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1章 白若兰的赞助

作品:《官道红颜

    曹书记听说顾秋身体不好,无缘无故晕倒好几次了,就对顾秋说,“工程款筹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再说,你也算是功成名就,清平县这笔工程账上,有你有名字。好好去检查下身体吧!”

    顾秋道:“现在可是功未成,名未就,哪能退?不过曹书记既然说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请几天假好好检查一下。”

    曹书记站起来,拍着顾秋的肩膀,“清平县有你这样的干部,这是清平之福,我等你早点归来!”

    顾秋谦虚了几句,从曹书记办公室出来。陈燕和从彤就在楼下的车上等,看到他上楼,从彤就发动车子,朝省城而去。

    白若兰到苗寨去接爷爷,夏芳菲陪在她身边。

    看到苗寨这地方极为偏僻,白若兰就说,“你们这里为什么穷成这样?连一条象样的公路都没有。”

    夏芳菲说,“我们国家的国情不一样,发展起步慢,你看沿海那些大城市,又哪一点比欧美国家差了?”

    这中间有几个原因,新加坡之所以繁华,那是因为地方小,位置好。

    泱泱中华大国,地大物博,要全面发展起来,的确有些难度。

    这几天白若兰对顾秋跟她提出来,二千万加盟费,一直耿耿于怀。虽然钱付了,但是她还是不服气,“那个顾秋好象很狡猾,奸诈得很。”

    夏芳菲笑了起来,“那是你误会他了。”

    “有吗?”白若兰倒不真不相信,“他堂堂一个国家公务人员,居然象个无赖似的,这与打劫有什么区别?”

    夏芳菲说,“你可真误会他了,我听说你去过清平县对吧?那地方艰苦,生活困难,这么大一个县城,连自来水都喝不下。”

    白若兰说。“喝不上自来水,关他什么事?”

    夏芳菲解释道:“他虽然很年轻,但他一直心系群众,其实你这些钱,都被他汇到清平的工程账户上去了。他决心用这些钱,来解决全县群众的饮水问题。”

    “用这笔钱来解决全县人民的饮水问题?”

    白若兰有点不太相信,二千万可不是笔小数目,她以为顾秋用来发展公司,或者自己留着用,他居然把钱都砸到民生工程上去了。

    夏芳菲说,“钱是由我打过去的,绝对错不了。”

    白若兰没说话了,好象在想什么问题。

    车子开到苗寨接了爷爷,老华侨说要回清平一趟,看看南庄的熟人再走。

    于是他们又一路,往清平县赶。

    按理说,这样的大人物,贵宾来到清平县,县里肯定要象神一样供着,但是他们都不惊动政府,以至现在政府都不知道他们来了。

    白若兰在清平县城的旅馆住了几个晚上,对这里的环境,十分反感,用她的话说,真不是人住的地方。

    可她还得在这里住一晚,当晚,她去找从彤。

    从彤不在家,她给从彤打电话,从彤说自己到省城了。

    白若兰也是无意地道:“你去省城了?那刚好,我明天也去省城,后天的机票。”

    她是跟从彤道别的,毕竟在清平这地方,是从彤帮了她。她也觉得这个中国女孩心地善良,值得交往,这才想跟从彤做朋友。

    两人在打电话的时候,白若兰说,“你男朋友太坏了,讹诈了我二千万。”

    从彤觉得很奇怪,“他要这么多钱干嘛?不会啊,他不是那种贪图钱财的人。”

    白若兰说,“不信你问他,我还能骗你不成?”

    从彤告诉白若兰,他在住院。

    白若兰问了句,“他怎么啦?”

    从彤道:“医生说,脑部血管压迫神经。”

    白若兰哦了一声,“怎么会这样?”

    从彤正忙,她说了句,“那明天见吧,我去忙一下。”

    回到房间里,陈燕正和顾秋在说话,两人本来拉着手,看到从彤过来,又不着痕迹松开。

    陈燕很担心顾秋的身体状况,因此她也请了假陪在这里。

    从彤在心里想,陈燕姐都请假过来陪,完全可以看出她对顾秋是有感情的。从彤在心里叹了口气,对顾秋说,“你好好休息,等明天医生的结果出来,我们再商量其他的事。”

    陈燕问,“要不要手术?”

    从彤摇头,“这个难说,真不知道。如果能手术的话,当然最好。手术后能省很多麻烦,就是怕不能手术。”

    陈燕有些担心地看着顾秋,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怕自己真情流露,让从彤发现了两人的关系。

    对于陈燕来说,她已经不能再失去了。

    自己已经失去了一段感情,如果再失去顾秋,她真不知道还会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所以她的心情很复杂,也很迷茫。

    顾秋刚才还在安慰她,说自己不会有事的。陈燕就拉着他的手,握得很紧。

    对于从彤来说,也是如此。

    虽然她没有陈燕这样的遭遇,但是她的世界里,只有顾秋。如果顾秋出事,她怎么办?

    面对人生的大是大非,三人心里都有着沉重的负担。

    人,必须经过很从挫折,才能成长。

    感情,需要经过很多磨难,才能牢靠。

    在生死大关面前,最能让人看懂,看透一些事。

    顾秋看着两位红颜,心里也有些沉重。他自己当然也在想,这会不会有事?

    虽然说,他不怕死。任何危险就在眼前,他同样义无反顾扑上去。但是得病不一样,更令人头痛的是,明明知道病情,而且知道结果,知道自己生命的最后期限的人,那是一种怎样的心境?

    顾秋也稀里糊涂想过,要是自己真的死了,她们怎么办?

    放不下的恋人,让他变得无法开心。

    医生说,检查结果,不会太乐观。

    所以这两天,三个人都睡不着。

    冰雪聪明的从彤,当然从这些痕迹上面,看出了陈燕对顾秋的感情。陈燕和顾秋之间的事情,大部分她是知道的。

    又这样熬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十点多,结果出来了。

    陈燕和从彤一起去拿的结果,医生说,“问题有点麻烦,他的头部经过撞击,产生了一个指甲大小的淤血,正是这团淤血压迫着神经系统,让我们束手无策。”

    从彤问,“那能不能手术?”

    医生说,“手术也是个麻烦,以我们目前的医疗技术,很难做到百分之百的把握。要不你们去大城市看看?”

    听到这句话,从彤很伤心。

    陈燕又问了一些很细的问题,了解到最全面的情况后,两人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在路上,从彤看着陈燕,突然泪眼汪汪。“陈燕姐,我们怎么办?”

    陈燕说,“会有办法的,天无绝人之路。”

    陈燕想了想,“要不去找老神医?”

    也只能试试了,看看老神医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正要回病房,白若兰打电话过来。

    从彤抹去泪水,接了她的电话,白若兰说,“我就在医院门口,你告诉我具体的病室。”

    白若兰来了,从彤把地址告诉他,果然不到十几分钟,白若兰就带着鲜花和秘书过来了。

    顾秋躺在床上,正觉得无聊,病房的门被推开,陈燕,从彤,白若兰三人走进来,顾秋呆了呆,不可思议的看着从彤,“她怎么来了?”

    白若兰把花放下,看着顾秋,“你真有福气,能让从彤姐姐对你如此死心踏地。”

    顾秋道:“你什么意思?过来就是损我?是不是希望我有事?”

    白若兰笑了下,“我可没这个心思,是你想多了。”

    白若兰对从彤说,“是什么情况,要不要去新加坡看看,那里的环境和医疗设施都要好些。”

    从彤没说话,陈燕道:“看看再说吧!”

    白若兰下午有事,她给了从彤一张名片,“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从彤姐。”

    从彤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白若兰挥挥手就要出门了,走到门口,她突然回头,冲着顾秋说了句,“哦,我忘了告诉你,我决定再次无偿捐助二千万,赞助你们这个自来水工程。”

    顾秋听到这句话,颇有些意外,不还他还是跟白若兰说了句我代表清平县几十万群众谢谢你!

    s:中暑了,今天就一章吧,以后努力补上。

    继续求个鲜花!望兄弟们帮衬一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