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0章 挂职长宁(求鲜花)

作品:《官道红颜

    周五下午,顾秋刚刚开完会回来,梁局就在门口等。

    顾秋看了他一眼,他立刻鞠了个躬,“顾县长!”

    刘长河没给自己太多权力,教育局就是顾秋目前主抓的一块。这段时间经常跟梁局他们这些人打交道。

    顾秋问了句,“又有什么事?”

    梁局只是笑,进了门,他就掏出一包烟,“顾县长,抽支烟吧!”

    顾秋接过烟,他的火也跟上来了。

    落坐后,顾秋问,“说吧,你又有什么想法?”

    梁局脸上堆着笑,“昨天开了个会议,把您的指示精神传达下去了,同志们的干劲很足,都愿意跟着您干。说跟您在一起的时间,这才叫抓工作,有成就感。”

    顾秋心里笑了,他今天来跟自己表忠心,不错。

    至少他们已经不再排斥自己,这是好事。

    梁局说了很多顾秋的好话,这才把话扯到正题,“顾县长,今天晚上一起聚聚吧,大家都有这个意思。跟请您喝两杯。”

    顾秋也觉得应该跟他们交流一下感情,这段时间大家都被自己必得好苦,一个个晒得跟黑炭一样。

    拍了几巴掌,也应该安抚一下了。

    顾秋就痛快地答应,“好吧,不过不能太奢侈,也能铺张浪费,酒呢,千万不要搞什么五粮液,茅台,如果有米酒,水酒是最好的。”

    梁局一个劲地点头,好的,好的。那就这么定了,晚上七点我来接您。

    顾秋说,“不用接,有吃有喝,我自己会来的。”

    梁局立刻离开,马上回去准备。

    到了办公室,他就把司机叫过来,“马上去安平县大秋乡,把那里最有名的野生大头鱼,野猪头肉,还有老母鸡买回来。”

    司机一听,马上就去了。

    梁局坐在办公室里,给一名副局长打电话,“你们家乡不是有上好的水酒吗?马上去搞五十斤过来。”

    副局长一听,奇了怪了,这么急着搞五十斤水酒干嘛?难道晚上喝水酒?

    可他没有问,立刻给老家的人打电话,订购一百斤水酒。要最好的那种。

    水酒很便宜,二块钱一斤,一百斤也才二百块钱。加上运费,不用超过二百五十块。

    一切准备就绪,梁局就吩咐厨房,按地道的家常菜搞,别搞那种酒店口味,估计顾县长不喜欢。

    到了晚上六点半,梁局亲自开车去接顾秋。

    顾秋刚下楼,就看到梁局的车在那里等。此刻梁局已经来了有半小时之多了,因为约定的时间是七点,他没有催。

    顾秋也不客气,上了车,直接来到教育局的食堂。

    教育局的几位副局长,办公室主任,财务都到齐了。顾秋进去后,他们都站起来,跟顾秋握手。

    顾秋道:“今天晚上你们就开怀畅饮吧,喝醉了也没事。不过明天上班后,都得给我打起精神。”

    大家就笑了,“请县长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完成您交给的任务。”

    顾秋说,“那就坐,早点上菜吧!”

    按梁局的安排,吃了饭,还有节目。

    他不知道顾秋喜欢什么节目,但是他已经把麻将,歌舞,这些都准备好了,不管顾秋喜欢什么,他们都能随时拿上来。

    上菜的时候,居然是安平县大秋乡的三宝,顾秋心里就明白了,这些家伙还真费了心思。梁局在解释,“这是我托一个朋友带过来的。听说味道不错,今天晚上可是头一次吃。”

    顾秋当然不肯相信,带过来的才怪,肯定是他们亲自去弄的。酒呢,喝的是正宗的水酒。

    顾秋喝了口,“这也是一个朋友带过来的吧?”

    梁局长讪讪一笑,另一名副局道:“这是我家乡的水酒,放在家里有半个多月了。今天拿出来给大家尝尝。”

    家里的水酒?顾秋才不信,他家里会藏这么多水酒。水酒是地方特产,这种酒喝起来很甜,很容易入口。

    它最大的特点就是甜,能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喝醉了也不知道。刚开始,随你怎么喝,都不会有事。等你知道快要醉了的时候,你已经醉了。

    很多人都喜欢这种酒,在南川也很有名气。

    顾秋提到水酒,当然是避免他们搞高档酒,把费用搞得太高。因为他知道,吃这顿饭,不可能是这些在坐的人掏钱,钱多钱少,都将在公款中消费,所以能少一点是一点。

    由于顾秋没有太多的架子,晚上的气氛很好,顾秋也准备跟他们开怀畅饮。

    这些人都站起来,一个个跟顾秋表忠心。

    顾秋心里明白,他们都已经开始投向自己了,顾秋要的就是这结果。

    吃饭完,已经是八点半,梁局说,“县长,再来个什么节目吧?唱歌还是跳舞?或者打点休闲牌?”

    顾秋不喜欢打牌,除非有必要,实在脱不开身。唱歌呢,他偶尔为之,跳舞也随便,主要是为了应酬。

    本来他要提前走的,但大家情绪高涨,一个个象打了鸡血似的。顾秋就应了他们,让他们去唱歌。

    到娱乐城不久,顾秋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从彤打来的,从彤的声音有些急促,“顾秋,出事了,你马上过来吧!”

    顾秋吓了一跳,“怎么啦?”

    陈燕姐摔倒了,大出血。

    顾秋来不及跟这些人打招呼,匆匆下楼,边走边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彤道:“我也不知道,陈燕姐在陪客人吃饭,不知怎么回来,从楼梯口摔了一跤,大出血,现在送医院去了。她还叫我不要跟你说。”

    完了,完了。顾秋来到ktv门口,叫了辆的士,马上去安平县。

    陈燕大出血?

    顾秋想到种种可能,甚至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此刻他心里十分不安,但愿陈燕没事,她没事就好。一切可以重来。

    陈燕躺在医院,医生急得手忙脚乱。

    她们检查出来的结果,令人大吃一惊。主治医院把此事告诉院长,“她流产了!”

    院长心里一惊,陈燕可是离了婚的女人,怎么可能流产?难道???

    院长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主治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她当然知道这中间的原委。但她心里在嘀咕,能瞒得住吗?

    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必须严格保密。

    院长在想,她怀的孩子是谁的?

    这个问题,倒是让院长好几个晚上没睡着。

    陈燕在安平县,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县委书记很器重她,因此院长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到县委余书记,是不是他把陈燕肚子搞大了。

    从彤守在病床跟前,她还不知道原因。顾秋没有来,从彤道:“我去找一下医院,你好好休息。”

    主治医生正和院长说话,“问题严重不?会不会影响到她以后的生育?”

    主治医生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好,就是不知道会不会造成习惯性流产,真要是那样的话,问题就麻烦了。”

    院长说,“先不要管那些,保证她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他怕医生闭不紧嘴,又强调了一句,“陈主任流产的事,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

    从彤刚好听到这句话,当时就愣在那里,什么?陈燕是流产?她好久没有缓过神来。

    院长拉开门出来,猛地看到从彤站在门口,他的脸色变了变,从彤问,“院长,你是说陈主任她流产了?”

    院长忙解释,“没有啊,没这回事。你听错了。”

    从彤很奇怪,自己明明听他说的,陈燕流产的事,不能告诉任何人,他为什么要保密啊?

    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从彤还真是有些不解了。

    陈燕姐怎么会流产?她怀孕了吗?那孩子又是谁的?

    s:感觉放假后,人好少啊!

    求大家把鲜花投一下,加更不会少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