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209章 游戏规则

作品:《官道红颜

    “我不能跟你去了。”

    这是仇书亭见到顾秋的第一句话。

    听到这句话,顾秋心里一阵恼火。这是什么意思,耍我吗?目光陡然变得凌利起来。仇书亭正视着他的目光,不禁有些心虚。

    他在这个圈子里也混了这么多年,除了面对黄柄山的时候有些畏惧,没想到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年轻人,居然让他心生畏惧。

    从彤也急了,“这是怎么回事?表哥。”

    仇书亭道:“你们走吧,我把东西给你。”

    拉开包,拿出一个档案袋。

    “这里面有很多你们想要的东西,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放心吧,这是铁证,绝对有用。”

    顾秋盯着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仇书亭道:“你不要问了,快走吧,趁他们还没发现,你们马上离开这里。”

    顾秋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牵着从彤的手,转身上了中巴车。

    仇书亭站在那里,看着两人上车离去,他这才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飞驰而去。

    黄柄山坐在自家的院子里,躺在椅子上晒太阳。

    自从他被免职之后,每天无所事事,不是晒太阳,就是在院子里闲逛。偶尔也去省里跑两趟。

    看起来,黄柄山什么都没做,他很闲,但是五和县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整个五和县,有一张看不见的网,将这里所有的动静,尽收入他的眼帘中。

    院子外面,响起一阵汽车喇叭声。

    秘书走进来,“书记,她们来了。”

    黄柄山点点头,一脸微笑,“让他们进来。”

    秘书又象一条哈巴狗似的,屁巅屁巅跑出去。“严小姐,书记有请。”

    严淑芳的心情很沉重,她不知道黄柄山突然叫自己一家人过来,到底为了什么?但这个时候,她不敢有任何念头,只能顺从。

    两人的身影出现,黄柄山睁开眼睛,脸上的微笑骤然消失,“书亭呢?”

    如此眼神,的确令人望而生畏。

    秘书心头无端地一跳,心房收紧,“他说自己有事,让严小姐母子先来一步,他随后就到,随后就到。”

    黄柄山显然不悦,眉毛陡然竖起来,那两道凶巴巴的目光,的确很吓人。

    秘书很怕他,本能地退了几步。

    严淑芳道:“他马上就会过来的。不知道黄书记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事,只是今天天气不错,大家一起聚聚。”

    黄柄山的脸色马上缓和下来,冲着孩子招了招手,“过来,爷爷这里过来。”

    小孩子拉着严淑芳的手,退了两步。

    黄柄山笑了起来,“别怕,爷爷这里有好东西,过来。”

    严淑芳蹲下来,看着儿子道:“怎么啦?你不认识爷爷了吗?好好看看,他是谁?”

    小孩摇了摇头,“我不过去。”

    黄柄山笑了,“算了,别为难孩子。”

    他就站起来,走到严淑芳和孩子跟前,摸着小孩子的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就四五年了。”

    严淑芳心里,象被什么堵住了似的,想吐,吐不出来。

    眼前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也忘记不了的男人。

    可惜,在他的面前,自己是那么的渺小。自己的男人,也只是他手下一只蝼蚁。这是一位手握生杀大权的土皇帝。

    黄柄山背着双手,“好好带着孩子,别人有的,他也要有。”

    严淑芳心道:你就是一个禽兽,有什么资格谈孩子。孩子的出生,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只不过自己得为这个错误承担后果。

    黄柄山又问,“书亭去哪了?”

    “他表妹来了,书亭去送一程。”

    “表妹?哪里人?”

    严淑芳一阵恼怒,却还是小心翼翼地回答,“安平县的。”

    “哦!”

    黄柄山似乎是记起来了,安平县,仇书亭的确有个亲戚在那里。严淑芳说的话是真是假,他很快就能得知证实。

    如果有人想骗他,门都没有。

    黄柄山道:“我知道,现在有人盼着我倒,可惜,只怕他们要失望了。我黄柄山是什么人?哼,在我倒下之前,肯定会死一大批人。”

    他又道:“书亭是个好同志,他跟我这么多年,我敢了解他了。只要我黄柄山在的一天,迟早让他飞黄腾达。”

    严淑芳道:“谢谢书记提携。”

    黄柄山看着她,目光扫过严淑芳全身,温和地笑了起来,“谢什么谢,这是他应该得的。有我有肉吃,就有他的汤喝。”

    严淑芳一直在想,他到底要说什么?

    黄柄山又说了,“你还恨我吗?”

    旧事重提,那是严淑芳这辈子最痛恨的事。

    严淑芳没有表态,黄柄山轻笑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模样,不过你这性格,我很喜欢。淑芳,你是一个好女人。一个美丽的好女人。”

    严淑芳想吐了,可她不能。这时,小孩喊了起来,“妈,我想回家。”

    严淑芳道:“别闹,乖,我们很快就回去了。”

    黄柄山看着孩子,“怎么?不喜欢爷爷这里吗?爷爷这里可是个好地方。你想要什么都有。来,爷爷叫人带你去玩。”

    招招手,一名女保姆走过来,“来,阿姨带你去玩。”

    小孩被保姆抱走了,黄柄山的目光落在严淑芳身上,“你跟我来。”

    严淑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她无法预知接下来,将面对的是什么?黄柄山这人,阴险得很,他从来不跟任何人表露自己的想法。

    黄柄山背着双手上楼,严淑芳朝大门外看了眼,仇书亭依然没有任何消息,这个时候,他不可能赶过来的。

    看来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严淑芳咬咬牙,踏上了楼梯。

    这里是一处黄柄山的私人别墅,共三层。

    黄柄山上楼之后,坐到沙发上。

    目光就落在缓缓上楼的严淑芳处,脸上绽放着笑容,笑得那么古怪。

    严淑芳心里,象有几千条毛毛虫在爬,恶心得要死。

    她走得很慢,很迟缓,象是在故意拖延着什么。

    黄柄山笑得很开心,“你是不是在等他?”

    严淑芳什么也不想说,只想吐。

    看到这个男人,还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黄柄山道:“好吧,我给你一次机会。”

    他就拿出一支烟点着,竖在茶几上,“这支烟熄灭前,他还没到,就不要怪我了。”

    严淑芳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一支烟能支撑多远?五分钟?十分钟?

    仇书亭去市里了,他肯定赶不回来。

    看来今天等待她的,依然是逃脱不了的命运。

    黄柄山走近她,凑近她的头发,呼吸了几口,“真是一个很有味的女人,香。淑芳,你太美了!”

    严淑芳的皮肤很好,水灵灵的,黄柄山看着她的脖子,笑得极为暧昧。

    这样的女人,自然爱不释手。

    这辈子他没少玩过女人,能让他一直回味无穷的,依然只有严淑芳。

    茶几上的烟,烧得很快,转眼间,就只剩下一半了。

    黄柄山又嗅了几下,绕着严淑芳转圈。他的眼睛一直在打量,欣赏这个女人。

    而且此刻,他似乎心情很好,有种猫捉老鼠的味道。

    他并不急于把严淑芳扔到床上,而且准备玩一种心理战术,他当然知道严淑芳很不情愿,但是今天,没什么情愿不情愿的。

    如果仇书亭不出现,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撕开眼前这个女人的衣服,狠狠的占有她,蹂躏她。

    做为自己的前任秘书,他居然敢不随叫随到?这个亲戚到底是什么来路?如果让自己查实了,有他好看。

    烟,转眼间就燃尽了,窗外的风一吹,烟灰飞散。黄柄山笑了起来,“这就是游戏规则,既然他可以舍弃你们母子不来赴约,这不能怪我。”

    严淑芳闭上了双眸,睫毛颤颤,显得那么平静。

    s:彻底崩溃了,凌晨四点多去医院,才回来。我先睡一下。

    juli朱打赏100,13750888188打赏588,aoi打赏100,布黑打赏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