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章 上帝和魔鬼

作品:《天神下凡

    六千字章节,求收藏~

    赫拉-玻尔塞福勒侧头望向广场中央的小玛丽断头台,似乎本来阴沉的天空射下一道光亮,将鲜红色的断头台映照得温暖和煦,她已经像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样把自己押在一个那个男人身上,她发现自己非但没有背叛旧信仰的沉重,反而新信仰第一时间就带给她一种异样的安详。★手机看小说登录★

    在看似僵硬迂腐其实暗藏玄机的骑士世界,仅主信仰环节就能折射出骑士本人的许多信息,有八大系统,大骑士赫拉曾主修中的,荣誉就是八大系统之一,她在正义和牺牲两大信仰崩塌后选择跟随奥古斯丁,主修主系统里的,放弃任何辅修,这意味着她未来阶级越高,对罗桐柴尔德的忠诚度也就越高。

    荣誉、忠诚和大骑士笛卡尔选择的都是主系统中最热门的信仰源泉,而本来在教廷光辉照射下应该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的却无比黯淡,即便教廷骑士团内很出彩的大骑士,也往往是象征性辅修,主修虔诚的骑士是帝国圣棺骑士名录上最稀少的“傻子”,这一直让教廷领袖们耿耿于怀。

    “你不妨尝试一下辅修。”奥古斯丁穿过广场步入亨利大街,终于停下脚步,等待女骑士与他站到平行位置。

    一个聪明的贵族普通情况下都不会主动要求他的扈从在主修的前提下辅修,毕竟两者太容易出现剧烈冲突,一旦扈从所爱的信仰角色偏离家族,那就可能直接毁掉骑士的主信仰。

    “你能带给我爱情?”赫拉不屑道,她选择家族忠诚而非个人忠诚,就是不希望与阴险狡诈的奥古斯丁产生牵扯不清的交集,但正是这位大执政官的卑鄙无耻,她才有欲望去选择相信罗桐柴尔德,她也许不是一个信仰成熟的女骑士,但也是在撒克逊森林目睹太多上位者厮杀角斗的“救世主”唯一继承人。

    “我能不能带给你爱情,现在还不好说,但起码我能送给我的美丽扈从骑士一捧玫瑰花。”奥古斯丁笑道,朝一个卖玫瑰的朴素女孩挥挥手,穿着寒酸脸蛋普通的女孩喘着气小跑过来,奥古斯丁掏给她一枚起码能买两篮子鲜艳玫瑰花的波旁银币,何况她篮子里的玫瑰花实在算不上娇艳欲滴。

    在土壤贫瘠爱情一样单薄的撒克逊,安德烈的女儿拒绝一切男性的亲近。

    所以这是赫拉第一次遇到男性送花给她,而且还是一大捧,不过唯一不完美的也许就是犹犹豫豫接过鲜花的女骑士,骨子里早习惯了被贫穷撒克逊压榨出来的精打细算,她除了惊讶和害羞后,最大念头是奥古斯丁不应该浪费波旁银币。

    似乎赫拉万般无奈地选择家族忠诚,是一条能让她少走许多弯路的正确路径。

    赫拉身体本能地猛地冲向奥古斯丁,拦在奥古斯丁和卖花女孩之间。

    一把刺客行业人手必备的尖锐特洛伊匕首刺向手捧鲜花的赫拉,本来这把十有八九淬毒的锋利匕首应该刺透她身后男人的心脏,赫拉心中苦笑,这就是家族忠诚吗?可惜我已经不是大骑士了啊。

    赫拉握有鲜花的手轻轻垂下,迎接比她预料要快上那么一点的死亡。

    可是匕首却没有能够刺入她仍旧留有皮鞭印痕的丰腴胸膛,她只看到那张笑容诡异的险恶脸孔瞬间扭曲,然后女刺客就断线风筝一般击飞出去,坠地前就被一大串从赫拉身后喷涌而出的高密度魔法球轰成一块木炭。

    赫拉转头,看到一张戴有温柔面具熟悉又陌生的脸孔。

    这就是那个在车厢内朝她一丝不挂胴-体上狠狠甩皮鞭的男人吗?

    她收敛心神,皱眉道:“为什么直接掐断这条线索,说不定你能从她嘴里获取有价值的信息。”

    “知道帝国内有多少人希望我在半年内死于这种幼稚暗杀吗?在发条橙,起码有一半玛索大贵族赌我在一个月内被干掉,据说帝都地下赌场累积将近900万凯撒金币押半年内传出我的确切死亡消息,这种级数的刺客只能是刚才发条橙内某个怀疑我身份的中等贵族的手笔。”

    奥古斯丁微笑道,蹲下去,拾起一朵从赫拉手中掉落的玫瑰花,交给她,压低声音,“反正我有详细名单,这些贵族,我会按照就近原则一个一个清理干净,所以你得赶紧进阶,否则会错过很多精彩好戏的。”

    赫拉小姐目瞪口呆。

    “知道我走出奥格斯歌城和脉代奥拉修道院,一共经历多少次刺杀和偷袭吗?97次。”奥古斯丁轻描淡写道,轻轻将赫拉长袍领口往上提了提,他对于自己想要征服的女人,有一种近乎畸形的占有欲,所以一旦做他的女人,就别指望这辈子能穿上帝都最经久不衰的抹胸晚礼服了。

    赫拉脸色微红,却仍然直视奥古斯丁,毫不退缩。

    “我喜欢一名女骑士漂亮的骄傲,像一只走路时喜欢高高抬起脑袋的小波斯猫。”

    奥古斯丁眯起眼睛笑道,那只本来准备收回的手突然伸进她的领口,一把握住赫拉不如雪莉教授硕大却手感好到惊艳的乳鸽,奥古斯丁望着那张涨红的羞愤脸蛋,不轻不重捏了一下,不再得寸进尺,缩回手,眨了眨眼睛,“不过波斯猫可没有这样让男人心甘情愿堕落成色-情狂的胸部。”

    在赫拉思考如何教训这个诚实色-情狂的关键时刻,奥古斯丁已经成功转移话题,“好了,我们该去洛丽塔购买一些奴隶,就由赫拉你挑选好了,大概60到80个左右身体条件不错的年轻奴隶,再加上十几个有法术潜质的孩子,以后他们都将归你管辖,如果可能,他们将会是我们‘秩序’机构的第一支嫡系青年军。”

    “我必须确定你要用他们做什么用途,培养时间是多少。”赫拉本就是一名优秀的军事指挥家,一旦身处战场就能绽放出耀眼的光彩本能,她现在已经开始适应从一名奴隶到奥古斯丁扈从骑士的角色转换,毕竟能从与罗桐柴尔德一个家族厮杀变作有机会“净化”帝国内部任何一名贵族,这是撒克逊森林战士梦寐以求的职业。

    “初期是帮我构造一个粗糙的禁忌魔法阵,很庞大,绝对超出你的想象力范畴,等你23个小时候后恢复大奥术家实力,我再跟你探讨详细的细节,我保证它比我这个人更让你感兴趣。”奥古斯丁笑道,显然他知道赫拉刻意隐藏的秘密。

    亨利大街的奴隶市场相比波比大街要在规模和质量上都占优,其实洛丽塔的大奴隶主都屯聚在洛丽塔北部,不过奥古斯丁准备等下次腰包里鼓了才去光顾洛丽塔的“罂粟花市场”,连伊丽莎白都知道那里有各种尤物女奴,以此完全能证明罂粟花的出名。奥古斯丁有意无意道,“也就是说,赫拉小姐能够花我的钱一次性拯救将近一百名奴隶。”

    “你确定是拯救,而不是将他们连最后的生存权利都剥夺?既然帝国内有那么多希望你死亡的大人物,而且洛丽塔也向我具体解释了帝国贵族是如何的无聊和残暴,你能保证他们成为你的从属后,不在第二天就被绞杀?”赫拉冷笑道,她虽然按照本能驱使选择了一条不知道是正确还是错误的道路,但她的脑袋依然保持最基本的清醒。

    “可怜到重新从中阶骑士开始爬升的花瓶骑士,你只是一名扈从骑士,要喊小混蛋为奥古斯丁少爷!”见不惯两位成熟男女“打情骂俏”的小萝莉一巴掌狠狠打在赫拉-玻尔塞福勒屁股上。

    被伊丽莎白举动惊吓到的赫拉手一抖,所幸这一次没有遗落玫瑰花。

    “放心吧,我,以及我身边这位英明智慧漂亮可爱的管家,都不会让每一颗铜板被帝国贵族无聊游戏挥霍掉。一旦到达黑天鹅湖,那就是我的主战场了,更不容易死。”奥古斯丁哈哈笑道。虽说他出手当场击杀一名身份不明的刺客,但洛丽塔方面根本没有要盘问的意思,其中估计有马赛伯爵的关系,奥古斯丁相信这个势利贵族在阿尔法城有绝对的控制力。

    最终,赫拉替奥古斯丁挑选了90名落魄骑士,实力都在2级左右徘徊,价格当然要比普通奴隶贵上无数倍,这笔开销足足花去奥古斯丁将近一万凯撒金币,因为那家专门出售骑士的奴隶市场在洛丽塔出了名的傲慢和偏执,绝不降价,其实骑士本身花费是一部分,大概只占30,接下来才是大头,像为私人骑士配备的大量装备,铠甲,佩剑,战马等等繁琐物品,当然还必须负责他们的饮食住行,所以一个郡省的中等富裕贵族咬咬牙也能买下几百名5级左右中阶骑士,但绝对圈养不起一支数量庞大却没有单独收入来源的骑士团,所以将9800枚金币掏出腰包后,就意味着负债累累的大执政官还需要再掏出起码2万多金币。

    伊丽莎白小姐当然严重抗议,不过奥古斯丁望着咬着嘴唇不说一句话的女骑士,终于还是认可她的“浪费”行径。

    狗-娘养的骑士精神。

    奥古斯丁脸上笑容不变,心中使劲咒骂。

    不过让奥古斯丁欣慰的是赫拉凭借大奥术家的秘术和她的敏锐直觉帮“秩序”挑出十五名潜力型法师和术士,年龄都在十三四左右,而且还是清一色的女性,这让大执政官大人觉得黑天鹅湖的枯燥生活终于鲜亮明快一些。

    清晨到达阿尔法,等奥古斯丁解决奴隶骑士们的装备问题,已经接近黄昏,离洛丽塔和乌鸦集市关闭只有不到一个钟头,在带着浩浩荡荡却参差不齐的扈从队伍回到乌鸦集市外取回最初的破旧马车,奥古斯丁提出一个让萝莉管家雀跃的建议,去顿克盾地下市场买小玩意。

    最终,伊丽莎白小姐在无所不有的地下市场蹦蹦跳跳,不停尖叫,而奥古斯丁则微笑着掏腰包,甚至时不时给她提出建设性购买意见,一点都不烦躁,象征帝国教廷最高黑暗的执政官像一位吝啬鬼陪着另一位精明萝莉与摊贩们讨价还价。

    赫拉的聪明大脑一直处于饱受震撼状态。

    等走出顿克盾,小萝莉如愿以偿买到了稀缺的大陆畅销书《鲜花与鲜血2》,还有一大堆她现阶段怎么折腾都用不上的粉底和唇膏,以及整整两大袋子她觉得有趣赫拉却觉得很莫名其妙的小玩具。

    而无所不用其极成功将一名双职业大师拖进“秩序”和罗桐柴尔德的城府男人,则笑容灿烂地帮忙提着东西。这种男人,绝不是一名单纯的骄傲贵族或者虔诚教士。

    赫拉-玻尔塞福勒最后被这个家伙出乎意料喊进那辆破旧马车,阿尔法城主的马车则丢给那十多个刚从地狱来到天堂的年轻孩子,如果不是碰上一个恋旧的古怪主人,他们一辈子都坐不进那个档次的马车,玫瑰红奢华马车足够宽敞,一股脑塞进那么多孩子依然让他们觉得无比舒适,毕竟奴隶市场的笼子比车厢还要拥挤,不敢随意动弹的女孩子们经过初期的陌生和茫然后,发挥女性本色地唧唧喳喳讨论起前面马车内那位英俊如神祗的大人物。

    对于一群多半可能是奴隶后代的奴隶,任何一名贵族,哪怕只是一名获得荣誉爵士的小土地主,对他们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可怕存在,在洛丽塔,每天都有奴隶被送上小玛丽断头台,或者拖进梵妮事务厅,那些衣装鲜亮的权贵们,总是微笑而优雅地将洛丽塔奴隶踢进地狱。

    十几个不知道明天命运如何女孩围绕一个具有天生亲和力的漂亮角色,用各种口音讨论年轻英俊的新主人。而车厢最里面的两个女孩都沉默寡言,其中一个气质冷漠的女孩出奇胆大地抚摸一只马赛伯爵心爱珍藏的珐琅花瓶,另外一个则全身颤抖地蜷缩起来,像一只不肯走出壳的软弱蜗牛。

    将近百名低阶骑士骑着马匹,以他们无法想象的惬意而光荣的姿态离开洛丽塔和乌鸦市场。

    领头是奥古斯丁乘坐的小马车,没有人驾驶,马匹依然充满灵气和智慧地向前奔跑。

    小萝莉在车厢内抱着那本《鲜花与鲜血》续集欢快打滚。

    “你跟参加圣战的贵族不太一样。”赫拉时不时拉起窗帘,确定这支数量不小作战实力在她眼中却是几乎为零的骑士队伍不出差错,她终究是一名责任心强烈的骑士,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再给身旁的男人惹麻烦。

    “其实等你脱下骑士铠甲,走出撒克逊,细致观察每一名贵族,就会发现每个人都跟你的第一印象不一样。”奥古斯丁并没有对赫拉的评价感到兴奋,研究那把好不容易让伊丽莎白小姐“吐出来”的暗金匕首,缓缓道,“包括那位已经被你在道德高度判死刑的胖子骑士莱因哈特。”

    赫拉沉默不语,确实,她在这方面远没有身边男人有发言权。

    “哪怕是最傲慢残暴的贵族,背后也一定有他们不为人知的故事,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发掘。”

    奥古斯丁抬头道,手指感触“卢思镰刀”的冰凉,“那个满脸雀斑的胖子最喜欢通宵研究泰坦帝国的军事集团结构,他在我身边的岁月里写出的研究论文,也许比军事院很多老教授都要厚重和严谨。而且,他也许会盯着一个美女的屁股或者胸部瞧上半天,但就算女人脱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他还是能够做到不跟她们上床,这一点,连我都很佩服他,当然,这一点都不影响我踹他屁股的力度。”

    “这与我无关。”赫拉轻声道。

    “没教养的花瓶,如果不是你骑士精神作祟,按照奥古斯丁的风格,一定不会配给马匹,因为他要让那群破烂骑士跟着这辆车奔跑!也许在阿尔法城所有贵族看来,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是一种贵族才该具备的优雅的‘恶趣味’。你知道真正原因吗?”伊丽莎白趴在车厢内,翻阅《鲜花与鲜血》,瞥了眼赫拉,她实在受不了这位女异端的不识时务,只有伟大女王和可爱萝莉完美结合体的她才能对小奥古斯丁冷嘲热讽。

    “是想以此判断每一名骑士的详细实力?”赫拉皱眉道。

    “宾果,你给出了正确答案。看来你没有想象中那么愚蠢。”伊丽莎白笑道,“宾果”是她所在缪斯大陆一种很老式的赌法,含义是“你猜中了”。

    “无所谓了,反正我只不过是想要一群能干体力活的家伙。”奥古斯丁笑道,望向小萝莉,“伊丽莎白小姐,路上可能出现很多撞上枪头的冒失家伙,希望你能够像一名帝国名媛那样对盟友伸出援手。”

    伊丽莎白果然朝奥古斯丁伸出手。

    意图再明确不过,给钱。

    看一本书喜欢从最后一页往回翻的伊丽莎白,确定《鲜花和鲜血》肯定还要出第三本,所以她现在就决定开始继续攒钱。

    “老规矩,一只苍蝇一枚波旁银币。”奥古斯丁无可奈何道。

    “奥古斯丁,你现在是有钱人!走出乌鸦集市你口袋里还有68044凯撒金币!我们从今天起要改变规矩,一只苍蝇一枚凯撒金币!”伊丽莎白尖叫道。

    “能稍微打折,给一个合理一些的友情价吗?”奥古斯丁苦笑道。

    伊丽莎白依然嘟着嘴伸着手,一言不发。

    “44枚金币预付款,这已经是我所有的零钱了。”奥古斯丁咬牙道,丢给伊丽莎白一袋子金币。

    小萝莉掂量了一下钱袋重量,让赫拉一阵耳膜生疼的尖叫一声,扑向奥古斯丁就是一顿乱咬胡啃,抹了他一脸口水还不肯罢休,嚷道:“这里明明只有43颗凯撒金币,你这个奸诈的混蛋!”

    赫拉再次神情僵硬。

    黑暗执政官大人的强硬形象在她心目中已经荡然无存了。

    但是很快她就明白,为什么在所有人面前都强悍的奥古斯丁少爷会“屈服”于一个看上去对书籍和唇膏粉底无比痴迷的小萝莉。

    因为到达黑天鹅湖庄园前,除去那笔预付款,奥古斯丁又欠了伊丽莎白小姐34枚金币。

    加在一起,意味着她在两天内废寝忘食阅读《鲜花与鲜血2》的同时,不情不愿地“抽时间”解决掉了78只敢打断她阅读进度的苍蝇。

    已经恢复大奥术家实力的赫拉很严肃地告诫自己,以后还是不要跟这位破坏力堪称恐怖的私人小管家有任何摩擦。

    在这段时间内,有一个细节让赫拉大吃一惊,奥古斯丁已经悄悄做出一份对所有人低阶骑士和15名术法潜力型女孩做出综合评价,体能,信仰,爆发力,将近十项具体指标,将近五十张刚从顿克盾购得的白纸上密密麻麻写满数据和评语,那一刻,能够绝对主宰一场撒克逊森林中等规模圣战的女战神明白一个真相,即使没有她,他一样能够完美组建一支青年军骑士团。

    “这是罗桐柴尔德的优良传统吗?”在之前一个私人管家出去清理苍蝇的夜晚间隙,赫拉忍不住问道。

    “一半是罗桐柴尔德的传统,一半是我自己的习惯。”

    奥古斯丁伸了个懒腰,“战略是上帝,细节是魔鬼。前者是紫曜花教给我的,后者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不过罗桐柴尔德从我这一代开始,这就是一个传统了。赫拉小姐,千万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帝国大贵族家族,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荣耀,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强大。我们可以不惧怕谁,并不意味我们可以无知幼稚地不去不敬畏谁。”

    赫拉细细咀嚼,沉默的她脸上焕发出一种浅浅淡淡的新鲜光彩。

    这股光彩比她恢复大奥术家实力那一刻还要强烈而坚定。

    进入黑天鹅湖庄园,奥古斯丁突然让所有人都走出车厢和下马,他望着远方高坡上的诗呢哥城堡,指给赫拉,道:“那就是我唯一的依靠,而你脚下的这片土地,也是我最后的地产。从今天起,帝国内任何贵族,骑士,法师和大人物,都要在这里开始放弃一切自负,步行走到诗呢哥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