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2章 天都要塌下来了

作品:《官道红颜

    第452章天都要塌下来了

    时间不早了,沈如燕陪左书记进了卧室,今天晚上他们就睡别墅里,不走了。

    左书记坐在沙发上,没有要动的意思。目光落在娇妻那标致的身材上,虽然年过五十,却依然很冲动。

    自从娶了这个老婆,他感觉到自己年轻了许多。

    沈如燕毕竟才三十零岁,左书记已经五十二了。他属于晚晚婚一族,所以女儿才十九岁。

    相差二十二岁的两人,并没有什么不快,反而很和谐。左书记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他娶妻沈如燕之后,本来隆起的肚子,居然渐渐消瘦下去。

    据说,这是娇妻的功劳。

    沈如燕拿了睡衣,“去洗澡吧?”

    左书记摇头,“你先去!”

    这个房间,是为他们专门保留的,有一个心形的大浴缸。有人说,娶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娇妻,不装一个好浴缸,也太不懂得情调了。

    沈如燕脱了衣服,只留下内衣内裤,走进了浴室。

    左书记坐在那里抽烟,他在想,女儿今天带来的那个男生,究竟是什么来历?

    他居然是郑老先生的关门弟子,这是巧合吗?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早就把这小子轰出去了。

    左书记在想,这个年轻人,应该不是南川人氏。

    沈如燕洗了澡出来,浑身上下,只裹了块雪白的浴巾。映衬着她的肌肤,让她有如出水芙蓉般动人。

    沈如燕最大的特点,就是身材好,她以前是舞蹈演员,身材好是必具的条件。

    唯一的缺陷,就是胸不够丰满。

    左书记今天似乎没有那种冲动,坐在那里,把烟头掐了。

    沈如燕轻柔地问,“怎么啦?想什么呢?”

    左书记道:“看来我们应该多关心一些晓静的生活。”

    沈如燕明白了,谦意地道:“是我做得不好,我应该多关心她一些。别让她住外公家了,让她回来吧!”

    “只怕很难!”左书记知道张老先生的脾气。以前他上门去要女儿,张老先生把他轰出来,“你让我失去了一个女儿,还要让我失去最后一个外孙女吗?”

    左书记没折了,也不想夺找老人家最后一点爱,就这样将女儿给了老丈人,这才让左晓静的身世,一直鲜为人知。

    沈如燕道:“你是在担心她今天带回来的男生吧?”

    左书记沉着脸,“我看他说的,未必是真。”

    顾秋的话,他并不相信。做为一个领导,地方大员,知道什么叫兼听则明,顾秋一人之言,有失偏颇。

    沈如燕道:“你真记不得了?这个人曾经来过我们家的。”

    左书记有些不解,“什么时候?”

    “就是上一次啊,杜一文带过来的小秘书,家里现在还有他们送的那些地方特产呢!”

    “杜一文?”

    左书记想起来了,是有那么一个人,但是他却记不想那人的模样,怎么也无法跟今天的顾秋联系起来。

    沈如燕道:“肯定错不了,他就是杜一文的秘书。”

    左书记没说话,站起来道:“我先洗个澡。”

    在洗澡的时候,他一直在心里犯嘀咕,杜一文的秘书?这小子还真不简单。

    他当然有些怀疑,是不是杜一文故意安排的,只有杜一文知道左晓静的身世,这些年,杜一文一直与老爷子走得近,看来这家伙真会打什么主意。

    不过他又想,不对啊。

    杜一文有个儿子,据说他的儿子很不错,跟杜一文一模子刻出来的。既然他有这个想法,为什么不直接叫自己儿子来?

    看来自己又多心了,或许,这其中并没这么复杂。

    毕竟是省委一把手,所有问题都能反反复复,从多个角度来考虑。

    的确,如果杜书记想用什么歪门邪道的话,怎么不叫自己儿子来泡左晓静?

    杜书记的心思,并非如此。

    他与张老先生只是莫逆之交,两人有共同爱好,这才走到一起的。

    可做为一个省委书记,身居高位,他不得不这么想。凡是接近自己的人,他都要细细琢磨一番。

    否则大意失荆州,到时就麻烦了。

    这个澡,洗了半个多小时。

    沈如燕在外面喊,“怎么还没洗完?”

    今天是她的生日,还等着自己的男人一起庆祝呢?

    女人一高兴,对房事的要求也特别高。今天晚上,她早有准备,就等着好戏上场了。

    左书记却一直在想,杜一文啊杜一文,看来我明得天见见他。

    脑海里闪过这念头,第二天,杜书记接到电话,说老板要见他,让他马上过去。

    杜书记很惊讶,这么快就变改主意了?

    率司机和秘书赶到省委书记办公室,左书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杜书记喊了句,他只是点点头。

    秘书倒上茶水退出去,左大书记问道:“这么急着过来,有什么事吗?”

    他问的是昨天,杜书记说要见自己,但是他没有见。

    杜书记道:“关于高速修建的事,我想请领导多多支持。”

    “这还有什么要变的吗?每个地区都一样,这次可是一碗水端平了。”

    杜书记在心里暗暗叫苦,虽然上面这么说,一碗水端平,每个地区都一样。但是他们南川实际上是少了很多,他把省政府的批示拿出来。

    左书记看了后,心里暗道,这肯定是姓黄的又在中间搞鬼。真是没个轻重,也不看什么时候?

    个人恩怨,怎么可以跟这种大事扯在一起?公私不分。

    南川本来跟其它地区一样的资金,但是到了黄副省长手里,平白无故少了三分之一。

    这还不说,上面的豪门之间,经常为了利益,往往会拿一些子女的婚姻做文章。左晓静虽然才十九岁,却到了可以订婚的年龄。如果有这种政治需要,她未免不会成为其中的牺牲品。

    现在是大二,订个婚什么的,二年之后就可以结婚了。二十一二岁嫁人,太正常啦。

    顾秋看到她急,便安慰她,“不是还没到那一步嘛,你急什么?”

    左晓静嘟着嘴,“你当然不急了,你有你的女朋友,有自己喜欢的人,我呢?到时被他们塞给哪个又丑又矮又恶心的人,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沦为他们政治联盟的牺牲品。”

    “放心吧,不会这么惨的,你这么可爱,你爸也舍不得。”

    “只怕他也未必能做得了主!”

    左晓静很不高兴,“算了,不跟你说这些事,说了你也帮不上忙。现在人家只想找个喜欢的人,谈一场精神恋爱,真到那一天,心里也有个期盼,你倒好,完全把我的计划破坏了。”

    顾秋无语了,她竟然是这么个想法,唉,如果她不是咱顾家死对头的女儿,又该多好?

    算了,不管那些事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吧!

    两人走在路上,顾秋了解到,左晓静的妈妈,在她十二岁的时候,遭遇一场灾难,从此离开了人世。

    一直跟着外公生活。

    没想到几年之后,左书记调到南阳当一把手,并且娶了一位年轻漂亮的歌舞团演员,两家的关系再度紧张。

    杜书记是先认识张老她不但美丽,而且挺能哄人,女人生来就是男人的温柔乡,左书记丧妻多年,自然禁不起她的诱惑,这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象左书记这种情况,人家先是死了老婆,而且事隔多年,娶一房嫩妻,这无可厚非。

    顾秋暗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自己首先得想办法,得到此位省委书记大人的信任,把杜书记面临的问题解决才行。

    只是想到要利用左晓静,他又有些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