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塔尔隆的浴血之战 第四章苏醒,刺杀,死士

作品:《英雄无敌之帝国残阳

    托马德足足睡了十二个小时,才从黑甜的梦乡之中清醒过来,刚刚坐起半个身体,一阵眩晕就让他倒回床铺之上,同时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呻吟。

    精神力枯竭带来的后遗症让托马德感到头疼欲裂,而且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不休。有人把盛满冰凉清水的罐子送到他的嘴边,托马德一连喝了好几口,这才感到舒服了一些。

    “公正之主在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希尔瓦的声音从头上传来,像是隔了一层迷雾,朦朦胧胧的听不太清。“托马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库尔甘主教大人和光耀之主的普兰达司祭都说你是透支了精神力,需要卧床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我很晕,还有点饿了。”托马德又喝了两口清水,然后摇头示意已经够了,“希尔瓦,有没有替我留下早饭和午饭?我想吃点香肠,配上刚出炉的黄油面包,最好再来杯加了柠檬的葡萄酒,如果还有烤洋葱和煮豌豆就更好了。”

    “……我看你恢复的倒挺快啊!”年轻的女首席有些没好气的把水罐放在桌子上,发出了“咚”地一声。“现在只有燕麦粥,库尔甘主教大人特意叮嘱过,你刚苏醒过来,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

    “主教大人是不是一面说这些,一面把原本属于我的那份午餐端到自己的面前了?”托马德怀疑的晃了晃脑袋,再次用胳膊支撑着坐了起来,这一回眩晕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了,至少眼前的世界不再晃动,遮挡视线的迷雾也在逐渐消散。

    “这么说来,好像的确有这回事。”看到托马德能够坐起来,希尔瓦脸上有欣慰的表情一闪而过,紧接着又戴上了冷峻的面具,“我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不过我感觉主教大人说的也有道理,你至少不能吃太多肉类。”

    看到希尔瓦快步走出房门,托马德倚着床头坐好,凝聚心神开始呼唤刺青空间里面的德尔塔管家。最初的时候,反馈回来的信息非常凌乱,不过没过半分钟,人工智能客服的声音就变得清晰起来。

    “喂喂,能够听到吗?这是第三次调整,托马德大人?玩家安之若素?”

    “我能听到,声音很清晰。”托马德在心里回答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最初的信息全都是无法辨别的碎片?”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亲爱的玩家,您打算先听哪一个?”

    德尔塔管家的语气显得非常轻松,托马德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笑着啐了他一口,“少卖关子了,德尔塔,先说好消息吧。”

    “嗯,好消息是暗黑精灵城堡又升级了。不过这一次升级并不在计划之中,而是在和那个蛮兽人萨满的对抗之中,从神力化身的身体上剥落下来许多残片,导致刺青空间发生了细微的改变。暗黑精灵城堡也因此增加了一处意外出现的特殊建筑。”

    “特殊建筑?”托马德感觉一阵喜悦涌上心头,连脑袋也似乎没有那么疼痛了,暗黑精灵城堡的每一次强化都让他受益匪浅,一处特殊建筑……说不定会让他所拥有的实力更上一层楼。“有什么用途?”

    “这处特殊建筑叫做阴影公会,本来是设计给突发性线路中断的玩家补偿的,正常的方式不会出现在建筑建设序列当中。效果当然相当拔群,可以从公会里面招募其他种族才有的特殊兵种和英雄。”

    托马德的心里先是骤然一震,紧接着又升起疑云,“这样做会不会有些过分强大了?我不认为游戏的设计师会弄出这种颠覆平衡的东西……或者说,招募兵种有什么重大限制?”

    “这就是我所说的坏消息了。”德尔塔管家用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说,“游戏之中的限制是城主的威望,不过现在没有这个数据了,招募兵种的条件自动变更。招募一至三阶的特殊兵种只需要付出特定资源——也就是信仰力量——即可,但是招募中高阶特殊兵种,就要托马德大人您亲力亲为,把他们一一击败才行。”

    托马德的眸子深处有锐利的金色光芒闪动了一下,“这算不上什么坏消息。”他的语气之中隐隐带着自信的味道,“这恰好可以成为一个让我磨砺剑锋的舞台,或许现在我没有击败他们的把握,但是总有一天,这把狮鹫之剑会位于所有强者之上。”

    德尔塔管家发出一阵低笑,“那么我就拭目以待吧,托马德大人……哦,有人来了。”

    散发着隐隐光芒的刺青随即黯淡下去,托马德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倚在床头向门外看去。

    脚步声停留在门前,事后回想起来,托马德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反常的迹象——即使有,也非常轻微——让他突然提高了警惕。

    房门没有被来人叩响,而是被一只脚狠狠踢开,用力之大,让连接门板和门框的合页立刻崩裂飞散。几乎就在门板向后倾倒的同时,金属的闪光猛然窜动了几下,托马德下意识的用右臂撑起身体,拼命扭转身体,让地心引力帮助自己滚落床下。

    一把锋利的匕首擦着托马德的胳膊飞了过去,深深钉入床板。从门外窜进好几条身影,手中都擎着明晃晃的狰狞钢剑,其中一个还戴着一顶属于钢拳骑士团连队长的黑钢罩盔。

    这是托马德匆匆一瞥留下的唯一印象,狮鹫之剑就放在床头,然而此时已经无暇去取,托马德动作灵活的就地一滚,起身的同时已经抓起一把橡木椅子,挡住了劈面而来的一记凶猛劈砍。

    长剑深深陷入椅背,然后卡在了上面。托马德双臂一扭,差点就把长剑从刺杀者的手里夺下来。那人发出了一声闷哼,剑刃上陡然闪烁起斗气光焰,木屑四溅,托马德箭步后退,将被从中间硬生生劈开的椅子丢在地上,从胸口到下腹部的亚麻衬衫裂开一道口子,只差半厘米,就被对方给开膛破肚了。

    三名刺杀者从三个方向将托马德团团围住,或许是感觉胜券在握,或许是畏惧托马德临死的时候拖一个人一起上路,他们没有急于发动进攻,而是摆出严密防守的姿态,从三面挤压托马德闪避和活动的空间。

    托马德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后怕的用手抚摸了一下衬衫的裂口,这是给他疏忽大意的教训。刺杀者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错过了今天唯一能够杀死虓眼死神的机会。

    “你们不是蛮兽人,只有纯正血统的人类才能领悟和掌握斗气种子。”托马德从桌上抓起青铜烛台,抖掉上面的白蜡烛,用烛台上的尖刺充当防身武器——只比赤手空拳稍好一点点。“为什么要来暗杀我?”

    “你不会明白的。”三名刺杀者之一用冰冷怪异的语调回答说,“托马德?安,去向你的神寻找答案吧!”

    “别让他拖延时间,一起上。”另一名刺杀者提醒说。

    “好,一起上。”第一名刺杀者一面回答,一面毫无预兆的俯身向下,长剑宛如毒蛇吐信,快的刺眼,直刺托马德的下腹部。

    另外两名刺杀者在同一时间发动进攻,不过其中之一的身体刚一动,青铜烛台就带着沉重的风声迎面飞来,四根挂着蜡油的尖刺戳入刺杀者毫无防备的面孔,穿透眼球和肌肉,直达颅骨深处。

    那名刺杀者丢下长剑,双手捂住满是鲜血的面孔,一声接着一声的发出哀鸣。不过其余两名刺杀者看都没看他一眼,同时向着托马德发动绝杀的攻击。

    这一次托马德的手里连烛台都没有了,同时后背已经靠在房间的墙壁上,再也无路可退。陷入绝境的托马德面无惧色,只是有些沮丧的伸出左手,指向其中一个刺杀者,嘴里发出的声音介于咕哝和低语之间。

    “目盲术。”

    那名刺杀者的步伐顿时乱了,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向前踉跄跌撞,长剑胡乱挥舞,却没有一剑砍向近在咫尺的托马德,而是尽力朝着桌椅橱柜施展威力,最后他脚下一绊,栽倒在破碎的家具中间。

    托马德在此之前就已经换了右手,指向另一个刺杀者,“冰枪震击。”

    相比之下,这个魔法的光影效果要显得绚烂得多。一道寒冷彻骨的七彩光芒在托马德的指尖上迅速凝聚,紧接着化为半透明的长矛向前飞射。最后这名刺杀者的身手显然要比前两个优秀,猛然大喝一声,长剑爆发出斗气光焰,迎着半透明长矛狠狠劈去。

    这不能算是个错误的选择,斗气对于魔法元素有一定克制作用,这名刺杀者的斗气已经达到了散华中段的水准,一般大魔法师瞬发的低阶魔法根本不堪一击。

    冰枪震击当然不是低阶魔法,而且具有极其强烈的爆裂属性。剑刃击中半透明长矛的那一瞬间,响起了一声尖锐刺耳的爆裂声,半透明长矛崩裂成无数细长锋利的细针,像是一阵骤雨一样四面飞洒。刺杀者发出一声惨叫,左手捂住面孔,鲜血宛如小蛇一样从他的指缝中蜿蜒爬出,沿着他的手臂向下流淌。

    托马德迅速回到床边,拾起枕头旁边的狮鹫之剑,剑柄坚硬的触感纳入掌心,让他的心神宁静了不少。他走向第一个被烛台刺伤面孔的刺杀者,发现这倒霉家伙已经断了气,烛台的尖刺从眼眶深深刺了进去,流淌出来的鲜血之中夹杂着灰白色的脑浆。

    从中了目盲术的刺杀者那里同样没有得到任何情报。这家伙静静的背靠着墙壁,坐在一堆家具碎片之中,砍碎这些家具的长剑最终横拖过他自己的脖颈,深深切开肌肉、喉管和骨骼。托马德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刺杀者的身体还在微微痉挛,但是圆睁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了任何神采。

    第三个刺杀者没有死,冰枪震击产生的碎片毁了他的脸庞和一只眼睛,还把他持剑的右手冻成一片青紫,但是低温同时也阻止了伤口大量失血,让他比第一个刺杀者活的时间长了些。他已经没有力气继续紧握长剑,没有受伤的左手攥着一把匕首,锋刃抵在自己的胸膛上,却不知是犹豫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没有用力刺下去。

    托马德走了过来,一脚踢开落在旁边的长剑,然后冷冷的打量着这名刺杀者。看上去这个人还不到三十五岁,拥有斗气散华的力量意味着他至少是一位高阶骑士,无论从任何角度上说,都算得上是前途无量。

    “刚才你拒绝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还是想要知道答案,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

    刺杀者急促而痛苦的喘息了两声,睁着独眼,恶狠狠的瞪着托马德,“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你快死了,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的话,现在只有我能够救你。”托马德没有露出任何焦虑的表情,只是神色平静的蹲了下来,金色的眸子反映出那人因为恐惧而微微扭曲的面容。“你是一位高阶骑士,你的身份记录必然存在于钢拳骑士团的档案之中,不可能瞒得住谁,从你这里得到答案最多算是省点时间,不过我还必须验证答案的真伪,其实也不能算省事。”

    刺杀者的脸上露出了挣扎的表情,不过左手的匕首依然顶在胸口心脏的位置上,没有丝毫放松。“我怎么……知道,你会……兑现诺言?”

    “公正之主修道院的巡礼者从来没有说谎的习惯,而你的价值更不值得我去欺骗。”托马德握了握拳,压下心中泛起的焦虑,“你的时间已经很有限了,起死回生是诸神才能拥有的权柄,如果你打算把秘密深藏心底的话,就闭上嘴巴好了,这样我也可以不用继续浪费时间。”

    刺杀者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了一些,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心理活动太过剧烈的缘故。“我……”他最后舔了舔嘴唇说,“我不想死……”

    托马德极力掩饰自己的兴奋情绪,朝着刺杀者伸出右手,一团温和的白光在掌心缓缓凝聚起来,“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好吧,为了让你能够把话说完,我会先为你止血和治愈一半伤口。只要最后证明你没有说谎,你就能够得到宽恕,远离战火,去和家人团聚。”

    “和家人……团聚?”

    “是的,家人,想想你的父母,你的妻子和孩子,为了他们,你也不该……”

    托马德的话刚说了一半,那名刺杀者的脸色却突然变得极为难看,“我的家人……是啊,家人……”他咕哝了一声,突然奋力将匕首刺入自己胸膛,直至没柄。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托马德大吃一惊,治愈术的白光笼罩在刺杀者的身上,让他脸上和手上的伤口都停止流血,然而却无法治愈刺穿心脏的致命伤害。

    “为了家人……的安全,我……必须死。”刺杀者的声音迅速低落下去,最后几个字已经轻如呓语,“小心……蜘蛛……啊……”

    垂死的人浅浅吸入了最后一口气,随即闭上双眼,胸膛不再起伏。托马德苦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脸上的兴奋还未褪去,却已经变成了落落寡欢。

    “小心蜘蛛?我想我知道了一些什么……”

    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紧接着希尔瓦一手托着满是美食的木托盘,一手紧握长剑,像是一头被激怒的母狮子一样冲了进来。

    “公正之主保佑!”年轻的女首席一眼就看到站在几具尸体中间的托马德,脸上的紧张立刻变成了欣慰和喜悦,“托马德,你没有受伤吧?我从厨房听到有打斗的声音,就马上赶过来了,这些死掉的人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什么人派来的刺客,或许是蛮兽人的内线也说不定。不管他,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我感觉饿的比刚才还厉害了呢。”托马德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膀,走到希尔瓦的面前,双手接过盛满美食的托盘,“哎,幸好你带来的吃喝比我想象得更加丰盛,还有烤面包卷啊,这是你亲手做的吗?”

    “托马德?安……”希尔瓦长长叹了一口气,把长剑铿锵一声送回剑鞘。“你真是个吃货。”

    “哎?”托马德叼着面包卷偏了偏头,然后露出一个坦然自若到有些无耻的笑容。“谢谢夸奖。还有,希尔瓦,你的手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