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0章 底蕴

作品:《天神下凡

    很奇怪,也许是出于优秀女性的特有执拗,昆丁夫人对奥古斯丁最大也是唯一钦佩的地方,并非这个年轻男人召唤来专职审判“傲慢”的神祗,而是同乘一辆破旧马车的他身上说不清道不明的一项小坚持,例如到达黑天鹅湖地下城堡前凌晨4点,他便开始了每天必定进行的祈祷,跟苦修士一般无二,这类坚持,外人注定无法见识,而且即使亲眼所见,也未必能替年轻的黑暗巨头赢得实质性美誉,昆丁夫人只能理解为脉代奥拉神学院修行多年的惯性,只有这种时候,她才意识到奥古斯丁还是圣徒伊耶塔的教子,是与整个教廷并列的《教诲》两大官方解释者之一。◢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

    祈祷完毕,天空依旧昏暗,黎明远未到来,萝莉女王蜷缩在车厢角落熟睡,奥古斯丁将小女孩身上坠落的毛毯重新盖上,眼神温暖,昆丁夫人可以算是诗呢哥地下城堡与他关系最为“紧密”的角色,近距离观察到他很多种眼神,仰望沉睡中圣乌尔班的深沉,在书房用鹅毛笔流淌优美文字时的自信,在羊角实验室视察项目时的冷漠,与拉姆大主教交易时的狡诈冷静,但他望向缪斯萨满的时候,永远是安详的,哪怕篡夺了金雀花公主身躯和灵魂的小萨满撕咬他的时候,坐在角落的昆丁夫人轻轻叹息,心思复杂。

    昆丁夫人轻轻望着低头阅读一本神学书籍的执政官,脑海中不由得思考战车的走势,在她交出玛索郡秘密内幕资料的那一刻,在她带领奥古斯丁前往密西西竞技场的路上,在她被命令割去赫柏子爵脑袋的那一秒,她就被绑上了这辆前路一片漆黑的癫狂马车,相比较异端裁决所的三大机构,一开始如同风雨飘摇中的婴儿,直到圣乌尔班降临,才安定下来,黑天鹅湖的超大型魔法阵“上帝左眼”即将完工,只剩下最后的双子座和水瓶座,她头一回接触如此规模的史诗级魔法阵,不知道蕴含多大的能量,但相信注定凌驾于之上,私下被称作苦工骑士团的90名骑士,战斗力哪怕在她眼中也不值一提,它的成长性显然可以忽略不计,只是一群比低劣奴隶稍微有用的劳力而已,副团长菲力倒是表现出差强人意的潜力值,但昆丁夫人觉得实际而精明的奥古斯丁并不会奢望这名刚刚进阶为5级骑士的高级炮灰发挥重要战略意义。

    有价值的只有那根“羊角”,首席研究官腓伊小姐的小百合研究室,偏执狂金姆助教的蔷薇实验室,加上被刺激不轻的雪莉教授手下的玫瑰实验室,这根从母羊折断的羊角,在残酷的末尾淘汰制的压迫下,爆发出惊人的冲击力,除去投入实战的高阶骨骸骑士,已经陆续生产出9具接近10级的成熟骨骸骑士,也许级数比不上最初三具由珍贵大骑士尸体创造出的傀儡,但据说后者在最重要的灵魂填充环节更加完美,昆丁夫人只要一想到诗呢哥存在一支不为人知的亡灵军团,就有一种荒谬感,当外面的敌视者,亲眼瞧见亡灵军团钻出地面,会是何等震撼的场景?况且这支傀儡队伍并不只有骨骸骑士,还有新物种“大巫”,这简直就是死灵版本的骑士+法师,最常见的十大经典组合,也是最黄金的组合。

    昆丁夫人在教皇厅的岁月里,也扮演过研究人员的角色,懂得神学除了最大的敌人“魔法”之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对手——“科学”,在这一点上与教皇厅更加雷同。至于雏形的少女法师团,昆丁夫人暂时并不看好,但奥古斯丁透露过,要将法师队伍扩张到300人,具体一点理解就是塞满整个第4层地下城堡,他说愿意花10年时间来完善这项任务,所以罗桐柴尔德的女扈从骑士赫拉-玻尔塞福勒近期已经开始被他使唤去洛丽塔奴隶市场,挑选出她认为值得投资的孩子,奥古斯丁提起过,赫拉身上有一种无法解释的神秘直觉,这让昆丁夫人承认自己的确有些嫉妒。

    昆丁夫人忍不住瞥了一眼奥古斯丁身旁熟睡的小家伙,这位同样笼罩于未知阴影的女萨满,在昆丁夫人看来才是诗呢哥地下城堡仅次于圣乌尔班的强大存在,不对,简单的强大已经不足以形容她,根本是变态,不管是神圣帝国还是金雀花王朝,谁能豢养两头黄金亚种作为小宠物?最该死的是这两头“小”宠物如今都已经长达15米,成熟的8阶,下一步便是媲美巨龙。听说奥古斯丁是全修9项主职业的神经病,而奥古斯丁坦白他只不过是在追赶他的私人管家,昆丁夫人望着安详睡眠的小萝莉,美丽,精致如最完美的傀儡娃娃,天真面具背后却隐藏恶魔的心智和实力。昆丁夫人突然有点泄气,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哪怕是13级的爱尔兰亡灵书术士,以及9级的刺客,但最接近主修骑士源泉的执政官的,也许永远是真实年纪比谁都要大的小萝莉。

    “有没有人称赞过你思考问题的时候比较可爱?”借着依稀夜色阅读书籍的奥古斯丁抬头轻笑道,细想起来,自己对待这位香榭丽古董店认识的姐姐,除了揩油打屁股,和不留情面的单挑,连一句真诚表扬都不曾有过。至于两人展开史诗级战争时他滔滔不绝的贵族式赞誉,可信度太低,不能算数。

    夜幕中昆丁夫人似乎脸红了,撇过脸。

    “能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吗?”奥古斯丁轻声道,合上书本,与淑女和贵妇聊天,保持专注的眼神,认真的姿态,这是罗桐柴尔德家族传承数百年的良好教养。

    “秩序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昆丁夫人呢喃道。

    “最起码能坚持到三大巨头亲自降临黑天鹅湖的那一天。”奥古斯丁给出答案。

    “我听说在圣约翰大教堂,‘母羊’的黑暗巨头是唯一对你表示好感的大人物。”昆丁夫人轻轻说道,“母羊之母”海姬,那可是远在教皇厅都心生畏惧的女人,例如对她表示出畸形阴暗“性趣”的母响尾蛇,骄傲自负如那位圣纪梵希的弟子,也承认梵特兰蒂冈最具权势的老女人海姬是她暂时无法超越的女性。

    “好感?”奥古斯丁笑着摇头,“三巨头中神圣长矛对我是不屑理睬,条顿祭司因为我曾是守夜者成员的缘故,态度比较暧昧,谈不上憎恶或者亲近,只有海姬大人,是最想把我炼制成傀儡的明确敌人,事实上在圣约翰大教堂见面前一天,母羊就对我发起过一波强势暗杀,她那个位面的家伙,不可理喻的。何况你的脑袋智慧一直跟你的胸脯重量成反比,应该更加无法理解。”

    昆丁夫人习惯了他的打击嘲讽,无动于衷,表面如此,内心感想未知。

    她疑惑问道:“那她为何愿意把羊角送给你?”

    奥古斯丁带着嘲讽意味道:“只是海姬大人无聊的小游戏而已,就像在一名圣骑士体内安置一点游移的贱金属或者肮脏元素,需要骑士自己去挖除,昆丁夫人,你不会天真到以为羊角都是一群忠诚指数很高的研究狂吧?”

    昆丁夫人冷哼一声。

    奥古斯丁嘲讽完昆丁夫人,随即自嘲道:“隐蔽在羊角深处的叛徒可能是一直与海姬大人站在对立面的腓伊研究官,也许是曾经的黑羊心腹雪莉教授,也可能是默默无闻被我提拔起来的金姆助教,同样有机会是隐藏实力的一些角色,说不定在某一天,他或者他们就会在背后捅出刀子,怎么样,这个寻找沉默羔羊的游戏,是不是很有趣?”

    昆丁夫人摇头苦笑,无言以对。贵族游戏一直被她深恶痛绝,这也是她年纪轻轻就选择进入教皇厅科技院而不是嫁给同等次贵族男性的一个原因。

    奥古斯丁重新拿起那本神学书籍,昆丁夫人很识趣地不去打断他的阅读进度。

    天亮以后,马车进入黑天鹅湖,奥古斯丁特意下车查看了一遍即将完工的魔法阵,可怜的苦工骑士团几乎是日以继夜地被鞭策当建筑劳力,所幸每天都有机会跟一批青春靓丽的少女接触,这也许是最大的福利,这个时段原本在督工的赫拉并不在场,因为赶去阿尔法城的洛丽塔奴隶市场挑选奴隶孩子填充法师队伍,奥古斯丁说过他没有把凯撒金币烂在地下城堡储藏室的坏习惯,赫拉除了去花小钱筛选未来的法师,更多的开销用在一项阴暗工程上,为羊角购买充当实验材料的中级骑士,即便是在帝国中部最大的奴隶市场洛丽塔,上档次的骑士也并不多见,所幸发条橙的老板之一城主马塞伯爵对表现出足够的尊敬,给予赫拉不错的特权,赫拉每次去阿尔法城“购物”的时候都会穿戴严实,披着斗篷,再带上小百合或者大巫,毕竟她的身份敏感,难以保证没有大家族会对“宙斯之女”的身份动心。

    阿加莎依然是每次见到奥古斯丁敢于主动打招呼的少女,她俨然是少女法师团的领袖,傲慢而离群的朱丽叶已经无法与她竞争领导地位,至于腼腆内敛并且无任何突出表现的珍,更加无法与心智成熟的阿加莎相提并论。

    “英俊善良的执政官阁下,我能这样称呼您吗?”阿加莎笑容灿烂道,站在奥古斯丁面前,一点都不怯场。

    英俊?奥古斯丁不穿寒碜教士袍换上一身贵族装扮的话,确实挺符合贵族名媛的审美观。

    善良?当代守夜者最大的屠夫,戴着红手套的刽子手,似乎很不搭边。

    奥古斯丁微笑着点头,似乎并不介意这个女孩略微越过尺度的吹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