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坐不住了第】

作品:《绝代疯少

    ,。

    第三百三十八坐不住了

    “你的伤好了?”秦洛伊有点激动的询问,冯晓晨也仔细的盯着杨凡的伤口看。

    之前因为他伤口反复变化得太快,超过了她这个护士能理解和照顾的范畴,到后面就没再盯着伤口,只是盯着他的脸看了。现在发现他的伤处不仅仅完全好了,连伤疤都只是非常的淡,仿佛过段时间就会褪去一般。

    杨凡微笑点点头,但随即眼前一亮!

    车厢内光线是暗了点,但丝毫不影响他这个高人,是以能够清楚的看到,除了凤舞衣裳完整之外,林诺澜、秦洛伊和冯晓晨,上半身都只有文胸,各自挺着胸器。诺澜就坐在旁边,她们两个也是激动的拉着她,近距离之下,白晃得他有点眼啊。

    “哈,你们这是斗奶比赛啊?”杨凡不好询问,只好开了一个玩笑。凤舞怎么不加入呢?难道她自觉不是对手?不能够啊!

    “豆奶?”

    “比赛?”

    秦洛伊和冯晓晨有点不解,她们都在关心着杨凡的伤势,看他平安无事,都是非常的激动和欣慰,哪想到他一醒来就只关注“焦点”啊。

    看了一下自己身上被缠绕的许多布片,杨凡顿时明白她们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窘状了,当即有点惭愧。

    “没什么,我已经好了。完全的好了,她们两个也没事,只是在练功,一会儿就好了。对了,这是在什么地方?”

    这个问题,成功的转移了她们两个追问“豆奶”是什么,不过冯晓晨对燕城来就不熟,后来货车关了门,秦洛伊也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地方。

    诺澜和凤舞两个人被灌输功力主要是在造化丹药效没有消失之前。后来杨凡的冲击、疗伤,她们也是在固冲击成功的境界。在杨凡醒来之后不久,她们也都各自收功,想帮助杨凡疗伤,没想到捡了一个大便宜,让她们也有点唏嘘。

    “我知道在什么地方,等会儿我开车离开。不过不知道交警有没有把我们”

    “没事,杨凡一身都是血,就算安全了,也该换洗了。”知道杨凡完全没事了,诺澜放心下来,也不管交警什么的了。

    “那个你们”杨凡眼睛看看这边、又看看这边。

    随着他有点贼兮兮的目光,诺澜、秦洛伊和冯晓晨低头看到了自己的状态,不由得大窘!赶紧能的双手护在胸前,没好气的给了杨凡一个白眼。

    “哈哈!这里可没有衣服换,你就不看白不看喽!”凤舞笑嘻嘻的完,直接的跑了出去。

    交警当然是在找他们!原是因为凤舞开车横冲直撞,接连违反交通规则,还引发了多起交通事故,让管理中心直接安排路上的交警拦截。后面则是因为接连有大人物打电话来关照,询问这辆货车的信息所在,其中包括杨荣生、包括安全局的,让交警方面开始顶不住压力了,若只是一个大家族纨绔子弟飞车,他们还可以不管那么多,先把人拿了再,安全局都过问,这其中可能就有更多的秘密了。

    奈何凤舞在这方面太精了,做私家侦探累积出来的跟踪、反跟踪经验,让她不仅仅甩开了交警,连监控也避开了许多,最后停在了一处完全没有监控的地方。这让交警只能在一个大范围人工排查,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他们。

    凤舞办事还是很靠谱的,她出去之后,立马开车赶往热闹的街区,然后进去了一个服装店,尽快速度的买了三件女上衣和一整套男装、鞋子来,然后一边开车,一边让他们在车厢里面换好衣服。

    她们几个只是撕了上衣,直接穿上就好了。杨凡就比较麻烦,他的一身血污倒不是问题,都是可靠的同生共死过的自己人,他也没有避讳她们,直接凝聚了大量水元素,在她们的神奇目光下,在车厢内简单冲洗了一下身体。而在洗完之后,才发现凤舞买的一整套只是上衣和裤子、鞋子,但

    也不知道凤舞是因为匆忙之下没考虑到,还是报复那天在酒店他面前无奈真空的恶作剧。没有毛巾,也没有。

    他在车厢里面洗澡,她们几个当然是背对着不看他。毛巾不是问题,杨凡一运功很快就把水气蒸发干了。没有好,那也真空一。

    货车出现之后,已经被交警管理中心发现了,然后马上安排最近的交警赶过来。凤舞开着车不停,就是避免被抓了。而等他们换好了衣服,便一起弃车,上了公交车,经过公交车倒腾了几站之后,再下车打的去。

    杨凡的手机早在打斗的时候就坏了,她们几个被抓之后也上交了手机。这便也没有打电话,先打车到傅家,把她们几个托付给姨照看之后,他才一个人家。

    这件事的影响太大了,他融合的灵魂里面没有政治人物,只能凭着他自己分析利弊。

    杨凡出现了!

    从他正大光明的到杨家大宅,这消息便马上扩散了开去,经过了更长时间的分析商量,现在各方的态度,比刚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要更加的理智了。

    因为准备方家的开战,杨家大宅已经成为了指挥中心,和之前一样,除了杨超跟着锻炼和跑腿,就剩下荣、华、泰、安四兄弟在。只要这里没有倒下,其他子弟亲戚在外面就能防御反击,就不会有大问题。来老爷子是不管这事,完全交付给他们去打理,他现在就是一面旗,家族的未来更多要靠后辈子弟的能力去维持。

    但后来爆发的事态太严重了,以至于杨守正也不得不出来坐镇。看到杨凡来,他只是欣然的安慰了一句“来就好”,并没有过多询问杨凡过程,也没有苛责他不懂忍让、没手下留情之类。

    看看这气氛,连爷爷都出来等着,杨凡知道他们受到各方面无形的压力。这事情已经闹大了,在最高层面还没有意向表露之前,任何人都不会主动向杨家示好,包括唐家和其他几个亲家。

    杨凡主动的把事情经过和严重程度跟大家讲述了一下,这些政治上的问题,还需要长辈们才有更多成熟的经验。他“发疯”那几年有个断层,要不然他无论是商场还是政治方面的经验看法,都会比现在成熟得多。

    杨家收到的信息也还是不够完整,之前只知道杨凡斩杀了国家层面的高手,却不知道具体的身份。现在知道了林兆庄和一在世俗的职务之后,他们很多预估和分析,都要推倒重来了!

    “给我接一下”杨守正话到一半,又停了下来“算了,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等!”

    他想打电话侧面询问一下上面的意思,毕竟林兆庄和一的身份不仅仅是江湖人士,斩杀他们可大可,真要安个叛国大罪也不为过!

    但十年下来,他也深知各方面的道道,事情发生已经有一阵时间了,其敏感程度,那完全够方方面面反应的了。而真的要动杨凡,顾忌他和杨家,多少会有一定层面的人婉转的知会他一声,而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明相关领导们还没有决定,或者有意见分歧。

    等!

    其实他们已经等了一天了,即便都是成熟人精,也不免有一丝心浮气躁。在喝了一口茶之后,杨荣生也不免好奇的问道“凡,现在都你能飞?这是真的吗?”

    “是轻功?”杨华生笑着问道。

    杨凡望了望爷爷父亲和叔伯长辈,无论如何,这些人都是他的亲人,也是利益攸关的人,包括杨超,也没有必要隐瞒他们太多。现在的他已经不同去年,几乎突破虚境的实力,让他足以傲视天下,不需要什么隐秘。

    他没有话,直接伸出了双手,在他们纳闷之下,只见左手出现了一团火焰,右手则是出现了一团冰球!

    这答非所问,让大家都有点瞠目结舌。

    “是变魔术?”杨超问了出来。

    “是真的。”杨凡把冰球往地上一扔,在掉到地上之前迅速的冒出了一个冰柱子,然后又把火焰按了过去,当即烤化了许多水出来。“飞也是真的。”

    这一次连杨守正都坐不住了,如果他的没错,那岂不是有仙人、半仙的水平?这已经超过高人能形容的了!

    “我这半年多有一个天大的机缘,进步很大。”杨凡简单解释了一下。

    杨守正是真的坐不住了!

    原他在等上面的意思,无论是林兆庄还是一,都需要给一个交待的,就算把把杨凡缉拿,他低头情,估计也就判个几年,这算是最坏的打算。但现在杨凡之能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这能甘心面对吗?他就算不直接和政府对抗,也能来个一走了之啊!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杨超赶紧过去接听,然后恭敬的客套了一下,让杨守正过去听电话。

    大家都在等着,这个电话将关系着杨家的命运。能否平安渡过?还是会借机打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