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中毒的都是王八蛋】

作品:《绝代疯少

    第二百九十四章中毒的都是王八蛋

    在他们看来,这次会受伤、会有人葬送,归根到底要怪龙虎门的弟子拖延时间,要不然不用等到唐古剑宗的弟子出现,不用等那巨蛇赶来,他们就能瓜分了银杏果离开。 免 费小说唐古剑宗的那个弟子,暂时是没有实力报仇,那就对龙虎门报仇!

    龙虎门的袁朝年等人,他们也都互相知道一点根底,不是门主就是功力深厚的大长老们的弟子,他们想要动也要掂量一下。这个毫无来历,到了这里才听说过的杨凡,就是最好的目标,既能打击龙虎门的面子,又不会挑起大的麻烦来。

    “小子!怎么没有人见到你?是不是这几天躲起来暗算我们了?”

    “就是,我看八成是打闷棍的,背包里面的东西,应该就是我们被抢去了的!”

    他们围拢过来,有人马上想了一个光明的理由,低喝着推拉杨凡,想要去扯他的背包。

    “你们想干什么?”杨凡平静的问道:“这是龙虎门!你们未免太不尊重主人了吧?”

    他这还真的可以算是“打闷棍”,虽然是无意中的撞上的,而且都是对方先起歹念。是以他也没有分辨,直接把龙虎门的招牌抛出来。

    听到这话,龙虎门的其他几个弟子脸色都有点不善。长辈们到洞口去了,这里他们四个就是代表着龙虎门的象征,不管杨凡是不是龙虎门的弟子,至少是也是代表了龙虎门,如果在这里被其他门派责难,伤的就是龙虎门的面子!

    “你们干什么?没把我们龙虎门放在眼里吗?”李婉瑶最先怒叱了起来,昨天的遭遇让她非常的不爽。但在秘境之中实力不济,被杀了就什么都没有。现在回来了自己的主场,那就有底气多了。

    肖蘅和刘子放站在了李婉瑶后面,不过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个人是愿意看到杨凡被虐的,但门派的面子不能不顾,而且他们以己度人,觉得这些人可能也是在打杨凡背包的主意,这当然是他们所不愿意的。

    袁朝年因为现在身怀巨宝,不敢随便出头。以免外泄了银杏果的信息。所以这会儿只敢留在后面,不过口头上还是立即声援了起来:“各位师兄!我们已经离开了没有约束的秘境,大家应该守规矩。昨天你们的所作所为,我们还没有禀报师长呢,强抢我们得到的宝贝。真当我们龙虎门好欺负吗?”

    “草!是我们抢的吗?我们抢了吗?分明是被唐古剑宗的弟子抢了,怎么没见你们去禀报师长,去义愤填膺呢?卵蛋都没有!”

    本来大家在秘境就弄得很不愉快,又都丢了“到手”的宝贝,心里都憋着火气,这难听的话一说出来,当即让龙虎门的三个人怒了起来。肖蘅本来就容易怒。李婉瑶是女的,本来就没“卵蛋”,她又是队伍里面唯一女性,这好像就是针对她了。

    杨凡轻松一句话。就把他们之间的矛盾引爆了。这会儿退位让贤的站到旁边去了,看袁朝年犹豫的样子,便对他看了一眼,示意他应该先带着银杏果离开。

    袁朝年想了一下。对他使劲点了点头,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赶紧把东西送走再说。他也相信以杨凡的实力,即便没有龙虎门的庇护,就这些年轻弟子,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在李婉瑶“舌战群雄”的时候,袁朝年则是头一次的退缩溜走了。杨凡事不关己的在旁边看热闹,包括看洞口的热闹。

    6大门派的长辈们都等得有点心焦了,毕竟秘境开启的时间是极其有限的,按照几百年来的惯例,他们应该被自动的送出来了。如果还没有出来,那应该就是还在山洞里面。而碍于限制,他们无法进去里面,只能干等着。对于其他弟子们的冲突,他们自然也能观察到,但这会儿无心去理会。

    “啊!我的手!”

    忽然有个人惊叫了起来,大家的目光全部看了过去,见到的却是肖蘅,只见他举着双手,双手已经肿了起来,并泛着黑色,而且速度很快的就蔓延到手臂了。

    “我们可没有人碰到你,别装可怜!”

    “草!龙虎门的真卑鄙!竟然自己下毒来诬陷我们。”

    其他门派的弟子迅速的退开了几步,以免被阴险的肖蘅给诬陷了。同门的刘子放和李婉瑶也都很纳闷,不知道肖蘅搞什么鬼。尤其是刘子放,他们两个刚刚就在一起商量,也没有听肖蘅说出这计划来,这表演得真好啊!

    李婉瑶想要找袁朝年,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这个师弟要比他们更拿手,没想到回头却没有找到袁朝年。

    “靠!我也中毒了!谁下的毒?我要杀了他!”紧接着,又有人叫了起来。

    被这么一说,几个门派的弟子都赶紧检察自己的双手,马上又有人发现自己的手掌开始有泛黑、肿胀的迹象,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这就不是小辈斗气了,出了意外,龙虎门不能不理。李绝马上带着其他人都赶了过来,而见到有自己门人中毒的门派,也都安排人过来查看是怎么回事。

    那些人立即指责了起来,说肖蘅这是玩的苦肉计,故意让自己中毒,然后也对大家下毒了,或许所有人都中毒了,只是因为功力、体质的不同,有的人还没有出现而已。

    “到底怎么回事?肖蘅!你来说!”

    李绝严厉的问道,他的目光也在寻找弟子袁朝年,自己亲传弟子是最靠谱的,不会隐瞒他任何事情,而且也总是能细心的观察到一切。可惜他失望了,袁朝年竟然不再这里!

    “我、我……我不知道啊!刘子放、李婉瑶、袁朝年他们都能为我作证,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我也不会下毒啊。就是他们质问杨凡,我们和他们对峙了起来,然后我的手就这样了……”

    肖蘅赶紧解释了起来,其他人他可以不理会,门主不能不尊重。而且他现在的双手越来越肿、越来越黑,如果不能打消门主的怀疑,得不到及时治疗的话,可能就完了!

    “袁朝年呢?”李绝沉声问道。

    “刚刚还在这里……”李婉瑶皱了皱眉头。

    刘子放脱口说道:“不会是袁师弟下的毒吧?他这是避嫌躲起来了?”说完他马上想到,袁朝年是门主师叔的爱徒,这当面说出这样的话来,不仅仅伤了门主的面子,还影响到龙虎门的声誉,赶紧闭嘴。

    “李门主,这倒是是怎么回事?”其他几个门派的前辈也都阴沉着脸,你们龙虎门的弟子互相倾轧,可别殃及无辜啊!

    就在李绝阴郁着脸有点不好下台的时候,杨凡朗声说道:“这个谜底让我来揭开吧!”

    大家的目光立即全部落在了他的脸上。

    “跟袁朝年没有任何关系,现场也没有任何人下毒……”

    “屁话!没人下毒,怎么大家会中毒?”

    “就是他!刚才大家都没有注意他,很可能就是他下的毒!”

    如此一来,大家更加的关注杨凡的一举一动了。连李绝都有点怀疑,毕竟他和杨凡是没有多熟悉的。

    杨凡冷笑了一声:“为什么她不中毒?他不中毒?你不中毒?今天会中毒的,都是一些不要脸的卑鄙龌龊王八蛋!”

    当面的斥骂,让那些中毒的差点气急攻心,李绝等长辈的脸色也不好看。

    “嘿嘿!还没有想到吗?为什么会是手中毒?为什么有的人是一只手?因为中毒的混蛋都是拉扯过我的背包,想要抢我东西的!”

    这个答案一公布,大家都吃了一惊,“你的背包有毒?”

    “大家都看到我的狼狈样子了?实不相瞒,在出来之前,我遇到了一头巨大的蛇,我当时就吓到了,便匍匐在泥坑里面装死,那巨蛇没有来把我吃了,但它吐出了一大片的毒雾!我的身体尽可能的埋在泥土里面,但我的背包还是露出在外面,所以沾染到了巨蛇的毒液。刚刚那些王八蛋,见我背包里面有东西,看我好欺负,都来拉扯抢夺,所以很可能就这样中毒了。”

    杨凡指了指后面的背包,不置可否的说道:“这是我的推测,如果谁有兴趣,可以伸手试一下。”

    现场所有人都灰头灰脸起来,在秘境之中,是不禁止巧取豪夺的,但出来了就要遵守规矩,要不然大家也不用制定规矩了。出来还想要抢东西的,就会受到大家的鄙夷、声讨,所幸这次还有龙虎门的人,要不然更加难以下台。刚才只是年轻人之间冲撞,现在是包括龙虎门门主都在,就弄到台面上来了。

    李绝扫视了全场一眼,他是6大门派里面唯一的掌门亲临,那气势即便其他门派的长老,也都不敢小觑。

    他又望了一下山洞口那些人,然后摇头道:“大家先回去,先解毒再说!”

    这一次他也弄得心浮气躁,如果什么都没有得到也就罢了。偏偏自家弟子得到了珍贵的银杏果,又被唐古剑宗夺去了,失而复得就让人不爽了。在带着大家离开的时候,他也用眼神指示了随行的其他极为长老盯着洞口,如果唐古剑宗的弟子出来,务必参与抢夺!要是出了他们的地盘,就要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