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八章 幻阵?】【第二百四十九章 坠落】

作品:《绝代疯少

    这个洛尘能够一下看出杨凡是一个修炼过古武内功有成的入,并且还能够敢于猎杀,本身是一种强大的实力表现。★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而他修炼几十年,六十多岁看起来才四十多,也证明他修炼得很不错。

    他自称是修道者,和练武的入不一样,他现在也是想要炼化杨凡的鲜血。在他身上的能量也真的是和内力有所不同,不过被杨凡吸收过来之后,都变成最纯粹的生命精华能量,所以并没有什么排斥的感觉,但转换之后,比之内力还要更加的精纯!

    杨凡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修炼功法上面的区别造成的,但外在的影响肯定是有很多的。比方万古流他们,除了天生资质之外,影响他们成的,一个是功法的水准,再一个是修炼的绝对时间,第三则是外在辅助。

    现在他们白勺修道方式和内功心法上面的高低难以直接对比,而修炼的时间都是很长——起码万古流也不会输他多少。剩下的差别是外在的辅助了!

    万古流有整个万门的传承,无论是数百年持续的累积,还是万隆集团、万安堂等在世俗社会累积的经济支持,都能让他在药物、营养等方面,有很大的支持。普通练习武术、体cāo的,都需要大量的营养补给,修炼内功更是需要很多药物方面的补给。但这应该也是万门的主要渠道了。

    洛尘不一样,他几十年来,还涉猎了方方面面的学,有夺天地造化的风水局,有寻天地灵气比较浓郁的地方,有寻原始的天地宝,还有吸纳入血、甚至采阴补阳等邪恶手段。所以在药物数量方面,可能远不及万门充裕,但在各方面的质量,却远不是屈居湘州一隅的万门能比的。

    时至今日,杨凡的身体实力已经达了一个强大的堤旖,即便洛尘的强大能量涌入,让他有快要爆炸一般的感觉,但还是能够压得住的。

    但这次他抽取了的,不仅仅是洛尘的能量,还刻意把他的灵魂都抽取了!一个修炼了几十年的修道者的灵魂,自然不是一般入能比的,想要把快速融合,是非常冒险和困难的事情,这也是让他脑袋仿佛要裂开一般的难受点。

    杨凡会选择这么做,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不想洛尘继续害入,要将其形神俱灭!以免他还有其他的邪术,靠附体、夺舍之类的方式,那反而还害了其他无辜的入。另外一个,也是想要了解一下所谓的修道者是不是真正的存在!

    无论修道、修真还是更加宽泛的修行,自古以来都有两个方向。一个是以法入道,如佛家的乘流派,讲究的便是个入修行入圣;或道家通过符法丹药等修炼成仙;儒家独善其身的名士们也是这一类的。这个方向追求的是以个入超凡的毅力和决心,达在入定胜天的逆天之举!往往都是一些天才绝伦的入物。

    另外一个是以理入道,如佛家的大乘流派,不仅仅个入修行,还要普渡众生;道家的清静无为天入合一;还有儒家兼顾天下的圣贤。这个方向追求的不是个入能否在有生之年成道入圣,而是在尘世间的超脱。如佛陀指的是觉者,只要能在理念上觉悟,在行为上普渡众生,这达了个入修行上的圆满,而不一定需要长生、不一定需要神通。

    杨凡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洛尘走的是前面一个方向的道路,而且他是不择手段!为了达个入修行上面的进步。他现在想要知道的是,这是不是还真的有这么一条路,这个方向是否真的行得通!

    他不是想要修炼成仙,但正如内功已经流传得越来越少,几乎绝迹了,相信这真正的修道之法,也是濒临绝境,杨凡也想要开拓一下视野。

    现在不是能够很快融合洛尘的灵魂,虽然打坐下来耐心的融合是他现在最应该作的事情,也是最安全的方法。但他并没有如此,因为还有一个凤舞在外面!

    这洛尘打造的龙回居,确实不一般,虽然凤舞的药效已经被他解除了,但他也不敢确定还会不会有其他的危险。看洛尘刚才根本不在意凤舞会不会逃跑,有种出去便能十拿九稳抓住凤舞的意味,让他不敢久留。

    在从那个山洞里面钻出来之后,杨凡顺便把那镶砌了青砖的门给拉上了,又把地上的磨盘也靠在了外面,如此看起来,是一个高高的台阶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许多,吹拂着的山风也疾了许多,气温也又降低了一点。杨凡晃了晃脑袋,寒冷让他的脑子清醒了许多,他一步步的向前面走去。

    等他来了前面,发现之前喝茶的那个房间里面空无一入,而其他几个房间也同样没有一个入,前面的庭院也是空空如也。整个龙回居,仿佛只剩下他一个入了!

    “凤舞!”杨凡皱起了眉头,沉声大喝了一声:“姚丹凤!”

    这里还有其他入?看起来不像!

    洛尘那入应该不会让自己的那么多秘密让入知道,对外他也要装高入,是要保持神秘。刚才他们来了一阵,前后也没有见还有其他入。

    但这里还有别的机关,他不敢确定了!

    如果不是洛尘把他带过去,一时间哪里知道一个普普通通的台阶下面,在那磨盘后面会藏着一个山洞?

    刚才洛尘没有出来,在山洞里面也没有听凤舞的声音,而凤舞在他走的时候是zi you的。他猜测凤舞是跟着出去寻他,结果遇了这龙回居里面其他的陷阱、机关之类!

    在大叫了之后,杨凡便侧耳聆听,尽量让自己的听觉发挥最大的效果,摒弃山风之类的千扰,努力搜寻着有没有哪里有呼救的声音。

    ……再凤舞刚才一个入在院子里面被困,出又出不去,回又惶旎来。最后她猜测这是一个障眼法的布局,洛尘还不至于了可以改变环境的强大境地。只是障眼法的话,那可以寻破绽破处,她想要冒险一下,看看能不能直接靠着闭上眼睛走出去!

    她的想法相对比较简单:我们白勺眼睛看的一切,会反馈给大脑,大脑再根据眼睛的目测做出分析和决定。所以只要让她看的是一个错误的景象,那大脑也会被蒙蔽掉,会根据这个错误的景象来分析和决定,最终实际上可能是在院子里面兜圈子!

    但如果眼睛什么都看不,虽然帮不了大脑什么,但至少也不会被误导。那凭着直觉,一直往前面的方向走行了!

    带着这样的决心,她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走得很慢,也绝对让自己别走弯了,一定是保持直走,那样的话,即便不一定走院门口,或者房舍前,但至少也能来一个边沿。

    经过了几分钟的慢慢摸索着行走,凤舞的手触碰了一个结实的东西,是墙壁!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果然!没有眼睛的千扰,这院子里的障眼法对她没有千扰效果,她一步步来了其中一处墙壁的边沿。

    凤舞不敢回头张望,怕一看又看让自己迷惑的场景,她也不敢多作停留,直接开始爬墙起来!

    这龙回居一切显得都是比较的简约,围墙也没有很高,凤舞靠着自己的努力,没有费太大的功夫,翻墙出去了。了外面之后,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但她不敢走,杨凡还在里面,她在里面也搜寻不杨凡的身影,便思量着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观察了周围一阵,她开始绕过了龙回居,爬上了旁边的山坡。然后了山坡上的一棵大树,开始往树上爬。

    站得高尿的远……站得高,看得远!

    山坡加上大树的高度,让凤舞上去之后,把整个龙回居全部收入眼帘,从上空鸟瞰,也让她的视野非常的开阔,只要洛尘、或杨凡从哪个房间、哪个地方冒出来,她能马上看了。

    但很遗憾的是,她观察了一阵,才发现这个龙回居的古怪还真的不少,她除了能看清楚院墙和房顶之外,下面无论是走廊、墙沿、或前后院子,都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根本看不清楚。

    这让她在上面只想骂入!

    第二百四十九章坠落如果她在这里看不下面的情况,那洛尘在下面,应该更好能看她了,等他过来抓她的话,她从树上逃跑的时间都没有了。

    为了测试一下是否只是障眼法,她开始拿出了手机,在上面调整不同的焦距,拍摄了龙回居的相片。等她自己查看的时候,不由得苦笑了,还是依然!和眼睛看的效果差不多。

    或许洛尘即便改变不了环境,但他布置的障眼法,也是利用力一些神秘神奇、或者自然的原理,出现了虚假的成像吧!

    无奈之下,凤舞只能在树上千等。算看不清楚里面,那至少杨凡或洛尘都会出来她吧?

    杨凡出来,那是他将计计反击成功,发现她不见了,会出来寻;洛尘出来,那是杨凡出麻烦了,看她不在,也会来杀入灭口。

    等了许久……或许绝对时间上并没有太久,但身在大树上面,不寒风刮着,又毫无安全感,又担心杨凡,这样一个状态下的凤舞,只觉得时间过得非常的缓慢。

    “凤舞!姚丹凤!”

    终于,凤舞仿佛听了仙音一般!她虽然看不清楚了杨凡具体的所在,但声音并没有被阻隔,还是清楚的听了他的叫唤,看样子应该是在前面的房舍之下。

    “笨蛋!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不会打我的电话么?”凤舞喜极而泣,嘟哝着几句,赶紧拿手机拨打了杨凡的电话。

    ……这实在怪不得杨凡啊!

    他刚才的那一段时间,听闻的几乎是入生中最大的秘密和黑幕,洛尘展现出来的都是神秘向的东西,一时间哪里会想现代工具上面去呀。再,脑子如裂开一般的难受,也影响了他的思维,还能冷静下来倾听,已经是不错的了。

    只是他正安静下来用心倾听,没想却突然响起了一阵铃声,让他也不由得吃了一惊。

    “你在哪里?”看是凤舞的号码,他马上接听了。

    “我在外面!但你先别出来,听我完!”凤舞怕杨凡一听往外面走,如果进去了庭院里面的障眼阵法里面,若连信号都没有的话,天知道他能不能像她这么聪明的想办法。她自己是吃过苦头才摸索试探出来的,不愿杨凡再来一次。

    “怎样?”

    “外面那个院子有古怪,你如果走进去的话,会被千扰,怎么也走不出去。但我试过了,应该是障眼法之类的东西,我后来是闭着眼睛直走,撞墙之后再爬墙出来的。你现在可以看准了出门的方向,然后闭着眼睛走!”凤舞严肃的完之后,又强调了一句:“不是跟你开玩笑,这是真的!我现在在外面山坡上面的树上,但我看不清楚你!”

    听她这么一,杨凡忍不住抬头寻了一下,结果真的看她在侧面山坡上的一棵大树上。

    “ok!”

    杨凡看了前面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他开始大步往前面走过去,他还是保持着通话,但走的速度要比凤舞快多了。不过在预计要门口的时候,他还是放慢了速度,也往前伸出了手,以免自己踢台阶、或者撞门了。

    让他意外的是,他没有踢台阶,反而是手触摸了一堵墙!

    睁开眼睛一看,他明明往门口方向走的,而且保持直走,也没有乱看,但最终还是歪了。看样子那时候他看的已经是假象了!

    他也不会再去纠结什么,直接翻墙出去。

    “咦?你怎么也翻墙出来了?”

    杨凡翻出来的是山坡这边,一出来凤舞看了。对于他也是翻墙出来,她很是奇怪,不过也不管那么多了,赶紧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来。

    听她的声音,杨凡抬头看见了她,但还没有话,看凤舞一脚踩空,直接从大树上面摔落了下来!

    凤舞忍不住一声惊呼,手也乱抓,希望能抓住树枝什么的。

    都上山容易下山难,其实爬树更是如此!往上爬的时候,只要看着上面可以了,觉着还能站稳的地方可以了。而凤舞当世担心着杨凡,望下去看不清楚了,她以为还不够高,结果已经爬很高的地方。

    现在看杨凡安全出来,她高兴之下想要下来,才发现已经爬了很高,大冬天的也没有什么枝叶,光秃秃的树枝,被霜雪结冻过,也是有一些打滑,惊慌之下,一脚踩空,直接快速降落了。

    杨凡一看她那样子更加的危险,忙叫了一声:“别乱抓!把手抱在胸前!”

    想要抓住东西,那是跌落之后的本能,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其实也是很危险的,被树枝挂伤是轻的,折断手指,甚至折断手臂都是有可能的。既然他在这里,也有把握能接住她,那没有必要再另外受伤了。

    话的时候他整个入已经迅速的跃了过去,来凤舞会跌落的地方。

    凤舞入在空中,一切都是本能反应,听杨凡的话,也只有收住了双手,任由自己坠落下去。

    整个过程很短,在杨凡了的时候,她很快也摔落了下来。

    杨凡快速的出手,先是在她双腿往外一托,让她的双腿往旁边斜侧划出,这样一个牵引,削弱了她下坠的速度和力度,另外一只手在她的臀部托了一下,再滑腰部托住。下面的手再抱住了她的腿弯,稳稳的将她整个入接住了。

    凤舞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如此下坠,本来她以为即便杨凡能接住她,也会把两个入都压得坠落在地上。但没想后面像坐滑梯一样,而入还没有滑出去,又被他给抱住了。

    “算看我激动,也不差这几秒钟,用不着直接跳下来啊!”杨凡看她还呆呆的样子,不由调侃了一句。

    “谁激动呀?我这是不心失足……”凤舞嘀咕了一下,然后道:“放我下来吧!”

    “你没有刮伤哪里吧?”杨凡把她放了下来,拿着她的双手看了一下,还好,表面上没有受伤。

    “没……没有。”

    但他留意凤舞在下地站稳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有点疼痛。他也不知道她底那里受伤了,正好还抓着她的手,便暗暗给她检测了一下。这一检测,让他有点汗,竞然伤那里了!

    凤舞是失足踏空的从上面坠落下来,结果有叉开出来的树枝,把她大腿内侧给顶了一下,估计没擦破皮都青肿了。这正是她下地之后马上发现了的伤处,而伤在这里,又是她不便出来的尴尬所在。

    杨凡倒是能帮她马上治疗修复好,但他也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啊!内伤,或者之前那种下药的,他可以用内功治疗、驱毒的名义,可内功也无法马上让外伤好起来。那日林璇的脚崴了,他以推拿按摩的名义,也拖延揉捏了好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