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输了】

作品:《绝代疯少

    第二百九十八章我输了

    动手的正是那个年轻的杨凡!而他同样宛如遥控一般的并没有接触到砂石!这一幕直接影响了他们三个人的将来。在很多年之后,李绝和晁晃都一致觉得,他们能够突破瓶颈,正是因为杨凡这次出手,完全颠覆了他们以往的很多观念,极大的拖垮了精神视野范畴。

    而当袁朝年成为龙虎门门主的时候,也一度唏嘘感慨,改变他一生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师傅李绝;另外一个则是杨凡!他非常庆幸那一年的元宵节前往了华安,遇到了杨凡……

    而在这一刻的抱元,则有着近十年都没有过的严肃,面对那砸过来的砂石泥球,他再不敢托大,向前稳稳的劈出了一掌,在没有接触到之前,就把砂石泥球劈得碎裂了下来,坠落在了地上,溅起无数的灰尘。

    看起来这是他破了杨凡的攻击,隔空劈开也真的很厉害,但其实谁都明白,刚才杨凡那样,要比这样直接的破开难多了。

    身为龙虎门坐镇幕后的长老,抱元一点也不敢松懈,这些年他常常闭关练功,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再强一点,如果能突破极限当然更好。就算不能,也得活得再长一点,守护着让李绝他们能够撑起龙虎门,至少要熬掉其他几个老对手也老死。可就在今天,刚刚的事情,让他遭遇到了巨大的刺激。

    里面并没有什么先天巅峰的高手藏着,就是一个年轻人!如果是被一个同级别的高手打败,他也不会有多大的创伤感,但现在却是被一个徒孙级别的年轻人打败,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很好!再来一招!”

    随着一声低喝,抱元也施展出了龙游身法。然后配合用了“龙击九段”。霎时间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屋外,而是完全的呈快速闪动的虚影一般的出现在屋内。

    跟晁晃的龙击九段比起来,抱元显然要强大很多,展现出来的虚影,已经多达了六个!这六个不停闪动的影子,虚虚实实,或许有一个是真实的,其他的都是掩饰,但又随时可能两个。或者三个变成实在的攻击,只需要敌人露出一点点的破绽,随时可以利用上。而敌人想要攻击中真实的身体,却更加的不容易。

    这个“示范”让刚刚已经施展了一番龙击九段的晁晃,又是佩服又是大受启发。看着师叔的出手。他回去再琢磨研究,或许能提升到四段。

    杨凡的头发、衣服,忽然无风自动了起来,他全身开始有充盈的气劲澎湃而出,他并没有理会抱元的龙游身法以及龙击九段,他已经见识过了,抱元也不过是将难度提升了而已。并没有太值得他欣赏的。而此刻面对周围虚虚实实的抱元,他开始无差别的对外攻击,这吃力的行为,也可以不用算是欺负老头了。

    只是一个瞬间。很华丽虚影便全部的破灭了!遇到强大内气外放无差别攻击,已经在各个角度完全的消磨了施展的前提。而抱元的真气也和杨凡结结实实的硬撼上了。

    “有本事吃我一掌!”

    抱元会的功法手段,自然不会比晁晃少,但他身为龙虎门功力第一的大长老。在小辈面前和一个小辈动手,还需要靠招式的精妙和经验取胜的话。那本身就有点胜之不武。所以意识到这个叫做杨凡的年轻人不比他实力差多少之后,他选择了最简洁、最直接的比武方式!

    杨凡暗叹了一声,这可怪不得他了,他都不想欺负老头,老头却放弃自己的长项,非要不服老的让他欺负,他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从晁晃闯入杨凡这里,到他们几个到来,并没有花去太多的时间。又因为这是特别的日子,龙虎门很多弟子都在招待——或者说监视其他门派的弟子,还有很多人加倍严守门派重要的地方。因而在这核心地带,并没有多少人,这会儿也没有惊动人过来看热闹。

    眼看抱元师叔怒了,在外面的李绝和晁晃忍不住互相看了一下,他们都很想冲过去近距离看他们的最终一战,或许能有很直接的启发。但他们也看出来了,杨凡的实力已经远胜于他们,即便和师叔比也不会差,如果他们过去的话,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现场本来实力最弱的袁朝年,这会儿却是最果决的一个!本该后退的他,关键时刻冲到了破墙边沿,更进一步的感受现场的决战气氛!

    看到晚辈都敢如此,李绝和晁晃暗道惭愧,也赶紧的移步上前,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现场。

    他们两个的比武并没有难懂,也没有快如闪电,在抱元实打实的平推了一掌之后,杨凡也是如法炮制的直接对了一掌。他们两个的速度都不快,但落在三个看客的严重,却是各有不同的理解和领悟。

    李绝和晁晃都觉得这看似平淡的一掌,却仿佛蕴含着风雷对击、大山碰撞一般的前奏!周围的气息已经被压抑得喘不过气来了,他们两个的手掌每靠近一寸,都会有不同的压力和能量碰撞激发出来。即便以他们是先天宗师级别的高手,也感觉压力很大。

    而袁朝年则已经浑身大汗!不仅仅是强大的压力,而是在他的严重,仿佛师叔祖如高山仰止、如大军压境一般的恢宏,而杨凡竟然丝毫不让,犹如无数破空利箭的杀伐意念,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毫不怀疑当两个人的手掌相交的时候,会把整个房子都掀了!

    “……!”

    没有声响,两个人的手掌还没有碰到,两股强大的气息已经完全的交锋碰撞到了一起!

    抱元达到先天巅峰之后,就没有和人交手过,这一次是他头一次施展全力的一击,倒也有一分酣畅淋漓!到了他这个级别和身法的人,几乎都是各派的镇场子的老家伙了,反而不如年轻人洒脱自在,人前人后都会不自觉的虚张声势,务必让对方觉得己方更加的强大,才能给门派带来更多的影响和利益。这样别说大打出手,就是友情切磋都极其罕有了。

    所以这次能全力施为的发挥一次,对抱元来说,也有一种无憾的感觉!

    先天巅峰的全力一掌,其实不仅仅会把这个房子给掀了,包括周围的房舍都会受到摧残。但一山还有一山高,在两股能量刚刚接触之后,杨凡以更加滂湃、更加大气的醇和力量,全面的压制和包裹,不仅仅对轰了抱元的一掌,而且硬生生的把他的力量完全压制在了屋舍的范围之内!

    在他们周围的桌子椅子,其他家具、地上的砂石等,全部被压制的力量逼得溅射到了墙壁角落。到了破墙边上看的三个人,也被砂石挂得脸上生疼,身体也被无形的力量推挤。但他们仍然死死的站着不退,甚至眼睛都一直睁着。

    压抑了半天的狂风暴雨并没有肆虐,在简单而剧烈的撞击之后,很快一切归于平静,屋内的杨凡和抱元都没有继续的攻击,就这样看着对方。

    “我输了……”抱元很艰难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些年来,他虽然不像门主一样事无巨细都要操心,但却要为门派生存的最大问题顶梁,他已经习惯了自己是龙虎门的参天大树,也习惯了从来不输。但现在他却不得不亲口承认他输了!这是非常让人沮丧的事,他甚至有几分悲凉的感觉。

    不过,沮丧也好,悲凉也罢,在承认输了之后,压在他身上多年的负担,却仿佛一下给卸了下来,毕竟他也是一个老人。

    输了!

    听到他的话,晁晃和袁朝年都是浑身巨震,这可是龙虎门实力最高的一个,竟然会输了?杨凡竟然比抱元师叔还强?

    李绝更是心头漂浮过一丝愁云,在他这个最有潜力和前途的门主都还没有摸到先天巅峰门路的时候,抱元师叔受到了打击,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这关系着整个龙虎门!

    “能主动认输,还是输得起。”杨凡略微唏嘘,修炼就是这样,即便是同一境界,也有很多细微的差别。不是你比我强就是我比你强,没有那么多和和谐谐的平手。

    李绝看气氛不对,赶紧拉了袁朝年一把,快步进去了破墙的屋里面。他非常庆幸相信弟子的眼光,一直对杨凡客客气气,这会儿希望能够好好说话,别惹怒了这个比抱元师叔还强的年轻人,一怒挑战整个龙虎门,可就摇摇欲坠了。

    袁朝年也不用师傅说,知道这是自己用上跟杨凡谈不上有多少交情的时候了。“杨先生,这是我师叔祖抱元,和家师一起来向您道谢的。在秘境之中,若不是您的照拂,后果不堪设想。”

    晁晃也跟着进来了,刚才的震撼,让他还是呆呆的,此刻听到袁朝年的话,不由得一下想起了中毒厉害的爱徒,好像耽误很久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当即又气冲冲的怒道:“承您的照拂!我们龙虎门的弟子成了毒人!以阁下的实力,需要对一个后背如此吗?”

    李绝皱起了眉头,便准备斥责晁晃,护短也要看时间、看对象啊!

    这时候,沉默不语的抱元,忽然做了一个他们都没有想到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