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八章出发,目标亚伯拉罕大沙漠

作品:《英雄无敌之帝国残阳

    骄阳似火,塔塔尔丘克的城墙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亮得刺眼,仿佛像是着了火。以简易木栅包围的商团营地里一片忙碌,成桶的葡萄烧酒和烈酒被滚上货架,然后用结实的绳索紧紧捆绑起来;强壮的工人扛抬着装满货物的口袋,喊着号子从帐篷中走出来;十二辆被称为“沙漠之舟”的巨型货车整齐的排列在营地门前,每一辆都需要整整八匹沙蜥蜴才能拉动,同时也能容纳几十匹驮马负担的货物。

    或许是因为有段时间没有降雨的缘故,空气中似乎浮动着一层淡淡的灰霾,托马德一天中第三次把手掩在面前,眉头皱起,随后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喷嚏。

    “公正之主在上,”他掏出亚麻手帕擦了擦手,自言自语的低声抱怨着,“我真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对灰尘过敏,或者是昨天晚上着凉了吗?”

    天平商会的商团在昨天拂晓时分抵达了自由都市塔塔尔丘克,由于停留时间只有短短一天,所以只有急需舒缓身心的人才会交纳一枚银币的入城税,前去塔塔尔丘克西城区的某些地方探求乐土仙乡。大部分商团成员都在城外搭起帐篷露宿,由于紧靠自由都市,安全方面没有问题,他们甚至连营地周围的防护壕沟都没有挖掘,只是随便竖起了一排木栅栏标出边界而已。

    烈焰之子佣兵团的一百名精锐雇佣兵已经在营地外面整装待发。由于马匹并不适应沙漠气候,大多数人都把一种双峰野驼当成前往沙漠的代步坐骑。这种牲口耐力优秀,但是脾气倔强,负重能力不高,冲刺速度又慢,除了亚伯拉罕大沙漠之外,很少能看到有人情愿去驯服它们,更无法用于骑乘战斗。

    托马德现在就在对付这样一头倔强的畜生,这头野驼是昨天刚刚从北城区某个市场买来的,很显然没有接受过像样的训练。虽然买来这头畜生的加西亚给它起名叫做“黑骑兵”,然而在托马德看来,还不如叫“泥巴种”更形象一些。只是一上午的时间,这头畜生就在地上打了三次滚,其中有两次险些让托马德来不及从驼背上跳下来。

    忍无可忍的托马德给了这头畜生两次教训,不过似乎用处不大,刚刚离开城门,还没来得及和烈焰之子的队伍汇合,“黑骑兵”就玩出了第四次就地打滚的把戏。托马德虽然及时跳开,没有被形象尽失的压在下面,但是不远处飘来的阵阵低笑却让他感到了脸上一阵发烫,心里忍不住阵阵发狠。

    “给我老实点,蠢货,别让我发火。”托马德抓住野驼的耳朵,咬牙切齿的轻声威胁,结果却换来了这畜生掀唇咧齿的一声怪叫,以及不远处更大的嘲笑声。

    “这是你逼我的。”托马德忍无可忍的朝脚下啐了一口,右手指尖上突然聚集起一丝深紫色的电光,随后朝着野驼轻轻一弹。野驼的怪叫声像是被利刃切断一样消失了,身体就像是个木偶一样僵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看来这个控制术还是挺有用处的,建造二级魔法塔果然是正确的选择。”托马德满意的看了一眼变得完全服从命令的双峰野驼,一点都没有在意刚刚使用的是一个高达第五能级的精神魔法。

    施展控制术并没有什么宏大的光影效果,不过突然顺从下来的双峰野驼并没有逃过有心人的眼睛。列那?巴斯滕的瞳孔微微一缩,手指险些把精心打理的胡须捻断,随后厉声打断了几名资深雇佣兵发出的嘲笑声。

    “闭嘴,别让人笑话烈焰之子没有纪律。”他用刻意提高的声音教训着笑声最大的那些人,“托马德团长是烈焰之子的合作伙伴,你们要像尊敬我那样去尊敬他,并且……”列那团长停顿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这件事情对烈焰之子来说非常重要,必须以最鲜明的态度表达出来。

    “……并且服从他下达的所有命令!”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被任命为临时指挥官的查玛队长更是瞪大了眼睛,“团长大人,为什么?”他忍不住提出质疑,“托马德的实力的确比我强一些,但是他可不是烈焰之子的成员,您难道相信一个外人会比我做得更好?”

    列那团长皱起眉头,“不,我原本没打算这样做,但是……”他再次瞄了一眼托马德,以及那头站在他身边一动不动的野驼,“我相信谨慎无大错,查玛队长,托马德团长不会无缘无故去命令烈焰之子的人,如果真的出现了那种情况,恐怕就是遭遇到非常糟糕的麻烦了。我要你摒弃一切私心杂念,不折不扣的去执行他的命令。”

    “即使命令很不合理?”

    列那团长张了张嘴巴,随后重重点头,“很多命令都是听上去很不合理的,比如我现在下达的命令就是。”他一字一顿的加重语气说,“查玛队长,这是我的命令,明白吗?”

    “我明白了。”查玛队长犹豫了一下,不过对列那?巴斯滕团长的忠诚和信任很快让他说服了自己,“我会服从……托马德的命令,并且竭尽所能说服其他人也服从。”他一面说,一面下意识的看向站在栅栏外面的托马德,随后咂了咂嘴。“说真的,列那团长大人,这小子连双峰野驼都不会骑,您真的认为在出了麻烦的时候,他能够下达正确的命令吗?”

    “会不会骑野驼和有没有指挥才能是两回事!”列那团长立刻愤愤不平的表示,让查玛队长脸色发僵的闭上了嘴巴,“一个人总会有些不擅长的事情,我很高兴能够和托马德团长在这件事情上取得共识。”

    一动不动的双峰野驼并不比连蹦带跳的小马驹更容易骑,托马德第二次从特制骑鞍上滑下来之后,心中不禁感到有些沮丧。就在他准备第三次爬上去的时候,有个陌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语气粗鲁,但是里面那种示好的味道相当强烈。

    “别那么骑上去,稳一点,不要用力拽缰绳,稍微松一下更好。”

    托马德动作僵硬的照办,果然很轻松的爬上了驼背。于是他兴高采烈的在驼背上转过身来,感激之情溢于言表。“非常感谢,您的指点太管用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查玛队长点头致意,托马德的直率让他心里不自在的感觉淡化了不少,语气也变得缓和起来,“我是烈焰之子佣兵团这次护送任务的指挥官——第一分队长查玛,托马德团长,你的坐骑很听话,即使是被扯痛了脖子也没有把你掀下来,不过可不表示你的骑术对头。”

    托马德连连点头,“我从没骑过野驼,实际上除了训练有素的战马,我什么动物都没骑过。”他直言不讳的承认说,“查玛队长,不好意思,能不能抽空教我一些骑野驼的诀窍呢?”

    查玛打量了托马德一会儿,他没有在那张显得格外年轻的面庞上看到真诚之外的东西,“我可能没办法让你骑得和我们一样好,但是至少应该能让你不至于磨破大腿,或者从驼背上掉下来。”他一面说,一面仔细查看着托马德的坐骑,尤其是骑鞍和下面的脚镫,甚至还挪动了一下托马德的腿,以便能够更加仔细的观察。

    “托马德团长,你的野驼是从哪里买的?”查玛最后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阴沉。“脚镫皮带收的太高了,而且在很不合适的地方打了好几个结,肚带也没有系紧,难怪你会坐不稳当,一连摔下来两次。”

    托马德迅速跳下驼背,然后让查玛队长把那些有问题的地方指给自己看。“这里打的结是多余的,而且长时间骑行的话,会磨伤你的大腿内侧。”查玛队长一面解释,一面解开皮带,把骑鞍和脚镫调整到合适的位置上,然后重新勒紧肚带。

    “这头畜生真听话。”当忙完这些之后,查玛队长擦着额头的汗珠说,“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做出这种蠢事,他如果真想要让你吃点苦头的话,应该会买来市场上最暴躁和倔强的野驼才对。”

    托马德沉吟着接过缰绳,随后动作敏捷的跳上驼背,“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查玛队长,看来确实有人不想让我参加这次护送任务。”他轻轻拍了一下野驼毛色纯黑的头颅,野驼听话的迈开脚步,稳稳的在营地外面兜了一圈。“看来已经没问题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查玛队长好不容易才按捺住心中的惊讶,他从没看到过有人能够这么快就学会驾驭双峰野驼的诀窍,虽然托马德骑在驼背上的姿势还有些僵硬,但是毫无疑问,他已经完全掌握了相关诀窍,只待进一步熟练骑术了。

    “应该快了,托马德团长。”查玛队长回头看了看商团营地,“那些沙漠之舟已经都装满了货物,最多再等十几分钟……”

    话音未落,商团营地里有人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吆喝,随后几十根长鞭同时抽出脆响,沙漠之舟的车轮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在平整的道路上压出深深的痕迹。商团的仆役和少数护卫骑兵立刻跟了上去,在车队两侧缓缓骑行。接下来离开营地的是用长绳拴成四列纵队的双峰野驼,每一列的数量都超过了三十头,除了第一头和最后一头野驼背上坐着骑手之外,其他野驼都背负着满是物资的沉重驮架。这些驮架大多都装载着清水、烈酒和干粮,进入亚伯拉罕大沙漠之后,虽然还能遇到几处绿洲和湖泊,但是带足补给品显然也是非常必要的。

    查玛队长朝着托马德点了点头,“托马德团长,我们也要出发了,你是准备跟随商团护卫前进,还是和我们一起走?”

    “我还是单独走一段路好了。”托马德微笑着回答说,同时抖动两下缰绳,“在我能够彻底掌握怎么驾驭这头畜生之前,我不准备让任何人看到这副狼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