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章 宙斯之女

作品:《天神下凡

    六千字章节,把10号的更新补上了。☆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奥古斯丁有意无意转变返程路线,带着善解人意的伊丽莎白走过矗立有法条橙拍卖场的蜜蜂街道,法条橙门口停着众多玛索郡省内的土地主,今天几乎玛索排名前十的家族徽章都出现在奥古斯丁面前,当然包括野蛮人格林斯潘的蓝色狮鹫,以及阿尔法城头号人物马赛伯爵那辆格外显眼的玫瑰红色马车,不过成功让奥古斯丁停下脚步的却是挂在法条橙钟楼上的一副海报,“大异端‘宙斯’安德烈的女儿,从一枚凯撒金币开始拍卖。”

    一个拍卖场想要持久经营,并且能够让吝啬势利的老牌中层贵族和眼光挑剔的大贵族心甘情愿掏出大把凯撒券,媲美帝都顶级沙龙的食物、细致贴心的私人管家服务、挂上赞比亚河源的水晶吊灯大厅这些都是最基础的要求。

    除此之外,还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拿出能让贵族老爷和暴发户新贵们兴奋的拍卖品,它可以是一件遗落他国的咏叹级魔法装备,可以是某把割下泰坦将军头颅的圣剑,也可以是从金雀花王朝和白蔷薇公国流传过来的宗教油画,甚至泰坦帝国那位芭芭拉公主嘴唇轻触过一次的杯子,但法条橙最让帝都大人物感兴趣并为之癫狂的好东西,往往不是这些死物,而是活的东西,活蹦乱跳,有一张迷人的小嘴,和在鹅绒大床上让男人发疯的白嫩身躯。

    阿尔法城有帝国中部最多的奴隶,自然也就有帝国中部最珍贵的奴隶。

    也许是泰坦帝国某位贵族俘虏,也可能是金雀花王朝被拐骗的漂亮小萝莉,价格最高的,当然是缪斯大陆的雌性精灵、曾经顶着显赫贵族头衔的成熟贵妇和那些异端们的女性亲戚,尤其是最后者,最能抓住帝国那些没有体力去参加南部“圣战”的大人物们的兴奋点,试想,作为一名“虔诚”的信徒,忠诚的帝国子民,能够在床应该被丢进圣事部拷问厅异端和魔鬼他们的女性亲属“伺候”得撕心裂肺,那难道不是最大的虔诚和忠诚吗?甚至连一向喜欢抨击贵族私生活糜烂的教士也乐意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法条橙拍卖场今晚注定热闹啊。”奥古斯丁感慨道。

    “连遥远的缪斯大陆都听说过自称神祗的异端安德烈,他的女儿能卖很多捆凯撒券吧?”伊丽莎白撇了撇嘴道,她对弱者不管是雄性还是雌性生物从不施舍缪斯大陆上最罕见可笑的仁慈。

    “身材好点没有疾病的女奴隶能卖几个凯撒金币,出自著名郡省城市的漂亮女人能卖十几二十个金币,曾经有贵族爵位的至少会乘以十,一名运气差到极点来到法条橙的侯爵夫人,哪怕年纪大点,大概也能有5万凯撒金币的行情,安德烈的女儿,我不知道最后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天价。”熟知奴隶贸易和拍卖行情的奥古斯丁平静道。

    帝国50年内已经在东南部海岸对扎根萨克逊森林和撒波岛的异端们发起不下十次的大规模圣战,不知道是异端太顽强,还是应该赞美帝国将军和骑士们的仁慈,萨克逊森林和撒波群岛的异端总能像杂草一样被割了一茬后又冒出一茬,不过最显著的作用就是东南部圣战给原本已经落后泰坦一大截实力的帝国军队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铁橡树勋章获得者,其中当然夹杂不少靠着家族去象征性骑马提枪捞功绩的贵族少爷,但相当一批帝国鹰派军人迅速成长起来,帝国军队激进的少壮派数量越来越壮大,对血腥战争的狂热丝毫不输泰坦独有的军事贵族。

    罗桐柴尔德的许多偏支家族成员也都参加了圣战,并且不少青年骑士都摘取让帝国少女们尖叫的荣誉勋章,只是随着罗桐柴尔德的沉寂,帝国内原本对紫曜花一脉的骑士新贵不再投注过多的热情和青睐。

    “奥古斯丁,是不是只要我有十万凯撒金币,就能进入法条橙?”伊丽莎白眨着眼睛问道。

    “恩,不过也只是有个位置而已。”奥古斯丁点头道。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伊丽莎白小跑去香榭丽女巫街,把纳闷的奥古斯丁丢在法条橙拍卖场门外。

    很快,伊丽莎白小脸通红地跑回蜜蜂街,丢给目瞪口呆的奥古斯丁两捆凯撒券,起码有20万凯撒金币的庞大数目,奥古斯丁苦笑道:“你该不会是把那瓶‘火神唾液’卖给教皇了吧?”按照常理,只有一个补充核砝功效的“温泉”是众多海螺罂级黄金液体中最便宜的魔法装备,像“火神液体”这类既能让黄金傀儡进食又可以制作高阶魔法卷轴的“黄金体”,价位起码会高出二分之一甚至更多。

    “我怎么可能忍心让我的‘小弥尔顿’挨饿!”伊丽莎白小姐翻白眼道,“我在跟你做守夜者的时候,偷偷收集了一点可以随身携带的收藏品,不到紧急关头,我是不会贱卖它们的。总有一天,我会让教皇里那个辅修爱尔兰亡灵书的该死小伽马师,把本女王的金羊毛藏宝图碎片乖乖吐出来!”

    “真是富有的伊丽莎白小姐。”奥古斯丁笑道,“教皇里的她竟然是一名辅修亡灵书的暗炼金士?等级如何?”

    “起码高阶。反正暂时比我精通小伽马术,告诉你一个秘密,主修爱尔兰亡灵书的炼金士在右手中指会有一段暗金色纹理,那是与伽马皇帝交换契约的象征,辅修则是与伽马皇后签订信仰合约,小拇指上会有一串暗金色的古拉丁符号,所以不是傻子和疯子,都不会去学一个伸出右手就会被带进圣事部的爱尔兰亡灵书。”伊丽莎白心不在焉道,眼睛使劲往法条橙大门瞧。

    “小心眼的女人眼光果然尤其恐怖啊。”奥古斯丁嘀咕道,他的视线最多在那位小姐的胸部和大腿上有所停留,而伊丽莎白却已经关注到她的小拇指。

    “奥古斯丁,你竟然恶毒诽谤一个肯借给你20万凯撒金币的淑女?!”伊丽莎白一口咬在奥古斯丁大腿上。

    “抱歉,我只借十万,剩下的十万你自己拿着进去法条橙吧,我不想因为一场注定毫无成果的拍卖而多出10万凯撒金币的高利贷。”奥古斯丁拎住小萝莉脖子,将她的嘴巴从他大腿上扯开,伊丽莎白小姐的牙齿异常锋利,下嘴从不留情,所以奥古斯丁大腿已经毫不意外地留下了半圈牙印,脉代奥拉修道院自己编织的教袍十分耐穿,如果不是某位淑女的口水和牙齿,奥古斯丁身上的教袍无疑会崭新鲜亮许多。

    “那你陪我进去,就当我借给你10万凯撒金币的利息,怎么样,很公平吧?”伊丽莎白一副并不惹人反感的生意人嘴脸,这才是合格的管家婆啊,对谁都斤斤计较,哪怕眼前寒酸教士是肯在身无分文情况下送给她一瓶“火神唾液”的家伙。

    “你能保证不闯祸?”奥古斯丁头疼道。

    “以至高撒满的名义发誓。”伊丽莎白板着水灵小脸无比严肃道。

    的确需要那捆凯撒金币的奥古斯丁无可奈何地走向法条橙拍卖场,娇弱身躯躲藏在宽敞黑袍内的伊丽莎白雀跃得手舞足蹈,奥古斯丁一转头,她立即淑女地闪电停止动作,低下脑袋,安安静静尾随其后。

    一捆凯撒金币比十辆马车或者任何华而不实贵族爵位都要有用,奥古斯丁和伊丽莎白畅通无阻地进入法条橙,在侍者领路下来到一楼大厅偏僻位置,大厅整体光线略微昏暗,奥古斯丁研究过赌场,知道赌场内部的光线设置是极有讲究的学问,太柔和或者太鲜明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顾客流失。

    “我要去3楼的贵族厅!”整个人蜷缩在一张椅子上的伊丽莎白赌气道。

    “那你多跑几趟‘教皇’,那你身上那些我不知道的小秘密都贱卖出去,我们就可以去2楼喝最好的红酒了,说不定还能给你摆上一桌丰盛的孔雀宴。”奥古斯丁笑道。

    伊丽莎白躲在黑袍里咬牙切齿。

    法条橙是一家最近十年才创立的新拍卖场,却没有一点暴发户气质,一个高明的暴发户也许可以用金钱去购置生僻艺术家的作品或者神学家的珍贵手札来装点门面,用远离金碧辉煌印象的非黄金色调来装修拍卖场,但很难做到像法条橙这样做到敢于用整套的纯正金雀花风格饰品来支撑全场,因为金雀花风格一直不是神圣帝国的主流,而且与它相符的事物往往很难搭配,例如一架产自金雀花宫廷作坊的紫水晶吊灯,你不可能用当下最流行的娇艳特洛伊风格饰品去迎合它,即使被誉为万金油的巴洛克风格也未必能讨巧,可法条橙做到了,奥古斯丁听胖子说法条橙是马赛伯爵跟一位南部靠战争财发家的大商人共同开办,一个出人脉,一个付钱,奥古斯丁不相信一个马车花哨的主人能打造出深厚的金雀花式拍卖场,有点好奇那位倒卖战争私货的富翁真实身份。

    拍卖会刚开始没多久,正在进行的一场拍卖围绕一件守夜者专用的红色审判者手套火热展开,在高档的拍卖场是不会用咏叹级以下的装备去消耗有钱人耐心的,毕竟那些玩意好是好,价格也不便宜,但类似香榭丽女巫街的地方就能能抓出一大把,刺激不了胃口越来越刁钻的顾客。

    奥古斯丁走出脉代奥拉后就进入巨头条顿领袖下的守夜者,它是帝国黑夜的守卫者,四处作战,辛勤积攒神圣矛头列司盾大人创造出来的“信仰点数”,与帝国骑士系统缜密却近乎无迹可寻的“信仰源泉”不同,圣事部即宗教裁决所的“信仰阶梯”是很实在的一套晋阶体系,完成任务,获取功勋,就能积累相应的点数卡,你可以选择进阶,去执行更危险也更具机遇的挑战,也可以为了相对舒适生存去保留信仰点数,兑换各种裁决所内的丰富道具,或者最直接的金钱和女人。

    而奥古斯丁这个落魄到需要向伊丽莎白小姐借高利贷的可怜虫,就是宗教裁决所50年来积累信仰点数最惊人进阶也是最迅猛的怪物之一,在沉睡前的亲王级长生种仆人帝米特和交易伙伴伊丽莎白女王的帮助下,奥古斯丁率领他的嫡系红手套部队在帝国北部与人类异端和黑暗物种疯狂厮杀,偶尔一次跳跃到西部与教皇厅潜伏在帝国边境的隐秘组织展开一场绞杀式的追杀与反追杀,最终小屠夫奥古斯丁笑到了最后,而他一手栽培起来的嫡系红手套似乎也损失殆尽,有人猜测那是条顿大人不满奥古斯丁与一些个大贵族的“眉来眼去”,也有好事者信誓旦旦说是神圣矛头想要扼杀这只帝国守夜者最刺眼的红手套。

    一切真相,只掌握在这位坐在法条橙拍卖场最次等位置上的帝国第四位黑暗巨头手中。

    伊丽莎白好奇的只是人类拍卖场的气氛,还有那位不幸的“宙斯女儿”。所以当她熟悉了拍卖场叫嚣喧哗的氛围,应该是在圣战中被擒获的安德烈女儿却迟迟不肯出场,她就只能用斗篷蒙住小脑袋打瞌睡。

    最后她干脆跳进奥古斯丁怀抱,沉沉睡去。

    终于,在伊丽莎白流了奥古斯丁一滩口水后,“宙斯女儿”在沸腾中被带到位于大厅中央的拍卖台上,法条橙有一个很有趣的小细节,圆柱形拍卖台可以升降,随着拍卖品价格的攀升,圆柱建筑物就会随之上升,像“宙斯女儿”之前的拍卖品是一位从文森公国流落到神圣帝国的公爵夫人,虽说小国家的公爵头衔远不如一位神圣帝国伯爵,可那位公爵夫人年轻貌美,有一股伪装不出来的贵族气质,显然倒霉的文森公爵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床上透支他妻子的青春和美艳,所以她被抬价到惊人的18万凯撒金币,这已经足够让一个地方性小贵族很舒坦地过半辈子,所以圆柱上升到几乎与2楼平行的位置。

    可当最后的压轴拍品第一次喊价,就是20万金币。

    一楼很多纯粹来凑热闹的小贵族和口袋并不充实的玛索郡二三流暴发户都开始保持沉默。

    在拍卖场竞价也是一门深奥学问,没有谁愿意倾家荡产去跟大人物争夺一件卑贱到推上拍卖场的玩具,不管她是谁的女儿。

    圆柱上站着一位身穿白袍的年轻女性,身高比一般的帝国女性要高出足足15公分,也就是说她与奥古斯丁一般高,这也意味着脸蛋已经足够惊艳的她有一副让雄性生物陷入燥热的修长身材,尤其是一双能轻易将老贵族夹死在旖旎床帏间的美腿。

    何况,她是安德烈的女儿,帝国南部三大异端组织之一“救世主”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2楼竞争激烈,很快就从20万飙升到让寻常有钱人咂舌的37万凯撒金币。

    看来,除了帝都和玛索郡省,还有不少嗅觉灵敏的外地富人赶过来想要狠下心一掷千金。

    当3楼某位贵族青年端着酒杯来到栏杆附近,直接喊出50万凯撒金币,大厅霎时间安静下来。

    50万金币,在普通贵族眼中,就是上千个足以让他们晚上春意盎然的上等货色,想象一下吧,一两千个亨伯特郡尤物、科鲁佐金发白妞围成一圈,任由享用,那是何等的壮观。在法师眼中,那就是能买50件歌颂级入门装备的一堆小金山,法师,尤其是高阶领域,本就是最烧钱的职业,而一个人类女性哪怕在强大炼金术士手中,除了那点微不足道的情-欲,最多也就是只能制造出价值尚可的一具傀儡,或者提取一些稀有元素。

    “55万。”2楼角落一个不曾参与竞价的金发男子轻轻喊价,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入所有人耳朵,法条橙规定1楼可以携带一名随从,2楼是3名,3楼贵族厅则干脆无上限。可这位身材魁梧容貌却是平庸的男人身后只有一名仆人,唯一比较不同寻常的就是那名中年干瘦仆人腰间穿插了足足4柄只在泰坦帝国流行的所罗门式佩刀,剑身更细长,剑锋也更锐利。

    神圣帝国的军费预算一年是2400万凯撒币左右,一个普通郡省最富有的大贵族基本上有八百到一千万的身家,像玛索这类郡省的头号富裕贵族自然更多,一座阿尔法城的马赛伯爵据说就有三百万凯撒金币存在大银行家麦克道威尔的手里,可不管在帝国哪座城市,55万金币,都是一笔巨大的资金。

    “60。”三楼俊美贵族喝了口酒,面带微笑。

    楼下很多人认识他,刚刚从帝国南部成功摘取一枚黄葵花军人勋章的格林斯潘第三顺位继承人,年轻却傲慢的史蒂夫子爵,帝国皇家骑士学院毕业,在帝国两大骑士团之一的龙骑军担任尉官,帝国年轻一辈的骄子。

    他胸前那枚晃眼的黄葵花勋章某些场合要比狮鹫家族徽章还要能够赢取敬意和媚眼。

    奥古斯丁自言自语道:“是60万金币而不是60颗铜板啊。”

    “70。”3楼与格林斯潘对面的一位贵族男人漫不经心喊价。

    价格继续攀升,“宙斯女儿”站立的圆柱也不断上升,已经几乎与3楼平行。

    坐在3楼贵族厅阴暗处的马赛伯爵红光满面,眯起眼睛,喃喃自语:“骄傲的贵族少爷们,使劲拿出你们吃奶力气来捍卫你们家族的尊严吧!”

    当蛮横的黄葵花获得者喊到100万这个已经超出家族预算的价格时,英俊的脸孔再也无法保持起初的优雅镇定,略微有些狰狞阴森。

    就在对手准备继续抬价时,一直沉默的“宙斯女儿”开口道:“我除了是安德烈的女儿,还是一名被封印的大骑士和相等于你们帝国魔法协会11级的奥术家,不管今天谁最后能够用肮脏的凯撒金币买下我,只要能杀死一名罗桐柴尔德家族的高位继承人,我就给你生产一名合格的继承人,如果,你能够杀死奥古斯丁-罗桐柴尔德,我,赫拉-玻尔塞福勒,就为你献上我的全部灵魂!”

    全场哗然。

    包括格林斯潘家族成员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于这个匪夷所思的真相。

    在帝国判断一名魔法师是否天才,就看他她能否在20岁前到达10级大魔法师门槛,如果20岁前能够摘取郁金香徽章,那证明他她有极大的可能性跻身皇家魔法师阶层,甚至创造出不朽的篇章。

    那么一名年轻的11级大魔法师身兼大骑士是多么罕见的存在?傻子都知道。

    而她生育出来的优秀后代,自然会是出色的继承人。

    已经准备今晚就在凯撒券上睡觉的马赛伯爵得意大笑,他当然知道为什么“宙斯之女”独独对罗桐柴尔德心怀巨大仇恨,因为有一个出身罗桐柴尔德偏支的死胖子差点用卑劣的阴谋将整个“救世主”毁灭,而她就是那个一脸雀斑胖子骑士的战利品,只不过后来被辗转到法条橙手中,期间自然是马赛伯爵的那位军火商合作伙伴在做手脚。

    奥古斯丁睁大眼睛,神情无辜,幸灾乐祸的伊丽莎白窃笑道:“恭喜你,奥古斯丁少爷,你又多了一名敌人。”

    奥古斯丁中指轻轻敲打提坦龙眼法杖,阴冷道:“被封印的大骑士和大魔法师?一个莫名其妙就想要跟我作战的女人?看来是不止针对我,还要用身体对抗整个罗桐柴尔德啊。”

    伊丽莎白知道奥古斯丁这个“可爱”的小习惯,捂住嘴巴道:“难道你要当着大半个玛索郡省有钱贵族的面,杀死那个神经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