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章 圣事部的杂碎

作品:《天神下凡

    容颜比一名花季少女还要娇嫩鲜艳的昆丁夫人向前迈出一步,此刻她离奥古斯丁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但让她苦恼的是即便得知宗教裁判所新贵要对她进行裁决,她在占据一个优势位置后也不能轻易出手攻击,在教廷近50年暗黑历史上,没有哪位权贵能在对圣事部高阶审判者展开实质攻击后,可以安然无恙,大多被拖拽进拷问厅,再也见不到太阳。★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辅修爱尔兰亡灵书的昆丁夫人悄悄曲起写有“我们的最终救赎”的纤弱白嫩小拇指,平稳一下躁动情绪,试图尽最后努力挽回陷入僵局的对话,“您真希望一位安安静静在香榭丽女巫街上做小生意的本分女性进入圣事部,然后被净化?”

    “有很多双眼睛正亲眼看着您来鉴定我是否有资格站在白象城堡,年轻美丽的昆丁夫人又愿意让他们失望吗?”奥古斯丁也上前一步,两人相隔已经不到半米,眼神诡异,他几乎是在昆丁夫人耳畔轻声揭开谜底,亲昵如情人诉说相思的呢喃。

    “卑鄙。”昆丁夫人娇叱一声,符合尤物一切观感要求的曼妙身形急速后撤,在地面上倒退滑行一段距离,很难想象有胸部那对凶器的大累赘,还能在瞬间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敏捷表现。她那身简单却不乏味的精致礼服胸脯位置出现一片破碎,包裹波涛汹涌而略显无力的象牙白色抹胸像是摇摇欲坠,那抹艳丽风情一览无余。

    只是她左手出现一把让人过目难忘的武器,不同于长枪或者骑士剑,甚至不能划归任何剑士佩剑范畴,法条橙拍卖场中神秘武士佩戴的四柄所罗门式菊刀已经足够惊奇,但昆丁夫人手中的特殊金属材质兵器更加冷僻,类似短矛与匕首的“杂种”,锋刃交织有数道胡乱窜动的红黑两种闪电,正是这柄杂种帮昆丁夫人抵挡住了奥古斯丁出其不意的一击。

    依旧纹丝不动的年轻魔法师双手各自凝聚有大元素球,红色的火元素球,黑色的水元素球,火和水并不是单一元素,却都是很多繁琐的基础元素融合后呈现出来的最佳状态之一,与闪电一样属于,是几种能够让单一元素叠加后发挥最大能量的黄金形态,而一些生涩的奥术和伽马术可以凭空凝聚出金属,甚至是暗金材质,不过那需要相当复杂的吟唱和艰辛的锻炼。

    奥古斯丁低头,望着双手利用手套创造出来的两颗球体,直径竟然达到恐怖的40公分,是以前巅峰状态的4倍!

    这一切是他摆脱对提坦龙眼法杖的依赖后的杰作,令人惊叹。

    昆丁夫人猛然前冲,并非直线,而是s型圆滑前进,像一头脚步轻盈的凶悍野猫,那根杂种兵器终于褪去残余闪电的影响,露出尖锐的锋芒。

    骑士也好,武士或者赏金猎人也罢,与一名并非强大到无敌的魔法师作战,拉近一米距离就等于离唾手可得的胜利拉近一米。

    奥古斯丁并没有要给她近身肉搏的机会,红黑球体溅射出两条手臂粗细的耀眼闪电,其中一条正面迎向冲刺过来的昆丁夫人,预判地点极其准确,几乎等于看钻昆丁夫人看似混乱无序的前进路线,另一条红色闪电疯狂曲折地升入大厅穹顶,然后突然急速下坠,砸向被黑色闪电阻挡身形的昆丁夫人。

    “我们的最终救赎,来自掌死权和守坟茔的桃乐丝女皇。我选择向您臣服,赐予仆人折断圣卡洛长矛的源泉。”

    本来坚持不暴露异端身份的昆丁夫人望向那条如巨蟒冲撞过来的黑色闪电,轻轻皱眉,快速朗诵,右手拇指的暗金色符文绽放出璀璨光芒,在她身边浮现出7本近似透明的古老书籍,那是7本亡灵术传承无数年的爱尔兰亡灵书圣典,7本亡灵书在两条蕴含巨大破坏力的闪电轰到昆丁夫人前一刻,将她环绕在圆圈中心,由平放转换为竖立,每一本虚化的神圣亡灵书铺散一页页开来,成功阻挡住两道闪电的迅猛冲撞。

    其中两本灵体化的爱尔兰亡灵书和闪电一起轰炸开来,剩余5本亡灵书飞旋到昆丁夫人身后,而她则继续前冲,力图将该死的魔法师一击毙命。

    五彩斑斓的轰炸中,似乎还是她胸口的那对沉甸甸最为吸引视线。

    不沉吗?不累吗?

    奥古斯丁嘴角牵扯起一抹冷笑,等到了诗呢哥城堡,进入那个帝国权贵都嗤之以鼻的,他觉得有必要解放抚慰那对手感一定极佳的玩具。

    昆丁夫人二度冲刺后离奥古斯丁已经只有四米距离,加上那根不知名的杂种冷兵器,已经心生警惕的她有把握这次在拉近两米距离后,不再会被那个出乎常理一动不动的家伙给偷袭成功,像她这种风格类似刺客和赏金猎人的角色对于距离的渴望和掌控素来优秀,虽说不理解奥古斯丁的站立原点出于何种动机,昆丁夫人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直觉告诉她那是核砝容量有进步但不至于太夸张的年轻执政官在补充核砝。

    这就是魔法师一直被其余几大主职业严重诟病的致命软肋。

    没有充沛核砝的支撑,一个身体素质撑死就是健壮的魔法师在刺客和赏金猎人的屠刀面前,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老鼠。

    间隔只剩下3米。

    昆丁夫人眯起眼睛,等待给予奥古斯丁的致命一击以及他的垂死挣扎。

    其实她心底并不希望这个孩子过早夭折,但也不排斥他死在她手上,终究这位处于婴儿时期的黑暗巨头脑袋能值上无数的凯撒金币。

    2米!

    昆丁夫人凭借本能地来了个漂亮华丽的90度转折,果然,奥古斯丁正前方凭空轰下一道直径到达骇人两米的闪电柱,直接将绘有神圣帝国东南部版图的地面给硬生生洞穿。

    转弯后的昆丁夫人就要收割头颅前一秒,收回即将刺出的武器,一个侧向滚地。

    第二道同等规模的闪电柱轰然砸下。

    有些狼狈的昆丁夫人一脸惊慌,不给她揣测奥古斯丁核砝容量到底扩充到何种变态地步的时间,第3条和第4条闪电柱几乎同时砸在她脚下,每一条都是差之分毫,惊险万分,堪称艺术品的地图大厅就这样被奥古斯丁4条大闪电给掀开四个黑漆漆洞-眼。昆丁夫人一退再退,就像在被迫玩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终于被彻底激起怒气,她保持半蹲姿势,抬头死死盯住远处那个神色平静的家伙,拇指篆刻有暗金色符文的右手猛然贴紧住地面,5本蕴含神秘力量的爱尔兰亡灵书护住头顶,因为她知道第5条闪电柱必然会砸向这个位置,嘴中默念咒语,向伽马皇后圣桃乐丝祈求力量:“伟大的亡灵皇后,仆人昆丁-佛罗伦萨乞求您为我竖起囚禁罪人的墓碑。”

    闪电果然在她预料中炸向亡灵书,刺破耳膜的轰鸣过后,一道能量波在空中辐射开来。

    几乎同时,奥古斯丁身边竖起5道墓碑模样的石块,3米高,2米宽,布满咒语。

    漂亮的大厅在这一刻彻底满目疮痍,几乎成为一座废墟。

    昆丁夫人望向被五座亡灵墓碑禁锢在中央的方位,闭上眼睛,加重力道,那只紧贴地面的手臂往下深陷一寸,沉声道:“接受亡灵的叹息!”

    五块墓碑蓦地积压在一起,刹那间爆破成粉末,飘散在前几分钟还干净华美的大厅。

    尘埃落定。

    却不是奥古斯丁血肉模糊的尸体,而是一位完好无损的年轻执政官。

    躲在幕后的观察者们情不自禁发出一阵或轻或重的惊呼。

    “淘气的小猫咪,该回家了。”奥古斯丁微笑道。

    昆丁夫人气急,却不怒反笑,站起身,拍了拍尘土,嗓音妩媚,“我抓不到你,你的闪电柱也攻击不到我,我们就这么耗着吧。”

    “小猫咪,你的主人跑起来可是很快的。”奥古斯丁冷笑道,一眨眼,就以大骑士才能爆发出来的敏捷度跳跃到昆丁夫人面前,后者仓皇后退。

    只是仓促之下她的后退远不如蓄力后体能如同爆炸开来的奥古斯丁,再者她后背在一个尴尬的时间在尴尬的地点砸下数道闪电柱,彻底封死她游走的空间,两人瞬间距离就被拉到两米,这实在是一幅很滑稽的画面,一位被认作是纯粹魔法师的年轻男人,用一种叹为观止的速度靠近一名职业贴近刺客或者赏金猎人的小伽马师面前,被两个超大璀璨魔法球贴在腹部,奥古斯丁望着那张布满错愕的天使脸蛋,微笑道:“听话哦。”

    红黑两颗魔法球迸发出剧烈光芒,交缠并且绽放。

    昆丁夫人瞳孔一缩,却来不及抗拒。

    砰!

    在白象城堡象征着诡秘和强大的昆丁夫人被奥古斯丁轰飞出去。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昆丁夫人落地前,又有一条格外粗壮的闪电链从天而降,硬是将原本会撞到大厅墙壁的美丽女人给直接钉到地面上。

    这还不止,在顽强的昆丁夫人想要挣扎起身的悲壮时分,接二连三的闪电柱飞速砸下,仅剩的一本爱尔兰亡灵书《海伦墓地手记》也灰飞烟灭,她身上那件价格并不便宜的小礼服破碎不堪,只能遮住一些敏感部位,暴露在视野中的两条修长大腿和一部分丰腴胸脯白晃晃得让人咽口水。

    幕后观看全场戏剧的一些个腹黑贵族皆是不由自主地一阵头皮发麻。

    这种血腥手段,果然只有圣事部的杂碎才做得出来。

    花露庄园方面当然不会任由事态无下限地恶化,立即就涌出一批大约二十几名格林斯潘的高阶扈从骑士,为首是两名实力不俗的宫廷龙骑士,虎视眈眈。

    这栋楼靠近悬崖一面的墙壁上有一排彩色玻璃窗,突然被一颗巨大头颅给撞碎。

    一条身长估计起码十多米的白色巨蟒吐着猩红舌头,头部和一截躯干以摧枯拉朽的姿态探入大厅。

    白蟒头顶坐着一位比任何娃娃公主都要精致妖艳的小女孩。

    一地的玻璃渣,哗啦啦落在大厅地面,又是华丽到惊心动魄的难忘一幕。

    一群骑士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不敢动弹。

    奥古斯丁走到奄奄一息的昆丁夫人身旁,蹲下去,将她扛在肩膀上,完全无视格林斯潘的扈从骑士,走向大门。

    脸色苍白的爱丽丝端着那杯温热的锡兰高地红茶,紧紧咬着嘴唇,渗出血丝。

    擦肩而过。

    那一刻,爱丽丝泪流满面。

    突然,奥古斯丁停下脚步,后退两步,从绝望的爱丽丝小姐手中接过温度恰到好处的精美茶杯,温柔笑道:“爱丽丝,谢谢你的红茶。下次我会以你私人魔法老师的身份拜访花露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