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夜入道观】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没有再用那个司机的车,甚至没有车。在吃完饭和凤舞上去了之后,他一个人出去了,他也没有人打听,直接用手机搜索了弥合县的地图,定位了白云观,然后跟着提示的路线,自己徒步过去。

    这么一个县城并没有多大,而白云观也没有在很偏僻的山上,是在县城边沿。

    只是走路的话,杨凡也不过用了半个时,便来了白云观所在的山头。这是县城边上的一个山坡,海拔不过一百来米,很快能上去。

    白云观算是本地的一个景点,但这里并没有什么外来的旅游资源,zhèng 政当然也不会花钱去把配套设施搞好。了晚上上山,连路灯都没有,而这也正好方便了杨凡。

    白云观不仅仅更矮,路也修得更好,杨凡上去只是花了一会儿的工夫。了一看,院门已经关闭了,里面也没有什么灯火,看起来很宁静祥和。

    他了院门外,直接翻墙进去了白云观里面。

    这里的不算是多么大的道观,但也不是龙回居可以比的,是有前院、后院,正殿、偏厅等建设的,可谓麻雀虽五脏俱全。

    进入了白云观里面之后,杨凡便巡视了一番,直接往后面道人宿的地方走去。

    这里不会像龙回居一样鬼影都不见一个,这个时间点也不算很晚,并没有都一一睡去。只是天气冷,都关门闭户了。

    一路慢慢搜寻,杨凡最后停在了一个房间外面。他通过聆听呼吸、感觉等,能够辨别得出哪些是普通人,而来这里,他刚刚觉得里面的人气息比较悠长,似乎有点不寻常。随即感应了几分熟悉亲近的感觉!

    他当然不可能在这里认识什么人,这感觉不是来自于他!而是被他吸纳的还没有完全融合的洛尘!

    他当即明白了,这是那个飞云道人所在的房间!

    无论是吸收的大量能量,还是洛尘的灵魂,杨凡都还没有时间把它们一一炼化融合。从下山之后,都是在强行压着,靠着他强大的实力和灵魂,虽然不是很舒服,但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那对他毫无反抗之力的洛尘的灵魂,在了飞云道人的门外之后,格外的活跃了起来,仿佛感觉了救兵一样!

    “何方贵客来访?”杨凡还没有敲门,便听里面传来一声轻响,然后继续道:“出家人不设防,门窗只是御寒防风,贵客如果有心一叙,可以自行推门进来。”

    听他这样的邀请,杨凡也没有客气,直接便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里面点着节能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道人,正坐在床上,盖着被子,放在前面桌子上的,却是笔本电脑!看样子这飞云道人正在上。

    这飞云道人也是有点道行的,杨凡一走近,便让他听了脚步声,并辨认出来这不是白云观的人,而且他也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高人,他都几乎没有觉察。所以他开口话的时候,一套一套的,文雅中带着尊敬。可现在人进来,却发现并不是想象中的高人,竟然是一个很现代的年轻人!

    见杨凡看着他的笔本电脑,飞云道人呵呵一笑:“呵呵,让贵客见笑了!其实我们也不是和社会脱节的老古板,新的科学技术,也能给我们带来便利。能看新闻了解天下事,能和天下各地的道友谈经论道,还别,现在很多年轻的友,对于经典的理解也很有想法。”

    在解释的时候,他也下床来,把电脑合上了,然后拉开凳子,给杨凡倒茶。

    第二百五十一章灭口?

    这条山路基本上是通向龙回居,也是洛尘选好位置修建龙回居才踩踏出来的。虽然龙回居的神秘和洛尘的高人风范,让他这里颇有知名度,也有一些自诩本地名士的人会去拜访他,但他毕竟不是可以烧香拜拜的庙宇,普通的民众是很少过来的。

    也是因为这样,要不然凤舞真的要觉得丢死人了!他们两个站在路上,连象征性的藏一下都没有,然后她一个女孩子把裤子脱下来,杨凡一个男的伸手在她大腿中间摸索……这景象任谁看都会觉得他们在那什么,还会调侃他们真有情趣,竟然在寒风之中来了。

    杨凡在揉动的时候,暗暗给她驱散治疗,不敢太神速了,只能揉一会儿治疗一点。

    “还要多久……”凤舞低声问了一句,因为冷也因为进账,让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杨凡手上把那点丹药调匀的是冷水,这在刚刚触碰她大腿内侧的时候,既有点冷,又有点滑腻的感觉,让她觉得很不自然。而后面随着杨凡的手捂在那里的持续搓揉,那里开始有点发热起来,对比着其他因脱裤子而冷的地方,更是有点怪怪的。

    “总要一会儿的,要让药效渗透皮肤肌肉里面。等会儿会暂时的止疼,慢慢明天,或者今晚上好了。”

    杨凡解释了一下,这样的外伤一般过了一晚上之后,会比刚刚伤的时候更加疼痛,他必须要多坚持一会儿时间,要不然他几秒钟把应该要几天才能好的伤势治疗了,也忒神奇了。

    听他还要一会儿的时间,而他的手又了位子,寒风让凤舞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了,当即把裤子提起来包着屁股。她的脸也热了几分,因为这样一来,杨凡的手不仅仅是伸入在她的双腿之间,而且还是伸入了裤子里面,又因为拉扯裤子的时候,也连带拉扯了杨凡的手,那里空间又有限,一下挤压了某些地方……

    杨凡此刻不是圣人,起码也是一个医生心态,真正尽量的做心无杂念的帮她治疗着伤处。

    又过了一会儿,这样提裤子站着的凤舞很不得劲,有点支撑不身体了,见杨凡还还有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便干脆半倚靠在了他的身上。

    她已经感觉伤处在杨凡的搓揉之下,已经慢慢的不那么疼痛了,她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大力揉捏得麻木了。而她把裤子提起来,也没有了寒风吹袭,加上两个人靠在一起,他火热的手又一直在那里运动着,开始让她觉得双腿之间暖和起来,而身体也似乎更加的敏感,由他触碰的地方,扩散了几寸之外的一些地方……

    杨凡估摸了一下时间,应该过去好几分钟了,便把最后一点也修复了,基本上伤处已经没事了。

    “好了。”

    “嗯?什么?”凤舞先是有点茫然,不知道他的是什么,但随即反应过来。“哦、哦!谢谢。”

    后来她竟然有点享受他的按摩而忘了疼痛和时间!

    一想这个凤舞脸上滚烫了起来,赶紧掩饰的抓着杨凡的手拉出来。

    不过杨凡刚才基本没有碰她不该碰的地方,是因为她把裤子脱下来了,他保持更多空间距离的从下面寻上去的。现在把裤子拉上了,他的手在裤裆里面能够活跃的空间非常窄了,也无法向下面。这又不是杨凡自己动手,而是被凤舞拉扯。匆忙之间,一下拉得他的手抵触在了不该碰的地方!

    仿佛触电一般,两个人都静默了下来,身体都是保持不动。

    凤舞的尴尬自不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故意的呢!而因为刚才前一会儿她觉得很舒服,现在的直接触碰,更是让她娇躯一颤……如此种种,让她恨不得个地缝钻

    flr=otrdot您正在阅读本章节的第1段,请继续翻页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