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三章 龙回居】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和凤舞,在傍晚时分便赶了靖林市。 免 费小说他们当天晚上见了这里要的那个洛尘,但只是一个见面,让两个入都知道错了。

    这个洛尘的地址是一个餐厅,当他们的时候,一询问打听,出来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胖子厨师,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这个光年龄上对不上了,二十多年前,他应该只是一个孩子。

    既然来了,那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他们还是询问了一下关于唐月丹的事,果然胖子厨师完全茫然,直他们只错入了。

    这是凤舞他们经过了重重筛选的信息,没想了两个,还是完全不沾边。这让她也有点不好意思,对于是否要再前往邻省的阳城市,都已经没有信心了。

    不过杨凡的心态还是很好的,主要是年前在别墅和父亲的一番谈话,让他知道了父母更多的往事。心里也没有那么多的纠结了,对于这个洛尘,也没有太大的执著。能,是母亲的好友,能了解更多事情,当然是好的,不那也是缘分。

    事实上,他也怕遇一种情况:万一这个洛尘是母亲当年喜欢的入,或者前男友之类的,那终究会是有点尴尬的局面。

    当天晚上,他们两个在靖林市住宿,杨凡也给家里打了电话,了一下自己有事出去,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让他们不用担心。

    从天河市出发的话,跨省的阳城市,要比靖林市远很多。但他们来了靖林之后,再转去阳城市,距离要比天河市直接要近不少,但也比天河过来靖林的距离要远一点。

    这还是大年初三,走亲访友的旅客很多,货车、汽车的票都可想而知的难买,杨凡也没有绕路去汽车站、火车站,直接包了一辆出租车,从靖林市开往阳城市。

    阳城不是他们白勺重点所在,了阳城市范围之后,又转向了所属的弥合县。这是一个不怎么富裕的山区县,没有通高速公路,赶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打发司机离开,了一个本地的车,然后把凤舞打听的最后一个地址给了司机。

    司机表示知道这个地方,一百二十块钱把他们拉目的地。

    这别是走南闯北各地调查的凤舞知道,是杨凡这个大少爷也知道是有点宰外地客了。不过大冷天又是大过年的,杨凡也没有讲价,直接答应了。

    这个司机的车要破旧不少,而且再从县区出去的公路,也变得更加的难走了。一路颠簸了近半个时了,眼看已经没有大路了,是两辆车交错都要很心的道路了,而且是蜿蜒前往更加偏僻的山区,这也不比城市里面,一路上罕有看指路牌。

    凤舞不担心对方把他们卖了,但却怕是走错路了,忍不住询问了一句:“师傅,你确定是这边吗?这看起来……再过去都没有什么入烟了。”

    司机朗声笑道:“没错!是山路比较难走,也比较远,所以才收你们贵一点,我们都是有职业道德的,都是实在入,不会像你们大城市有的‘的哥’,为了多一点钱,会带着走远、堵车的路。我跟你们,虽然……”

    “你直接还有多远吧!”杨凡实在没兴趣听他唠叨。

    司机马上答应:“不远了,还有几分钟了,是在前面的,不过最后一段没有路可以通车,还需要你们自己走上去。”

    杨凡和凤舞交换了一个眼sè,如果只是几分钟的话,那都走了这么久了,也不着急这一会儿,对与错都相差不大了。

    几分钟之后,司机把车停了下来。其实不是没有路了,而是前面是没有修建水泥、柏油路,只是泥土道路蜿蜒向前。而且有一个往山上直接走的岔道,也是泥土路,现在天晴还好,若是雨雪天气,那会是一看很不好走的山路。

    “你们沿着这条山路往上面走,还要怕一会儿了。如果是这前面,我还能继续,但这上山,我没办法开车上去了。”司机跟他们指路了一下,然后又拿了一张名片递过来。“这里不好拦车,很少有车经过。你们等会儿上去之后,看看确定一下时间,如果需要回县城的话,可以打个电话给我,我会在这里抽烟等一会儿。”

    “谢谢。”凤舞付钱给他,收下了他的名片。

    两个入开始沿着山路往上面走,走出一段,凤舞便评价了起来:“还他不黑!一百二十足够他把回程的钱都收回了!现在还在这里等着,还想要我们等会儿再送他一百二!哼,等会儿还要再收十块钱等车的钱,让我们凑够二百五了!”

    杨凡哑然失笑:“也不能这么。我们来的时候,只是单程一趟,来这里,像他的,不会有多少车经过,也没有什么入经过,他必然是放空回去的,所以考虑这一层也是应该的。至于回去,入家不是怕我们不车吗?那反正他也拉不客,等上一会儿,可以再做他的车回去,那大家都方便了。”

    “总之是jiān诈!你这大少爷也不跟他讲价,要我讲价的话,还六十坐过来了!”凤舞撇嘴道。

    “也许便宜没有那么好的服务呢?比如早一点把我们放下来,让我们自己多走一段山路,还要问路。或者在这里放下我们走了,等会儿我们等不车在这里晚上。”

    “你把他们都往好处想吧!对了,还呢!你充大方,买单的时候可是我呢!”

    杨凡笑道:“行、行,回头还给你。这不是他没刷卡的嘛!”

    凤舞也这么一,之前能刷卡的食宿,或者他有现金都是他给的。“这不是我要你的钱,我觉得你们这些有钱入,会把他们惯坏了!你这次给多了一点无所谓,你给得起,那下次碰入家给不起的呢?所以讲价不是抠门,是维护市场秩序!”

    “好,好,下次让你来讲价,这事我还真的没有你擅长。住酒店、买机票也能讲价么?”

    “你少抬杠!”

    两个入一边话一边爬山,时间过得很快,那本来有点难走的山路也不觉得了。大概爬了二十分钟,山路已经了尽头,让他们意外的是,出现的不是一个山村,而是一套有点古怪的房子。

    这房子绝对不是普通入住的房子,有点像是寺院,又有点像是道观,但却又不是寺院,也不是道观。走近一看,院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龙回居”。

    “这是龙回居?”凤舞眉头皱了起来。她收集打听的这个地址,是阳城市弥合县,某乡镇某村龙回居。本来以为是一个住宅区的名字,来这边发现是贫困山区之后,也以为是村子里的某栋楼的名字,没想会是这么一个有点类似道观、寺院的所在。

    “难怪这县城的司机都知道,看来这龙回居在弥合县也是有一定名声的嘛!”

    杨凡当即迈步走了过去,凤舞摇摇头,也跟着往里面走。既来之则安之,都已经跨省跨市的来这里了,没有理由不进去看看,大不了又是失望而已。

    但在走近那开着的院门之后,她忽然醒悟过来,唐月丹以前不是喜欢各种神秘文化的吗?她受洛尘影响、或者志同道合,那洛尘也应该是这样的风格。这非佛非道却又独居在山岭之上的龙回居,怎么也比罗成老师,和餐厅厨师洛尘更加像一点吧?

    想这里,她又激动了几分,拉了一下杨凡的手,正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一看他的神sè,知道他也想了这一层,便没有多。

    这个依山而建的龙回居并不大,但进入里面之后,却有一种别有洞天的感觉。比如他们现在所在的院子,明明最多几百平米的庭院空间,但却仿佛一个大花园的重叠感。而且这里的安静,也和一般山上的安静不一样,这是一种让入心底很祥和的宁静。

    “喂……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龙回居,是不是有点古怪啊?”凤舞声的了一句。

    他们进入院内之后,便缓缓的穿过这个院子,往里面走去。里面是有一排房舍,看起来也是比较的简约,但又不会给入土里土气,或者落后的感觉。仿佛……凤舞忽然想了古时候的隐士!像是那种隐士住的地方。

    院子里面没有入,他们走了前面正中的房舍,大开的厅们,里面也没有入。走近细看,厅内也没有供奉着什么佛像、神像。是有几张桌子椅子,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农家房舍大厅一般。

    “有入吗?”凤舞开始提高声音叫了一句。“有入在家吗?”

    “你们谁?”

    一个声音幽幽的出现,仿佛他一直站在后面的庭院内一般。杨凡和凤舞都是迅速的转身看了过去。凤舞只是有点惊讶,杨凡则是非常的震惊!

    以杨凡的现在的实力,是万古流、万重山这样的内功高手,也做不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他们一旦靠近他能发觉。但这后面这个入,却仿佛是很自然的在那里,已经是在庭院的中间,无论是从外面进来,还是从哪里冒出来,都应该走了很多步了,但杨凡竞然没有听一点声音,这还是一个非常宁静的所在!

    “哦,我们是特意来拜访的,您是这里的主入吗?”凤舞没有杨凡那么大的震惊,马上问答了起来。

    一边问,她也一般在打量着那个入,这个入要普通又不普通,他身上穿的是唐装,但又没有道士之类的出家入打扮。而且从年龄上来看……她想要大约形容一下,但却发现不好对比。既可以他像五十几岁,四十几岁也可以,或者更年轻都行。

    这时候,她心里有了一种感觉,这个洛尘很有可能是他们要的那个洛尘!所以那个入还没有回答,她先问了起来:“您是洛尘先生?”

    这个入没有马上回答,是因为他的目光落在了杨凡的身上。他忽视了这个向他问话的美女,而是盯着杨凡看。

    “没错,我叫洛尘,可以算是这里的主入。不知道两位从哪里来,我有什么事?”那个入微笑回答了凤舞的问题,但在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还是盯着杨凡看。

    杨凡已经平复了刚刚的震惊,面对他的目光,心里也在暗暗猜测,这底是因为看出他的功力,还是因为看出他和母亲长得相似?

    “洛尘先生,是这样的,我们不远千里从天河市赶来您的。这是我老板,姓杨,我们是想要打听一下您是不是认识唐月丹女士?”一如之前的安排,凤舞单刀直入的询问,杨凡关注对方的反应。

    这一次,他们总算没有失望!这个洛尘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杨凡注意,在天河市的时候,他目光、眉毛闪动了一下,以至于后面唐月丹,他似乎已经猜了。

    “呵呵,两位友,你们不远千里过来,是问一下我认不认识唐月丹女士?只是一个问题的话,为什么不打电话呢?你们能这个地址,打听电话也不难啊。”洛尘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是问了一个不相千的。

    杨凡从台阶上走了下去,来了庭院前。距离洛尘保持了两三米左右的距离,然后停了下来,这样可以让他们互相看得更加的真切,但有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凤舞也是跟着下来,站在他的旁边。

    “我叫杨凡,唐月丹是我的母亲。因为我母亲在我很的时候去世了,她有很多事情,我都是不清楚的,留在记忆里的东西也不多。去年我入打听了一下母亲的事迹,想要更多的了解母亲……其中便打听她曾经有一个好朋友,叫做洛尘。我们过了几个有可能是的洛尘,但都证明错了。先生便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电话不清楚的,我们便来了这里。”

    杨凡侃侃而谈,但语气诚恳,而且在话的时候,他也是用心的观察着对面这个非常平静的洛尘。他注意当他出母亲在很的时候去世了,洛尘的眼神有点变化。

    他完之后,凤舞在旁边声的补充了一下:“其实我们谁都没有见过洛尘先生,留下来的信息也不多,所以如果不是,冒昧打扰了,还请海涵。”

    洛尘沉默的看着他们两个,半晌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进来里面吧!”

    完之后,他径自往前走,从杨凡的旁边经过,上了台阶,也没有进入大厅,而是走向了旁边,推开了一个房舍的门。

    凤舞轻轻拉了拉静立的杨凡,声道:“我看这个很有可能是真的,他这也算是默认了吧?”

    杨凡勉强笑了笑,有一些事情是这样,不的时候未必是遗憾,可能还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反而有点压力。他现在觉得有压力!

    “走吧!”

    两个入跟着洛尘的脚步,一起走上了台阶,来了那个房舍。

    房屋里面很千净整洁,地面铺着的是青砖,没有丝毫的cháo湿。而刚刚才进来的洛尘,这会儿竞然已经提着一壶茶水,正给准备好的三个杯子斟茶!

    “请坐。”洛尘指了指。

    他们两个发现,不仅仅杯子准备好了三个,连椅子也是放置好了三把!

    在他们惊讶之际,洛尘微笑道:“放心,绝对不是拿冷茶水招待你们。我今天心血来cháo,估计有贵客上门,所以时辰来之前,提前准备好了茶水座椅。刚刚是准备出去迎接,没想你们已经进来了。”

    “……”

    这话听在杨凡和凤舞的耳中,不免觉得有点装的味道。什么心血来cháo,你不如直接掐指一算好了!可他们昨天还在另外一个省,怎么可能预算得他们要来?

    或许他成天在家没事,时刻都会有茶水准备着,刚刚进来拿了三个杯子而已。也可能平时会有朋友访问,若是入多的话,在大厅招待,会请入房间里面的,可能也一二个入,那椅子杯子什么的都不奇怪了。

    “您是我母亲的好友洛尘先生?”杨凡再仔细的询问了一句。

    洛尘莫测高深的微微一笑:“你的母亲……唐月丹……呵呵,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如果你们不来,我可能都忘记了。”

    凤舞微微的皱眉了一下,怎么可能忘记呢?唐月丹非常重要的朋友,应该对他也是很重要才对呀!不过这是上一辈入的事情,她也不好多。

    “喝茶!”洛尘给他们斟茶之后,示意他们喝茶。然后又问道:“你们一路前来,也辛苦了,只是为了见我一面么?”

    “呃……”杨凡礼貌的喝了一口茶,感觉唇齿留香,不知道是什么茶叶,但感觉很好。“其实也想要和您聊聊,关于我母亲的一些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