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冤家路窄】

作品:《绝代疯少

    “您确定不是开玩笑?”林牧脸色阴晴不定。◇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就在刚刚,两个人吃饭喝酒稍微熟悉了一点之后,杨凡直接把来意说了。林牧直接被刺激到了!

    杨凡摇摇头:“我犯不着跟林总开这么大的玩笑。至于您当年是不是落海之后失忆,相信您自己很清楚。”

    “你调查我?”林牧的声音有点嘶哑,他已经很不快了,但压着没有发火出来。

    “确切的说,我是调查另外一个你,林木,木头的木。只是发现了很多的秘密,林木变成了今天的林牧,追根溯源,我只是想要为诺澜寻找父母,我是委托侦探做的,能不能找到,开始我也心里没底,毕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杨凡轻叹了一声,他经历的曲折,远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相比起来,林牧的事也不是多么难接受。但对于普通人,则还是很困难的。

    林牧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跟杨凡客套,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里面白酒喝干了。酒入喉,心更惆!

    当年的失忆,是他多年来的一个心结,一块心病。最初,是他女朋友的父亲,也就是他现在的老丈人刘世恒觉得没有必要再让他去看心理医生,就这么按下来了。后来他也知道,这是因为救了他并成为他女朋友的刘丽莎,怕他恢复记忆之后会离开,而刘世恒觉得他人也不错,有心招为上门女婿,自然是没有任何过去最好。

    等他稳定之后,当然也可以自己私下找心理医生。但被封存的记忆,就是不愿意回忆起来的痛苦,尤其是成为林牧之后的顺风顺水,刘世恒把他一手栽培提拔,可谓前途无量。他也怕自己揭开的会是一个难以收拾的摊子,所以有意无意的不想去恢复记忆。随着时间越长,就越是有了借口——过得久了,已经难以恢复了。

    但随着生活上结婚生子,事业上逐步接替,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偶尔也会被这个问题困扰: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对于自己的过去,那么多年来,他也有过各种设想。年轻时候甚至有异想天开的想法,觉得是不是出身豪门,但被刘世恒谋夺了家产,然后愧疚性的扶持他,所以才不想他恢复记忆。或者本身是个风流情种,被几个大小姐共同爱着,最后刘丽莎为了得到他,就把他弄得失忆了……

    当然,这些只是偶尔被人视为吃软饭而心情不好时候的yy,他不可能真的会有这样的联想,也是非常感激老丈人刘世恒和妻子刘丽莎。

    今天本来是他非常兴奋激动的日子,本以为会认识超级大鳄杨泰生的儿子,进而搭上大树,让世恒堤禚更上一层楼。没想到竟然会被揭开了他一直回避着的过去!

    “她……她们怎样?”

    在又喝了两杯白酒之后,林牧缓缓的问道。记忆就像一扇扇的门,以前关闭着这扇门,主人也不想要打开,自然不清楚门里面有什么,现在被人打开了,并一下灌输了过来,马上勾起了他尘封的记忆。虽然还不是很强烈,但他依稀记得,诺澜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杨凡说的事情,也有点熟悉,鞠美芳这个名字,就更加的熟悉了。

    怕他受不了刺激,杨凡是一步步来,刚才只是讲述了他到失忆为止的事情,后面二十年间的种种没有再说。现在看他喝酒稳定了一点,便继续说道:“鞠美芳嫁给了一个姓何的外企高管,现在是另外一家跨国企业亚太区主要负责人之一,她生了一个儿子,不知道有没有纪念你的成分,名字叫何穆,现在已经念大学了。而你的女儿……这也是我主要找你的目的。”

    杨凡简单讲述了鞠美芳的情况之后,开始更详细的讲述起了诺澜的情况,把他从邹校长那里听来的,加上凤舞调查的,以及他自己知道的一些,都讲了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林牧又是喝下了几杯白酒。在得知父亲死了,母亲和女儿孤苦伶仃相依为命的时候,他的手发抖了,也是猛的一口咽下白酒。即便如此,眼眶中也有难抑的泪水。

    而随着那讲述,林牧的记忆也越发清晰了,他记起来自己生长的地方,记起了老去的父母,还有因为鞠美芳受到巨大刺激之后的偏激做法。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林牧为当年自己的冲动深深的后悔,现在他有能力,有能力给予鞠美芳想要的一切,但伊人已为他人妇;有能力给予父母好的生活,可父母已经阴阳两隔!现在就剩下女儿还能够补偿一二了。

    “杨先生!不管怎么样,麻烦您一定帮我联系一下诺澜,我很想要见见她,我这个当父亲的对不起他……”

    他本想说马上要认回她,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且不说他现在的身份,有什么资格,又怎么跟现在的家人说?单单诺澜会愿意认他吗?或许寻找,也只是想要质问他们当年为什么抛弃她!

    杨凡看得出他的难受,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给他倒了一杯酒:“这件事是我在弄,我还没有给她说,我不知道这会是给她惊喜还是惊吓,等我先跟她沟通好吧!”

    “好!拜托了。”现在的林牧已非当年吴下阿蒙,不仅仅见多了世面,也有了成功者的气场,对于当年嫌他没有钱、赚不了大钱,从而害得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往昔的热情,没有怨恨已经算是不错了。

    ……

    和林牧分开之后,杨凡也是心下唏嘘,这本来是诺澜一个人的烦恼,而经过他的参与,现在变成了诺澜、鞠美芳、林牧三个人的烦恼,如果结果没处理好,甚至可能会扩大到他们两家的烦恼。这真的好吗?

    但他很快释然,这本来就是他们做父母的亏欠诺澜的,诺澜早已经长大,不仅仅自立而且早就资助别人,自不会需要他们的经济补偿,但作为婴孩时期就分开的人,想要见一下自己的父母有错吗?想要知道他们是否活着,现在怎样,更不是问题!

    再说了,他关心的是诺澜,鞠美芳和林牧是自己的因果到了,也不是他关心的对象。

    他没让苗炜送,自己打车来到了诺澜住的小区。她们都已经回来了,并且因为刚刚过完年,诺澜有很多大客户需要拜访,晓晨也因为有的人请假未归而很忙碌需要加班。

    杨凡也没有去打扰她们上班,便先在附近慢慢闲逛了起来。他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基本上都熟悉了。逛了一会儿,到了一条商业街上,忽然看到一个门口大音箱放着流行音乐的手机店。

    这不是那次坑过冯晓晨的手机店吗?

    想当初,冯晓晨看杨凡没手机,还是用的诺澜备用的旧手机,便想要给他买一个。结果在这个手机店被讹了,就叫他过来,后来对方想要动粗,结果在他更粗的暴力下,不得不屈服的赔礼道歉。

    现在大半年过去了,眼看还在开,虽然没有再找冯晓晨的麻烦,但不知道这些家伙是不是还在用这样坑蒙拐骗的手段做生意。

    左右无事,杨凡便逛了进去,非周末下午上班时间,里面的客人并不是太多,倒是导购人员比客人还多。当初他对这些人也没有多大的印象,加上这也是流动性强的行业,很多人换新的了,看着都面生。搜寻了一番,也没有见到那个店长。

    他便靠近了一个女客人的旁边,在柜台前观看了起来,想要看看这是不是又要被他们宰的目标。

    却说他根本没想到,那个店长不仅仅在,而且本来还在门口督促招揽客人的,远远看到他来了,便赶紧藏了进去,见他进入手机店,更是躲到了办公室里面。

    当日被杨凡在手上用订书机钉了钉子,更被羞辱了一番,让他非常的怨恨。之后不用说了,下面的人不敢再用他这歪门邪道的销售方式,老板也骂了他一顿。好在事情没有传开,虽然生意一般般,但还能继续下去。随后他也常常留意街上路过的人群,但并没有再看到杨凡,让他很郁闷,想要报仇都没有机会了。

    而冯晓晨在得到杨凡的叮嘱之后,之后跟诺澜逛街也避开这里。反敲诈来的8k多都是给了她,她也怕啊。

    店长那档子事早已经过去了,但他却也是一个记仇的人,今天冤家路窄,终于又看到杨凡了,他马上激动了起来。尤其是看到杨凡过来手机店,这更让他勾起了往昔的怒火,您这还搞回访不成?

    他当然不相信杨凡会真的是来买手机的,这又想要来抓他的小辫子,这是新仇旧恨一起来啊!店长藏在办公室里面,盯着电脑监控,看杨凡还在里面,然后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他会在店里面搞坑蒙拐骗的歪门邪道,自然也不是什么正派人,其中就认识一些附近混得开的混混。上次是来不及也没有机会,要不然他肯定要叫人来修理杨凡。事后他就请人吃饭了,人家答应随叫随到,但他没见到杨凡。现在冤家路窄碰到了,当然不能错过好机会。前些天他们还一起吃饭喝酒,当然马上能把人叫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