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〇八章 诺澜的神速】

作品:《绝代疯少

    第三百〇八章诺澜的神速

    爷爷的态度,让杨凡有点惊讶。他以前没有多少机会跟爷爷谈论大事,所以对于他这方面的态度也不是很了解。这一次是他自己做出了决定,就算是大伯不同意,他也一样会行动的,没想到大家都在劝说他,爷爷却先支持了。

    杨守正神情很严肃,“我们不提倡搞派系,但总会有一些理念相近的同道友朋,若是因为我们受到连累,自然应该要站出来维护!泰生那边就更是问题了,出事的人都是你的下属,也就是你的人,是我们杨家的自己人。要是真的没有办法倒也罢了,若是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却出于政治利益的考量而不行动,如何对得起信任我们的这些人?整个联泰国际所有员工,没有十万也有八万吧?如果是中层管理人员出了事情都不管,普通员工岂不是更加不顾了?”

    杨泰生被斥骂得满头冷汗,心里不好讲:我这不是不管啊!但我不能冲动乱来呀,如果直接对拼的后果,将可能有更多人受到连累。一旦集团崩溃了,那岂不是至少十万八万人的饭碗砸了?

    他们几兄弟顾忌的都是后果严重,但老父亲说起来,也不好顶嘴。

    “再说了,这明显是针对我们杨家来的。出事的孩子们都是被我们连累的,于公于私我们都必须肩负起这个责任来!刚刚小凡也说了,既然防不胜防,那干脆就主动出击,不能等着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害人了。无论是什么人,害了人命,都要受到法律的严惩!”杨守正认真的说道。

    他不理事了。这件事他们也没有让他听了烦恼,但显然老爷子还是知道了。若只是政治利益、商业输赢,他肯定不会发声,让子孙们去面对。但涉及了多条人命,这是他不能容忍的!老一辈的干部,对于人命是非常在乎的。

    父亲发话了,杨荣生也只有表态,至于其他的压力,那只能是顶着了。

    “小凡。这件事虽然警方没有查到直接的线索和证据,不过我们……”

    看杨荣生已经表态了,杨守正拍了拍杨凡的肩膀,便又转身离开了。他只是要表达他的姿态,具体的安排方面。还是让接班了的长子去面对。要和其他势力碰撞,既是麻烦重重的事情,何尝不是锻炼?何尝不会有机遇?能怎样处理,就看他们的了,他们也都不小了,老人不能扶着一辈子。

    若真正影响巨大,后面的老家伙们。到时候肯定会出面说和,否则上面也会发声的。上面是乐于见到不同势力竞争、甚至互相制衡的。但不会允许出现大的、不可控的事件出来。

    杨超忙过去扶着爷爷离开,虽然老爷子现在的身体很健朗,不需要搀扶。但孙子的孝心还是乐于享受的。

    就像杨超他们年轻一辈在杨荣生他们面前有压力一样,在外面已经名声显赫的四兄弟,面对老父亲,一样有压力。像杨泰生刚刚被批评。整个人正襟危坐,哪有商业巨子的影子啊。此刻杨守正离开了。他们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我们经过对比分析,和我们有比较大竞争利益冲突,又有资格、敢跟杨家直接冲撞叫板的,只有董家和方家了。”

    杨荣生在把假想敌说出之后,杨安生补充道:“方家和我们一贯竞争,但基本上不交恶。至于董家……你应该很懂了,不说以前的种种,单单去年你就把董飞龙的儿子腿打断了,他们当时没有反应,不代表不记恨啊!”

    杨安生其实并没有责怪杨凡的意思,不过现在是杨家有麻烦了,若导火线是杨凡点的,说起来还是不好的。身为父亲,杨泰生忍不住辩解了一下:“那事得怪董世成那小子!秦洛伊和杨凡订婚过,我不相信他打听不到,一再纠缠成什么样子?这也怨不得小凡!”

    杨荣生抬了抬手,让他们安静了下来,然后看着杨凡:“小凡,你回来我们都很欣慰,你的力量也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帮助。我们可以更加的主动,但最好还是要有证据,我们要是胡乱攻击,万一错了,那和对方也没有什么两样了。而且会引起更大的波澜!”

    他说得也很认真,即便默认了老爷子的方向,但还是要保持理智的主动。

    杨凡点了点头,嫌疑最大的里面有董家,他一点也不奇怪。但是方家,至于那么大动干戈吗?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虑,杨华生轻叹道:“虚虚实实,在没有了解真相之前,谁又知道是怎样呢?方家看起来不大可能对我们这样开战,但难说不是故意挑事,对方做得滴水不漏,我们愤怒之下,对假想敌董家开战的话,方家会获益巨大。总之一切都有可能,甚至可能根本不是他们两家中的任何一家……”

    杨泰生也附和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要谨慎的原因,这次的波澜,看起来还没有直接烧到我们的核心层面,但如果一个没有把握好,极有可能满盘皆输!”

    “我知道怎么做了。”杨凡沉默了一下,算了给了他们一个答案。

    “你……”杨华生一开口又停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要说这不行,这又是老爷子的意思,要说支持,又怕杨凡再次闹得满城风雨。只能看了看老三,没有再说话。

    杨泰生也无奈,这个儿子从去年开始已经超脱了他的掌控范围之内。严格算起来,几乎从来就没全面掌控过!小的时候,被他妈妈唐月丹带在身边,之后开始孤僻和发奋,从来就不需要他操心什么,也没有和他多么的交心,再后来脑子出问题之后,就更不用说了。

    ……

    在杨超回来的时候,杨凡已经离开了。临走前,他留下了5瓶丹药,虽然不是之前专门炼的养生丹。但作为龙虎门辅助修炼的一品丹药,即便是普通人服用,也能培元固本、益气强身,不在养生丹之下。

    留下5瓶,自然除了爷爷之外,父亲叔伯4个也每人一瓶。他们都是杨家的栋梁,身体一旦垮了,影响会很巨大。当着大家一起,也不好特别给父亲更多。就算他还有大把。也可以等回去天河之后再给。

    出来之后,杨凡和小姨打了一个电话,却得知她正和林诺澜一起,让他直接过去汇合吃饭,为他接风洗尘。

    来到饭店的时候。杨凡有点尴尬,不知道小姨是有意还是无心,这竟然是去年他来燕城初次见到秦洛伊的那个大酒店的餐厅,连包房都选择的是同一个。

    见面招呼之后,看小姨似笑非笑,杨凡知道她是故意的,忙岔开了话题:“对了。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呢?”

    “我们不能在一起吗?”唐月霞丝毫不提杨家的事,也不打听他回去杨家之后的安排,这件事不是小事,如果可以的话。她不想外甥直接掺和,让杨泰生他们自己去解决最好。

    林诺澜忙道:“来到燕城之后,一直是霞姨在照顾我,我现在是住在霞姨那里呢。”

    这让杨凡有点惊讶。听小姨之前说的,把诺澜调来燕城统一保护是父亲的意思。而她和父亲不对盘,怎么会是她在照顾呢?

    “臭小子,什么眼神啊!你不在的日子里,都是我在替你照顾诺澜,你还不相信啊?”

    这话说得有点暧昧,让杨凡和诺澜都有点尴尬。诺澜更是暗暗嘀咕了起来:什么叫替他照顾我啊,我什么时候成他的了……

    “你爸哪里有那么细心?更别说现在这样的状态,能想到把诺澜调过来已经不错了。再说,这还是我自己来比较放心靠谱一点!”

    联泰国际的总部是在天河市,不过杨泰生要把下面子公司的一个小干部调到燕城,包括跟联泰国际不相干的冯晓晨,也不过一句话的事。但调来之后怎么安排?她可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啊,如果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难免会被人视为杨泰生自己看中的人,这当口再爆出如此传闻,影响就更加不堪了。而这是杨凡喜欢的女孩,则必然会成为以后父子的心结。

    杨凡又是有未婚妻的人,即便不用在乎秦洛伊和秦家的感受,这也是关系到杨家面子的问题,传扬出去还是不好。要安全,又要有一个好的说法,所以唐月霞出面帮着接下来了,林诺澜在她的身边,基本上安全可以不用顾虑。而她们两个之前在湘州的时候就见面过,互相印象也很好。

    唐月霞还是很识趣的,知道有她在这里,他们不大方便说话,所以在调和了气氛之后,便借故先离开了,留下杨凡和林诺澜两个一起吃饭。走之前她说已经在这个酒店里面订好了房间,就是他上次住过的房间,随便住,走的时候把房卡交前台就可以了。而知道他行色匆匆,他以前留在华安的衣服,诺澜也给他带来了。

    只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包房吃饭,气氛更加显得暧昧,两个人都吃得比较快,期间杨凡也大略讲述了一下和袁朝年去龙虎门之后的情况,有些脱离现实太远的神奇,怕她难以接受,也不好解释,便先略过。

    饭后一起来到了杨凡的客房,路上她更显得尴尬。她来的时候是坐着唐月霞的车来的,这些日子为了她的安全起见,即便不是唐月霞亲自接送她,也会安排保镖开车接送,她都没有多少机会自己单独坐车。

    ‘霞姨肯定不会忘记这一点,现在单独把我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莫非她误会我和杨凡……’

    这个想法让她暗暗苦笑,但仔细一想,不是像晓晨、凤舞那样住一起的,有多少人相信他们是纯洁的合住而不是同居?

    ‘算了,算了……他刚刚回来,肯定有一些情况要问,等会儿坐一下我就自己离开吧!’

    杨凡真的是有很多事情要问,但基本不是大事,只是问她和她父母的情况,还有冯晓晨现在怎么样。得知她和她父母后来也有见面联络,虽然生分隔阂,但互相都基本上接受。

    而晓晨来到燕城之后,是安排进入了一家大医院,因为杨泰生的面子,各方面的待遇都很好。她觉得不好和林诺澜一起住杨凡的小姨家,便选择了住宿舍。诺澜本是想要继续和她租个房子,不过唐月霞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不仅仅和杨凡关系好,而且已经被安排进入了联泰国际下面的公司,基本符合这次“暴毙事件”的条件。但冯晓晨则不同,她和联泰国际没有任何关系,让她单独住开来,反而是更加安全的事。

    看出她有点不自然,杨凡笑道:“放心吧!我们坦荡荡的,就算你今晚上睡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用在乎那么多,小姨也未必会多想。”

    “……”林诺澜有点无语,谁跟你坦荡荡啊!在我那里合住是一回事,在酒店开房、同房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我给你检察一下身体吧……我是说练功的,看看你练到什么程度了。”

    “嗯!”诺澜精神一振,她也想要知道自己苦练半年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更追上一点他的步伐。从他刚刚的话里面,隐约也能猜到,在龙虎门的半年,肯定收获不少,要不然也不会把宝贵的时间消耗在一个穷山僻壤。

    杨凡抓住了她的手,立即感应了起来。

    上次为诺澜检察修炼进度的时候,他已经被震撼到了。这一次也做好了被震撼的准备,心里预期已经大大的调高了。但这一感应,还是让他震撼了一次!

    上次他便发现,诺澜是一种他也弄不清楚的体质,但却是比一般人、甚至比凤舞还要更加的特殊,足以让她练功的进度一日千里。因为后天二十多年的壅塞,天生好条件也仿佛“蒙尘生锈”许久,是经过洗髓丹摒弃杂质、清涤壅塞,让她优秀条件展露出来。

    上次诺澜以从未练功、毫无底子的状态,超过了从小打下好基础的赵天紫、九毅和黄文旭,包括超过了凤舞,一下达到了三段。但毕竟洗髓丹的效果会越来越淡,而且到后面越来越难,所以预期她会是破五段了其他人能四段就不错了,可没想到,刚刚一检察,发现诺澜竟然已经到了九段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