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我是来捉奸的】

作品:《绝代疯少

    杨凡提着早餐回来的时候,看到诺澜穿上他的衣服,甚至连外套都穿上了,不由得一阵惊讶,随即便明白了过来。★手机看小说登录★

    “原来你是没衣服换啊,早说嘛!”

    看他恍然的样子,诺澜满头黑线,哪壶不开提哪壶,知道了有必要直接说出来吗?“怎样?穿一下你的衣服不可以?我走了!”

    看她拎着打包好的换下衣服就要走人,杨凡忙拉住了她。

    “干吗?我不吃了!”

    “你忘了我还要教你新的东西了?”杨凡认真了起来。

    诺澜只好停了下来:“快点!”上下真空的穿着杨凡的衣服,本来就让她很不自在,现在被他看着,更加觉得不自然,就仿佛没有穿衣服似的……

    杨凡干咳了一声,然后开始把准备好要教她的东西一一说了出来。以诺澜现在的境界,要全部记住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内功心法杨凡已经没有更高级的了,他灵魂所知的最高也就到先天境界,后面是靠着吸收大量能量逼上去的。现在诺澜这个徒弟进步太快了,把他把所知的都传授给了她,而这些对于入门不到一年的诺澜,其实也足够她钻研的了。

    内功方面是慢慢练习的,现在更加重要的是传授她操控元素能量的法术,以及如何融合内力的实战经验。

    诺澜练功并不是为了争强斗狠,本来也没有什么实战的概念,但现在杨家的事她也知道,公司里面也有很多版本的传闻,这让她明白,杨凡的父亲和小姨,都只能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护住她一时。一旦忙不过来的时候,也是优先照顾自己人。她若不想连累杨凡,就必须尽快有自己的自保能力。

    经过一天的指导演练,诺澜以及基本掌握了操纵元素的功法,以及简单的攻击防御,而内功心法上面一些不懂的也直接向杨凡问清楚了。

    杨凡买回来的早餐,就成了两个人的午餐,一天都是窝在酒店客房里面。

    等到傍晚的时候,杨凡本来叫上诺澜去吃晚饭,但诺澜坚持要回去。她觉得昨晚上一夜未归的和杨凡“开房”,已经影响不好,现在又一整天的“腻在”客房不出来,更让人怀疑。更重要的是,专心学习练功的时候,她可以心无旁骛,可等闲下来,她就无法忽视自己穿着杨凡衣服、里面真空的事实,这样去人多的地方吃饭,实在不自然啊。

    杨凡也没有坚持,把准备好的丹药告诉她服用顺序,便送她离开了酒店,也没有再去吃饭,他也要忙起来了。

    回到客房,他刚刚准备打电话给凤舞,看看她的情报网络这半年有没有建立起来,这时候房间响起了门铃声。

    杨凡微微纳闷,我这还没叫外卖呢!难道小姨都吩咐好了?

    他抓了抓头发,过去直接把门打开,顿时有点傻眼,站在外面的是一个他没有想到的人——秦洛伊。

    “你怎么来了?”

    脱口问出之后,杨凡马上思索了起来,知道他在这里住的除了诺澜就是小姨,小姨知道他和诺澜一起,是不可能通知秦洛伊过来的,那就是说,他还被人跟踪了,有其他人知道他在这里,并通知了秦洛伊过来?

    “怎么?就兴你在外面偷腥,不许我来捉奸啊?”秦洛伊冷冷的看着他,然后直接迈步进来。

    杨凡错身让她进来,探头看了一下外面,走廊上很正常,并没有看到任何鬼鬼祟祟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她是谁?”在控制不住有点急的问完之后,秦洛伊又让自己恢复了冷静的高姿态:“好歹我也是你的未婚妻,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外面偷嘴能不能注意一点?一下就是一天一夜,还把衣服都撕烂了,得穿着你的衣服离开,敢不敢再夸张一点啊?”

    她以为自己冷静下来了,但其实冷的只是语气,光这一连串的质问,就不是她一贯的风格。若她真正一点都不在乎,只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的话,那她根本不会说那么多。

    杨凡在床上躺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啧啧,原来你是来捉奸的啊!你还知道我们玩得太疯了,把衣服都撕烂了?那你再闻闻,疯狂了一天一夜的房间里面,是不是到处充满了的味道?是不是还有精……的气味?要不要搜寻一下垃圾桶,看看我们用了几个套子……”

    “杨凡!”秦洛伊高耸的胸口起伏不定,怒叱了起来:“你不要太过分了!”

    杨凡双手一摊:“是我过分吗?我没有跟踪你,我没有看到你和异性朋友一起,就猜测你们在乱搞……唔,说起来那次在你的办公室里面,我倒是见到你和董世成距离更近吧?”

    “你!你还倒打一耙了?”秦洛伊气呼呼的便要把手袋砸他身上。

    “好了!省省吧!你自己看看。我跟她是什么关系,没有必要跟你详细解释,你也理解不了。现在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需要问清楚,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秦洛伊没好气的说:“关你什么事?我就是知道!”

    “……”杨凡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其实也不难猜测,肯定是有人跟踪之后把信息发给她的,要不然她肯定不会关注到他这里的。现在需要知道的就是到底是谁!即便从她这里的线索,不容易查到,但也是一个线索。

    在杨凡视线的注视下,秦洛伊逐渐的冷静下来,心里暗道:是啊!就算是未婚妻又如何?我跟他有没有感情,不过是利益结合而已。再说,他的家庭情况那么好,是随时可以把我蹬了。以前是因为脑子有问题,我还有几分价值,现在他不仅仅没问题,而且很出色,岂不会有很多大家闺秀想要嫁给他?

    再说了,就算嫁给他了又如何?像他这样公子哥,难道还能指望他从一而终么?如此一想,她又觉得有点悲哀,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

    “有人发信息给说,我看到你回来了……好像身体有点问题,需要人照顾。我打你电话又不通,宁可信其有,就过来了。不知道你在哪个房间,询问前台她们也不告诉我们。就只好在大堂里面等……”

    秦洛伊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委曲求全的解释,就算是反抗父亲安排的时候,她也是那样的骄傲。但这会儿她心情低落,自己都没有觉察到。而且她还把手机递给了杨凡,上面有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息。明确指出杨凡回到了燕城,从昨晚上住进酒店就没有离开过,说疑似受伤了。

    杨凡原先的玩笑心态,是因为看到秦洛伊这样冷的一个人,竟然会来酒店捉奸,那戏码显得太搞笑了。但现在听了她这话,心里不由得一阵温暖,也有点微酸。不管大家的感情如何,至少她还是做好了未婚妻的角色,她会来这里,是被人骗来的,是担心他需要照顾!

    他把手机递了过去,在秦洛伊伸手接的时候,抓住了她的手,然后把她牵引得到床边坐了下来。

    “你看看,床铺丝毫没有动过,这像是乱搞了一天一夜的床吗?空气里面也没有任何那啥的味道,垃圾桶里面更不会有半个套套。其实我跟她什么都没有做,我们是在做正经事。”

    忽然听到杨凡温柔的解释,秦洛伊不由得怔住了,他刚刚还说没必要跟她解释的,以他霸道的作风,也真的不可能会解释,那为什么突然改变了呢?而且语气还这么特殊?他这是……有什么企图?

    杨凡没想到自己一时心软的解释,反而让她怀疑想要诱她上床。“你是不是在下面等了很久?辛苦你了!”

    想到她那么漂亮一个大美女,在酒店大堂里面等人一下午、一整天的,肯定会遭遇到不知道多少男人的搭讪,甚至会被误会成是做小姐的,还真的是委屈她了。

    “你……你想干吗?”秦洛伊紧张的把包护在了胸前,以看待色狼的目光警惕着他。

    杨凡一愕,看她的模样,一会儿之后才反应过来。不由得啼笑皆非!这家伙难道是被狂么?好声好气的跟她说话,反而怀疑我别有所图,难道要不客气才显得正常吗?

    “省省吧!刚刚走的林诺澜,人家长得比你漂亮,身材比你好,胸比你大,我也没有动心乱来。何况是你?而且你这臭性格,就像是一个冰块,你自己脱光了诱惑我,我都未必会有反应呢!还把我当狼防备!鄙视你!”

    听到杨凡打击的话,秦洛伊仿佛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指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你什么你?”杨凡横了她一眼:“我不是你未婚夫吗?那想要把你办了也是天经地义。还至于需要巴结求你吗?莫名其妙!哥哥我刚刚就是心情好关心一下你而已,不感动还想歪,真是的!”

    “呸!谁要你巴结?谁要你关心啊?”秦洛伊啐了一口,别过头去。心里却多少有点异样,他刚刚突然转变温柔的解释,只是出于关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