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六章虓眼之怒,鹫剑之威(下)

作品:《英雄无敌之帝国残阳

    这场一对一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和公平相差甚远。

    顿?卡巴身材高大魁梧,两条长腿稳稳撑起足足有三米的庞然巨躯,他的胳膊比普通人的腰杆还粗,加上那把双刃战斧的长度,即使是站着不动,也足以威胁到圈子里的每一个角落;托马德只有普通人的身高和臂长,狮鹫之剑虽然锋利无匹,但是远比双刃战斧轻得多,最开始的时候,托马德甚至没把握和顿?卡巴正面交锋,而是依靠灵活的身手在圈子边缘游走迂回。

    但是这只能起到拖延时间的效果,而非获得胜利的手段。顿?卡巴体格健硕,双刃战斧挥动的时候犹如一阵令人窒息的黑风,托马德的每一次躲闪和纵跳都要消耗比他多得多的力气。没有人能够永远在刀锋前面跳出毫不出错的舞蹈,何况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停躲闪逃避的一方肯定会损失威望。

    是使用“那个”的时候了。托马德想,同时一个优雅的滑步,绕到了顿?卡巴的身体右侧。顿?卡巴随之转身,双刃战斧毫不停顿的猛然下劈。如果命中的话,这一斧完全能够把托马德从头到脚劈成两半。

    托马德没有躲闪的意思,而是双手握剑横在头顶,这是自决斗开始之后,他第一次露出硬碰硬的表现。顿?卡巴又惊又喜,脸上浮现出胜利者的笑容,但是就在巨斧和长剑交击的那一瞬间,顿卡巴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腕软了一下,足有千钧之力的这记斧劈顿时变得虚弱无力。

    铿锵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双方交锋的结果令围观的蛮兽人战士发出哗然大叫。顿?卡巴居然在力量的较量上输了一筹,双刃战斧被高高弹起,托马德趁机发动进攻,剑刃宛如毒蛇一样飞快窜动,掠向顿?卡巴的咽喉要害。

    顿?卡巴勉强用斧柄挡住了这一剑,狮鹫之剑顺势向上一弹,擦着顿?卡巴的兽皮头盔掠过,上面的半只牛角装饰被砍了下来。紧接着托马德双手持剑连续猛攻,顿?卡巴奋力迎战,长剑和战斧发出的铿锵巨响连绵不断,火花迸射如骤雨,活像是正在工作的热火朝天的铁匠铺子。

    看上去双方在力量和技巧上势均力敌,而在局面上托马德已经占尽上风,然而实际情况只有他自己明白。这是改名德尔塔的人工智能客服对自己施展嗜血术、蛮力术和轻灵术,外加对顿?卡巴施展衰弱射线的结果,这些魔法持续的时间都很有限,如果不能趁机迅速结束战斗,那么胜负结果可就不言而喻了。

    托马德突然佯攻两剑,随后向左一跳。顿?卡巴跟着转身,战斧借势抡出一道凶猛的水平弧光。如果托马德没有及时蹲低身体的话,恐怕很难保住自己的脑袋,

    然而这招恰好是托马德正在期待的,趁着顿?卡巴的全力一击挥空,需要花费几秒钟恢复平衡的时候,托马德双脚全力蹬踏地面,连人带剑撞入顿?卡巴的怀里。

    顿?卡巴闷哼一声,托马德的肩膀恰好撞上他的胸口。加持了蛮力术的这一击可不是用来说笑的,即使是顿?卡巴强壮的身体没有因此折断肋骨,也感到呼吸不畅,眼前阵阵发黑。

    紧接着白刃一闪,顿?卡巴下意识的竖起斧柄,狮鹫之剑在距离他脖颈仅仅五厘米的地方被挡住。托马德怒吼一声,再次挥剑横斩,铿锵一声,顿?卡巴向后踉跄退开,斧柄上已经多了一条深深的创痕。

    托马德的第三剑砍在同样的地方,第四剑则将手腕粗细的黑钢斧柄硬生生斩断,剑尖抵在顿?卡巴粗壮的脖颈上。

    胜负已分。

    蛮牙部落欣喜若狂的“嘿呀”和野威部落沮丧的“哦哈”交织在一起,托马德气喘吁吁的站稳脚跟,剑锋始终没有离开顿?卡巴的脖颈。而后者一动不动,只是目光平静的和托马德对视,眼底找不到恐惧,只有深深的敬畏和同等程度的迷惑不解。

    目睹这场决斗全过程的沙?尔达发出了一声尖叫,“这不可能!”他气急败坏的挥舞着双手,“一定有什么诡计,没有人能够在单打独斗里胜过顿?卡巴,绝对没有!”

    “连祖鲁?格里投茨也不行?”托马德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太过轻描淡写,以至于沙?尔达愣了好几秒种,才脸色大变的呻吟起来,“你……你居然这么……说出了伟大的蛮兽人之王的名字!”

    “名字不就是用来被舌头说出来的吗?”托马德语气锐利的回答,“难道祖鲁?格里投茨不是敬奉三月之神的虔诚信徒,他的名字不能被三月之神的仆人说出来?难道蛮兽人之王如此狂妄,已经试图把自己的名字和三月之神并列于天穹之上了?”

    沙?尔达的脸色煞白,但是他没有能够说出反驳的话,“你又不是伟大的格里投茨陛下。”最后他咕哝说,“我当然承认三月之神的仆人拥有伟大的力量,但是那么细的胳膊怎么能扳倒野威部落的巨熊呢?这太可笑了。”

    “沙?尔达,输了就是输了,抵赖会让野威部落的威望受到更大损害。”顿?卡巴粗声粗气的开口说,“这场战斗是我输了,无论技巧还是时机的把握,我都比不上顿?托马德。”他向着托马德行了双重敬拜礼,完全没有在意顶在自己咽喉要害的利刃。

    “嘿呀!”所有蛮兽人战士异口同声的高呼,同时用武器拍打着地面。

    沙?尔达的面颊抽搐了两下,最后放弃似的吐出一口气,“野威部落会完成承诺,等到银月落下地平线的三天之后,我们就会交出绿洲。”他语气低沉哀伤的宣布,“蛮牙部落可以继续生存下去,直到你们的顿和萨满回归黑月之主的静谧国度。”

    “银月女神昆雅赐予智慧,红月女神玛法指引方向,而黑月之主索纳塔以他威严的目光巡视大地,体察每个蛮兽人的灵魂。对纯净者赐予胜利,而败者也并非毫无威望。”托马德一面回忆蛮兽人信仰的内容,一面用庄严肃穆的语气说,“这场战斗并非简单的胜负,而是黑月之主借我之手颁下神谕,没有那个部落可以抹消蛮牙部落的存在,蛮牙部落已经受到三月之神的眷顾,威望必将永世长存。”

    这一次四起的“嘿呀”声尤为响亮,索尔之子双眼放光的凑到托马德的身边,“萨满大人,您太强大了,连顿?卡巴那头大笨熊都不是您的对手,您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变强?”

    “当然可以。”托马德微笑着拍了拍小蛮兽人的头,然后将他举起来放在肩膀上。小蛮兽人的体格其实已经比得上成年人类,不过由于蛮力术还没有失效,托马德做出这个动作显得毫不费力,只不过两人的体型对比看上去有些滑稽而已。

    这下连沙?尔达的眼神都变得敬畏起来。他可以质疑托马德对顿?卡巴施展了什么诡计,但是这份力量可不会作假。蛮兽人敬畏三月之神仆人的神秘力量,同时也敬畏强大的武士,托马德恰巧两种身份都占了,不由得沙?尔达不心生敬畏。

    钢彦长老突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高举木杖,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嘿呀”。这是要求发言的意思,蛮兽人战士纷纷安静下来,一道道目光都看向这位拥有相当威望的长老。

    “蛮牙部落有了自己的萨满和新的顿,深受三月之神眷顾的顿?托马德!”钢彦长老满面笑容的大声宣布,蛮牙部落的蛮兽人们用一阵热烈的“嘿呀”应和。

    “时隔二十又二十又三年,蛮牙部落终于再次获得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一片富饶的绿洲!”

    这次响起的除了“嘿呀”声,还有野威部落的勇士们发出的“哦哈”,这是他们为听到这个糟糕的消息而做出的沮丧反应。野威部落依然比蛮牙部落强大得多,但是他们的顿输掉了威望之战,同时也输掉了野威部落赖以生存的宝贵绿洲。

    “蛮牙部落感激三月之神的慷慨赐予,但是蛮牙部落只有五十多名勇士,还有几十个幼崽和快要没腿的老人。蛮牙部落不需要那么大的绿洲,那是浪费,被红月女神玛法所厌恶的不敬行为。”钢彦长老一面慷慨激昂的演讲,一面朝着脸色发白的沙?尔达伸出双手,“蛮牙部落希望能够和野威部落成为手足兄弟,共享那片绿洲,野威部落的沙?尔达,你认同我的请求,准备握住我伸出的手吗?”

    沙?尔达的脸色并不那么好看,因为他不是个习惯接受接受弱者施舍的人,那滋味让他满嘴发苦。但是钢彦长老的提议对野威部落和他本人都十分有利,失去了三片绿洲之中最大的那片,野威部落必然会因此面临衰落,而他这个“沙”的位置也恐怕会因此而动摇。

    “野威部落不会拒绝蛮牙部落伸出的友谊之手,就让我们成为手足兄弟,共同分享清水,帐篷和狩猎的成果吧。”

    沙?尔达板着脸说完这番话,朝钢彦长老点头致意,又向着托马德深深鞠躬。然后这位部族首领举起右臂,发出一声响亮的“嘿呀”,野威部落的上百名战士同声应和,然后就像是退潮的黑水一样离开,消失在血红暮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