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八章为非作歹的狮鹫贵族

作品:《英雄无敌之帝国残阳

    矮胖子原本以为最后出现的那名中年巡礼者是这群年轻人的首领,但是他没有想到伐修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威胁,而是面无表情的站到其中一个年轻人的身后,手按剑柄,一言不发。

    “德拉巩逊侯爵家族的骑马侍从?”安若素尽量遏制住声音之中的颤抖,他刚才手刃了两匹战马,并且看着战马的主人被坐骑践踏蹬踹致死,这是两段人生轨迹中都没有经历过的体验。“那么你们有什么理由会出现在受圣?巴布鲁帕修道院庇护的村落,而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安若素语气锐利的指责让矮胖子拧起眉头,“这些卑贱的杂种胆敢拒绝贵族老爷的要求,身为狮鹫帝国九柱家族的一员,我很有必要让他们明白一下什么叫敬畏之心。”他用傲慢的语气回答说,“至于你们的愚蠢做法,等我把这件事情报告到王都菲尔梅耶之后,就期待来自狮鹫大帝的怒火不要太过猛烈吧!”

    “你就这么肯定自己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吗?”安若素已经平静下来,举起手做了个手势,那些年轻人随后从还在呻吟悲鸣的垂死者身边离开,隐隐对矮胖子和他的两位随从形成了包围。“报上你的名字,否则我就把你当成无名无姓的土匪处置。”

    矮胖子似乎很想咒骂几句,不过显然眼前的不利局面让他还是压住了怒气,“汉格雷?德拉巩逊。”他硬邦邦的报出名字,“德拉巩逊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狮鹫护国骑士团荣誉骑士。”

    安若素皱起眉头,他能看出矮胖子的傲慢态度不是装腔作势,而是他确实认为自己理直气壮。“你是个贵族,”他提高声音说,“我必须假定你真的是个贵族,汉格雷,但是贵族身份并不表明你能够残杀无辜的村民。”

    “狮鹫大帝李维九世陛下曾经赋予圣?巴布鲁帕修道院一项神圣职责。”伐修用刻板的语气指出,“如果有任何贵族或者领主胆敢在修道院保护的村镇为非作歹,就视同挑战狮鹫帝国的威严,必须予以严惩。”

    “谁敢?”矮胖子厉声尖叫起来,他显然没有想到会有人提出这道来自上百年前的旨意,“谁敢严惩九柱家族的继承人?你吗?别吓唬人了,区区一个巡礼者也敢做出这样的威胁,不怕给你那个什么圣?巴布鲁帕修道院带来灾难吗?”

    “罗兰德首席巡礼者阁下不会容忍发生这样的罪行,库尔甘院长大人也不会容忍。”安若素厉声打断矮胖子的威胁,随后用长剑指了指脚边,“现在下马投降,我保证你们会得到来自罗兰德首席巡礼者阁下的公正判决。”

    “他也配?”汉格雷轻蔑的朝着旁边啐了一口,“我倒要看看谁敢阻拦汉格雷老爷离开!安达姆骑士,赫伦骑士,开路!”

    那两名穿着全套金属铠甲的随从闷声闷气的答应了一声,随后拔剑出鞘,狰狞的钢剑剑锋上闪烁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安若素一开始以为那是反射的火光,不过随后就感到心脏一阵抽紧。

    那种光芒是斗气激发的特征,汉格雷的这两名随从都是拥有斗气的真正骑士!

    安达姆骑士在前,赫伦骑士在后,两人保护着汉格雷向村外冲去,首当其冲的两名学徒刚想阻拦,就被直冲而来的战马逼退,其中一个还被石头绊了一跤。

    一声尖锐的怒吼,希尔瓦娇小的身躯里爆发出令那些男性学徒都瞠目结舌的勇气,她迎着战马快步冲来。结果被安达姆骑士一剑劈飞了手中的长剑,要不是随后赶到的安若素拉了她一把,肯定会被践踏在马蹄下面。

    几乎在同一时刻,伐修一抖披风,脚步迅捷如风的从侧面冲上。两把钢剑在空中猛烈交击,火星迸射,伐修固然踉跄倒退,安达姆骑士也被震得身体一歪,险些从马背上跌落下去。

    汉格雷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不过他随即就大声催促,“赫伦骑士,这不是在进行比武较量,一起上,如果那些家伙不肯让路,就宰了他们!”

    赫伦骑士低沉的应了一声,策马冲向战场,安达姆骑士稳住身体之后,也向前冲锋,打算和赫伦骑士前后夹击伐修。刚才的交锋虽然短暂,也让这两位骑士明白对手的难缠,单打独斗的话,他们没有信心迅速解决这位巡礼者。

    伐修的眸子之中燃烧起战斗的狂热,但是他并未忘记自己的职责,“托马德,我以导师的身份命令你!”巡礼者一面举起手中的长剑,一面厉声叫喊,“带那些孩子们离开,去和罗兰德首席汇合!”

    “我拒绝!”安若素还没来得及回答,希尔瓦已经高声喊叫起来,同时挣扎着爬起身,“伐修大人,让我们和您并肩作战!”

    “服从命令……”伐修咬牙吼出半句话,就不得不闭上嘴巴,奋力格挡开赫伦骑士的长剑,紧接着他向旁边跨出一大步,非常惊险的躲开了安达姆骑士的夹击。

    伐修是一位非常老练的巡礼者,但是这并不表示他能够在两名骑士的夹击下支撑下来。如果只是其中一位,他还可以运用巡礼者的特殊能力为自己创造胜利的机会,但是现在,他只能拼尽全力的躲闪、招架,希望自己能够拖延足够长的时间,至少让那些学徒有机会逃离这里。

    一阵呐喊声让伐修心中陡然一沉。没有一个学徒听从那个离开的命令,其中四个学徒在希尔瓦的带领下冲上来,包围住安达姆骑士,试图以游击的方式分担伐修的压力。安若素独自一人面对赫伦骑士,而且佩剑没有出鞘,高举双手,嘴里大声诵念着赞美众神的诗篇。

    赫伦骑士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年轻人手无寸铁而掉以轻心,刚刚那个吞噬了好几条生命的黑色火球可让他记忆犹新。赫伦骑士虽然已经领悟了斗气种子的奥秘,但是却并没有将其推进到斗气外放的程度,凭借着目前的斗气水平,想要抵抗那个威力强大的魔法,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幸好那个魔法师太过年轻,居然愚蠢到把自己暴露在一名武装骑士的马头之前。赫伦骑士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随后双腿重重夹紧马腹,战马发出一声嘶鸣,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朝着安若素猛冲过去。

    吟唱声曳然而止,安若素突然举起右手,一道黑色的光芒从手腕的刺青上激射而出,目标不是高高在上的赫伦骑士,而是他胯下那匹雄骏的战马。黑色光芒在战马的眼前制造出一片任何光线都无法穿透的黑暗,失明的战马当即连连嘶鸣,人立惊跳,前蹄在空中乱踢乱踹。

    赫伦骑士一头栽了下来,由于过分相信自己的骑术,他甚至都没有做好摔落在地的防范。还没等他从落地的冲击当中清醒过来,安若素轻快的向前一跳,长剑从剑鞘之中滑出,剑刃猛然刺向战马的脖颈,锋刃轻而易举的穿透毛皮和肌肉的防护,切开喉管,直达颈骨。

    战马惨嘶着轰然倒下,将骑士的身体压在下面。伴随着一连串可怕的骨折声,赫伦骑士的面孔突然扭曲了,痛苦的呻吟声和血沫同时从嘴里喷出。

    安若素在战马跌倒的时候箭步跳开,随后绕到另一边。被战马压住的骑士不停骂出污言秽语,用唯一自由的右手挥舞着长剑,想要逼退任何靠近的人。安若素想到那些惨死的老弱妇孺,脸上不由得露出憎恨的表情,身体一伏,长剑水平划出一道银白色的轨迹。

    赫伦骑士的惨叫声极为刺耳,他的右臂被剑刃齐肘斩断,鲜血宛如喷泉一样溅起半米多高。安若素面带冷笑的退开,然后对那些刚刚从变故之中清醒过来的村民摆了摆头,“现在我把这家伙交给你们了,为了逝去的亲人和被毁的家园,请你们做出恰当的处置。”

    没有什么是比复仇更加恰当的处置了。当被十来个手持农具的男人团团包围的时候,赫伦骑士发出了一声比一声更加凄厉的尖叫,活像是头被绑上屠宰场的羔羊。不过尖叫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钝重的击打声所取代,很快就连这声音都没有了。

    安达姆骑士和伐修之间的战斗此时也已经分出了胜负。骑士本来就在剑术方面略逊巡礼者一筹,加上几名学徒以机敏的动作进行干扰,胜负的天平倾斜的更加明显。剑刃交锋不到十次,伐修就找到了骑士在防御上的一个空档,伴随着短促的祷言,无形的气流猛烈撞击安达姆骑士的腹部。

    微弱的斗气防护和铠甲都不足以抵挡住全部冲击,安达姆骑士的嘴里吐出呻吟,然后丢下长剑,痛苦得连身体都蜷缩起来。

    眼看着最后的保护者倒在地上,汉格雷第一次感到了惊慌失措。他的腰间还挂着带血的钉头锤,身上也穿着手工精细的锁链甲,但是他很明白这些装备并不能为自己带来丝毫安全感——朝着没有能力反抗的平民头上挥舞是一回事,面对连全副武装的骑士都能打倒的对手就是另一回事了。

    眼看着手持农具的村民从被活活打死的赫伦骑士身边散开,然后围拢过来,汉格雷发出一声色厉内荏的叫喊,随后傲慢的抱起双手。“滚开,贱民,如果你们敢碰我一根手指,德拉巩逊家族的报复就会将这里夷为平地!我发誓!”

    “我必须提醒你,汉格雷,德拉巩逊家族的封地不在这里。”安若素的声音重新变得低沉而致命,金色的眸子之中似乎有光芒在跳跃,“你现在脚下踩的是圣?巴布鲁帕修道院保护的土地,根据狮鹫帝国的神圣法律,你必须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

    “他的话没有错,托马德。”一个声音从年轻人的背后响起,语气平静而冰冷彻骨,“如果可能的话,我同样希望能够让烧杀抢掠奥格村的匪徒付出失去生命的代价,但是九柱家族的核心成员……不在此列。”

    安若素下意识的握紧拳头,随后转过身,向着策马走进火场的那个人抚胸施礼,在另一边的伐修也在同一时间做出相同的举动。

    “向您致敬,罗兰德首席巡礼者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