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106章 书法决斗

作品:《官道红颜

    第106章书法决斗

    顾秋本来不想惹这种事,他此次出来,只是想放松一下心情。

    被吴承耀供出来之后,左晓静居然软磨硬泡,拉着顾秋的手不松。左晓静虽然年纪不大,毕竟也是大二的学生。顾秋的胳膊碰到人家那胸部,弄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倒是左晓静的那些同学,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左晓静在他们心目中,那可是骄傲的公主,今天这是怎么啦?居然如此低声下气哀求眼前这个年轻人。

    跟他们相比,顾秋大不了几岁。这里面有一个男生,甚至比顾秋还大。左晓静的书法,他们亲眼所见,那是他们师范最厉害,最顶尖的人物,连他们的书法老师也叹为观止。

    一般有才气的学生,都很傲气的,跟左晓静在一起的那几个同学,无一不是学校里顶尖的人物。近两年,师大开展了一个叫复古中国风的项目。

    校长说,当老师的,如果你几个字都写不好,拿什么去教你的学生?因此,学校里兴起了一股书法风潮。左晓静是张老先生的外孙女,顾秋当然知道她的底蕴不错。

    不过他也没有亲眼见过左晓静的风采,可她那些同学,对左晓静这个书法协会会长,却是崇敬有加。

    左晓静对顾秋如此推崇倍致,令他们暗暗惊讶。

    顾秋只好应承下来,“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晓静说,“前不久省文化局搞了一次书法联谊大赛,全省的所有大学都有组织人员参加,我们师大的书法协会夺得了冠军,没想到他们政法大学那边的人不服气,多次到我们学校来闹事,每次都败阵而归。这次他们学校转进来一名新生,据说书法非常了得。还给我们下了战书,说今天晚上要来摘了我们的牌子,并要求我们书法协会从此解散,所有会员,都加入他们的协会。”

    顾秋道:“加就加呗,既然他们强,加入他们有何不可?”

    旁边几个人道:“那不行,他们太缺德了。我们咽不下这口气。”

    左晓静露出一点小霸道,“不行,我上次帮了你,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顾秋没折了,“那好吧!不过有话在先,万一输了,也不能怪我。”

    “不行,你一定要给我赢。否则我就恨死你了!”

    左晓静居然有点小霸道,一付不依不饶的样子。

    听到顾秋说这种没底气的话,其他的人就暗暗担心。

    吃完饭后,三人随左晓静他们进了校园。

    此刻顾秋别有一番感慨,自己刚出校园不到一年,自从进入官场,那种生活与校园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以前在学校里没有什么压力,无忧无虑,快活得象猪一样。

    官场中,则危机四伏,步步陷井,稍有不慎,更有可能身败名裂,锒铛入狱。

    幸好自己生在官道世家,对官场上这些伎俩从小耳濡目染,才能在安平这次动荡中全身而退。

    书法协会,就在学生会旁边。

    有两间房子,一间是教室,另一间是办公室。

    这两间房子的墙壁上,挂满了历朝历代书法大家的名作。当然,这些都是赝品。

    谭志方看着这些宝贝,忍不住大叫,“哇噻!不会吧!你们居然收集了这么多名家书法?”

    左晓静得意地道:“那当然。”

    她走近顾秋,“怎么样?还行吧?”

    顾秋只是笑笑,也不说话。

    吴承耀对此没多大研究,自然看不出真假。谭志方惊讶地道:“左晓静,你不会把你外家的当家宝贝全拿出来了吧!”

    顾秋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这些都是赝品!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大部分都是曹大小姐的手笔吧?”

    左晓静和她的同学大惊,“这你都看出来了?”

    谭志方更夸张,“不会吧?左晓静,这些都是你弄出来的?”

    左晓静不理他,只看着顾秋问,“厉害,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左晓静这些作品,有的已经达到了以假弄真的地步,与其说顾秋是看出来的,倒不如说他是蒙出来的,还更令人信服一点。

    没错,左晓静那些同学,都是这么想。

    因为有几幅作品,连那些专家都没有看出来,一致认定左晓静临摹的是真迹。能达到这个水平,的确需要一定的功力。

    顾秋指着墙上一幅作品,“这幅宋代蔡襄的作品,他的特点是浑厚端庄,淳淡婉美,自成一体。而你呢婉美有余,浑厚不足。”

    左晓静咬咬唇,“人家只是一个女孩子嘛,当然更则重于婉美,浑厚那是男人的专长。”

    顾秋点点头,“当然,这不能怪你,不过你能模仿到这个份上,的确已经很罕见了。”顾秋这句话,分明就是给她留点面子,左晓静的眉头都拧成了一团,小嘴儿嘟起,倒是有几分令人俊忍不禁可爱。

    顾秋指着另一幅作品,“就拿黄庭坚的这幅作品来说吧,黄庭坚大字行书凝练有力,结构奇特,几乎每一字都有一些夸张的长画,并尽力送出,形成中宫紧收、四缘发散的崭新结字方法。而你这里,稍有不如,没有他这般大气磅礴。他的字在结构上明显受到怀素的影响,但行笔曲折顿挫,则与怀素节奏完全不同。而黄庭坚的草书单字结构奇险,章法富有创造性,经常运用移位的方法打破单字之间的界限,使线条形成新的组合,节奏变化强烈,因此具有特殊的魅力,成为北宋书坛杰出的代表,与苏轼成为一代书风的开拓者。这些古代名家,他们的书法都是经历了几十年的锤炼,不是随便哪一位年轻人能在短时间内,一朝一夕能达到的。所以,不管我们怎么练习,至少在功底上仍然是远远不如。”

    “书法这东西,讲究一个天赋。虽然你的天赋过人,但是历朝历代这些名家,无一不是万中挑一的精英,他们的作品之所以能源远流长,自然取决于他们的天赋。你们可以想想,中国上下五千年,一个朝代中能传留下来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而我们这些人中间,你们能保证自己的作品能留传下去吗?”

    众人无不摇头,只能在心里暗暗佩服顾秋。

    顾秋道:“不管在哪个领域,哪怕你天赋再高,都不能盲目自大,你们说的那个法政大学的高手,我没见过,但是我可以想象到,这个人终究成不了大师,成不了书法家,顶多是一个二流的爱好者。”

    “在说谁呢?井底之蛙,没见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政法大学的一帮人,拥着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子进来了。

    顾秋看了一眼,此人长得倒也是有几分俊俏,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说得上风度翩翩,但是眉宇间那种傲气,令人颇为反感。

    敢情他就是左晓静口中的书法高手,听说他还得过省里的青少年书法大奖赛冠军。

    他们进来之后,师大的书法协会会员们都涌了进来。听说有人要来踢馆子,一个个都不相信,凭左晓静这份书底,居然还有人能胜过她?

    左晓静抢在顾秋跟前,“说你呢!怎么?不服气?”

    对方冷哼了一声,“光说不练,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左晓静道:“比就比,怕你啊!耀武扬威,没有一点素质。”

    对方比了比中指,“废话少说,开始吧!”

    “慢着!”

    这时,另一名男子走出来,他是政法大学书法协会会长黄裕松。“我们先得谈好游戏规则。”

    左晓静道:“你想怎么样?”

    黄裕松道:“第一,双方各选一名代表参加比赛,当然,你们也可以人多势众,一起上嘛,这个无妨。只要你们赢了我们这位学弟,我们二话不说,马上滚蛋走人。”

    左晓静旁边一名女生骂道:“放屁!又不是打架,这跟人多有关系吗?那你可以叫你妈,你姨,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阿姨,叔叔,婶婶,伯伯一起来啊!”

    黄裕松气得一脸通红,“你——”

    “你什么你,是你自己缺德,说话跟放屁一样。要比就比,少哆嗦!”

    黄裕松道:“好,那由我们出题,三比二胜。输了的一方,必须无条件服从三个条件。”

    “别废话,开始吧,开始吧!”

    顾秋道:“别急,让他把三个条件说清楚,免得后面扯皮。”

    黄裕松道:“第一,如果你们输了,马上解散书法协员,所有会员转到我们政法大学书法协会名下。第二,你们墙壁上所有作品,必须通通上缴。第三。”

    他看着左晓静,“你,必须无条件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擦——!”

    “草!你小子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外面有很多母猪呢,你干嘛不去养猪场。神经病!”

    有人忍不住骂了起来,左晓静听到他开出这样的条件,气得一脸绯红,“做梦!”

    这时顾秋说了一句,“如果你们输了呢?”

    黄裕松看了他一眼,轻蔑地道:“不可能!”

    “不管可不可能,事先还是说明了好。”

    “对!对!你说,如果你们输了,该怎么办?”

    黄裕松道:“你们提出三个要求,我们同样答应。”

    顾秋笑了起来,“那行,我只说二点,第一,如果你们输了,在脸上画只乌龟,从这里爬出去,永远不得再进师大的门。第二嘛,叫她三声姑奶奶。”

    “哈哈哈哈——”

    师大的那些学生,全部都笑了起来。黄裕松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谭志方吼道:“怎么啦?龟孙子了?不敢同意了吗?”

    黄裕松咬咬牙,恶恨恨地道:“好!一言为定!”

    顾秋淡淡地一笑,今天有戏看了。原来这小子的真正用意,是冲着左晓静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