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14章 万天海的霸道

作品:《官道红颜

    下午有事去了,这不马上赶回来更新,四更不会少,继续求花!

    正文:顾秋强调,以后关于任何市政工程,都要采取招标的方式,任何人,任何单位,都不得凌驾于制度之上。

    对于顾秋的规定,在武源市起了小小的波澜。

    一些中小企业,听到这个消息,一个个喜出望外。以前万天海说过,除非他不想做的工程,才有他们的份,所以这些企业大都在别的地方揽工程。

    这个消息传开,万天海冷笑了一声。

    那时他正和组织部长卢良诚在喝茶,万天海在武源市里,有一家很上档次的茶楼,叫天海楼茶。

    一般的重要人物,才有资格到他别墅里去喝茶,普通的社会上的朋友,只能在天海茶楼接待。

    今天卢良诚是刚好有事,与万天海在这里碰头。万天海就跟卢部长说,“这个新来的书记,怎么老跟我过不去?非得整垮我万天海国集团不可?”

    卢良诚道:“你这么大的企业,怕什么怕?招不招标,中标的最后还不得是你吗?放眼武源市,有几家企业能跟你竞争?所以这个招标,看起来很严肃,实际上,还是对你有好处的。”

    万天海抽着烟,“我总觉得他对我有成见,我在武源市做了这么多善事,又是民营企业的代表,还是市人大代表,他怎么就看我不顺眼?”

    卢部长笑了笑,“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万天海摇头,他还真想不出来。

    不过他决定再去拜访一下顾书记,礼多人不怪嘛。

    跟卢部长分开后,万天海又带上秘书到顾秋家里来。进了市委家属区,他就叹息。好好的别墅不住,非得搬出来,什么意思?

    市委家属区大院内,还有好几栋别墅,黑漆漆的,成了摆设。万天海挥了下手,叫司机开车。

    顾秋正和从彤在说话,他准备明天去省城。

    从彤说她也去,好久没有见到白若兰了,去聚一聚。

    夫妻俩正说事儿,有人敲门。

    保姆开的门,看到是万天海,她就过来喊,“书记,万总来了。”

    顾秋回头一看,万天海提着东西进来。

    “顾书记,晚上好!”

    从彤站起来,看到万天海,她倒是不认识此人。万天海说,“哟,原来夫人也回来了,倒是失礼,失礼。”

    顾秋道:“你手里提的是什么?从彤,你去看一下,检查检查。”

    万天海笑了笑,“没什么贵重东西,拿不出手。”

    他来到客厅里,给顾秋敬烟,顾秋说我有,坐吧!

    对于万天海这个人,顾秋接触得不多,但他听说万天海很我手段,对同道中人比较霸道。

    市政府的工程,除非他不做,别人要做的话,必须看他的脸色。这一点,虽然没有证实,但是顾秋却是很不满意。

    还有,他听说很多干部跟万天海有来往。

    这种往来,肯定是带交易性质的。

    万天海多次接触顾秋,顾秋都不见他,这让万天海在心里多少有些恼火。

    此番过来拜访,他就对顾秋说,“我真不知道尊夫人回来了,实在是失礼,要不明天,明天我请客,为夫人接风洗尘。”

    顾秋道,“你不记得上次的事了吗?天海同志,这样吧,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明天到我办公室来说。”

    “哦,不,过二天吧,明天我可能不在。”

    万天海见自己还没开口,他就把话题堵死了,他就站起来,“好吧,那我过几天再去找您。”

    他走的时候,从彤把东西还给他。

    万天海知道顾秋的脾气,叫秘书提上自己带来的礼品,打道回府了。

    祝秘书说,“董事长,他这是软硬不吃,怎么办?”

    万天海没有说话,从顾秋调过来到现在,实行了一系例的措施,这些措施,对万天海国集团最为不利。

    但是他一次又一次接近顾秋,顾秋总是与他保持一种陌生的关系。万天海倒是希望,顾秋能亲自去视察一次他的企业。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肯定。

    现在顾秋要求市政工程搞招标,虽然卢部长说对他有益无害,但他隐隐觉得,这又是冲着自己来的。

    到顾秋家里,他不跟自己谈任何事,而是让自己去他办公室,这是要公事公办啊!

    万天海吩咐秘书,“你通知一下,让所有的企业老总,明天到办公室开会。”

    万天海是武源市商会的会长,他这个会长,是自封的。

    祝秘书马上应下来,连夜通知当地所有企业的老总。

    第二天一早,顾秋携夫人去省城。

    万天海则在自己公司的会议室里,聚集了几十号人。当然,能让他请过来的,也不是一般的人物,没有上千万身价,别过来丢人现眼。

    这些人在会议室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谁也不知道万天海究竟要搞什么?

    但是万天海迟迟没有现身,而是坐在自己办公室,看着一张报纸。

    祝秘书说,“董事长,他们已经到了。”

    万天海看了下表,“不急,让他们再等等。”

    会议室里的人,等了半个多小时,有人嚷起来了,“搞什么鬼?他要是不来,那我们就走了,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就是,也太过份了,怎么可以这样?他的时间就是时间,我们的时间就不是时间?”

    “问题是,他究竟找我们干嘛也不说,什么意思?”

    “可能是因为修路的事情,市政府发出通告,要修路了,听说这次还要公开招标。”

    “子午坡那边有块地,政府不是准备把它开发成商品住宅小区吗?那个盘子才大,跟修路想比,我估计他是不会看上修路这样的小项目。”

    “难说,他这个人胃口大得很啦!”

    正说着,万天海过来了。

    “大家的兴致都不错嘛,聊得挺开心的。”

    看到万天海过来,好几个人站起来,“万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们在这里坐冷板凳,有事快说吧,我们还有自己的事要忙。”

    万天海笑了,“忙什么?是不是响应市政府招标的事?”

    那人立刻就说话了,这时,万天海道,“你们在做什么,我心里很清楚。今天叫大家过来,就是想跟你们通个气。你们这些人也知道,以前大家是怎么做事的。哪一次不是我把项目拿下来给你们做?你们现在是不是翅膀硬了?想自己飞?”

    说到这话,大家都不吭声。

    没错,以前的项目,都是万天海拿下来的。他给承包给谁就承包给谁。只不过在利益分配上,他拿大头,人家累死累活,还是拿小头。

    没办法,这些人敢怒而不敢言。

    曾经有人反对过,结果呢,那人已经不在了,莫名其妙失了踪,他的公司也垮了。

    还有一次,有人跟万天海顶,结果当天晚上就被人砍了。他媳妇被人强j,万天海到医院去看他,这家伙还真没办法,答案了万天海的全部要求。

    现在万天海说话,他们不得不听。

    万天海说,“现在我给你们一个选择,如果想呆在商会的,留下来听我说,不想呆在商会的,门在那里,自己走。”

    走?

    走出去是什么后果?没人敢想。

    他们只能留下来,继续听他说什么万天海道,“我跟你们说,市政府这次招标,不管是谁,都不许参与投标。”

    “为什么?你得说个原因啊?”

    有人说话了。

    万天海说,“不要问原因,还是老规矩,等我拿到项目,你们大家去分。这次的蛋糕有这么大,谁也别想独吞。”

    有人不乐意了,“万老板,子午坡这个项目更大,你拿下那个项目就行了,这些小打小闹的项目,让我们自己接了吧?”

    万天海看着他,“看来我刚才的话,你没有听见?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

    那人马上就害怕了,“听到了,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