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十章绿洲旁边的伏兵

作品:《英雄无敌之帝国残阳

    东边天际隐隐现出浅白色光芒的时候,托马德在一片深蓝和金黄的交界处找到了一点碧绿。那很有可能是整夜骑行之后导致的视觉误差,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点碧绿渐渐扩大,最终在视野中呈现出由几小片沙漠植物和浅湖组成的绿洲。

    查玛队长心满意足的长出了一口气,一夜没睡的疲倦让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眼睛在眼眶里佝偻的更深了,但是双颊已经泛起了兴奋的红晕。“总算不是最糟糕的结果。”他兴高采烈的大声说,声音在空旷的沙漠中传出好远,“如果第三座绿洲也被沙子掩埋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呢!”

    托马德没有查玛队长那么兴奋,整夜在茫茫沙漠之中骑行和通宵攻略游戏副本可是两回事,他现在感到全身肌肉都在酸痛,挂在腰间的狮鹫之剑沉重得让他只想诅咒眼前的一切。

    “这真是太好了。”托马德用干巴巴的语气说,“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做?留在这里休息一下,还是马上返回车队营地?”

    查玛队长迟疑了一下,看得出他很想马上返回营地,但是疲倦也确实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我们……”他咂咂舌头,“我们在绿洲休息到午后,托马德团长,你先休息,我来担任警戒任务。”

    托马德咕哝了一句什么,似乎是一句埋在嗓子里面的客气话,随后匆忙点了点头,“那好吧,查玛队长,换班的时候,或者你撑不住了就马上叫醒我。”

    看起来一夜辛劳总算是得到了回报,两人一面心情轻松的说笑,一面朝绿洲前进。不过几分钟后,嗅到一股淡淡血腥气息的托马德陡然闭上了嘴巴,脚踩着脚镫,在驼背上站直身体。那头黑色毛片的双峰野驼立刻停住脚步,四条腿站得活像是四根僵直的木桩子。

    查玛队长被他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托马德团长,发生了什么事情?”

    “情况不对,我刚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托马德头也不回地回答,同时极力向绿洲四周眺望,希望能察觉一些异状。不过视野所及都是漫漫黄沙和起伏沙丘,别无他物,低矮的灌木丛和清澈的浅湖也藏不下任何大型动物——或者人——的尸体。

    查玛队长没法做出同样的眺望姿势,他的骑术远比托马德优秀,但是胯下那匹野驼可不会乖乖听话。于是他跳下驼背,一面拉紧那头畜生的缰绳,一面摇了摇头说,“我什么都没闻到,而且沙漠里面很难闻到血腥味的,托马德团长。无论是什么动物死掉,都会在几个小时内被沙蜥蜴、秃鹫或者鬣狗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具白骨。”

    巡礼者的特殊冥想方式可以极大提高视觉、听觉和嗅觉,但是托马德显然不能直接说出这样的理由。“查玛队长,我希望是自己弄错了,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这座绿洲恐怕不安全。”他翻身跳下驼背,脚踩黄沙的时候,险些因为僵硬和酸痛跌了一跤。“我不建议继续接近绿洲,有一种方法可以观察到周围的情况,查玛队长,麻烦你帮我警戒一下?”

    查玛队长有些不赞同的咧了咧嘴,不过他也没打算反对托马德的做法,“好吧,托马德团长,我听你的。”他将两头野驼的缰绳拴在一起,然后抽出腰间的厚刃弯刀,“不过最好快一点。”

    托马德没准备浪费时间,心中不祥的预感更加浓烈,让他感到肠子一阵阵的打结。席地坐下之后,他只花了十秒钟时间就进入冥想状态,周围的环境以奇异的视角在他面前展开,仿佛从极高处俯瞰大地,范围接近方圆几公里,而在加强精神力之后,又可以将某个地方放大到纤毫毕现的程度。

    这种技能被托马德命名为“天眼”,实际上是巡礼者进阶冥想失败的产物,原本应该聚集成一点的精神力变得发散开来,导致无法用来施展巡礼者专属的秘法。对于精神力不够强大的人来说,天眼只能看到周围几十米的事物,还不如肉眼视野来得方便,而且进入冥想状态还要消耗大量时间,但是对于托马德来说,日复一日使用全息影像头盔早已将他的精神力扩展到相当恐怖的程度,天眼的效果就变得非常强悍,简直成了能够任意收放的随身地图。

    致命的危险就藏匿在绿洲旁边一座巨大沙丘的后面。除非有人的目光能够穿透沙丘,或者能够转弯,否则即使是抵达绿洲也没法察觉。两百多名身材魁梧的蛮兽人躲在沙丘后面挖出的浅坑里,破烂的旗帜和生锈的武器放在身边。几十颗血肉模糊的头颅堆在他们中间,一个个面目狰狞,表情痛苦,显然就是托马德闻到的淡淡血腥味的来源。

    托马德暗暗吸了一口冷气,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虽然这些蛮兽人的武器都非常简陋,但是并不会降低他们的威胁性。哪怕是最矮的蛮兽人也比商团里最强壮的男人还要高出一头,刺满诡异图案的胳膊和胸膛都强壮得吓人,蛮兽人咆哮武士能够活生生撕裂一匹全副武装的战马,这早就不是秘密了。如果天平商团的车队毫无所知的抵达绿洲,并且安营扎寨的话,托马德简直难以想象要如何抵抗这些剽悍野蛮的家伙发动的突然袭击。

    幸好早一步发现了情况不对。托马德以“天眼”继续扫视附近其他沙丘,结果又发现了两支规模较小的蛮兽人部队,加起来埋伏在绿洲附近的蛮兽人已经超过了四百。对于只有二百多名护卫的天平商团来说,哪怕不是被打个措手不及,也难以抵挡如此众多蛮兽人发动的猛烈进攻。

    “查玛队长,你听我说,不要突然往绿洲的方向看。”托马德睁开双眼,用低如呓语的声音说,“绿洲正后方的沙丘后面埋伏着一支蛮兽人部队,人数超过二百,左右两侧的沙丘后面也有,加起来大约有四百人左右。”

    “诸神在上!”查玛队长难以置信的脱口而出,声音在寂静的清晨传出很远,“不可能吧,怎么会有蛮兽人埋伏在这里?”

    托马德气得双眼发黑,从地上一跃而起,“你把一切都搞砸了!”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锋芒毕露,“发发慈悲吧,公正之主!那些蛮兽人已经察觉我们的发现了。”

    查玛队长脸色一僵,不过没等他开口反驳,一阵远远传来的呼喊声就证明了托马德所说的正确性。大片沙尘从几座高大沙丘后面同时升腾而起,随后数以百计的蛮兽人身影出现在绿洲的四周,许多旗帜在他们的头上飞扬。查玛队长只是随意一瞥,就发现了其中有最为臭名昭彰的撕裂者部落的剥皮人旗、角冠部落的歪斜头盔旗和啃骨部落的碎裂骷髅旗,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破烂旗帜。

    只有一面旗帜位于众旗之上,迎风猎猎飞扬,上面的图案令人印象格外深刻,那是一把苍白如死人骨骼的锯齿长剑,剑柄末端是个戴着王冠的头骨,剑刃一半被鲜血染红,底色漆黑如夜。

    那面旗帜映入眼帘,查玛队长的身体猛烈颤抖了一下,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如酸败牛奶,“蛮兽王旗!”他的语气简直像是在绝望的哭泣,“诸神啊,救救我们,是蛮兽王旗,我们完了!”

    眼看着蛮兽人的队伍越来越逼近,托马德用力抓住查玛队长的肩膀,把他推上驼背,“醒醒吧!”托马德朝着查玛队长大吼,“看在诸神的份上,快醒过来!”

    查玛队长目光呆滞的看了托马德一眼,“跑……跑不掉了。”他的语气介于恐惧和麻木之间,“我们跑不过蛮兽人的,沙漠里没有任何动物能够跑过他们。”

    查玛队长没有说错,就在这段时间里,蛮兽人像是肆意横淌的浊流一样漫过沙丘,从三个方向朝两人包抄而来。他们并没有坐骑,不过强健的双腿提供的速度远远超过沙蜥蜴,更不是双峰野驼所能比拟的。

    不过托马德可没打算坐以待毙,“少废话!”他厉声大叫,同时拔剑割断了绑在一起的缰绳,“他们追不上的,快跑!”细微到几乎看不清楚的黑色光芒从他的指尖一闪而逝,没入查玛队长骑着的那头野驼的颅骨,随后那头畜生发出一声音调怪异的嘶鸣,四条腿以前所未有的频率运动起来,驮着查玛队长朝着来时的方向狂奔而去。

    劲风迎面扑来,带着沙漠特有的灼热气息,风里的沙砾打在脸上的时候,居然传来了刺痛的感觉。耳边响起的蛮兽人兽皮战鼓和野蛮嚎叫声不但没有渐渐逼近,反而越来越远,最后仿佛被彻底抛在了身后。直到这时,查玛队长才从浑浑噩噩的呆滞中清醒过来,眼看着两侧沙丘急速向后飞驰,这位经验丰富的资深冒险者忍不住用力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正在做梦。

    “诸神在上,这头畜生怎么跑得这么快?”他低头的动作僵硬得像个木偶,等看到胯下那头野驼以看不清楚四条腿的恐怖速度向前奔跑,一双眼睛顿时瞪得吓人,眼球差点就从眼眶里面努了出来。

    “别惊讶了,查玛队长,我对这两头畜生用了个加速魔法。”随着一阵滚滚如长蛇的沙尘从身后扬起,托马德骑着那头叫做“黑骑兵”的野驼追了上来,说话的声音不高,却如同利刃般划开呼啸风声,“蛮兽人已经被甩开了,但是他们的数量还在增加,而且正在向车队的方向逼近,我试着想要把他们引到其他方向,但是没有成功。这些蛮兽人根本不是在追逐我们,他们早就知道车队停留在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