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二章 寻找洛尘】

作品:《绝代疯少

    第二百四十二章寻找洛尘

    齐爵的话,又让齐曙光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他刚刚已经放低姿态,继续向杨泰生说情,说到的代价,就模糊了货币单位,只是说百万的营养费,届时再赔偿一百万息事宁人。☆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可齐爵叫出来的注解,就等于说那是美金,一千多万便是两百万美金!

    齐曙光生意那么大的人,不至于为了五百万气得吐血。但蠢儿子理解不了他的用意,随便开口一句,就多送出去五百多万,这才是让他吐血的事。

    但事情还没有完呢,这只是他们一方提出来的条件。杨凡在他们说完之后,淡淡的加了一句:“齐董,您的意思是,我不值一辆车,还是就值一辆车?”

    齐曙光一听就暗暗叫苦,这杨凡分明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啊,先赔你一百万美金,等着你退回来几百万美金!这会儿让他拿出百万来,他也认了,要拿百万美金就不甘心了,要不也不会被儿子气着。杨凡还索要更高的话,他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杨泰生已经知道儿子今非昔比,或者说以前只是没有表露出来,肯定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重新发疯,这事就是要给齐爵的一个敲打!今早上是齐曙光的一面之词,但昨晚上他已经听杨天庆、杨雨婷说了昨晚上事情,他们两个虽然不知道离开后的事,但前面和齐爵的冲突,还是基本上了解的。

    他向来是以人为善。并不会嚣张跋扈的给杨家招惹麻烦,这是他父亲教育他的,他也是这样教育子女的。但不惹事不等于怕事!杨家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家族,一个嫡系子弟受辱,就等于是杨家受辱。他相信若不是齐爵的一再挑衅,杨凡不会扇他耳光。而后面还引起了骚乱,最后他们还说杨凡喝了十斤白酒,这虽然不可信,但说明事情算是解决了。

    如果后面不是齐爵再找人去殴打杨凡,杨凡也不会砸了他的车。想想十个那个钢管的打手!若不是杨凡现在实力强大。就算是他在只有一两个保镖的情况下,都是非常危险的,虽然没发生严重后果,但性质非常严重!

    去年他的子女、包括他自己都被各位袭击过,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是绝对不能忍的了!

    齐曙光陪了一个笑脸:“二公子当然是千金之躯,是再多的钱都不能衡量的。回去我一定狠狠的教训这个浑小子,万幸二公子身体无碍,要不然就是把这小子打死也迟了。这次希望能给我这张老脸一个面子……”

    杨泰生沉声道:“这样吧!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要解决。如果只是处罚小齐,这也不公平。杨凡也是该处罚……”

    听到这话,齐爵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这杨泰生说话还是比较公允,本来就应该处置杨凡!

    但齐曙光可不那样认为,在他的印象中,杨泰生是很好说话的,但这次关系到他儿子,做父亲的能不偏心是很难的!

    杨天赐也有点吃惊,没想到父亲会这么说。

    “泰生兄的意思是……?”齐曙光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杨泰生叹道:“这件事如果真的要走司法途径。不仅仅耽误很多时间,也有伤和气。”

    “对、对,所以我们这不一早过来解决嘛。”

    “光我们商谈解决的话,可能年轻人会不服气。那不如公平一点吧!让他们自己解决。”杨泰生指着他们两个说道:“现在双方对于发生过的事情,都没有隐瞒否认。那要公平解决就很容易,先,杨凡一巴掌把齐爵打倒了。现在反过来,让齐爵用力打一巴掌杨凡,尽量把他打倒!”

    这个提议让齐爵非常的满意,他就是想要重新的对杨凡打脸。才能泄心头之恨。如果能在杨家当着他家人的面打,虽然不会让很多人看到,但这也够吹嘘的了。“杨董说的好……”

    他还没有说话,这次齐曙光就忍不住给了他后脑一个耳光,然后讪笑着说:“这浑小子没大没小,我觉得用不着这样吧……”

    齐爵以为杨泰生能那么宽宏大量,齐曙光可是听得清楚“先”二字,那就是后面还有其他的!齐爵要真的动手打了杨凡,那后面杨泰生其他的要求也都得照做了!

    “那样才公平。杨凡打了小齐,小齐就该打回来;杨凡把小齐的车砸了,就该买同一款回来让小齐砸了!”

    这些不仅仅齐曙光听着心惊肉跳,齐爵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当然,小齐后来打过杨凡几拳,也让杨凡打回几拳吧。杨凡也可以找十个拿钢管的打手过来……”

    听到这里,齐曙光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要把他儿子给玩死吗?杨家付出的只是一辆车,杨凡只是挨一个耳光;可杨凡是能够把十个人打倒,把摩托车抓起来扔着玩的人,齐爵让他打几拳,还能活下去吗?还有十个人!杨凡能打得过,齐爵怎么熬得过?

    齐爵自己也明白了,杨泰生这建议听起来是要相对公平一点,但他和杨凡的实力差距太大了,这就等于把他送给杨凡弄死!他赶紧看着父亲,希望父亲能救他。

    齐曙光暗暗苦笑,杨泰生果然不愧是商业大鳄!杨凡还只是想要让他家出点血、丢点面子,杨泰生这建议一出来,就几乎把他儿子给架上了火炉,死活全捏在手里了!

    “杨董,这样的公平……呵,坦白说,我家犬子玩不起。这次是齐爵不长眼睛,我希望各位宽宏大量,车的事情不提了,回头我转上一千万弥补杨凡公子!我这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齐曙光也没有了之前的谦卑。到了这堤旖,他不想再低姿态,直接给出了他的底线。

    说完之后,他也不管杨泰生是否答应,一把拉扯了齐爵就自行往外面走。

    杨泰生在后面挥了挥手:“天赐,送一下客人!”

    杨天赐赶紧跟着上去,路过杨凡旁边的时候,拍了拍的他的手臂。

    厅内剩下他们父子两个的时候,杨泰生微微一笑:“这样处理行不行?”

    杨凡不置可否的笑笑:“齐爵只是一个小人物,要不是他一再招惹。我是不会理会他的,事情这样处理也行了。”

    杨泰生点点头,然后认真的说道:“小凡呐!爸爸知道你已经长大,你有自己成熟的思维,遇到事情,你都可以自行处理,不要怕会影响到我们,爸爸是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他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有信心,知道杨凡不会做出太过的决定。所以可以力撑他。

    “嗯。对了,我不在家吃饭了。有事出去一趟。”杨凡说完便告辞离开。

    看着这个儿子,杨泰生觉得虽然这几个月两个人近了许多,尤其是之前在山间别墅的谈话,但却还有一种距离,是把两个人都拉扯得更加的远了。

    但他随即释然,每个人子女长大,不是都要离开父母的吗?他们能够飞得越高越远,说明他们越有本事,做父母的不能一辈子把他们看护在身前。再说。能被永远守护在身前的也只是小鸡,雄鹰迟早会翱翔千里的。

    ……

    杨凡出来,不是要跟着出去收拾齐曙光父子,他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年已经过完了,凤舞今天回来,他们约好去找那个疑似和他母亲交好的洛尘。

    凤舞几个月的努力,已经是很尽力的搜寻了。但毕竟是二十年前的事情,所以还是无法直接找到那个洛尘,有三个人物地址,都可能是当年那人。具体是不是,就需要他们亲自上门去一一拜会了。

    凤舞在中午就赶到了,他们先去的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个,二十年前曾经用过这个名字,现在已经不叫洛尘。

    这个洛尘现在是天河市一个中学的老师,平时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迹象,凤舞查找到的线索,会觉得有很大可能,就因为他一直在天河市,很有可能便是跟以前唐月丹住在天河有关。而且也打听到他每年都有前往山间别墅那附近的方向,至于具体是不是去别墅祭拜唐月丹,那就没人看到,没有直接线索了。

    杨凡没有用自己家里的车,和凤舞搭乘出租车,来到了这个现在叫罗成的老师的家里。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住宅区,当按照门牌号找到他家的时候,正好有人从里面出来,是几个十几岁的学生模样的人。

    听着“罗老师再见”的话语,确定面前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便是罗成,杨凡和凤舞也上前打招呼,过年的关系,凤舞也在附近超市挑了一个果篮礼盒当礼物。

    “里边请、里边请!这还买什么礼物呀。”罗老师热情的迎接了他们,他大概是过年有很多学生来拜会,都习惯了。

    到了家里之后,罗老师一边招呼他们坐下,让妻子重新收拾茶水等,这才有点尴尬的问道:“你们两个是哪一届的?老师年纪大了,都已经认不出来喽!”

    在上来之前,杨凡和凤舞就已经商量好了,又凤舞出言试探,而杨凡则是仔细观察他的反应。

    这会儿凤舞面带这微笑,礼貌的说道:“罗老师,其实我们不是您的学生,我们是替一个人来拜会您的。她的名字叫做……唐月丹!”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杨凡早已经准备好、全神贯注的观察着罗成老师的反应,可惜无论是他,还是擅长观察人的凤舞,都没有看到震惊之色,有的只是一丝茫然!

    罗成老师马上笑道:“两位说的唐月丹同学,是哪个班的?我现在教的这一届,好像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啊。”

    “您没有印象?那您知道大泽乡吗?”凤舞又抛出了一个线索,这是唐月丹建造那个山间别墅所在的行政区域。

    罗成这次是有点错愕了,“大泽乡?我老家就是大泽乡的啊,那个唐月丹同学是我老家的?”

    “您真的没有印象啊?那可能是我们搞错了。那新年快乐,您忙,我们先走了!”

    凤舞和杨凡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次突然袭击,对方一点惊讶都没有,显然不是同一个人。而且他们看到罗成的家里,布置得也像个老师,字画、书籍都常见,并没有其他什么神秘文化方面的布置。

    他们两个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搞得罗成老师很莫名其妙,等到反应过来人家找错人了,想要把果篮礼盒退回,他们两个已经走了。

    出来外面,凤舞干笑了一下:“哈哈,失误,是我的失误。知道他是老师,竟然没有先核对一下他的信息。原来他去大泽乡只是回老家……”

    杨凡摇摇头:“不关你的事。这么久的事情,这么一点时间,你能找到那么多,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排除到一个了,我们继续找剩下的两个吧!”

    凤舞就没有那么乐观了,这个人在天河市,当年可能是用过“洛尘”做笔名的罗成,已经是最有可能的一个。剩下两个虽然有一点线索,但现在所在的地方,却是风马牛不相及,根本和唐月丹扯不上关系。

    一个是在几百公里之外的靖林市,还有一个是在另外一个省,距离更远一点的阳城市弥合县。

    凤舞把资料摊开给他选择:“老板,您看看下一个去哪里?”

    “废话!当然是先去近的。”杨凡指了指靖林市的那个,“我们先去靖林,如果那个人也不是的话,再去这阳城市吧!不过看起来机会都不大。”

    “呃……没事,反正你也不需要我保护,你老爸雇佣的期限还有半年呢,我可以慢慢帮你找。”凤舞又安慰了一句:“你放心吧,我也不是一个人,我会找很多同行的朋友帮忙,应该有消息的。”

    说起这事,杨凡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你们是怎么找到、锁定这几个人的?按说天下叫洛尘、用过洛尘这样名字的人,应该有很多,就算是天河市,也不会少。为什么就只确定他们几个呢?而且这两个相隔那么远,能有什么先联系吗?”

    “想知道啊?嘿嘿,不告诉你!”凤舞笑道:“我们肯定是对比了很多线索资料,大少爷你就只管花钱拿结果就好了,反正都这么熟了,我也不可能随便找个线索糊弄你,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