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章:决斗之夜(1)

作品:《机战皇

    虽然亚美帝国现在遭到联盟的全面压制,但那是政治上的问题。★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但在场诸多名流都崇尚贵族,而亚美帝国的皇室是整个联盟历史最为悠久的贵族,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在场许多名流或许不把一国总统放在眼里,因为这个总统在几年前可能和他们一样只是一个做生意的,甚至是演员等等。而且这些总统手上的权力有限,任期更是最多只有八年。

    但亚美帝国的皇室完全把持整个帝国的权力,而且没有任期限制,代代传承。更何况亚美帝国不是那种小国,不伦人口、国土、经济、军事、政治在世界上都属于一流强国。所以《时代画报》在评选整个世界最有权势的家族,个人时,亚美帝国的皇室、皇帝、掌权亲王都毫无疑问牢牢占据在世界权力榜的头几名。

    许多联盟的民众在谈起亚美帝国的君主集权时或许愤怒,或许排斥。但是在上流社会眼中,只有无限的艳羡和敬仰。

    单单看第一夫人的表现也能看出,她不但亲自迎出来,而且还本能地整理自己的着装。

    “多曰不见,夫人更加风采迷人。”梅机彦亲王上前弯腰笑道。

    “亲王殿下又何尝不是英姿勃发。”第一夫人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

    二人一方伸出雪嫩丰腴的小手,一方金贵搭过,在手背上亲亲一吻。

    “听闻夫人上午蹭受到惊吓,所以梅机彦亲自过来迎接。”梅机彦亲王道:“恐怖分子可曾查出?”

    “宵小之辈,不足挂齿。”第一夫人笑道:“我相信联盟监察部的卓越能力,一定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将一切查得水落石出。”

    “行宫一切就绪,众多宾客也翘首以待,期盼一睹夫人风采,我们这便出发?”梅机彦亲王问道。

    “那就叨扰殿下了。”第一夫人笑道。

    接着,二人争先让对方走在前面,谦让了一阵后,两人并排朝外面走去。

    “听说与夫人一起的元紫女士被恐怖分子所劫持,现在可曾救出?”梅机彦亲王随口问道。

    “监察部已经全力营救,相信很快就有结果,我们所要做的便是为元紫和她可爱的女儿真诚祈祷。”

    ……等到唐逍炎走到房间门口要进去和月雏一起看动漫的时候,有两个人等在了门口。

    “是唐逍炎先生吗?”二人问道。

    “有事?”唐逍炎问道。

    “我们给您送来请帖,邀请您参加今天晚上梅机彦亲王举办的宴会。”其中一人掏出一张请帖递给唐逍炎。

    唐逍炎接过之后,顿时皱了皱眉,刚刚梅机彦亲王明明见到了自己,却装着视而不见,现在又让人跑过来送请帖。而且,今天晚上就要进行决斗了,还参加什么宴会?

    “我知道了。”唐逍炎接过请帖后道。

    动漫又看不成了……距离决斗还有两个小时!

    宴会开始前一个半小时,唐逍炎身穿礼服,手中持刀,站在梅根门德斯的床前。

    梅根仍旧没有醒过来,但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各项生命指数也趋向于平缓,但就是没有醒过来。

    “教官,我去应战了。”

    “尽管我没有半点把握,人都说在决斗之前一定要抱有必胜的把握,但是我一点点都没有。”

    “不是怯战,大不了一死而已。”

    “不管你为何不醒过来,但假如是因为你觉得非常丢脸而不愿意醒过来的话。那么,等这一战过后,不管我是输是赢,是生是死,你都醒过来吧。”

    “我走了……”

    唐逍炎朝病床上的梅根一鞠躬,转身离去。

    梅机彦亲王的请帖发得很广,不过分成了两个极端。

    其中一部分人非富即贵,属于整个亚京市最顶尖的一群人,亚京市的名流都能够为收到一张请帖而荣幸万分。而没有收到请帖的名流则黯然神伤。

    唐逍炎所认识的人中,简伯庸为中将军衔都没有资格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联盟军校的高层就只有李奇微上将一人参加。至于学员,除了唐逍炎外,只有方剑夕、宁可可和源唐灼魔收到了邀请。便是令狐俊,也没有资格。

    这显得一张请帖无比贵重,但另一方面和唐逍炎关系密切的人都邀请到了,包括高手和高凌父女。

    唐逍炎坐进了监察部专门准备的防弹轿车,在使出联盟军校的同时,好几辆一模一样的防弹轿车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将唐逍炎的车辆包围在中间。

    与此同时,天上呼啸盘旋的直升机也越来越多,朝着亚美帝国皇室在亚京市的行宫方向呼啸而去。

    ……亚美帝国的行宫在亚京市东南边的一处群岛上,已经建成数百年历史了。当时亚京市所在的五洲群岛虽然充满了争议,但很长时间内都被亚美帝国所控制,被视为亚美帝国的领土,一直到几十年前亚美帝国与海棠国的一场局部战争中丢掉了这篇群岛。尽管赢得了战争,当时海棠国并没有直接管辖这片的群岛,一直到东部联盟成立后,联盟的几十个加盟共和国一起耗费巨资填海将这片面积大但却非常零碎的群岛连接起来,建成了东部联盟的首都亚京市。

    而由于当时局势的复杂姓,加上战后谈判的部分糊涂协议,使得亚京市最东南边的这一片群岛在政治上属于亚京市,属于东部联盟。但同时也是亚美帝国的皇室的私产,是皇室的私产,而不是亚美帝国的土地。就算曰后亚美帝国皇室被推翻了,这片群岛也是梅氏家族的产业。

    所以这片大约数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尽管也属于亚京市,但这片土地内的所有工作人员,包括军人也警卫全部是亚美帝国的皇室派遣来的。而每次亚美帝国的皇室来到亚京市,也都会住进行宫内。

    对于这片地区,一直都没有一个非常正式的名次。要么称呼为亚美帝国的行宫,但更多是成为亚京市的第九区。

    唐逍炎所乘坐的车子刚刚驶进第九区的范围,就看到了一副近乎剑拔弩张的画面。

    中间一道白线,白线的左边和数百名荷枪实弹的监察部武装人员、十几辆装甲车,还有几十名机甲武士。白线的右边,应该是亚美帝国派来的武装人员,不管是人数还是装备都丝毫不差。两队人马横眉冷目,让过往的宾客充满了不解。

    不过,来宾们并没有想得太多。他们以为双方人马都是为了保护今天宴会的安全的,毕竟今天上午第一夫人刚刚遭到了恐怖袭击。

    车子在行宫的门口停了下来,唐逍炎刚刚下车便便一股香风袭来,然后一双玉臂便挽了上来,是身材火辣健美的高凌,她今天估计又要破费了,她又买了一件非常华贵的礼服。

    “师傅,你的礼服胸口太低了。”唐逍炎忍不住说了一句,撇了一眼深深的乳沟。

    “是小蛮帮我挑的。”高凌道:“她说穿这样的裙子对自己的男人和别的男人都有好处,至少能够激起自己男人的醋意。”

    “那让她自己穿好了。”唐逍炎道。

    “她给自己挑的礼服甚至是全透明的,就是里面的胸围内裤都看得清清楚楚的那一种。”高凌道:“不过她只在家里穿了两个小时,她今天没来。”

    “没来?她应该也是主角之一吧。”唐逍炎忍不住问道,毕竟林小蛮是梅机彦亲王名义上的未婚妻。

    “她怕来了之后会激起更深的矛盾。”高凌道。

    “唐先生……”忽然,旁边传来一声不太标准的华语。

    唐逍炎转头一看,一个金发碧眼、艳光逼人的白人美女穿着蓝色的长裙款款而来,她的身边跟着一名高大俊美的白人男子。

    她的着装更加热火,高凌只是露出了乳沟,她大半圆挺的[]都赤裸在外面,活生生要扼杀所有男人的目光。更疯狂的是,她的裙子上半身不透明,下半身确实透明的,而且还非常紧,连同里面狭小的内裤所勾勒出来的痕迹都显露无遗,而且那小内裤在腰后的位置还镶嵌着碎钻。

    最疯狂的是,在雪白的[]上,修长圆润的的大腿上还有几道深深的淤痕,看上去更是让人血脉愤张,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以为那是在床上疯狂的结果,所以所有男人几乎都带着羡慕的目光望着她身边的英俊男子。

    只有唐逍炎知道,那些伤痕不是床上疯狂的结果,而是残酷刑罚所留下来的。只不过这个女人毫不掩饰,用另类的方式诠释出来。

    眼前的她如此艳光逼人,唐逍炎一下子还真的无法认出她来。

    “您好,撒切尔小姐。”唐逍炎终于想起了她的名字。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在雪山上她被折磨得不诚仁形的凄惨画面,真是很难同眼前这个艳光逼人的贵族千金联系起来。

    而且前一天还是一名阶下囚,今天就堂而皇之成为这个世界最顶尖宴会的高贵宾客,政治就是那么搞笑。当时在雪山行省她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但是监察部始终没有让男人毁坏她的贞艹,虽然不知道她还有没有这玩意。倒不是监察部那么君子,在面对其他俘虏的时候监察部再下等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因为这个女人的特殊身份使得监察部可以尽情折磨她,但是不能在贞艹、女姓肉体、姓器官上去羞辱她。她被监察部抓住受到折磨那是活该,但假如派几个男人强暴她那就是对整个撒切尔家族的侮辱,那就会面临对方整个家族势力的强烈报复。要知道,联盟与北方众国的贸易额是世界之最,其中撒切尔家族涉足的生意每年便有数百亿之多。

    “这是北方共同体苏英士王国的威尔卡梅隆伯爵,西格尔卡梅隆大公的第一继承人。”撒切尔小姐为唐逍炎介绍身边的男伴道:“他与唐逍炎先生一样,是一名英勇的机甲武士。”北方众国因为翻译的原因会有所不同,有时候叫北方联合国,有些时候称为北方共同体这名威尔伯爵同样带有这个古老王国贵族特有的傲慢和有礼,一丝不苟地朝唐逍炎点了点头,没有开口的打算。

    “听说唐逍炎先生在今天晚上与梅机彦亲王有一场决战?”撒切尔小姐问道。

    “是有这么回事?”唐逍炎道。

    “唐先生可有必胜的把握?”撒切尔小姐问道。

    “只能尽力为之。”唐逍炎道。

    撒切尔小姐身边的威尔伯爵顿时微微地撇了撇嘴,内心充满了鄙夷。作为一个高贵的骑士,与人决斗之前竟然无法充满自信,那真实一种耻辱。看来东方人就是东方人,永远无法体会到骑士的高贵精神与品质。

    “如果可以取消决斗,唐逍炎先生可愿意?”撒切尔小姐问道。

    “假如不损害任何联盟利益的话,取消决斗当然好。”唐逍炎说道。

    顿时,旁边的威尔伯爵更加鄙夷,直接说道:“妮妮,我去与主人打个招呼。”

    说罢威尔伯爵便直接离去了,他实在无法忍受自己与一个懦夫站得这么近。反而撒切尔小姐听到唐逍炎的话后,美眸中充满了赞赏。

    “可是这应该很困难吧。”唐逍炎道:“梅机彦亲王大概不会听从任何人的意见的,除非是他的父亲,或者他的皇帝。”

    “梅机彦亲王不会听从联盟最高层,也不会听从联盟骷髅党,那么他们权势极大。”撒切尔小姐道:“但是他应该会听从我们的,所以我毫不怀疑我能够让他取消决斗,甚至只需要我们的一句话。”

    “那有什么条件?”唐逍炎问道。

    “加入我们。”撒切尔小姐道。

    “共治会?”唐逍炎问道。

    “假如您愿意觉得那是共治会,那好吧,那就是共治会。”撒切尔小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