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十九章热爱厨艺的牛头娘

作品:《英雄无敌之帝国残阳

    暗黑精灵城堡里面出产的兵种绝大多数都以诡诈精妙的战术著称,能够玩弄敌人于鼓掌之间。但是牛头人战士是其中唯一的异类,这些强壮、忠诚的魁梧战士性情耿直率真,冲锋时锐不可当,而且视持斧战死为一种莫大的荣誉,即使是在逆境之中也能保持高昂士气。

    然而想要招募牛头人战士,对于绝大多数玩家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具有相当程度恶趣味的游戏设计师赋予这些牛头人以热爱建造巨大迷宫的爱好,甚至完全再现了神话传说中的建筑——米诺陶迷宫。

    如果说血腥竞技场和黑刃学校是对个人实力的考验,那么米诺陶迷宫就是对逻辑性和直觉能力的考验。不幸的是,前者可以靠时间积累或者商城道具解决,后者却是与生俱来的能力,不少可怜的暗黑精灵族玩家就卡在了这里,从而在组织军队方面缺少了非常重要的一环,不得不依靠招募其他种族的兵种弥补。

    托马德应该感到庆幸,因为他不必像游戏中那样,一遍又一遍的在巨大迷宫之中到处碰壁;但是他也同样应该感到懊恼,因为游戏中的迷宫要远远比眼前这座简单,毕竟游戏设计师不可能为每个玩家设计一个全新的复杂迷宫,只能依靠人工智能的临时计算。

    站在暗黑精灵城堡的最底层,面向通往几乎成为城堡基座的巨大迷宫,托马德再一次深深感到无力,如果没有崔西?血蛇和一众暗影刺客的不懈探索,说不定直到招募地底蜥蜴骑兵的冷血围栏和招募多头蛇的飒风洞窟建成,这座迷宫依然没有被成功破解。

    “城主大人,需要我陪同您一起进入吗?”崔西?血蛇宛如一抹幽影的纤细身影出现在托马德的身边,“虽然大部分通路已经摸清,但是还有一小部分没有标记出来,说不定里面还有没被破解的机关陷阱。”

    托马德用手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面颊,“不,有这地图已经够了。”他一面表示自信,一面说服自己,“如果万一迷路的话,我会让那头喜欢乱造违章建筑的蠢牛明白一下,什么叫强拆大势不可阻挡!”

    崔西?血蛇满脸担忧的望着托马德的背影迅速消失在迷宫洞口,有些不自在的耸了耸肩膀,“为什么我感觉城主大人说话的时候……有点色厉内荏的味道呢?”

    “因为他是个货真价实的路痴。”薇儿娜?夜魅的甜美声音从背后响起,随后血腥姐妹的首领踩着婀娜多姿的步伐出现在盘旋向上的石阶顶部,“崔西姐妹,你可能没有听说吧?丽莎姐妹曾经陪着咱们的城主大人在某座森林里绕了半个多月的圈子,要不是最后遇到有人领路,说不定直到现在还没有转出来呢。米诺陶迷宫总比一般的森林要复杂一些吧?”

    崔西?血蛇眸子之中的担忧神色顿时更浓了,“哦,暗黑之龙迪马利特啊,我要去帮助城主大人。”

    “现在恐怕已经晚了。”薇儿娜?夜魅一把抓住崔西?血蛇的胳膊,“米诺陶迷宫……或者说所有招募和训练士兵的建筑都有同样的魔法结界,只要城主大人选择孤身进入,就会封闭起来,直到他成功击败守护者,或者被守护者击败,才会重新打开。”

    “所以现在,我们就只有在这里无计可施的苦苦等待了吗?”崔西?血蛇烦恼的晃散一头齐腰银发,迷幻的色泽顿时给这位暗影刺客教官平添了几分艳色。

    “当然不。”薇儿娜?夜魅睁大一双俏丽的紫眸,然后从背后拿出盛满红色美酒的水晶瓶,另一只手则挟着两个杯子。“我带来了一瓶上好的红酒,我们可以一边品酒,一边等待城主大人胜利归来。”

    托马德当然不知道自己路痴这个弱点早已变成尽人皆知的秘密,甚至还被当做无良部下用来消遣和下酒的小菜。他现在站在四个看上去完全一样的通路岔口面前,一脸呆滞的对照地图,想要找到自己究竟身处何方。

    对于路痴来说,这无疑是件尤其辛苦的事情,考虑到那群该死的牛头把迷宫通道修建的一成不变,难度岂止倍增。

    十几分钟后,托马德自暴自弃的把地图塞进斗篷的暗袋,然后凭借直觉找了个方向,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越向前走,通路就显得越发幽深。黑曜石柱两两成对,一直延伸到牛眼提灯所能照到的最远距离,前方则是沉沉黑暗,宛如永恒,只有托马德前进的时候,才鬼鬼祟祟的轰然散开。

    烦躁的感觉随着不断深入迷宫积累起来,每走过一两个路口,托马德都要停下脚步,闭目静心,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恐怕自己的情绪距离爆发不远,说不定会把一切都搞糟。不过在默默数过第三十个路口之后,托马德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下去,必须发泄一下才好。

    黑色的火球在掌心聚集起来,迅速吸收着空气之中游离的火元素粒子,周围的气温随之迅速下降,明明黑火炙烤着面庞,背后的阴寒之意却有增无减,最后仿佛如同无数细针直刺骨髓。

    “给我去死吧!强拆第一式?定点爆破!”托马德发出胡言乱语的大叫,右手向前一挥,黑色的火球宛如流星一般拖着长长的尾焰,呼轰作响的没入前方的黑暗当中。几秒种后,前方传来了一声令人心满意足的巨响。

    托马德满意的哼了一声,只感觉自己满腔戾气都随着火球的爆炸烟消云散了。他站在原地等了一小段时间,等到气浪席卷而过,充斥前方的烟尘也慢慢消散之后,才继续举步前行,同时高举牛眼提灯,打算看一下自己扔出的那颗火球造成的成果。

    坚比精钢的黑曜石墙壁开了一个足足两米的大洞,裂痕甚至波及了迷宫洞顶,两根石柱坍塌在一边。不过这些都在托马德的意料之中,唯一出乎他意料的是,从火球炸开的洞里居然传出隐隐的歌声,听上去歌喉相当甜美婉转,充满愉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些低沉。

    “在神话传说中,米诺陶迷宫里面似乎没有关押公主什么的吧?”托马德不解的挠了挠头发,不过这显然是关键的线索,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跨过倾倒的石柱,然后探头向洞口里面望去。

    洞内空无一人,不过空旷得不像是迷宫的一部分,许多钟乳石笋上下差互,在牛眼提灯的照耀下闪烁着湿漉漉的光芒,一阵充满清新水汽的微风拂面而来,歌声显得更加清晰了一些。

    托马德微微犹豫了一下,他倒不是担心危险。不过玩了这么久的城堡之心ol,对于游戏设计师的尿性也算深有体会。许多单人小副本里面都会隐藏着被称为“彩蛋”的随机任务,触发条件千奇百怪,完成获得的奖励未必多么珍贵有用,却十有会让人哭笑不得。

    眼前这幕就很像是触发了这类彩蛋任务,托马德此前也详细阅读过完成米诺陶迷宫的注意要点,没有一个提到过会出现女性歌唱的声音。倒是有个取名沉关西,还挎着个商城道具照相机的软妹币玩家在论坛哭诉,他每次进入米诺陶迷宫没几步,就会被一只头上顶着金光闪闪的“蟹廷疯”三个大字的牛头人狂战士劈头盖脸一通暴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身在复活点了。

    很显然,那个倒霉玩家触发的就是一个彩蛋任务,托马德有点担心自己也会触发类似的任务,毕竟用火球魔法砸迷宫的行为,说不定也会被设计师设定为彩蛋任务的触发条件。

    刺青空间里面当然没有复活点,不过工会获得城堡之后,默认复活点就是议事大厅。根据人工智能客服此前的某些解释推测,托马德有把握自己在刺青空间里遭到致命打击时不会丧命,只会被系统直接传送回议事大厅。

    这种待遇还没有享受过,今天不妨试试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托马德鼓起勇气走入那片可疑的黑暗,然后看着几十米外的一座半敞开式建筑发呆。

    毫无疑问,那明显是……一处厨房。

    火光熊熊,四个巨大的汤锅分别炖煮着不同的食物,平底锅里有只兽腿正在滋滋作响,一个穿着足够当双人床床单的巨大围裙的身影在案板和灶台之间忙的团团转,愉快的歌声正是从身影的嘴里哼唱出来,在钟乳石笋和黑曜石穹顶之下回荡。

    这是什么该死的彩蛋任务?

    托马德懊恼得只想给自己一拳,那个巨大的身影显然属于牛头人,而且是位身材丰满的女性,容貌完全符合正常的审美观点,若非高达三米,大概能够吸引住绝大多数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她的身上唯一符合牛头人身份的就是两只鲜红色的弯角,从头部两侧伸出,远远看去,居然宛如王冠一般威势骇人。

    或许是托马德发呆的时间有点久,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女牛头人炸了一只锅子,立刻把恼怒的目光投了过来。没等托马德决定是撤离还是解释,眼前一黑,一只厚如战斧的精钢锅铲差点把他的脑袋切成两半,那位女牛头人居然在一瞬间就跳过数十米的距离,重重落在托马德的面前。

    “人类小子!”低沉甜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由于距离太近,震得托马德双耳嗡鸣,好不容易才听懂了对方的意思,“无论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都要按咱的规矩办事,烧一道让咱佩服的菜肴,咱就当你的手下!”

    看着近在咫尺的巨大精钢锅铲,托马德先是感觉到一阵苦笑不得,紧接着霍然抬头,双眼之中燃起炽烈的火焰。“一道菜肴?好啊,牛头娘,就让我告诉你一下,什么叫做华夏八千年料理的精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