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十五章部落集会上的分歧

作品:《英雄无敌之帝国残阳

    蛮兽人部落的集会往往伴随着无止尽的狂歌乱舞、豪饮暴食和冲突打斗——后者多半玩闹的意味居多,不过也不乏流血受伤的例子。或许是由于生活环境的极度艰苦,蛮兽人更是不肯放过每一个能够纵情肆意的日子,每月一次的部落集会往往都会彻夜喧闹,一直持续到启明星从东方天际升起。

    这一次的集会依然如此。托马德用手指戳着自己隐隐作痛的额角,眼睛似乎放在面前一队身材健美的女性蛮兽人的狂野舞蹈上面,实际上却根本视若无睹,自顾自的思考着令他忧心忡忡的问题。

    说服钢彦长老和敖嘎西萨满并没有让托马德花费多少口舌,后者甚至在托马德刚刚开口说明想法之后,就表示会倾尽全力的支持。

    “神眷者之意即三月大神之意。”敖嘎西萨满庄严的开口承诺,“虔诚敬奉三月大神的仆人一定会全力支持您的做法。”

    这句话把托马德准备的一肚子说辞全都噎了回去,不过随后和部落长老们的交涉就显得要困难许多了。

    蛮兽人部落习惯于遵循古老的传统,这是他们数百上千年以来的生存之道。试图放弃传统,探索出新的道路的部落不是没有,但是全都结局凄惨,这让经历过数十年风霜的部落长老们显得越发顽固不化。

    托马德耐心的把那份方案翻来覆去讲解了好几遍,由于准备充分,几乎每个容易被质疑的部分都已经预先做好了注解,然而除了沙?尔达脸上露出动摇的表情之外,其余部落长老全都无动于衷。哪怕是已经挑不出任何问题的时候,他们的嘴巴依然像是闭紧的蚌壳一样,无论如何也不表示赞同。

    托马德叹了口气,举起面前的木碗,抿了一口里面酸味扑鼻的结块驼奶。这种发酵饮料是蛮兽人最喜爱的饮料,不过也非常珍贵,哪怕是相当富裕的部落,普通成员也只有在集会上才能喝到。可是托马德相当不适应发酵驼奶的那股古怪味道,每次喝下去都有种胃部很不舒服的感觉。

    不过现在他从头到脚都不舒服,尤其是当他看到一位野威部落长老满面通红的站起身来的时候,那位长老随后高举双手,做出了准备发言的手势。

    几面兽皮大鼓同时敲出一连串急促的鼓点,随后鼓手们发出一声大吼,同时收起鼓槌。喧闹声被这串鼓点压了下去,随后每个人的视线都向着集会会场最中央的位置投了过来。

    野威部落的那位长老拄着代表部落长老身份的骨杖,在烤着整只双峰野驼的火塘旁边站稳脚步。这并不容易,因为他刚刚喝了相当数量的发酵驼奶,表现出来的不仅是脸色涨得活像是一颗草莓,还有不停摇晃的身体。

    “野威部落和蛮牙部落的兄弟们!”长老竭力提高声音,让每一堆篝火旁边的蛮兽人都能听到他在嚷什么。“让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三月大神的恩赐已经降临在我们的身上,我们——野威部落和蛮牙部落已经获得了真正的神谕!”

    “这是好消息没错。”敖嘎西萨满皱着眉头大声讽刺,“只不过似乎你宣布的时机迟了一个月,现在连话都说不清的幼崽也已经一清二楚了。”

    那位长老半转过身,醉意不但让他的身体摇摇晃晃,更让他的心灵勇气十足,以至于胆敢挑衅部落萨满的权威。“萨满大人,我之所以现在说出这件事,是因为在此前的几次集会中,您都没有正式宣布三月大神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和权力!”

    “野牛角兄弟,敢问你说的是什么使命?”这次发出质问的是钢彦长老,“三月之神难道会直接向你下达神谕,而不通过敖嘎西萨满大人或者是神眷者顿?托马德兄弟?”德高望重的蛮牙部落长老目光严厉的注视着野威部落的那位长老,让他晃了晃脑袋,醉意也似乎消散了一些。

    “呃,钢彦兄弟,我说的并不是新的神谕。”野威部落的那位长老坚持说,“你也知道的,平足部落——那些毫无威望、说出来会脏了我们的嘴巴的家伙正在窥测三月大神赐予我们的绿洲,我们必须给这些家伙一个教训才行,宰掉他们的沙和顿,让他们的没用战士为我们的勇士守夜,让他们的女人和幼崽为我们干活儿!”

    这番话在篝火旁边掀起了一阵欢呼和跺脚,不是所有人都做出了回应,但是至少有一半部落武士随之高举木碗,发出赞同的“嘿呀”声。

    托马德轻轻叹了一口气。这番话还是被那位好战的长老说出口来,并且得到了一部分蛮兽人的支持,这也是他这几天一直想要避免发生的事情。托马德并不希望和蛮兽人部落的几位长老发生正面冲突,这些年长者的威望根深蒂固,哪怕是他拥有神眷者的崇高身份以及钢彦长老、敖嘎西萨满的支持,这样做也很容易造成人心散乱的结果。

    然而他势必不能眼看着冲突和残杀步步逼近,无论是为了报答蛮牙部落,还是为了改变蛮兽人相互残杀的悲哀前景,或者是为了更好地获取那些无主的信仰。托马德都必须解决那位野牛角长老造成的麻烦。

    钢彦长老和敖嘎西萨满交换了一个忧虑的眼神,无论如何,部族长老和神眷者对立的场面都是再糟糕也没有了。钢彦长老刚打算开口插言,却听到托马德带着赞同的表情对野牛角长老点头致意。

    “刚才野牛角长老说的很对,三月大神的光芒会照耀着所有为神圣使命做出贡献的人。”托马德的语气显得非常热诚,双眼神采奕奕,仿佛瞳孔深处藏着光源,“法蒂盖尔绿洲是银月女神昆雅赐予我们的神圣领地,任何部落都无权染指,如果平足部落胆敢朝圣湖伸出爪子,我会挥动黑月之主索纳塔赐予的锋利剑刃,第一个给予这些蠢货狠狠打击!”

    一阵格外热烈的“嘿呀”声席卷集会会场,每一堆篝火旁边的蛮兽人都举起胳膊,齐声应和。

    “但是他们敢这样做吗?”托马德在呼喊声稍微减小之后,用震撼人心的声音宣布说,“拥有三月之神的庇佑,拥有接近四百位勇士的保护,在方圆几十个部落当中,有谁比我们更加强大?有谁比我们更加接近三月之神的光芒?”

    “没有!”顿?卡巴第一个发出雷鸣般的吼声,在他面前的那堆篝火一阵摇曳,仿佛被这名强大的咆哮武士的气势所震撼。

    “没有,没有,没有!”从还没有自己名字的幼崽,到头发斑白的部落长老,所有蛮兽人都兴奋的站起身来,向着夜空高举手臂,吼叫声震得不远处的绿洲圣湖都掀起层层涟漪,“嘿呀,我们是受到三月之神庇佑的强大部落!嘿呀!”

    “那么强大的我们为什么要去欺凌弱小的手足兄弟呢?”托马德用更大的声音说,这已经完全超过了他所能发出的声音的极限,一道微不可查的魔法光芒正在他的脚下幽幽旋转,将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放大了好几倍音量。“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平相处,共同分享来自三月之神的恩赐呢?”

    “平足部落也配称得上我们的手足兄弟?”另一个部落长老不满的掀起嘴唇,“他们的战歌毫无力量,他们的威望深埋脚下,我耻于和这些软弱的肉虫共同呼吸亚伯拉罕大沙漠的空气!”

    “但是他们的身体内依然流淌着属于蛮兽人血脉的鲜血!”托马德赶在任何赞同的声音响起之前,厉声打断说,“三月之神为什么上百年都没有降下神谕?还不是因为在至高天穹之上,他们看到了蛮兽人各部落彼此手足相残,嘴里吃到的肉和奶上面都染满了同族人的鲜血?”

    野牛角长老哆嗦了一下,似乎感到有些发冷的抱紧手臂。“神眷者,我没有不尊敬的意思,但是这是蛮兽人的古老传统,唯有杀戮方能获得肉和奶,唯有胜利者方能占据绿洲,用圣湖的清澈湖水洗涤伤口。”

    “古老的传统具备伟大的威望,值得尊重,但是唯有新的道路方能获得三月之神的庇佑。”托马德用不容置疑的强硬语气表示说,“攻击平足部落的行为不会得到银月女神昆雅和红月女神玛法的祝福,只会让更多勇士的生命之河因此而干涸!”

    这番话是托马德做出的一次冒险,利用他在“神眷之夜”获得的威望、以及众多蛮兽人的敬畏心理做出的冒险。在过去的上百年里,从没有任何萨满巫师敢于以三月之神的名义说出这样的话,哪怕就是站立于蛮兽王旗之侧的大萨满也不例外。

    野牛角长老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因为这个大胆的发言而张口结舌,同时做出相似表情的部落长老还有好几个。不过他们没有时间做出反应了,因为就在下一刻,敖嘎西萨满已经霍然跳起,高举萨满骨杖,直指神圣红月。

    “玛法女神借神眷者之口颁下了新的神谕!”他充满狂热的以手加额,然后向托马德行了三重跪拜礼。“致敬吧,野威部落和蛮牙部落的兄弟们!有别于充满血腥和残杀的古老传统,我们已经获得了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