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3章 小猫咪和母狮子

作品:《天神下凡

    晚上凌晨开始新一周的冲榜!明日3章。◢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

    进入黑天鹅湖前,昆丁夫人也跟爱丽丝小姐一样细心,在欣赏石碑前关于“圣徒长眠于此”的箴言后,到石碑后面发现了那句“3样东西会使帝国在100年内成为至高的伟大王国,《国富论》,《教诲》和紫曜花。——虔诚者奥古斯丁。”

    昆丁夫人心想也只有无惧圣事部裁决的巨头才敢说这种话,她对奥古斯丁的了解刹那间突飞猛进,跟着这个年轻男人走向诗呢哥城堡,她轻声问道:“执政官阁下,您还在为罗桐柴尔德而战?”

    “这很奇怪吗?”奥古斯丁继续前行,没有转头。

    “不奇怪?”昆丁夫人反问道。帝国古老家族都有各自的传统,诞生过铁血宰相同样也诞生过屠夫将军的罗桐柴尔德家族最引以为豪的却是第2任家主,屠龙者撒加-罗桐柴尔德,因为他为紫曜花注入了最神圣的“战争血脉”,这也是奥格斯歌城公爵府邸前“每个拥有罗桐柴尔德姓氏的人,活着就要为帝国而战,死了,才是为自己而战,与死神作战”这段铭文的由来,昆丁夫人当然知道罗桐柴尔德的几大传统,只是她并不认为一个被按上叛国者子孙的年轻人还能够坚持以前的信仰。

    “这是摩羯座魔法阵,看上去是不是很杂乱无章?其实等你触碰到经纬线的秘密后,就明白为什么历史上最著名的仿制魔法阵都会跟原版有所偏差,威力也更巨大,一切都因为一样东西,脉点。只是以概念形态存在于我们脑海的脉点是现阶段最神奇的两把钥匙之一,圣哲罗姆握有一把,所以他试图解开潘神迷宫,脉点是另一把,无知的魔法师叫嚷着魔法已经发展到极限,已经到达完美的巅峰,却不知道打开两扇大门,魔法世界就会再迈上一个阶梯。”奥古斯丁带昆丁夫人穿越了摩羯,伊丽莎白小心翼翼指挥尼罗河白蟒穿梭游走,万一撞坏了石柱,她可不希望温顺乖巧的“小女孩”被生气的奥古斯丁蹂躏。

    昆丁夫人不知道奥古斯丁说这番话的意图,她只确定这位圣事部小巨头是一位隐藏很深的主职业魔法师,兼修多种副职业,他对魔法的领悟绝不是一般老法师能够媲美。她现在还心有余悸,奥古斯丁竟然在战斗结尾爆发出类似大骑士阶段的实力,瞬间就窜到她身前,更可怕的是他似乎用之不穷的核砝容量。

    “等我和都能缓口气,我还会重新修建这个魔法阵。”奥古斯丁坦白道。

    黑天鹅湖根据黄道十二宫分割成12块区域,目前摩羯、金牛和天蝎三座粗糙魔法阵已经构建完毕,因为事情紧迫,只能用材料魔法阵中最基础的石料,但一个魔法阵不是拿到精确图纸就可以被任何魔法阵仿制出来,在创建过程中必须伴随准确而漫长的吟诵,以及篆刻有海量的晦涩符文和繁琐咒语,而且每一石块的竖立必须细微到误差不可以超过1度的倾斜角度,而且奥古斯丁对经纬脉络和大陆脉点的研究也让魔法阵格外苛刻讲究,一些关键点石块建筑都被奥古斯丁安排在脉点上,阵眼的选择同样至关重要,可以想象,当黄道十二宫分别完成最终达到一个相对完美的整体,黑天鹅湖的防御体系将会极大程度地升级。

    “昆丁夫人,你觉得将以白象城堡为核心的花露庄园作为的军事战略依托,会不会很精彩?”奥古斯丁问了一个棘手问题。

    “除非你娶了小爱丽丝,否则就算你是裁判所第4席黑暗执政官,也不可能让格林斯潘家族送出花露庄园,更别说拿走‘野蛮人的心脏’白象城堡。”昆丁夫人震惊道。

    “白象城堡难道对格林斯潘还有深层次的意义?”奥古斯丁微笑道。

    “我不知道。”昆丁夫人干脆利落道,神情警惕。

    “不诚实的小猫咪。”奥古斯丁嘲讽道。

    昆丁夫人深呼吸,告诫自己眼前只是一个披着执政官华丽外衣的孩子,女奴什么猫咪什么的都是玩笑,不需要斤斤计较。

    “我带你看一样东西,估计到时候你就明白我为什么敢把你从白象城堡扛出来。”奥古斯丁笑道。

    昆丁夫人拭目以待。

    进入诗呢哥地下城堡,昆丁夫人第一时间看到沉思的,被震慑得完全说不出话。

    她摇晃着跑下阶梯,跪在地上,低头诉说祷告词,却不是在胸口画梵特兰蒂冈教廷的圣三角手势,而是拜占奥教廷的圣十字。

    近期昆丁夫人也听闻黑天鹅湖上空突然出现一道光柱,刺破苍穹,但她更愿意相信那是一个蹩脚年轻政客为了渲染神秘感传播出来的谣言。

    可当她亲眼见到拜占奥教廷机密文献上的裁罚者,天使与魔鬼融为一体的神祗般存在,那种人类自身的渺小感顿时潮水般将她淹没。

    “她听不到你的祈祷,傲慢的拜占奥教士。”奥古斯丁冷笑道。

    昆丁夫人站起身,依然一脸痴呆地死死仰望。

    “伊丽莎白,以后伊甸园就交给你,当做小女孩的巢穴,我要跟昆丁夫人说点悄悄话。”奥古斯丁微笑道。

    伊丽莎白才懒得理睬他跟水蜜-桃夫人的调情,她心底还是有点期待奥古斯丁把这只水蜜-桃调教成女奴,她觊觎伊甸园已经很久,奈何以前奥古斯丁死活不肯松口,今天终于将那块诗呢哥地下城堡唯一能媲美黑天鹅湖底风景的地方收入囊中,感觉终于被重视了的小萝莉管家骑在尼罗河白蟒头上,指挥着巨蟒冲冲冲,很快蛇尾就消失在过道转角处。

    昆丁夫人依然沉浸在遇见神祗的震撼和幸福中。

    唯有义人,能见神祗。

    这是一条拜占奥教廷传承至今的宗旨。

    这位不知为何来到神圣帝国的女性拜占奥教士眼眶中充溢激动的泪水,双手握紧在胸口。

    “虔诚的昆丁夫人,请问您在拜占奥教廷教皇厅内占据什么职位?”奥古斯丁眯起眼睛严肃道。

    “我已经被教皇厅解除职务,也被拜占奥开除教籍。”昆丁夫人继续抬头凝望实体状态的圣乌尔班,脸颊流满滚烫泪水。

    “渎神?不可能,能够在死敌梵特兰蒂冈教廷一名圣事部人员画圣十字手势,已经足够证明昆丁夫人的坚定信仰。背叛教会,信仰异端教义?也不可能,你既然说自己是教皇厅的成员,这方面应该会相对宽松,不至于被开除教籍。貌似很难猜,哦,我知道了。”奥古斯丁瞥了眼昆丁夫人的魔鬼身材,夸张而惊艳的s型,“看来拜占奥和梵特兰蒂冈教廷的一些个高层主教差不多,都喜欢您这种口味的水蜜-桃啊,我猜猜看,他一定是在教廷在教皇厅影响力都不弱,年纪肯定不小,牙齿不好使唤了,才最中意你这种熟透了的桃子,一嘴下去,那可都是蜜-汁。”

    昆丁夫人终于收回心神,擦了擦泪水,笑道:“奥古斯丁大人,您的想象力很丰富。”

    “难道我猜错了?”奥古斯丁不可思议道,梵特兰蒂冈教廷上了年纪的主教非但对贵妇熟-女和花季少女情有独钟,甚至不少还喜欢豢养一些美少年,长夜漫漫,无心祈祷,就只能在肉体上奉献他们的泛滥的“虔诚”了。

    “错得很离谱。”昆丁夫人终于不再刻意戴上纯情无知少女的稚嫩面具,勉强笑了笑,似乎不敢再在圣乌尔班眼皮底下站立,轻声问道:“能换个地方谈话吗?”

    奥古斯丁在前面领路,好奇道:“正确答案是?”

    “我被拜占奥驱逐,原因很复杂,很难说清楚,我也不想说。不过你猜对了一部分,是有人想要占有我的身体,甚至连灵魂都不想放过。不过那个拜占奥大人物并不是一位老权贵,相反,那个家伙很年轻,就跟你一样。”

    昆丁夫人忍不住瞥了一眼奥古斯丁,将这个男人当做标杆,“而且,她是个女人。”

    “女人?年轻的女人?”奥古斯丁愣了一下。

    “那是一头教皇厅两大巨头联手栽培出来的母狮子,她没有像你这样被圣徒教父或者罗桐柴尔德带给你与生俱来的显耀光环,据说当年只是个被遗弃在波塞冬战场上的女婴,被‘女爵’圣纪梵希收养,女婴在特殊环境里飞速成长,16年后,她直接摘取了金雀花皇室剑匠,因为某种缘故,还获得了莫大荣誉的专属称号‘大响尾蛇’,她在22岁时已经成为教皇厅的第7张王牌刺客,这在教廷历史上绝无仅有。”昆丁夫人苦笑道:“她除了在刺杀过程中虐杀目标,最大的爱好就是玩弄女性,尤其是看上去比较成熟的一类,据称金雀花已经有20多名贵妇被这头母狮子吞得连骨头都不剩,她们的贵族丈夫没有一位敢站出来指控这位教皇厅新贵。”

    “被这头小母狮子追逐,在你看来确实会比一群老癞皮狗还要惊悚恶心。”奥古斯丁善解人意道,已经将她带到光线略微阴暗的私密书房。

    昆丁夫人嘴角扬起一个自嘲笑意,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好了,我已经把很多诗呢哥的秘密都告诉你,甚至让你亲眼见识圣乌尔班的真实形态,还领你来到我的私人书房,你说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奥古斯丁笑道。

    “做你的仆人?”

    昆丁夫人笑着摇摇头,坚定道:“佛罗伦萨家族没有谁会向非正统的权势弯腰。”

    奥古斯丁坐在小床板上,望着她那张娇艳欲滴的小嘴,摸了摸下巴道:“小猫咪,我越来越喜欢你的嘴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