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 对外援的分歧】

作品:《绝代疯少

    第二百九十五章对外援的分歧

    离开山野,回到龙虎门山门驻地。◇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途中李绝也还是对杨凡客气了几句,虽然杨凡没有帮忙护住银杏果,但至少龙虎门弟子一个都没有出事,比其他门派要好一点。而银杏果之类物品的珍贵,却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秘而不宣,从而导致了杨凡的不够重视吧!

    却见在山门处,袁朝年和另外一个老者刚刚步入。刚才刘子放的话,就质疑是不是袁朝年下毒之后离开,而这会儿见到他旁边的老者,李婉瑶、刘子放和肖蘅则是一阵惊讶。这赫然是极少理事、常年闭关修炼的师叔祖抱元。

    李绝看起来还是信步闲庭,但却已经比大家快出了一段距离,抢先赶上了抱元和袁朝年。

    “抱元师叔,您怎么……”在疑问一句之后,他又马上低斥弟子:“朝年!怎么回事?竟去打扰师叔祖清修?”

    “不妨事!回去再说。”抱元摆摆手,看了一下后面,留意到中毒的肖蘅,微微一皱眉:“你先去处理好其他事务再过来吧!”

    “是。”李绝虽然是门主,但对这老资格的师叔,还是非常尊敬的。他心里明白,即便是闭关清修,师叔也没有忘记龙虎门的中兴,对于这次秘境试炼归来,还是抱有很大期待,亲自出来坐镇。

    后面跟着很多外人,袁朝年不便多说,只能用眼神给了师傅暗示。

    李绝心里一动,停下等到大家一起过来之后,便安排人带大家回原先入住的院落,并安排人把中毒的人统一救治解毒。但他本人并没有跟着查看,以龙虎门的底蕴,即便中毒的情况看起来比较厉害。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现在最令他操心的是袁朝年和抱元师叔的事!

    抱元和袁朝年直接是到了门主的居所,对于几乎是尾随而来的李绝,刚刚为师叔祖倒茶的袁朝年赶紧给师傅倒茶。

    “不忙这些!朝年啊,在秘境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秘境后面的时间,袁朝年已经想到了各种解释、各种准备,出来之后得到了杨凡归还的银杏果,他已经选定了其中一个方案。在他前赶回来龙虎门的时候,他还是偷偷的查看了一下装银杏果的玉瓶。那是他亲自封口的,其实已经做过了记号,现在一看就知道这两个瓶子都没有再重新开启过!

    “在进去之后,肖蘅和刘子放让杨凡单独选择一个洞口进入,没有让他和我们一起。到了秘境。我们根据地图,前往镜湖寻找银杏果。这一次我们非常的幸运不仅仅很快找到了银杏果,还没有遇到任何障碍的摘除到手。随后就有一头守护巨蛇追赶我们……”

    袁朝年把他们得到银杏果和躲避巨蛇的过程,一一讲述了一边,这个时候当然是长话短说,只要是关键细节讲述就好,一些不相干的、或者影响内部和谐的就不多说了。

    “……他在抢夺了银杏果之后。就离开了。然后我带着李师姐,追赶上了肖蘅和刘子放。因为我们走的不是一个方向,所以后面没有被巨蛇追赶,而那人走的是其他人的路线。估计是沿途用别的人来挡那条巨蛇,这才让他脱身了。本来事情就这样完了,但刚才在出来之后,杨凡就偷偷的把这两个玉瓶给了我。而里面的东西……”

    讲述到这里,即便是在门派最核心的地方。仍然忍不住四下张望了一眼。

    “放心!没有人能靠近这里!”抱元自傲的说。

    “是。”袁朝年答应了一声,但还是压低了声音:“这里面装的就是银杏果。我们一共获得了三枚,分别用三个玉瓶装了。都是我亲自封装,我可以确定,这两个瓶子都没有被开启!应该杨凡当时也在附近,帮我们夺回来了!”

    李绝和抱元都觉得事有蹊跷,但还是受不了银杏果的诱惑,接过瓶子,忍不住颤抖着打开了一个。当即感受到了充沛的灵气!

    两个人都是明白人,即便这里没有如那巨蛇一般对银杏果气息敏锐的人,但也难说不会被有心人觉察到了,所以只是一下验证之后,他们当即把瓶子重新封好。

    “你说这是……谁给你的?”抱元严肃的问道。

    “杨凡,一个外人。算是我请的外援吧!他是朝年在外面认识的朋友,年纪轻轻实力已经不比我差多少了。想想我们每一届都被强行分去大部分的名额,这一次难得寻到一个够资格的高手,我便做主许诺,以参悟先天二层的条件让他加入秘境。我本来想着让他保护好婉瑶、朝年几个的安全,毕竟我们优秀的弟子越来越少,受不起被伏击,没想到……”

    抱元点点头,“你是有魄力的,不枉你师傅传位给你。不过……哼!这个外援朋友,不是那么简单啊。”

    李绝轻叹了一声,看着袁朝年:“你真觉得是杨凡当时也在旁边?难道没看出那个假借唐古剑宗弟子的就是他吗?唐古剑宗又哪来实力绝对凌驾你们之上弟子?”

    “分明就是怕得罪我们,所以冒充唐古剑宗的弟子抢夺宝物!现在虽然还给了你两枚,但还有一枚,岂不是被他占有了?”抱元冷哼道。

    本来刚刚离开山洞,李绝还是心有不甘的,也安排人继续哪里守着。但现在已经明白,根本不会有带着银杏果的唐古剑宗弟子出来,不仅仅安心下来,反而是庆幸那个误传,让其他派的高手都吸引在外面没回来。

    袁朝年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我只想说,不管怎样,我们现在还拥有两枚。这已经是我们6大门派,一个甲子、两个甲子5次、10次都未必能够得到的巨大好处。”

    眼看抱元师叔还是极大的不甘心被杨凡“监守自盗”了一枚银杏果,考虑事情更周到的李绝忙道:“朝年说的有道理。如果这个杨凡有心不给我们的话,刚刚大家都守在那里等唐古剑宗的弟子出来,完全没有人会留意到他,或者朝年他们留意到了,也没实力留住他,他完全可以把所有东西都带走的。”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们龙虎门的!”

    听到抱元强硬的话,袁朝年暗暗叫苦。刚才师傅还在那里,他一个人先回来,这东西既不能随便交给哪个人,巨利面前,哪怕是长老都有机会起贪心。如果把他杀了,甚至还能灭口!所以他选择了去找有实力、有威信的师叔祖出来,有师叔祖坐镇,即便谁有贪心也不敢乱来。现在看来,却是害了杨凡!

    李绝欲言又止,他本想说虽然是龙虎门的,但若杨凡不出手,也会被其他几个门派抢夺瓜分了。杨凡虽然从他们手中抢走了,却变相的帮他们保管了,只能算是收了三分之一的保护、保管费。虽然很多,相比人人争抢,这已经很厚道了。

    但这话他又不便说!

    杨凡是袁朝年带回来的,是他力排众议的安排,他要再维护一个外人的话,搞不好说是他串通外人来谋夺门派宝物,那样的帽子扣下来足以让他辞去门主以示清白!那会是很多人乐于见到的,争夺门主更可能把龙虎门弄乱!

    “把东西收拾好!”抱元刚刚说完,又改口说道:“不!就留在这里,我亲自在这里镇守,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有可乘之机!我就怕有的人故意示好,卖了你人情,背后再把东西盗走。”

    袁朝年暗暗苦笑,杨凡若真是这样的人,又何必还呢?又何必让我知道呢?直接等他们把我们杀了,再把他们杀了,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

    却说杨凡回到住处,当即让人送一套衣服过来,还有一个新的背囊。

    虽然老祖宗抱元已经怀疑和对杨凡不满,但下面的人不知道,只知道这是门主都客客气气的重要客人,当然马上照办。

    杨凡把在宫殿群里面得到的丹药和宝剑,都一一包裹好收在新的背囊里面,但那些草药则是有点犹豫。

    这些当然是非常高品质的灵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年份都有可能。一样两样已经不得了,全部那出,更是珍贵无比。

    但他拿出去的话,只能是去找楚心葵的爷爷楚中天炼丹。可楚中天这个神医,不过是民间的神医。跟传承几百年、上千年不断代的隐世门派比起来,无论经验、系统性、还是方法,都差得远了。更重要的是配套的差距!

    遥想去年,杨凡从爷爷那里得到一株几百年的老参,楚中天就搭上他自己守护、培育着的一些几十年草药,又外出采购了几十万的珍贵药材,这才练出了一批好的丹药。这些随随便便都是几百上千的灵药,让楚中天上哪里找那么多配副药材?他的丹炉、丹方,炼丹的技巧和经验,能和龙虎门比吗?

    不说龙虎门的祖师据说是龙虎山出来的,单单千年的传承,以及小世界的底蕴,一代代无数人的累积改良,也完全不是楚中天能比的。

    换句话说,这些珍贵无比的药材,他若带出去的话,很可能暴殄天物。留在龙虎门,或许才能作用最大化。

    可这谁又舍得奉献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