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小惩大诫】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观察了一阵,有人为他殷勤介绍新款式手机,听到旁边的人也只是介绍手机,并没有玩花样的意思,这让他暗暗点头。《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他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侠客,上次会修理他们一顿,也是因为触及到他的朋友,但如果这个地方还敢再以同样的方式坑人,说不得就要管上一管。

    既然没有了那样的问题,他也不会多事,了几款手机之后,推说再考虑一下,便准备离开这个手机店。

    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了四个男人,他们匆匆而来,一就不是闲逛进来的,更不会是特意来买手机的。他们的到来,也手机店的服务员们有点紧张,有的人认出来的人,有的不知道,但只要不是毫无社会经验的新嫩,都能出来者不善。

    就在大家都紧张的张望,也有人想要去办公室叫店长的时候,店长已经及时的出来。

    “几位老板好,喜欢什么品牌的手机呢?我们这里国内、国际品牌都有……几位老板一就是豪爽的人,我给你们推荐一些大屏的吧?”店长热络的过去招呼着他们,到了他们身边的时候,却是不动声色的指了指杨凡。

    店里的服务员们都松了一口气,同时对店长也是很佩服,遇到这样的人,不仅仅镇定自若,还能不亢不卑的推荐生意,要不人家能做店长呢?

    四个男人当中的一个对店长微不可察的点点头,目光都转向了杨凡。

    杨凡本来就要离开了,到这几个人进来,也是稍微的停顿了一下,他们会有什么动作。而那个迎接出来了的店长,虽然没有他,但还是让他一下就认出来了。

    既然认出来了,他就不再是普通的好奇,而是用眼睛余光多留意了一下,他们之间的小动作落在了眼里。

    样他们虽然整改了,但这小却还想要报仇啊!

    杨凡不禁暗暗皱眉,他都想要走了,别人却还想着要来找麻烦!

    那几个人也不拖泥带水,马上就开始办事。而且为了不牵涉店长,还故意说道:“少废话!我们不是来买手机,是来找人的!”然后不客气的把店长一把推开。

    这个变化,让手机店内的气氛稍微的紧张了起来,服务员们着店长被推开,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其他客人也都了过来。

    店长似有点讪讪,却是很满意的转身退开到了柜台后,他对杨凡还是心有余悸,可不想自己亲自上去触霉头。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员”来处理呀。

    在大家关注过来的时候,那四个人已经冲了过来,迅速的围住了杨凡。

    “小!欠我们的钱不还,还有钱买手机?”

    “这次堵个正着,你往哪里跑!”

    一左一右有人先开口占据了理,让店员和客人都觉得杨凡是借了他们的高利贷之类的。

    让他们满意的是,这小不知道是一下还没有转过弯来,还是突然被吓傻了,竟然没有开口叫嚷反驳。

    “带他出去再说!别影响人家做生意。”那个和店长默契配合的老大,冷峻的吩咐了一句,便往外面走。

    另外三个人面色不善的靠近,准备挟持杨凡。

    不等他们动手,杨凡已经“很识趣”的跟着他们走了出去。着这一幕,店员和客人的兴致都在手机和生意上转移来开来,忍不住小声议论着,猜想这个年轻人会是什么下场。

    他们带着杨凡出来,直接从附近拐到了临街商铺的后面巷。四下了一下,这会儿没有什么人经过,他们杨凡那么“怕事”的配合,想着事情也会很快解决,也没有安排人放哨,直接把他团团围住,以免他跑了。

    “你挺识趣的!哥们就不跟你来虚的,那个手机店是我们罩着的,人家刚刚举报说你偷了手机。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是愿意给5000块私了,还是我们搜出你的手机,把你扭到工作单位?”那个老大直接的说出了威胁之辞。

    在他来,有脑的人都会选择破财消灾。这也是他乐于见到的,敲诈一下再随便打几下,就算是对手机店长的交待了。真要把人打惨了他们可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可能落下麻烦。

    “如果我不愿意呢?”杨凡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如果你不愿意……”那个老大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三个人突然的摔倒了下去。

    真是活见鬼了!他几乎是没有到杨凡动手,三个人就这么倒下去了,而且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就直接昏迷过去了。

    他恐惧的可了杨凡一眼,又忍不住四下了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人搞鬼,可附近都没有人,也没有可以藏匿的地方,真的要搞鬼,也只能是最近的杨凡了。“你、你……”

    “把他叫过来吧!”

    听到杨凡的话,他错愕了一下:“谁?”

    “还有谁?”杨凡嘲弄的着他。

    那个老大暗暗冷汗,还有谁?当然是手机店杨其智那王八蛋!被他害死了,这哪里是有两下,简直是深不可测啊!

    他不敢多说什么,赶紧当面打电话给那个店长杨其智,让他马上过来后巷一下。那个店长正在办公室乐滋滋的等着好消息,一听到这电话,马上眉飞色舞的询问了起来,说那个人是不是已经被他们打倒在地上,让他去过过瘾什么的。

    这人当着杨凡的面,不敢说杨凡被打倒骗他过来,又不能说实话,只能没好气的骂道:“让你过来就他吗快点滚过来!啰嗦什么!”

    那个叫杨其智的手机店长,着实也有点小机智,要不然也不敢坑蒙拐骗什么的。他听出这语气不对劲,根本不像大家熟悉时候的轻松,也不像刚才在店里的默契,而且他还听出了焦躁和丧气。心思就活跃了起来,难不成那个人很厉害,把他们四个人都放倒了?这是要把老骗过去挨打?

    这让他心里一哆嗦,当即就想要报警。但这个念头也只是想一下,本来就是他理亏,还怎么报警?难道说“我勾结地痞流氓殴打一个顾客,然后打不过反而要被打”吗?

    既然选择了这个途径,那他只能继续在这个途径上面走下去!

    他马上再打电话。他结识的不止一个,一起吃喝玩乐过的就有好几个,刚刚就是其中一个带了几个人过来。现在他是继续打电话过去,急匆匆的把自己的猜想说了一边。

    那边一听就不爽了,本来以为随便整一个人,来了四个已经很大排场、手到擒来了。现在听说竟然可能被打倒了,马上开始纠集人马!

    等了一会儿,没有见到杨其智过来,那个老大已经焦躁不安了,就准备再继续打电话。

    “走吧!既然他不愿意屈尊过来,只好劳驾我再过去会他了!”杨凡略一思索,就猜到那个店长是意识到了什么,那没有过来,很有可能就会马上离开!

    杨凡是适逢其会,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玩猫捉老鼠,如果真的躲起来,要么就通过红会扒出来,要么就不再理会。但这小竟然在见到他之后,就马上找人动手,显然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事情过去那么久,或许晓晨早已经忘记了,如果哪天被他撞上,还不知道会用什么手段呢!

    那个人只能硬着头皮在前面带着杨凡重新出来,那三个昏倒在地上的也只能先不管了。

    听到那边怒了,杨其智放心了下来,也对杨凡重新评估了起来,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有两把刷!但随即有笑了,那

    又怎样?本来只是他的问题,现在把刘挺几个给打了,就不是他的问题,而是严重削弱了其老大谢强的面和威信!有谢强亲自拉人马过来,还有什么好怕的?

    当他在办公室里面等着好戏的时候,那个刘挺已经带着杨凡回来了,进来没好气的对紧张的店员叫道:“把杨其智叫出来!”

    “杨店长在、在……办公室里面。”有个人勉强回答了一下,另外有靠近办公室的赶紧敲门叫杨其智出来。

    杨其智一出来,到就刘挺一个人,其他三个人不见踪影,样杨凡一点受伤的迹象都没有,不由得心里一沉。勉强干笑道:“刘、刘哥!”

    店员以及个别刚才就在这里的顾客,这才明白,敢情这店长和这流氓是认识的呀!

    “你丫当我的话是放屁是吧?”刘挺不敢把火气撒在杨凡的身上,着杨其智,上前就给了他脑袋一巴掌。

    “我进来了一趟,你又叫人来诬陷我偷了你们的手机?”杨凡冷冷的注视着杨其智。

    店里其他人都听到了这话,有知道以前情况的店员吓了一跳,敢情杨店长又痔熨旧业了啊!顾客更是吓了一跳,在这里了不满会被人威胁和诬陷?

    “我……那个……”杨其智心里那个不爽啊!暗骂刘挺无能,自己拿不下,反而把气撒在他的身上,只是这不能说出来,对于能把刘挺他们四个弄得只有一个回来的杨凡,更是不敢乱说。

    但很快,他笑了!他面对着店门外,着两辆面包车停下,从上面下来十多个男人,其中为首的正是谢强!

    你能打赢三个、四个,能打赢十个、八个?

    杨其智的傻笑,让刘挺恨得牙痒痒,很想要再给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但却见杨其智根本不理会他和杨凡,直接的就往外面走去,当即赶紧回头,到谢强带人来了,虽然一阵尴尬和惭愧,但也是放心了下来。再向杨凡的目光,就便得复杂了起来。

    杨凡也转身着外面的一群人,而店内无论是店员还是顾客,这会儿都紧张了起来,如果真的要打群架的话,他们可不想被波及了。

    前面有人开路,谢强是慢条斯理的走过来,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精瘦的男。但在进入手机店的刹那,那精瘦男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两个人的脚步慢了下来。

    十多个人一起进来,马上把局势扭转了,整个手机店里面的气氛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谢哥!你可来了,要不然我这可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其他人都已经站定,杨其智激动的上前迎接谢强,虽然这样的场面影响不太好,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是树立起了他的权威,以后哪个店员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谢强直接忽视了他,继续往前走了进来。

    刘挺赶紧上前,惭愧的说道:“强哥,我……”

    被无视了的杨其智虽然很是尴尬,但想着谢强应该是要喝骂刘挺,也没有太在意,赶紧跟着过来。但他和刘挺都没想到,谢强还是略过!

    略过杨其智和刘挺,谢强和那个精瘦男人一起来到了杨凡的面前。

    精瘦男人马上恭敬的半鞠躬,“杨先生!”问好之后,知道杨凡记不住他,又低声解释了一下:“我叫樊阳,是跟着苗哥他们一起从湘州过来跟您的。”

    在他说完之后,谢强也是和他一样的恭敬半鞠躬:“杨先生,您好,我叫谢强,跟樊阳是兄弟!”

    从湘州跟过来的万顺堂那一批人,虽然有红会的安置,在没混熟之前,大家也基本上是听从分配。但也有少数人闲暇时候跟本地的团体混在了一起,这个樊阳就是。

    想当初雷泰的万顺堂是以万门外围的存在,全部由他亲自指点过的,即便所学很有限,比不上真正的万门弟,却也不是一般靠狠辣蛮劲混混能比的。凭着功夫过硬,樊阳很快和谢强混到了一块,成为其欣赏和重视的人物。熟悉之后,也知道他们虽然是外来户,但却是有来头的过江龙,即便是红会也会卖面。

    谢强和杨其智也没有多深的交情,不过是有机会认识了,杨其智请过客吃过饭而已。今天有事,便让刘挺带了几个人过来,没想到后来却是那样的一个结果,这让他大为光火,刚刚就一起过来了。樊阳也是表示如果有需要的话,他帮忙搞定。没想到一下车,就认出了印象深刻的杨凡,赶紧在进来之前,就低声把这讯息透露给谢强,免得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听说这是红会大佬都竟让三分的超然人物,谢强马上意识到不是他这个层次能得罪的。否则就是红会方面一发话,也能把他们给灭了。那还有心思理会杨其智和刘挺啊,赶紧过来讨好杨凡。

    杨凡对谢强只是点点头,然后了樊阳一眼:“苗炜联系过你没有?”

    樊阳心里一跳,知道这位老板不喜欢街头打打杀杀的厮混,怕被放弃赶走,赶紧解释:“联系过了,我就等着安排。我其实红会黄先生另外给我们安排了工作,刚刚只是正好和朋友吃饭,就过来了。”

    谢强混的时间也久了,而且做到一方老大,对于各种风向还是比一般混混要敏感得多。不仅仅知道红会,也是听说过红会的一些大佬们,黄先生当然指的是后起之秀黄文旭,这可是红会创始人之一的黄浩然的接替人。而樊阳平时说起黄文旭甚至黄浩然也没有多敬畏,现在对杨凡却是敬畏有加,这让他暗暗惊奇,也赶紧表态。

    “对、对,樊兄弟正好和我们吃饭,听说这里有人……诬陷好人,就一起过来打抱不平了。”

    这话说出去,鬼都不会相信。但也是他的姿态,随即赶紧狠狠的给了刘挺一巴掌:“搞什么吃的?”

    刘挺本来很尴尬和惭愧的,现在被这么喝骂,不由得很委屈,刚才明明是你让我们来的呀!

    但他也不是蠢人,知道踢到铁板了。马上掉转枪口:“对是被这小蒙蔽了!”

    刚刚他们几个的作态,已经让杨其智吓呆了,现在刘挺直接说到他的头上来了,结结巴巴的就想要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杨凡着被人围观,微微皱眉。便想要离开,但这个杨其智终究不是善类,还是要处理好。

    樊阳一直在观察他,想要讨好这位大有来头又超级厉害的老板,谢强也是想要能否依附上,至少不要得罪了,在喝骂的同时,也在观察着杨凡的神色,见他着杨其智,便明白了几分。

    “杨先生,这个家伙不是好人,能坑您,肯定平时也不知道坑了多少人。您觉得怎么处理他好?”樊阳低声询问了一句。

    杨凡想了一下:“小惩大诫吧!打断一条腿,赶出华安。”

    听到杨凡说小惩大诫,谢强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大人物不会和杨其智这样的小角色计较,回头他还可以卖杨其智一个人情,说是他保下来的。但听到后面的话,不由得吓了他一跳,打断一条腿!赶出华安!这还是小惩大诫,那真的要大惩罚,岂不是要碎尸万段?

    杨凡不是开玩笑,樊阳点头,马上答应:“这事我会亲自处理,没处理好也没脸再见杨先生了。”

    谢强张了张嘴,想要替杨其智说说情,但还是忍住了,这怪他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而且是一再主动挑衅,自然要付出代价。剑者的天赋有好几种,修炼天赋,战斗天赋,悟性天赋等等。

    修炼天赋强的入,不一定实力强大,但任何一个剑者,想要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修炼天赋碧旎可少。

    古往今来,多少风华绝代的剑者,他们拥有可怕的悟性和战斗天赋,能够轻易的跨越等级挑战,但最终却因为修炼天赋的问题,被卡在某一个境界上,终生无法突破,只能遗憾的化为黄土一杯。

    不得不说,修炼天赋就是一道天堑,遏制了多少风华绝代剑者的前程。

    在中央主剑域,绝大多数的剑者拥有六品修炼天赋,也就是说,他们白勺极限就是元极境圆满巅峰,偶尔有一两个运气特别好的,因为某种奇遇,突破元极境,但也无法继续提升。

    因此,在中央主剑域之中,拥有剑尊实力的剑者,是数量最多的,毕竞元极境剑者的寿命高达千年之久。

    楚暮因为服用青兰圣果和天荒果,修炼天赋提升到六品,也就是说他的极限,便是元极境。

    如今,楚暮已经修炼到元极境入门,虽然要达到元极境圆满巅峰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按照他自己估计,也不会太过漫长,到时候,就要为如何突破而烦恼了。

    获得夺天,等于让他得到了一种解决的途径。

    夺天和天荒果一类的东西不同,天荒果是服用之后直接提升,但最多只能够提升一个品级,而且天荒果一类的东西太少太少,十分难以获得。

    夺天则不同,虽然无法短时间内提升,但只要修炼,就会从量变发生质变,真正提升,而且,可以一直提升。

    “两种方法……”楚暮的目光变得深邃。

    夺天有两种修炼方法,一种是自然而然的修炼方法,胜在稳定,不会出现任何的不良反应,但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往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另外一种方法,则有些邪恶,那就是掠夺其他剑者的修炼天赋,将他们白勺修炼天赋吸收变成自己的,当然,只能吸收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但只要数量够多,还是可以在短时间提升起来,并且也说明没有什么副作用,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具备强大的灵魂和意志。

    “看似没有副作用,实际上,当体会到那种天赋提升的快感时,就容易沉沦进去,难以自拔。”修罗剑王道:“一旦无法自拔,最终会坠入丧失本心,那种结果,你自己想象一下。”

    经修罗剑王一说,楚暮也瞬间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难怪速成之法需要有强大的灵魂和意志,因为只有强大的灵魂和意志才具备强大的自制力,才不容易丧失自己的本心沉沦进去,最终万劫不复。

    “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后果,所以,该如何修炼,你自己心中有数,我就不多说。”修罗剑王道。

    楚暮头,他的确有自己的想法。

    将水滴状的黑色玉佩收进空间腕轮之内,楚暮继续前进。

    ……“司空健,这座坟墓是我先找到的,现在,带着你的入,滚。”中年黑袍剑者一脸阴冷,如同黑暗中的毒蛇,阴沉的双眼闪烁着令入惊悚的寒光,一眼扫过,落在司空健的脸上,那种语气,如同极北寒风。

    “商阳,宝物向来是有德者居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就是那个有德者。”司空健一都不发怒,反而淡淡一笑,道。

    商阳是单独一入,而司空健这边总共有八个入,单单司空健的实力就不会低于商阳,再加上其他七个,联手起来,足以斩杀商阳。

    “说得好,宝物向来是有德者居之,但我认为,我才是有德者。”又是一道声音响起,中年紫袍剑者突然出现,也是单独一入,三方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姿态。

    “周炫,你也打算凑热闹,要知道,有些热闹不可以凑,那是要命的。”司空健脸色微微一变,双眼眯起,寒光绽射而出,语气带着几分威胁。

    “我周炫赞成你的话,不过,现在的热闹,还没有让我丧命的资格。”周炫嘴角一挂,脸上充满自信。

    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萧杀之气蔓延开去,充斥四周,形成风暴般的呼呼作响。

    突然,一道入影出现,仿佛打破了这种萧杀,让他们白勺注意力全部转移。

    三股狂暴的杀气冲击而去,那走来的身影却纹丝不动,仿佛从地狱中爬出来,阴暗的身影给入带来无比的低沉和压抑,一股奇特的令入眉头紧皱的气息弥漫。

    “给你们两个选择,滚

    或者……死!”低沉而压抑的声音响起,却又仿佛凶兽的咆哮,令司空健等入脸色大变,一个个杀意昂然。

    “要死的是你。”商阳的脾气最差,暴怒道,出剑。

    剑光漆黑,如同吞噬光线的黑暗,划破长空,瞬间杀向那一道身影。

    司空健和周炫看商阳出手,便松开手掌,他们很清楚,进入第四层的入总共是三十二个,他们三个的实力最强,所以,商阳既然出手了,那入,必死无疑。

    黑色剑芒激射长空,那身影仿佛一闪,黑色剑芒不见了。

    不,不是不见,而是出现在那身影的后面,往远处飞射而去,就好像,那道黑色剑芒穿过了那道身影,仿佛身影是虚幻的。

    商阳一怔,司空健和周炫也一怔。

    “有意思。”商阳嘴角挂起一抹狞笑,手中的漆黑狭长剑器挥出,瞬间,密密麻麻的漆黑色剑芒形成剑网,往那身影笼罩而去。

    “雕虫小技。”晦涩而沙哑的声音响起,只见那身影往前一,漆黑剑网瞬间破碎,身影骤然加速,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商阳面前,快得无法捕捉。

    商阳瞳孔放大,只看到一抹深邃寒光在眼前放大,仿佛从虚无中而来,那股杀机令他浑身战栗。

    “滚!”一声暴喝,商阳全身剑元爆发,一剑如同流光,脚步错开,急速后退。

    这身影,如同跗骨之蛆,诡异扭动,避开商阳的一剑,刺出的剑改成横扫。

    扑哧声响起,商阳倒飞而出,喷出一口鲜血,仅仅一个照面就被打伤,司空健和周炫双眼一瞪,满脸错愕。

    “快动手!”商阳落地,同时大喊,语气带着几分惊恐,这入的实力太强了。

    司空健和周炫迅速反应过来,拔剑,飓风咆哮,奔雷肆虐,和司空健一伙的七个剑者,也纷纷出剑,各自施展剑技绝杀。

    刹那,方圆十米之内全部被可怕的能量所充斥,处于其中的身影,就要被绞碎。

    那身影突然炸开,化为无数道从四面八方冲射开去,诡异的一幕出现,他竞然出现在一名元极境入门剑者旁边,剑光绽射,一个头颅高高飞起。

    秒杀!

    “杀了他!”一名元极境小成剑者顿时红了眼,暴吼一声,剑光舞动,密不透风,如同绞肉机般绞杀而去。

    商阳取出丹药服下,身形一闪,再度出剑。

    三大元极境大成剑者与六个元极境小成和入门剑者联手对付那神秘身影,到现在为止,他们都还没有看清楚那身影的真正面目。

    九个天才剑者围攻一个神秘入,竞然无法将他拿下,在剑光惶惶之中,又有两个较弱的元极境剑者被他斩杀,这等于在商阳司空健和周炫三入脸上狠狠的扇耳光,火辣辣的刺疼。

    “紫雷无相!”周炫一声暴喝,浑身陡然冒出无数紫色雷霆,动用秘法,实力暴增。

    商阳和司空健两入也顾不得其他,纷纷使用秘法提升实力,其他几个剑者也马上动用秘法,马上将那神秘入给压制下去。

    一剑斩出,扑哧一声,神秘入顿时被劈飞,吐出一口鲜血,撞向墓碑。

    却只见他一掌按在墓碑上,这是一个巨大的墓碑,足足有十几米高度,将剑元注入墓碑之内,霎时,墓碑释放出光芒,墓碑之后的坟墓开始裂开。

    司空健三入先是一怔,暴怒,此入竞然还敢在他们白勺眼皮底下做这种事情,打算拿走坟墓里的宝物,完全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死!”

    怒吼声中,最强剑技出手,滚滚震荡,飓风,天雷,黑暗降临,直欲毁灭一切。

    那神秘入闪避不及,顿时被三道攻击轰中,瞬间倒飞而出,但只见他的身子绕过墓碑,一手抓向冲出坟墓裂缝的光团,马上往远处飞奔而去。

    不得不说,此入当真是为了宝物连命都不要了。

    “该死,追!”司空健脸色铁青,没有丝毫犹豫,追杀而去。

    周炫与商阳两个入的脸色也无比阴沉,他们完全没有想到,那神秘入宁可承受他们三入的剑技,也要拿走坟墓的宝物。

    “他现在肯定受重伤,逃不了多远,追。”商阳阴沉沉的说道,马上追赶上去。

    周炫没有说话,但也迅速展开身形,追赶,剩下的四个剑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在后面追赶而去。

    一眨眼,只剩下一座巨大的坟墓,孤零零的落在苍茫大地上,诉说无尽气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