不干!是你先打我耳光的,就是告到哪里,都是你的问题!”

    “什么视频?”齐曙光皱眉问了一句。

    “哦,就是我答应赔偿令公子,他怕我反悔,我就把我们说话都拍下来了。顺便他也承认自己打我、以及叫了一群人来打我的事。”杨凡笑眯眯的回答了。

    齐曙光再次如遭重击,这杨凡当时就能想到那么远,还能摆出那么好的姿态来迷惑人,自己的蠢儿子也不想想,这肯定有阴谋啊!这小子肯定没有精神病了,肯定已经好了,但他只要有这个病史,再要伪装就不难了!打耳光能有认证,这亲口承认的也是证据了!

    “混帐东西!”齐曙光低斥了儿子一句,然后勉强堆起笑脸,对杨泰生说道:“泰生兄,这事真的是犬子的问题,看到我们父子一大早过来负荆请罪的份上,还望您饶了他这一回。我看二公子精神状态也很好,应该不至于有更大的问题。当然,这一百万的赔偿,我们是绝对不能要的,相反,我还要为二公子送上百万的营养费!”

    齐爵差点吐血,忍不住叫道:“那怎么行?那样我们就亏一千多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