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十二章试探,强行突围的决定

作品:《英雄无敌之帝国残阳

    烈焰之子的成员毕竟都是经历过战斗洗礼的老练战士,虽然被突然出现在营地附近的蛮兽人给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在查玛队长的大吼下,还是迅速恢复了最基本的秩序。十几名擅长使用弓箭的雇佣兵立刻从肩头摘下长弓,还有人返回帐篷去拿备用的箭矢。

    托马德几个箭步冲到一辆沙漠之舟后面,借着车体的遮蔽向外看去。四面八方的沙丘上都有蛮兽人高大魁梧的身影,其中一部分手持兽骨大弓,瞄准营地;更多的蛮兽人则是一面挥动着简单粗陋的武器,一面发出粗野刺耳的叫喊声。

    蛮兽人自己的语言只是一些简单的音阶,表达不出太多的意思,不过有些最聪明的蛮兽人会去学习大陆通用语,这在熟悉沙漠的人面前不是秘密。托马德还在皱眉辨认那些口音很重的通用语词汇的时候,查玛队长抱着两把长弓,在木栅和车体的遮蔽下弯腰跑来,然后连同两袋箭矢一起放在托马德面前。

    “这些家伙不是我们在第三绿洲遇到的那些,旗帜不一样,但是同样有蛮兽王旗出现。”查玛队长用他所能做到的最快语速解释说,“他们一直在高呼一个词——哥顿,那似乎是个名字,或者是什么新造出来的称号。后面的那个词——嘶哈,是伟大、强悍的意思,通常用来赞颂蛮兽人部族的首领。”

    “我记得蛮兽王旗至少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托马德皱起眉头,打量着在空中嚣张飘舞的那面锯齿骨剑旗,“自从最后一位蛮兽人共主——卡尔莫斯的血脉消失在阋墙之战末期之后,蛮兽人部落彼此经常发生流血冲突,再也没有推举出执掌蛮兽王旗的领袖。”

    “很抱歉我没法解释这件事,我只是个有点沙漠经验的雇佣兵,不是研究历史的学者大师。”查玛队长苦笑着摊开双手,“托马德团长,如果你想要找记载着悠久历史的典籍,恐怕只能去一些比较大的城市的图书馆,塔塔尔丘克似乎没有这种东西。”

    “我会去找来看看的。”托马德再次从车体的遮蔽下面探头观察营地外面,不过很快又缩回身体,三支利箭几乎擦着他的头皮飞射过来,深深钉入车身的橡木板之间,发出呜呜闷响,尾部犹自震颤不已。“……但是首先要把这些野蛮的家伙打发掉才行。”

    由于沙漠地形开阔的需要,这次担任护卫任务的雇佣兵里面,擅长使用弓箭的人不在少数。在最初的惊愕和恐慌稍稍平抑之后,他们依托沙漠之舟的车身和木栅的掩护,朝着缓缓逼近的蛮兽人部队连连射击。死伤也开始一视同仁的出现在蛮兽人身上,蛮兽人弓箭手立刻停下脚步,举起兽骨长弓进行反击。两种长弓的射程差不多,不过由于商团一方拥有良好的掩护,绝大多数射来的黑色箭矢都只能无奈的插进车身,或是被栅栏挡住。

    与修伯大骑士长都啧啧称奇的剑术相比,托马德射箭的技巧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他举着长弓连续射了七八箭,结果只射中了两个蛮兽人的大腿;而在这段时间,他身边的查玛队长已经撂倒了五六个跑得最快的家伙,其中有两个蛮兽人咆哮武士被精准的射中喉咙,当场就咽了气。

    “托马德团长,我们准备的箭矢不多,剩下的还是让我来用吧。”查玛队长看到托马德把下一支箭搭上弓弦,忍不住开口劝说起来,“如果你能把弓箭用的像是长剑那么好,光是一个人就能守住营地正面了吧。”

    托马德有些沮丧的放下长弓,然后活动了一下因为连续射击而有些僵硬的手指,“没办法,我始终学不好这个。”他一面抱怨,一面检查着自己的装备,然后试着拔了一下佩剑,把剑鞘调整到最容易出手的位置上。“光凭弓箭是挡不住那些蛮兽人的,我还是去加入防守木栅的队伍吧。”

    木栅后面集结着半数烈焰之子佣兵和几乎全部的商团护卫,身强力壮的仆役们也用木棒和皮甲简单的武装起来,准备随时填补被蛮兽人攻破的防线。每个人的脸庞都因为紧张和惊惧而变得苍白,即使汤普森领队声嘶力竭的鼓舞士气,许诺出极为丰厚的报酬,也没有让他们感到多么宽慰。

    哪怕是经过再严格的训练,没有掌握斗气力量的人类战士也没办法与蛮兽人咆哮武士较量,双方的差距几乎相当于未成年的儿童和彪形大汉的区别。面对身高两三米、咆哮声如同雷鸣的狰狞人形怪兽,就连经验丰富的老兵都感到头皮发麻,更别说那些从未参加过比酒馆斗殴更激烈的战斗的商团仆役了。

    蛮兽人会轻易撕裂商团营地的脆弱防线,然后展开一场血腥屠杀。如果没有托马德的话,那么这副场景简直就是无法避免的悲惨结局了。

    就在冲到前面的蛮兽人已经快要接近营地木栅的时候,一枚黑色的火球旋转着飞了过来,然后在最拥挤的人群中炸开。蛮兽人的厚皮对于很多元素魔法都有相当强的防御力,不过这枚黑色火球显然不同一般,哪怕是溅起的一颗火星都不容易熄灭。黑色火焰烧得那些蛮兽人狂呼乱叫,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窜,同时把混乱扩散到后面的部队之中。

    那枚黑色爆裂火球不但阻挡住了蛮兽人冲锋的脚步,也让打算拼死守卫营地的众人士气大振,欢呼声此起彼伏,许多人借此机会释放出心里的恐惧,彼此狠狠拥抱。

    “是魔法,神奇的魔法!”

    “看啊,那个人多么年轻,施展的魔法威力可是超过不少一把年纪的老魔法师呢。”

    “蛮兽人在后撤,他们不敢逼近营地了,我们有希望了!”

    与那些被这小小胜利鼓舞起斗志的战士们不同,从车厢后面走出的查玛队长脸色铁青,刚才连续射出几十箭已经让他筋疲力尽,血迹从右手破碎手套的缝隙中缓缓沁出。

    “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他朝着欢呼的人群厉声咆哮,“蛮兽人劫掠者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对手,真正艰苦的战斗还没开始呢!”

    人群嘟哝着散去之后,查玛队长来到托马德的身边,用若有所思的目光深深看了他一眼。“我现在总算知道列那团长做出那个决定的原因了,托马德团长,想不到你除了拥有能让大骑士长都啧啧称赞的优秀剑术之外,还是一位强大的魔法师。”

    “魔法师?”托马德苦笑着摊开双手,“我不是魔法师,只是因为某种理由,能够施展几种魔法而已。”

    “那个能够让野驼跑得比战马还快的加速魔法也是?”查玛队长叹了口气,“我早该想到的,还有一种能够控制动物的魔法,这就是你骑的那头畜生非常听话的原因吧。”

    托马德点头承认。

    “刚才那种黑色火球,你还能施展多少次?”查玛队长的眼底流露出一丝希冀,“那个魔法的威力的确强大,蛮兽人的体质天生具有抵抗魔法的效果,我见过大魔法师施展的爆裂火球术,结果被炸翻的蛮兽人只是受到了一些微不足道的烫伤而已。”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托马德沉吟了一下,“今天我已经使用了四次魔法,包括两个加速、一个控制动物和一个黑火球。剩下的精神力全部用在黑火球上,最多只能再施展三次。”

    “三次……”查玛队长刚刚亮起的眼神重新黯淡下来,“刚才那些家伙只是试探,就让我们应对不暇,接下来他们肯定会发动更加猛烈的攻势……”

    “这个营地守不住的。”托马德直截了当的做出了判断,“箭矢的存量恐怕已经不到一半了吧?而且就是还有足够的箭矢,恐怕也找不到那么多能够射箭的人。”他垂下目光,看了一眼查玛队长受伤的右手。

    查玛队长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右手,随后又露出苦笑,“是的,这只手在短时间内没法再射箭了,其他弓箭手的情况也都差不多。”

    “所以我们只有主动出击、强行突出包围这条路,而且越快越好。”托马德语气强硬的表示,“查玛队长,如果等到第三绿洲那边的蛮兽人部队过来汇合的话,我们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

    查玛队长脸上露出了挣扎的表情。从理智上,他明白托马德的提议非常正确。包围车队营地的蛮兽人看上去漫山遍野,实际上最多不会超过三百,如果不惜牺牲向外冲杀的话,还是有把握杀开一条血路的。但是从趋利避害的本能上,他不情愿做出强行突围的决定,毕竟车队营地可以据以防守,但是离开木栅和坚固车体的保护,他们就要直接面对数以百计嗜血好战的蛮兽人咆哮武士了。

    对于非战斗人员占了三分之二的天平商团来说,这绝对是不折不扣的灭顶之灾。

    “汤普森领队恐怕不会同意吧。”查玛队长有些无奈的压低声音,“丢下所有货物和车辆,从蛮兽人咆哮武士之中杀开一条血路,对于他来说恐怕比死亡还要可怕。”

    “没时间说服他了。”托马德脸色凝重的回答说,“而且我怀疑商团里面有人把消息送给了蛮兽人,否则第二绿洲已经被沙暴毁得干干净净,这么多蛮兽人是因为什么理由过来的?”

    查玛队长表情一僵,紧接着恶狠狠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不愿离开的家伙就留在营地里等死好了。我马上就去对其他人宣布突围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