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281章 洪山县的怪现象

作品:《官道红颜

    洪山县,还真的很穷。

    整个县城,就巴掌大的地方。

    进了城,助理就嘀咕,“怎么连个迎接的人都没有?”

    夏芳菲说了一句,“我们是来工作的,别这么高要求。”助理自然不敢说话了,她知道夏芳菲的性格,平时开玩笑无所谓,但工作中绝对要严谨。

    车子开进城,的确没有人迎接。

    司机应该是来过这种地方,顺着路,到了县政府门口。“他们的政府大楼怎么这样啊?”

    助理小王首先叫了起来。

    顾秋下车,看了一眼,还真是吸了口凉气。他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政府大楼。

    两扇生了锈的铁门,旁若无人的敞开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探出头来,“你们找谁啊?”

    夏芳菲下了车,“大伯,我们是市电视台来的,找你们县长。”

    “哦!你来得真不巧,他们下乡去了。”

    “那其他的人都不在吗?”

    “办公室有人的,有人。”

    顾秋点了支烟,吸了口,抬头望了望。所谓的洪山县政府,就在马路边上。

    一前一后两栋楼,树倒是蛮多的,但这房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破旧。两栋楼房,高五层,前面这栋应该是主要领导办公的地方,后面一栋不知干什么用的。

    院子里,没几辆车。

    助理嘀咕着,“我的妈哎,这是县政府机关吗?我怎么感觉到这是乡下倒闭的工厂。”

    夏芳菲说,“走吧,我们先去办公室。”

    顾秋走近门卫老头,递上一支烟,“老同志,你们政府办公室平时人就这么少吗?”

    “不是啊,人很多的,只不过都出去了。”

    “为什么都要出去?”

    “县里有规定,不许天天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要把工作落实下去,因此他们没办法,天天跑。”

    老头道:“我们洪山县的干部,是最苦的,你看这都立冬了,也不能好好休息下。”

    顾秋哦了一声,“谢谢啊!”

    跟着夏芳菲走进三楼,来到县政府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三个人,年龄各异。夏芳菲敲了敲门,“请问这里是洪山县政府办公室吗?”

    一名年轻男子站起来,“请问你们找谁?”

    “哦,我们是市电视台的。”夏芳菲亮出身份。对方一见是市里的领导,马上都站起来,一个个忙着倒茶,一个招呼客人。

    “我们主任在隔壁,等你们很久了。”

    顾秋打量着这办公室,很简陋,那种木制的窗户,有几块玻璃破了,他们用报纸糊上。

    三人随着年轻人来到隔壁办公室主任那里,办公室主任正在打电话,“我知道,我知道,放心吧,我会安排好。”

    回头一看,见夏芳菲三人进来了,他不由一愣,“县长,他们已经来了。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办公室主任就过来握手,“哎呀,你们已经到了,刚才县长正给我打电话,吩咐我一定要好好接待你们。坐,坐!”

    一组人造革的沙发,已经磨得褪了色。

    刚好可以坐三个人,摆在面前的茶几,很陈旧,油漆都快掉光了。

    年轻人给三人倒了茶水,办公室主任给顾秋敬烟,烟是那种八块钱一包的金白沙。

    在政府机关,这种烟极为少见。一般人拿出来的,几乎都是黄盒子。这烟,顾秋却不能不接。

    “谢谢!”

    “别客气。只是我们这里有点寒酸,你们也不要介意。”

    夏芳菲道:“我看挺好的,洪山县可是经常在市里得表扬哦。”

    办公室主任笑了起来,“那只是市里安慰和鼓励我们的同志。”

    顾秋看过了,从进来到现在,这个县政府哪象是政府机关?连人家大秋乡都不如。

    县城虽小,也不富裕,但是一个政府机关穷成这样,恐怕不多见吧。

    整个办公大楼,不见一台空调。

    办公室主任解释道:“各位不在嫌弃,整个我们这大楼里,也就我这里还宽敞一点,县长和几个副县长那边就更小了。他们的办公室,不过几平方。”

    这里已经够小了,只有二十平不到,县长办公室竟然只有不到十平米?

    顾秋在心里道:“这个洪山县,还真是个异类。这么大一帮人,呆在这里,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但是整个大院内外,绿化不错,街道也还算干净。

    夏芳菲这次过来,要去乡镇几所学校,搞一个现场采访,做一期专辑。

    从市里过来,由于路不好走,耽误了不少时间。

    坐不到十分钟,就要吃饭了。

    办公室主任请他们去食堂吃饭,“我们县里的规定,不许开小灶,不许挪动公款吃喝,因此只能委屈各位,在这里就餐了。”

    助理叫了司机,四个人一起进了食堂。

    食堂里没有包厢,只有一张张长条的桌子。食堂也很简陋,但卫生工作还不错。

    食堂的墙壁上,写着:节俭,节约,发扬艰苦朴素的作风。

    助理对这一切,似乎很不适应,她撅起小嘴,挺着原本就不大的胸,皱着眉头,这饭,怎么吃?

    办公室主任跟大家坐一起,食堂里安排了六个菜,菜倒是份量挺足的。有刚宰的鸡,鱼,牛肉,还有辣椒炒鸭,另外,二个疏菜。

    办公室主任道:“我们这里吃饭,不讲究,食堂里做的也是家常菜,跟自己屋里一样。只是不知道各位喜不喜欢。”

    顾秋说,“不错了,挺好的。”他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家庭菜系,做法和手法,一般无二。

    夏芳菲挺随和的,“有鸡有鸭还有鱼,牛肉,这么多,哪吃得完。我们家过年,也就这样啦!”

    助理挨着顾秋坐下,虽然不怎么喜欢这环境,不过她也没折,好象挨着顾秋一坐,心里顿时舒畅起来。

    菜,虽然不怎么好,却是真正的农家菜作法。办公室主任道:“顾秘书,您可是一般情况下,难得过来一次,我陪你喝点酒吧!”

    顾秋说,“行!”

    办公室主任提来了一桶米酒。

    “饭菜不好,大家将就吧。”他给顾秋倒酒,司机呢,可不能喝酒,但他还是招呼了一声。

    夏芳菲道:“你倒是可以喝点,反正下午不开车。”

    司机很听话,“那我也喝半杯吧!”

    三个男人喝米酒,两个女的,直接吃饭了。

    助理很主动啊,给顾秋夹菜。把一只鸡腿夹给顾秋,顾秋说,“我这么大一个男人,不吃这个。夏台长,你吃吧!”

    夏芳菲马上端开了碗,“这是小王给你的,你不吃也得吃。”

    办公室主任当然看出了苗头,端起杯子笑道:“顾秘书可是艳福不浅啊!小王,你眼光不错。”

    擦,顾秋真想把这杯酒泼他脸上,别乱点鸳鸯谱行么?

    小王的脸有些红了,“你们别乱说。我只是觉得他不方便夹菜而已。”

    其实说句良心话,小王虽然不好看,但也不丑,属于那种姿色平庸,胸型不大的女孩子。可一个女孩子二十五六了,还没发育好,估计这辈子是没啥希望了。

    夏芳菲暗自摇头,助理这么献殷勤,到时恐怕要空喜一场。顾秋她还不知道?上次在医院里侍候他的从彤妹子,不知道要比她强到哪里去了。

    办公室主任道:“县长说了,晚上等他回来,亲自为你们接风洗尘。”

    夏芳菲道:“那就算了,我们吃了饭就出发,还是把工作先落实吧!”

    看来她比较了解这里的环境,办公室主任道:“那也行,等你们回来,我们再庆祝。”

    顾秋问,“你们办公楼为什么这副模样?”

    办公室主任笑了起来,“当然是穷,没有钱。有钱哪个不想盖新房子,坐漂亮的大办公室。”

    “我可看到你们县城的条件,虽然穷,也不至于啊?”

    办公室主任看看夏芳菲,“夏台长知道,你问问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