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章 驯服和调教

作品:《天神下凡

    新的一周开始,必争第1!

    花去不少时间画上红色骷髅标志,奥古斯丁实在没太高的绘画天赋,亏得他能够魔法阵领域表现出让漂亮巫婆阿尔忒弥斯都点头认可的水准,看着因为扭曲而由恐怖转为有些可爱的图像,奥古斯丁尴尬地笑了笑,路线迂回曲折地走回负1东区的a5。★手机看小说登录★

    阿瑞斯已经带他们选定各自的私人住所,房间大小相差不多,有几个耐不住寂寞的骑士已经在被奥古斯丁划为作战厅的地方进行友情竞技,奥古斯丁并没有走进任何一处房间,只是在作战厅门口欣赏了几分钟久违的标准骑士战斗。

    所谓标准的骑士战,现在连原本最花痴这个的贵妇阶层都开始心生怨言,一些胆大的贵族淫娃荡妇开始把眼光转向更为血腥暴力的角斗场,它完全就是骑士战反面,无规则,无礼仪,冷酷而粗砺,动辄用巨剑削小整颗脑袋的美妙场景,自然也更加能够刺激贵族们日渐疲软的兴奋点,冷眼旁观的奥古斯丁寻思着是不是以后也搞个地下角斗的项目,大型的角斗场目前还仅限于帝都地区,因为如果没有深厚的,鲜血淋漓的角斗肯定要被眼红暴利的家伙或者满脑子教义的正值人士给告上教廷,到时候就是一连串的头疼纠纷,奥古斯丁确定两个实力在级上下徘徊的骑士没有隐藏实力后失望地离开作战厅,6级确实不弱了,实力已经足够跻身圣殿骑士团这类顶尖作战单位的中层精锐,但摆在奥古斯丁眼前的不是两百号6级骑士,也不是两位大骑士,这实在无法让本身就已经偷偷拿到5级骑士认证的奥古斯丁提起多大兴趣,就算剩余的骑士剑士和魔法师都能保证6级水准,在奥古斯丁的庞大野心和即将接踵而来的巨大危险面前,都不值一提。

    不起眼的金发少年阿瑞斯安静跟在奥古斯丁背后,一瘸一拐,一成不变的面具式脸孔,无神的呆滞眼神,半点专属于强者的气场都没有,唯一剩下一张符合性取向诡异老贵族的英俊容颜,可惜毫无生机,对负1负2两层已经摸透路径的奥古斯丁轻声道:“1楼这群人里哪个最危险,能不能应付?”

    “可以。”阿瑞斯缓缓吐出两个字,因为不常说话的缘故,略显沙哑。

    “果然这些做掩护的烟雾弹价值都不大,应该是楼下有隐藏实力的神秘角色吧?”奥古斯丁若有所思道。

    瘸子少年点点头,如非必要,他绝不会开口。

    组织语言对他来说是一件很浪费精力和挥霍体能的事情,他时刻牢记眼前的奥古斯丁说过,一个人一生只要能做好一两件事情就很了不起了。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一个有天赋的孩子都能击倒罗桐柴尔德公爵夫人的扈从骑士,不管出自实力还是运气。

    “接下来你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2楼的d13区,我设置好了他们的行动范围,有谁越过警戒线,那么实验室就可以有新鲜出炉的尸体解剖素材了。”奥古斯丁冷笑道,“论半活体解剖,我可是专家。”

    一个娇小身影突兀地出现在走廊尽头的拐角。

    奥古斯丁愣了一下,阻止阿瑞斯的行动,走过去笑道:“你怎么走上来的?”

    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奥古斯丁少爷怎么可能真的按照死理行事,他制定的规矩无非是限制庸人惹麻烦的小把戏。眼前这位能够“误打误撞”出负2楼迷宫的女士,就算全是运气,奥古斯丁觉得也应该为这个奇迹网开一面。

    “用脚。”

    对方给了一个很黑色幽默的答案。

    “还能走回去吗?腓伊小姐,需要我领路吗?”奥古斯丁不以为然笑道,他对于上了年纪的疯女人例如伊丽莎白确实不太好说话,可对于年轻小姐,素来习惯将一个贵族的绅士发挥到极致。

    “奥古斯丁大人,我不希望你把我们羊角视作潜在的敌人,许多人对此都有不满,如果你一开始就能拿出足够的诚意,我相信羊角也一定会拿出相应的努力和付出,来回报你作为执政官应该具备的宽容。”容貌并不具备杀伤性的腓伊说话直接,太直接,以至于在某人耳朵里显得格外天真幼稚。

    “只要你们不去随意走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任何诚意我都拿得出来,我甚至能给亲爱的腓伊小姐亲自服务,一起游览黑天鹅湖,或者给你朗诵奥格斯歌城最为出名的诗歌,《花朵不死》。”奥古斯丁并没有流露出对年轻首席研究官政治迟钝的不屑,反而自己表现得像一个平庸而花心的贵族。说到底,他还是没有退让一步,被海姬大人折断的羊角进了诗呢哥地下城堡,还是没有人身自由。

    腓伊瞥了一眼奥古斯丁,精于计算的研究官似乎想从他脸上得出什么结论,可惜她没有瞧出眼前这个各方面都没有什么底蕴的上司是狡猾的天才还是附庸风雅的贵族。她似乎也不想浪费过多时间在这种事情上,道:“我们手上的研究课题和实验材料可以应付两三周时间,希望执政官能够在一个月内给出后续资源。”

    “这方面没问题,你能否给我一份羊角成员的资料表?以便我能够最大化发挥他们的才华,腓伊小姐,你要相信我也许不是一个睿智的领导者,却绝对不是只会乱指挥的贵族,我不能够保证羊角比以前壮大,却能承诺一定不比以前弱小。”奥古斯丁严肃道。

    也许是出于对奥古斯丁诚恳表态的接纳,年轻的首席研究官犹豫了一下道:“我这两天就可以给你详细文件。”

    “最好把护送队伍的29名成员也加上。”奥古斯丁笑道。

    腓伊扶了一下厚重镜框,终于还是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恐怖的记忆力。”奥古斯丁望着她的清瘦背影,有些艳羡,他选择一条隐秘通道步行向下,小声嘀咕道:“试验体,培育皿,大量的基础元素物质,海量的玻璃制品,还要养活试验员、药剂师、纪录员、工程兵、金属匠,等等等等,都是大把大把的凯撒金币波旁银币啊,要想把黑天鹅湖恢复当年在‘矮子’手中的规模,我得需要几座私人的金矿银矿?”

    瘸子阿瑞斯面无表情地紧紧尾随其后,这类问题,他从不去费神,都是自动过滤,脑海中不留一点痕迹和涟漪。

    他并没有在负3层逗留,径直往下。

    甚至不曾去参观伊甸园和位于天鹅湖底的广场,第4层也被他全部探索过,他今天打算直接到达最底层。在4和5的阶梯口,他发现伊丽莎白坐在阶梯上托着腮帮发呆,小白蟒萎靡不振地趴在她肩膀上,因为奥古斯丁义正辞严地警告过这位处于卵生期的黑暗大萨满,没有他的允许,她就不可以踏入负4以下的楼层一步,当时伊丽莎白嘟着嘴巴答应了,所以才有这一刻的委屈张望。

    奥古斯丁嘴角悄悄浮起笑容,这也许就是她与人类的最大区别,不管她的身份如何变态,潜在实力如何惊人,她承诺过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去违反,甚至连小聪明都不屑去动,真是可爱至极的小伊丽莎白啊,奥古斯丁轻轻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刚想去揉她小脑袋,就被她甩起脑袋张嘴咬住,一阵生疼,奥古斯丁这次没有暴力地把她摔出去,而是微笑道:“淑女是不会对一名绅士动用牙齿的,除非到了大床上。”

    伊丽莎白见他不反抗,也就失去兴趣,撇过头,不理睬身边这个在老牌贵族家族熏陶出来的该死绅士。

    在她的巅峰时期,不管是文明进度与暴虐程度呈现畸形反比的蛮荒大陆“缪斯”,还是身处人类世界的神圣帝国给教廷捅娄子惹麻烦,骄傲的伊丽莎白女王殿下都是昂起头颅的,都不曾如此寂寞,一肚子委屈,像个幽怨的人类小贵妇。

    “决定跟我打冷战了?”奥古斯丁笑道。

    屁股下垫着那本《鲜花与鲜血》的“小女孩”板着精美小脸孔,两枚漂亮绝伦的各异眼眸流溢着淡淡的哀伤。

    “我投降。”

    奥古斯丁苦笑道:“我决定把最底下那一层送给你做巢穴,这样行了吧,优雅的漂亮的成熟的宽容的善良的伊丽莎白小姐?”

    沉默。

    奥古斯丁有点纳闷,难道身旁的家伙真生气了?

    伊丽莎白猛地扑向奥古斯丁,将他扑倒在地,在他脸上一顿狂啃,小脸笑容灿烂得就跟将教廷红衣大主教亲手掐死一样,最终坐在奥古斯丁胸膛上,叉着腰极不淑女地仰天大笑,不理会沾了她一脸口水的某位家伙,嚷嚷道:“哦耶~果然《鲜花与鲜血》这本书上说的没错,男人就是一头需要用美貌去驯服和用智慧去调教的野兽,奥古斯丁,我爱你,爱死了!”

    然后伊丽莎白就被某头被算计了一回的“野兽”给甩下楼梯。

    小女孩若无其事地拍拍灰尘,拿上那本《鲜花与鲜血》,蹦蹦跳跳跟在奥古斯丁身后,哼着小曲儿。

    “底层给你做巢穴可以,不过我有个小要求,棺材运过来后,寄放在你的巢穴里,为难吗?”奥古斯丁叹气道。

    “没有。”

    伊丽莎白干脆道,跳着方格,充满期待地大笑道:“我对h的好感远远超过你们人类,尤其还是一头沉睡中的亲王级长生种!这样的玩具可不多见,我喜欢和它做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