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九章 监守自盗?】

作品:《绝代疯少

    第二百八十九章监守自盗?

    可惜他们四个人想法也各不相同,袁朝年想要丢车保帅,李婉瑶是宁死不从,而肖蘅和刘子放则想要把东西分了!比起带回去流芳百世的功劳,吞服提升实力是更大的诱惑!虽然拿回去炼药可以获得大量的丹药,造福整个门派;直接吞服只能吸收一部分,会浪费很多药效,但这是一人独占,获益当然要比以后分丹药强多了。★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眼看形势危急,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此时要求吞服了银杏果,就不再是自私自利,也是一种宁死不屈的行为。

    一直垂涎觊觎、几次想要开口的肖蘅和刘子放,这个时候忍不住了:“没错!这是我们龙虎门的东西,就算死我们也不会交出去的!”

    刘子放马上配合着激昂说道:“就算把它们吃了,也绝不能给他们这些畜生!”

    “都这个时候了,要不我们一人一个把它吃了?”肖蘅接着说出了其目的。

    本来这次李绝让他们要听杨凡的,但毕竟杨凡是外人,一进来就被他们逼走了。剩下四个人,从年纪上李婉瑶是师姐,不过袁朝年是门主李绝的亲传弟子,向来得到门主喜爱,颇有威望。在和杨凡离开之后,袁朝年知道今番困难重重,所以当仁不让的充当起了队长之责,这次采摘到银杏果,也是他保存着。

    肖蘅也没有想着独吞全部三枚银杏果,那吃了也会承受不了。既然李婉瑶说得那么坚决,或许是不会愿意要,那他们三个就正好一人一枚。吃了之后,只要拼命闯出去,那以后他们三个都会是强于其他人一个台阶的人物。

    一听到这话。袁朝年就暗暗叫苦!本来对方以为我们只有一枚,你这么一说,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偏偏李婉瑶愤怒之下,没有接着圆过来,反而是怒叱了起来:“肖蘅!刘子放!别忘了是师门给你们机会进来的,这些可是属于我们龙虎门的,不是个人的!”这话是等于承认了银杏果有好几枚啊。

    果然,竖着耳朵聆听的15人,听到还能一人分一枚。他们有四4个人,那岂不是有4枚?那每个人门派都可以分一枚,皆大欢喜,大家也不用为这宝贝拼命了。

    “龙虎门的师兄师姐,大家各退一步吧!银杏果就每个门派分一枚。我们也不强求要所有的。你们也知道,昨天那暴虐的怪物,可是随时可能回来,如果我们在这里决斗起来,引起了怪物的注意,到时候大家都跑不了。”

    “对、对,到时候就算你们把银杏果吃下肚子去了。怪物也不会嫌弃,直接把你们给吞吃了消化。大家都是兄弟门派,为什么不和气生财呢?”

    “话说,现在我们这里人还不多。等唐古剑宗和灵山派的过来,那就更加难办了!”

    他们似乎更加的缓和轻松了,但人却一点也没有散开,反而各个都紧绷着做好了准备。皆大欢喜固然好。但如果能偷袭把别人都搞死了,自家独占4枚银杏果岂不更好?除了上交门派。大家还能先瓜分个一枚、两枚呢!

    袁朝年瞪了他们两个一眼,这光顾自私自利,把家底都曝光了。但现在不是最久他们责任的,这个时候更加需要团结!

    他无奈而有果决的快速吩咐了起来:“肖蘅、刘子放!我们都是男人,这个时候应该挺身而出!等会儿我们三个拼命缠住他们,让李师姐把东西带出去!只要有人成功把东西带回去了,那就算我们牺牲也值得了!这可是能让我们龙虎门中兴之物啊,或许二十年后,我们就不用再和他们共享秘境了!”

    这话既有热血激励,也有关系门派未来的大道理。可肖蘅和刘子放两个,此时此刻又如何能够听得进去?不让他们分了银杏果,这已经让他们非常的不满,竟然还想要让他们来送死?他们可没有这么伟大!

    “不!我留下来,朝年!你带着银杏果离开!”李婉瑶厉声喝道:“记住今天这些畜生,改日给我们报仇!”

    他们被围着,说话根本没有隐私,大家都知道了他们的意图,这会儿都默契的缓缓迈步,更加紧逼了一点,丝毫不给人逃出去的机会。相比起担心有人能逃出去,他们更担心的是会不会把银杏果给吞了。甚至有人已经做好了打算,若真的被吞下去了,就把胃给切开来取!

    陆家的陆天华看谈不下去了,冷然喝道:“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把银杏果献上来。谁要是敢吞下去,我保证会把你们的胃给挖出来!要是敢咀嚼吃了,我们不杀你,15个人,一人一口的把你给吃了!把你们吃了又如何?还想要找我们报仇?哼!当我们15个人都吃了你们之后,大家就是共同的盟友!二十年后,我们都会是门中栋梁,到时候必联合起来,把你们龙虎门给灭了!”

    这一番话说出来,把大家都吓一跳。杀人,他们都做好了准备。吃人,这可是实在难以做到的。而要把龙虎门灭了的话,这传出去也是给门派惹祸的话。

    不过这话很有效果,连最激昂的李婉瑶都住嘴了,她丝毫不怕死,为了门派的繁荣,她完全可以牺牲小我。但一想到被他们擒下之后,会被十几个人一口一口生吃了,就让她一阵冷汗和反胃。

    肖蘅和刘子放悻悻的看着袁朝年,想要看袁朝年怎么接下去了,陆天华的威胁,让他们都暂时的打消了吃银杏果的念头。这东西虽然能够让人功力暴涨,但也会有一个炼化的过程,不是吃下去马上就见效了。否则他们早就以御敌为借口,先吃了一枚再说。

    袁朝年一仰头,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陆天华!实话告诉你,银杏果昨晚上我就已经吃了,药效也已经发挥了大部分。你们不是要吃人吗?来啊!先把我吃了!”

    大家一时被噎住,而肖蘅则是怒视着袁朝年,这厮是由己推人,真相信袁朝年监守自盗偷吃了……

    “谁要吃人?我给你们来切片!”

    一个声音缓缓传来,在大家张望之际,看到杨凡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他们的周围。然后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手中长剑挥动,把毫无准备的陆天华的手臂给砍下了一条。

    杨凡不想给自己拉仇恨,出现之前。已经摘了一片大树叶遮住了半边脸。只要不表露身份,他就未必上救龙虎门的人,也可能是黑吃黑的身份。

    陆天华的一身惨叫,还有喷涌的鲜血,让其他人都紧张的张望了过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不速之客敢情是要当黄雀呀!

    “还有谁?”杨凡的身形轻盈,迅速滑到了道一门的一个人面前,长剑挥动,直接把一个人的鼻子给削了下来!

    削掉鼻子,这疼痛让人受不了,这惨状更是比砍断手臂更加骇人,不少人已经开始纷纷的后退。而杨凡又再一次的到了仙鹤门的弟子面前。那个反应还算快、正准备以仙鹤八式应战的仙鹤门弟子,骤然发现自己的整个手掌给剁了下来!

    也有人手里有武器,但发现根本没有挥出去,就已经被杨凡的宝剑给削得只剩下握柄了。

    这骤然出现的人。实力很强大,手中握有削铁如泥的宝剑,手段更是毒辣,甚至堪称变态……只是几个瞬间。本来气势满满的15人大阵营,就被瓦解了。面对生命的威胁。面对削掉鼻子的恐怖,银杏果也要有命服用啊!

    一时间,三派的弟子,都赶紧拉上受伤的师兄弟,没命的分头就跑。而杨凡还随便的挥动长剑,把几个人的腿、背划伤了。

    “唐古剑宗!我们陆家跟你们没完!”

    “我们道一宗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们仙鹤门跟你们势不两立!”

    大家边跑边放狠话,因为杨凡穿着唐古剑宗弟子的衣服,加上“精妙”剑法和宝剑,这仇恨值意外的被拉到唐古剑宗身上了。

    既然来的是唐古剑宗的人,那一样是为了抢夺银杏果来的。肖蘅和刘子放看到杨凡那么轻松击退十几个人,知道实力远在他们之上,这会儿赶跑了其他人,剩下就要“吃”他们了!

    “银杏果在他身上!我们身上什么都没有……”肖蘅猛的指了袁朝年一下,立即就往前奔跑了出去,刘子放二话不说,已经和他同时跑路了。

    “没义气!”李婉瑶怒喝了一声,然后闪身挡在了袁朝年的身前。嘴里低喝:“快跑!”

    “他……”袁朝年张了张嘴,只有他和杨凡接触比较多,听出这是杨凡的声音。眼看大家都被这邪恶大魔王吓跑了,又都归罪到唐古剑宗,他马上明白了杨凡遮住脸的目的。是啊,这要让人知道是龙虎门的客人,这账只怕要算到龙虎门了。

    杨凡一抬手,内气外放的虚拍了一掌。这几天他已经掌握了更多使用的技巧,而功力又大进,自然轻松的就隔空把李婉瑶给拍晕了过去。

    “杨先生?”袁朝年赶紧低声问道,他还有点激动,又赶紧抱住倒下的李婉瑶查看。

    “她没事。”杨凡直接说道,“这算是做到了答应李门主的事了。不过我不能时时刻刻做你们的保镖,还有一天一夜,自己找个安全地方藏起来。她可以一起,那两个就靠不住了。”

    “嗯!多谢!”袁朝年也知道这是杨凡还他们进秘境的人情,“这给你!”他掏出了一个瓶子扔了过来。

    杨凡伸手接住,里面是一棵银杏果。“给我?”

    袁朝年微微一笑:“您现在是黑吃黑啊!我不给你一个银杏果怎么脱身呢?”

    杨凡想想也有道理,若是最终袁朝年的银杏果也没有少,那他的身份反而会被人猜到。能帮龙虎门保住两枚,他获分一枚报酬也不是不可以。

    见他略微犹豫便收下了,袁朝年又鼓起勇气说:“杨先生,银杏果一共有三枚,我们想要保住剩下两枚,估计也会很困难,不如一起教给您来保管,等出去之后您再交还给我。”

    杨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决定很难做到的!把如此珍贵、关系一个门外未来发展的“战略物资”交给一个并不熟悉、友好的外援之手,很可能会让人直接带着好处跑了。袁朝年不仅仅是说说,而且已经主动的献上了两个瓶子,并当面打开,让杨凡检视其中的万年银杏果。

    “不怕我监守自盗?”杨凡随口问了一句。

    “您还需要吗?”袁朝年坦然道:“我们29个人,没有一个是您的对手。刚才也再一次证明,即便我们多个人一起动手,您也是可以轻松解决的。若要占有,根本不需监守自盗,直接就可以动手了。以我对您为人的了解,是完全的信任!”

    杨凡暗暗嘀咕,你还对我为人的了解?我随时在变化着,连我自己都不了解,你又了解什么?

    “你有心了!”杨凡一语双关的说道,然后把瓶子接了过去。

    袁朝年脸上一热,他主动的献上一枚银杏果,无论是直接吃,还是炼制丹药,对一个人都是足够了。好处送足,又言语送上高帽子,让“高手杨凡”不屑和他们年轻人争抢,以此来打消贪念。当面看破说破,还是让他有点尴尬。不过为了门派,他这算是最好的选择了。

    杨凡刚刚是隔着玉瓶收了一枚,并没有细看,现在袁朝年为了证明这是真的,主动打开给他验证,当即感觉到没有玉瓶的隔绝,澎湃的灵气汹涌而出!

    好家伙,这东西吸收了千年、万年的灵气孕育而成,便仿佛一团固体的灵气一般。而离开了母树,它的生命力就开始消失,由不停吸收大地、湖水灵气,变成开始流失灵气。摘下直接服用虽然无法药效利用最大化,却能最大化的避免流失。

    而这灵气的波动……不好!

    杨凡迅速的转头往了西南一个方向,然后对袁朝年快速的说道:“快走!和你同门一起,尽可能的逃远一点!”

    袁朝年一怔,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见杨凡迅速的把玉瓶盖紧收好,然后不打招呼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

    难道杨凡也收不住诱惑?

    在他摇摇头准备带上李婉瑶离开时,发现西南方向巨大的动静滚滚而来,这赫然是昨天追杀过他们的巨蛇!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