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李绝】【第二百七十九章 全新诱惑】

作品:《绝代疯少

    第二百七十八章李绝

    在浅灰衣服男子惊愕呼出“内气外放”时,肖蘅已经被杨凡压得单脚跪在了地上,随即被一脚踢中胸前,整个人向后迅速的滑了出去,一直滑出了几米之外才停了下来。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这虽然没有把他打晕过去,却让他比死还难受!在自己的宗门里面,被一个外人如此打倒,无疑是奇耻大辱!

    浅灰衣服男子叫做刘子放,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绝对不会比肖蘅更高,看着杨凡刚刚那么轻松的就把肖蘅压得死死的,他知道这次没有反转的机会了。而刚刚被那无形的气劲打脸,更让他内心深处起了狂澜!

    内气外放!这可是多少高手梦寐以求的境界,这几乎也成为了传说中的境界,即便是他们内功深厚的师傅一辈,也只能是接触到人的内劲,无法将内气外放攻击。可他刚刚却是亲自感受到了!现在脸上还火辣辣的疼痛也提醒他这不是做梦。

    “一起弄死他!”肖蘅怒吼了一声,那一点身体的疼痛,对于他并不算多大的麻烦,猛的站了起来,便想要再次进攻。

    “等等!”刘子放赶紧跨步过去拉住了他,快速的说道:“肖师兄,不管怎么样,别人远来是客,切磋一下是可以的,如果逼人太甚就不是待客之道了……”

    这话说是对着肖蘅说的,却是说给杨凡听的,以此来解释刚刚的攻击是切磋武艺。可这如何能让暴躁的肖蘅服气?

    刚刚受了奇耻大辱的肖蘅大力甩开了刘子放的手臂,怒道:“刘子放!你是不是带把的?别人都打上门来了,难道你还想要当缩头乌龟不成?”

    刘子放暗暗叫苦:不是我不想打呀!可这也得看看对手的实力吧?你刚才已经证明不如人家,这还是对方没有出什么力,再打只会更加的丢人!这还是得让长辈来解决……

    杨凡一扬手,一道无形的劲风迅速的刮了过去。刮在愤怒的肖蘅脸上。一时让防备不及的肖蘅仿佛被打了一个耳光,脸侧向了一边。

    “你妈还敢偷袭老子!”本来在怒骂刘子放的肖蘅,再次骂杨凡,并准备动手。

    刘子放赶紧一把抱住了他,把他往后面拖了两步,嘴里也快速的低声说道:“老肖!你还没有发觉吗?刚刚他根本没有靠近过来!人家是到了内气外放的境界!”

    肖蘅脾气暴躁,但也不是傻子,被刘子放这么一提醒,不由得霍然一惊。可不是吗?刚刚杨凡距离他有几米,根本就没有过来偷袭,只是随便一扬手,而刚刚被打脸的也确实不是手掌直接的拍打,难道他真的达到了内气外放的境界?

    其实杨凡固然达到了宗师境界。却也做不到内气外放,因为他融合的武道宗师黄旭辉的灵活便做不到这一点。但异世强者长风,却有着和地球不一样的武道传承,在那个世界里面,是有一些类似武技和法术相辅相成的功法,比如提取土、水、火、风等元素能量用来攻击的功法。

    杨凡的实力一路坐火箭飚升,一些原本有心无力的功法。也开始可以施展出来。元素能量攻击,便是他最先尝试的功法。不是因为攻击威力,事实上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击伤他了。但元素能量的功法。是那么的绚丽啊!试想放出一个火球,或者甩出冰块,是多么罕见的能力?不说攻击力,就是表演或者装逼都挺好了。

    可惜他默默试验了多次。都没有什么效果。别说火球什么的,便是要把握住大自然的元素能量。都是非常难以做到的。不过集合了不同时空灵魂,杨凡在视野、观念上是能打破很多屏障束缚的,他这些天有空的时候便猜想是不是因为地球的大环境的问题?就像地球上别说魔兽模样,就是纯天然野兽都越来越少。可自然元素是一种能量,修炼积蓄的内功也可以说是一种能量,那能不能用元素能量的功法配合内功使用呢?

    刚才是他头一次配合使用,就算没有效果,也可以是一次锻炼,不过看刘子放的反应,显然被攻击到了,有了所谓的内气外放,虽然在威力方面还不够。

    “怎么回事?”这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前往大殿里面给祖师爷上香的袁朝年,正陪同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到外面的情况,加快脚步跑了出来,过去到了肖蘅两人的身边,低声询问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这个中年男人是龙虎门现金的门主李绝,袁朝年回来之前,先是已经跟他沟通过,得到他的允许之后才能把杨凡带回来的,要不然即便袁朝年是他的徒弟,也是不敢把外人直接带回来的。刚刚袁朝年进去的时候,看到师傅在里面,便汇报了一会儿。

    李绝功力深厚,即便隔着一进院落,在内里大殿他还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不过对于杨凡,他还是有点不以为然的,而且无论是作为门主还是师傅,弟子被人打败都不光彩,难免有护短教训的心思。碍于门主身份,又不便直接示意人收拾杨凡,现在有冲动的弟子出手,他当然装作不装。

    只是外面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肖蘅和刘子放两个人都没有拿下杨凡,而听到“内气外放”,更是让他为之一惊,便主动出来。

    “师叔!”

    李绝既是肖蘅和刘子放的师叔,也是当即门主,看到他过来,两个人都心里惴惴,不知道会如何处置刚才发生的事情。肖蘅更是没有了之前的冲动,脑子里想着如何缓解麻烦。

    “师叔,我们刚刚和外来的客人切磋了一下武艺,没想到动静大了一点,打扰到了师叔。我们这就离开……”刘子放反应比较快,赶紧找了一个理由,又在杨凡投诉之前,赶紧拉着肖蘅一起走了。

    李绝刚才是听到声音。此刻再看他们两个,便知道肖蘅在杨凡手下吃亏了,而刘子放正是旁观者清才没有把事情闹大。

    他暗叹了一声,目光落在了杨凡的身上:“你就是朝年带来的朋友吧?很好,把我们年轻一辈都比下去喽!”

    袁朝年忙介绍了起来:“师傅,这就是杨凡先生。杨先生,这是我师傅,也是我们龙虎门当今门主——李绝大师!”

    李绝不禁莞尔,笑骂道:“你这小子。哪有你这样自卖自夸的?没得让人听了笑话!”然后又对杨凡伸出了手:“我叫李绝,暂时担任龙虎门管理门主一职。听朝年对你的评价很高啊!”

    杨凡伸手和他握了握,对这个龙虎门的门主,他也难以看透虚实,初步估计实力至少也是宗师级的。而且收敛的很好。当然,他也不会有压力和惧怕。

    “来到龙虎门,我是大开眼界。能前来造访,是我的荣幸。希望不会打扰到贵派的清静!”

    看着他不亢不卑的态度,李绝暗暗点头,然后招呼换一个地方说话。

    离开殿堂,三人来到了另外一处院落。大概是李绝住的地方。有师傅在,袁朝年便只有跑腿的分,给他们泡茶。

    李绝侃侃而谈,询问的是外面世界的种种情况。整体大的社会环境、科技发达程度、执政领导何人等。想来是从袁朝年那里知道杨凡不愿意说来历,他一句也没有询问杨凡的门户。

    和这样一个久居世外的隐者聊外面的花花世界,杨凡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但也比较轻松。不涉及他自己个人的情况,不需要隐瞒、也不需要拒绝回答。

    一路聊下来。都是浅显的问题,李绝没有提他们马上的庆典是什么,也没有说龙虎门有什么安排。他们来到龙虎门时间已经不早了,聊上一阵之后,天色渐暗,李绝便让袁朝年带着杨凡安排住房、招待他吃晚饭之类。他堂堂门主,能陪着聊天一阵已经很客气了,当然不可能亲自陪客吃饭。

    第二百七十九章全新诱惑

    第二天,袁朝年陪着杨凡在整个龙虎门参观了一下,可以让客人参观的地方,基本上都让他看了。空间有限,这并不是需要多少时间的事,即便是闲逛也还是很快能够逛完了。跟来的时候不同,参观的时候当然会碰到更多龙虎门的弟子。

    袁朝年的事和肖蘅的事情也已经快速的传播开了,很多人对袁朝年都是表面热情、转头有点鄙夷的。因为他是门主的弟子,难免在很多方面都有优待。无论是练功的资源分配、功法进度、或者在外面历练的安排等,一个大门派都肯定会有各种不同声音。昨天会出头挑衅的肖蘅、刘子放,也是袁朝年羡慕嫉妒的人,当然想要落他的面子。

    这些连杨凡都可以感觉得到,相信袁朝年更加能够知道,不过他的反应却是很淡定,仿佛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似的。

    就这样,杨凡在龙虎门过了两天。袁朝年陪同他吃这里产种的山珍菜肴,喝这里的原始茶叶,大概是环境条件的优渥,加上没有现代工业污染,跟外界的比起来就是口味不一样。

    正月二十二的晚上,袁朝年把杨凡领到了李绝那里,这是当日一别之后,两天来再一次见到李绝。

    “小杨在这里吃住都还习惯吧?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山野,物质条件比较差,无法跟大城市里比呀。”

    听着李绝的寒暄,杨凡点点头:“一切都好。这里没有外界的热闹,却也有很多外界所没有东西。无论是饭菜还是茶叶,都是上等的。”

    “那就好,喝茶!”

    主客拉了几句闲话之后,李绝神情严肃了几分,开始把召唤杨凡过来的目的说了出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小徒败在你的手里,却热情的邀你做客龙虎门,虽不是想要利用大家的力量来报仇,却也是有目的的。这两天我没有和你谈,是因为我们的人还在外界收集关于你的信息……”

    对于他的坦诚,杨凡自然的点头,总比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来得好。而且大家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直接说明有目的,来一次交易反而更加的真实一点。

    原来在袁朝年对李绝汇报关于杨凡的事情之后。李绝便安排人开始收集杨凡的资料,同时允许了他带人回来,只是时间有限,一直到现在才把所有的资料弄清楚带回来。而这关系到他能否和杨凡交底的关键!

    袁朝年说的龙虎门庆典,其实并不是什么庆典,而是每十二年一次的一个活动。这个活动是锻炼年轻人的目的,关系着年轻人的龙争虎斗,参加的也不仅仅是龙虎门,会有多个隐世门派一起。而不超过三十岁的年纪限制。便让老家伙们望洋兴叹,只能鼓励年轻弟子出色的发挥起来。

    袁朝年和肖蘅、刘子放他们,都可以算是年轻弟子里面比较优秀的一批。袁朝年在外面历练,突然在年尾来这么一次大挑战,也有借机锻炼自己、挖出一些高手增强实战经验的目的。

    在杨凡的面前。让袁朝年发现一向自觉得挺优秀的自己,好像就是一个庸才一般,那极大的挫伤了他的自信心。

    但他却有气度和大局观!

    这是十二年一届的青年历练,这是龙虎门主导的活动,如果成绩很惨的话,那就会在十二年里为人耻笑,而且这还会是影响整个龙虎门的声誉。出于遇到其他门派的弟子都抬不起头。

    为了集体荣誉,他想到了请外援的办法。这种擦边的作弊方式,并不是头一次使用,以前也有其他的门派。因为拿不出人,从而找不相干的人代表门派出战。就像奥运会乒乓球项目一样,很多球手在祖国根本没有出场的机会,但到其他国家。便能以主将身份代表出场。而只要符合规则的代表其他国家,裁判是不管你原籍是哪个国家。

    杨凡实力非凡。年纪比袁朝年还轻,便想要用他来代表龙虎门出战,虽然请外援不那么有面子,但如果取不到成绩会更加没面子。

    当天一来之后发生的事情,李绝已经把肖蘅和刘子放两个人叫过去仔细盘问了。知道杨凡真的达到了传说中“内气外放”的境界,让他非常的吃惊,甚至有几分嫉妒。而收集到的资料,显示杨凡几乎把湘州万门挑了,也让李绝对他的实力充满了信心。

    湘州万门他也是知道的,一个不算很大的隐世门派,可即便如此,也是有着强大底蕴的,结果却被杨凡一个人打垮,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这些说明了他的实力水平有了,实战经验也有了。

    “让我代表你们?”听完之后,杨凡有点诧异:“就算你们觉得这可以符合规则,又怎么能确定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既然你们收集了我的资料,应该知道我家的情况,又有什么能够打动我参加?”

    杨凡直指问题的关键所在,李绝却早已经有所准备,含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贵派应该是一脉单传的方式,或者至少是人丁不旺的传承。这造成贵派的绝学保持了很纯正的流传,但也让门派对外的信息无法通畅。如今阁下的实力达到了先天一层的境界,但却不知道怎么往上突破,所以想要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

    “先天一层?”杨凡吃了一惊,对于他门派的猜想,他不会作答,真真假假让他们自己去理解,但这“先天一层”的境界,就是他原先所不知道。他只是以自身的情况,经过的达到了宗师级别,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划分方法。

    看出他的在意,李绝满意的点头,有些人贪财、有些人好色,像杨凡这样的人,就只能是修炼一途才能打动他了。

    “所谓先天,便是功力达到人体后天之极限,难以寸进之后的突破。你、我,已经我还知道一些人都达到了先天境界。可先天之后,是新的瓶颈,还是一个广阔新天地?很显然,从前辈高人的总结来看,既有先天一层,自然也有先天二层!”

    认真的说完之后,李绝抛出了他的诱惑!

    “你要代表龙虎门年轻弟子参加的活动,既有其难度和风险,但却也有莫大的机缘,或许能见到很多前辈留下的修行诡计,也可能得到高人的隔世传承。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就算你在这过程中获得的领悟不够,我!以及龙虎门的其他几位先天高手,都会和你一起参悟,共享我们的资料和心得。”

    杨凡沉吟了一下,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他目前很需要的。如果他现在的水平算是先天一层,那便继续拓展到更高层次的视野,才能有向先天二层努力的方向。

    “好,我答应!顺便问一句,贵门有没有先天二层的高手?”

    李绝苦笑了一声:“我也不蒙你。很多人终其一生,也不过练到后天巅峰,能突破先天便寥寥无几。又哪来的先天二层?这也是我们苦苦求索的方向。”

    杨凡点点头,这是实话。但即便他们达不到先天二层,同样的先天一层境界,也绝对还有高低差距的,而以他们的千年传承和多年参悟,肯定能给他很多启示。见有书友催稿催到“围脖”,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老赖的围脖:某浪是“天堂羽_老赖”,某q的是“天堂羽”认证过的是正牌。好吧,就是求粉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