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9章 傲慢和偏执

作品:《天神下凡

    奥古斯丁其实很头疼如何招待这帮并不怀揣着善意的教务院白袍牧师,公开资料显示这支审判团人数总计十六人,头衔最高的一位仅是梵特兰蒂冈教廷茫茫多都主教中的一员,但敏感点在于这名出身教士家族的白袍都主教曾是高阶“鲁厄夫”,即牧首圣庭的官方传教士,这个团体专门为教廷开拓信仰荒地,是相对能够获得一致敬意的超然机构,而都主教威利安进入教务院前,便是鲁厄夫中的十二员都主教之一,地位仅次于“第一鲁厄夫”的督主教,帝都方面口碑一直不错,是国务卿歌谢尔女王的心腹,其余教务人员则可以忽略不计,在奥古斯丁眼中,除了沾染白袍牧师的专有优越感,一无是处,当年在守夜者,就受够了这帮牧羊犬的傲慢清高,他们除了对裁决所几位巨头尤其是母羊海姬大人不敢议论,连守夜者战斗值数一数二的王尔德侯爵都吃过这帮人的苦头。★手机看小说登录★

    当奥古斯丁仅仅带着名义上的外交官昆丁夫人在黑天鹅湖边境上会见审判团,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是否能够将会议安排在白象城堡,没料到他们毫不犹豫地就愉快答应下来,想必一路远行,相比狭小寒酸的诗呢歌城堡,尊贵的审判员们更期待白象城堡的舒适环境,都主教威利安甚至以身体不适的理由拒绝走下马车,直到白象城堡巍峨的标志性白墙下,奥古斯丁才得以见到这位知名鲁厄夫的真面目,一身华贵白袍,除了都主教绣章,还别有家族徽章和帝国教廷双方颁发给他的荣誉勋章,胸口琳琅满目,不比帝都死要面子的贵族来得逊色,奥古斯丁作为不尽职的寒酸东道主,似乎很没有圣事部新巨头的身架,主动上前向都主教问好,这让对梵特兰蒂冈教廷没好感的昆丁夫人十分窝囊憋屈,当她一路承受十数位审判员不断游移的“审判”眼光,最后连都主教都神采奕奕打量她符合造物主审美观身段的时候,终于有爆发怒火的迹象,奥古斯丁适时丢过去一个看似轻松随意的眼神,昆丁夫人立即由暴躁的母狮子转变成乖巧小猫咪,回复了老迈都主教一个牵强但照样迷人的笑脸,若非白象城堡已经有人出面迎接,都主教很希望与这个远比年轻叛国者子孙顺眼的女外交官交谈一番,而且必须是拉着她的小手,才能表达他对迷途羔羊不计前嫌的无私爱护,格林斯潘由爱丽丝小姐亲自出门迎接,一切贵族礼节,丝毫不差,这让听腻了野蛮人不讲礼仪传言的都主教有些惊奇,尤其当审判团踏入城堡,见识到野蛮人把凯撒金币当铜板随意挥霍的阔绰手笔,心情更加舒畅,等到喝上媲美帝都顶尖宴会的点心和红茶,他们原本因为一项苦差事陷入谷底的情绪,获得了意外的愉悦,各自在心中由衷赞美主的慷慨,奥古斯丁并未品尝美食,只是坐在角落,笑容温煦,略带劣势下的拘谨,让昆丁夫人一阵无奈,捉摸不透这个卑鄙阴险的大执政官为何一改作风,如此刻意的自降身份,太陌生了。

    审判团队伍中只有一位随行的青年骑士对昆丁夫人的美貌并不那么上心,更多注意力放在了被审判者的身上,进了白象城堡,他也如同奥古斯丁,没有动嘴进食,坐姿也极具军人风范。

    爱丽丝礼貌微笑道:“都主教,按照大执政官阁下的要求,已经帮您整理出一间会议厅,随时可以进行洽谈。当然,客房也准备妥当,可以欣赏到回卑斯山脉的美丽风景。”

    都主教极具贵族做派地点点头,客套道:“爱丽丝小姐,你是一位不输帝都任何名媛的女士,我很乐意回到朱庇特城后亲自替你辩解一些不那么准确的传言。”

    爱丽丝小姐笑道:“我和家族都会感谢都主教的宽容和智慧。而且我一直尊敬您对教廷在蔷薇公国传教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也很希望聆听您诉说那些感人的传奇故事。”

    都主教眯起眼睛,望着这个比想象中要精致美丽许多的野蛮人继承人,开怀道:“这没有问题,爱丽丝小姐,只是我们连夜赶来,有些劳累,想先休息一下。”

    爱丽丝小姐转头道:“老亚撒,带着都主教去房间,有任何需要,都要尽力满足,这是格林斯潘的荣幸。”

    都主教带着审判团跟随老管家上楼,至始至终,没有与奥古斯丁交谈一句客套话,甚至连眼神的交汇都不曾出现,等审判团消失在视野,奥古斯丁这才端起茶杯,只不过这杯茶是爱丽丝亲手端给他的,爱丽丝坐在昆丁夫人身边,眼神却一直温柔停留在奥古斯丁身上,昆丁夫人一脸冷笑道:“大执政官阁下,看来你在帝都并没有什么朋友啊,口碑似乎也不太好。”

    奥古斯丁喝着无可挑剔的名贵锡兰高地红茶,不以为意道:“在帝国,我也没几个朋友。至于名声,你不能奢望一个出生没多久就在奥格斯歌城被说成欺负漂亮女仆的小混蛋如何受人尊重,昆丁阿姨,你的期望值太高了。”

    爱丽丝掩嘴一笑。被称作阿姨的昆丁夫人一脸恼火,死死瞪着奥古斯丁,嘲讽道:“你就这样被丢在一边?”

    奥古斯丁放下茶杯,斜眼看着因为气恼而胸脯微微颤动的昆丁夫人,笑容诡异道:“要不然我去哭着喊着请求都主教大人给我定罪?昆丁阿姨,你该不会被都主教年轻英俊的外表可迷惑了吧?”

    气疯了的昆丁夫人狠狠撇过头。

    爱丽丝小姐忍不住笑出声,确实,都主教“很年轻很英俊”。

    突然,一位骑士单独去而复还,身上并无过多累赘的勋章,仅凭装束只能判别出是教务院圣殿骑士团的荣誉骑士,这支被誉为帝国最具风采的骑士团,每一位青年骑士都是帝国名媛的合格情人,当他们整齐行走于朱庇特街道,获得的抛花不计其数。昆丁夫人对神圣帝国细节并不专注,但身处一线家族的爱丽丝却眼尖许多,这位年纪并不大的骑士肩膀上绣有三枚剑桥草,按照常理,这绝不是他这个年龄能够获得的惊人荣耀,因为那意味着他获得过三次绞杀异端一等剑桥功勋,这个在帝国名声不显却分量十足的功勋只颁发给参加过血腥实战并且获得巨大胜利的骑士,这种骑士,离伟大的称赞,只有一步之遥。所以这个成绩,放在圣殿骑士团副团长的位置上,才合理。

    爱丽丝见到神秘骑士的到来,就善解人意地起身离开,将偌大一个辉煌客厅让给三人。奥古斯丁这次并没有起身,昆丁夫人原先以为只是因为陌生骑士的身份寒碜,但结果让她惊讶。长了一张娃娃脸却气质超群的青年骑士朝奥古斯丁行标准骑士礼,没有一丝的应付,眼神炙热,毕恭毕敬道:“歌德思龙舌龙枪骑士费米-约瑟佛参见大执政官阁下!”这句话差点让心不在焉的昆丁夫人一口喷出红茶,歌德思龙舌骑士团?与朱庇特大帝麾下的13瓣菊骑士团,歌谢尔女王旗下的教务院枢机骑士团并列帝国三大最具战斗力骑士团之一的那个?而且这个不起眼的褐发青年还是歌德思龙舌中最高阶的龙枪骑士?!

    奥古斯丁微笑道:“想起来了,那个在开普勒绞架战役中被我踹过屁股的冒失鬼骑士?”

    青年骑士会心一笑,很感激眼前这个比他还年轻的男人记住了自己。

    奥古斯丁奇怪道:“你从圣事部转到了教务院?”

    龙枪骑士费米点头道:“目前接受次席国务卿萨雷阁下的直接指挥。”

    奥古斯丁不奇怪了,在教务院唯一能够与那个娘们抗衡的激进派领袖雷切尔之虎一直喜欢挖掘有潜力的骑士,并且大力提携,眼前这位可是差点有机会进入皇帝直属骑士团的大骑士。只不过还有个小疑惑,审判团是在那个帝国最大花瓶的女人授意下前来黑天鹅湖,次席国务卿与她并不在一个阵营,作为雷切尔之虎的嫡系骑士,是什么驱使他加入审判团队伍?是那头获得帝都大多数鹰派军事老牌和新贵家族信任的老虎的小小安排?奥古斯丁沉思,却不妨碍他脸上浮现出一点温和表情,这一点变化,想必龙枪骑士能够感受得到,方才面对不那么入流的审判团,教廷历史上最年轻当然也是最没权势的黑色牧首可没这个真诚。费米-约瑟佛并未长久逗留,很快离去,昆丁夫人疑惑问道:“你参加过那场梵特兰蒂冈教廷近十年最惨烈的开普勒绞架战役?”

    她不是瞎子聋子,这些年逃离教皇厅下的科技院,躲在玛索郡的野蛮人羽翼下,但仍旧通过见识广博的爱丽丝接触到很多秘闻,开普勒绞架战役自然是不能绕过的重头戏,那场地下战争,掺杂了太多方面的隐蔽势力,拜占奥教廷的教皇厅,梵特兰蒂冈的圣事部,缪斯大陆的,犹大玛十二姓氏,失去根基的昔日地下君王狼人一族,半兽人,大批黑魔法师,等等,太多了。奥古斯丁很可恶地微笑道:“想听真话?但你得用小嘴服务一次,不过我保证这个秘密很值得你的付出。”

    昆丁夫人红着脸骂道:“做梦!你这个修行信仰源泉的无耻骑士!”

    奥古斯丁面不改色,轻轻喝茶。

    许久,昆丁夫人按耐不住强烈的好奇心,稍稍退让一步,“你先说。”

    奥古斯丁鄙夷道:“你做生意可一点都不高明,还是早点将女巫街上的古董店转手给我吧。”

    昆丁夫人咬牙,告诉自己不能再对这个抠门的执政官怀有侥幸心理。

    奥古斯丁放下茶杯,看来是准备完全埋葬那个小秘密。昆丁夫人终于被自己打败,愤愤道:“说吧!”

    阴谋得逞的奥古斯丁呵呵一笑,缓缓道:“开普勒绞架战役的导火线是我,结束这场恶心战役的还是我。最后我在这场战役中一次性捞取了184个信仰点,差点破了圣事部的单次记录。先说这么多,更多精彩故事在昆丁夫人提供服务的时候,我慢慢说给你听。”

    昆丁夫人错愕,不知道是震惊他的无赖还是真相的荒诞。

    一整天,审判团都更像一支远道而来的观光团,吃美食,喝好酒,还在爱丽丝小姐的贴心建议下,出城堡游览了附近的风景,总之奥古斯丁和不再是襁褓中的被完完全全晾在了一边,所幸奥古斯丁一个下午都在白象城堡最景色旖旎的悬崖露台,爱丽丝陪着他下了好几个钟头的帕雅战棋,奥古斯丁毫无悬念地输了,他心中感慨玩这个智力游戏,恐怕只有那个胆小怕死满脸麻子却戴上铁橡树勋章的死胖子才是爱丽丝的对手,爱丽丝曾小声问奥古斯丁要不要那副旧的帕雅战棋,奥古斯丁拒绝了,说收下也没意义,诗呢歌没谁愿意陪他下棋,这让爱丽丝小姐有点失落,她本来还想以这个为借口去拜访诗呢歌地下城堡的呢。两人站在围栏附近,眺望远方,昆丁夫人一直没有露面,大概是对那个不堪的“服务”气愤后悔了,奥古斯丁感受着清爽的微风拂面,轻声笑道:“怎么,不准备让都主教见识一下白象城堡最动人心魄的观景点?”

    爱丽丝微笑道:“你希望吗?你希望的话,我可以发出邀请。”

    奥古斯丁摇头道:“不希望,这块净地,还是不要让伪信者玷污。我恨不得除了我之外,一切白象城堡的客人都被拒绝。”

    爱丽丝歪着脑袋认真道:“可以啊。”

    奥古斯丁转头笑道:“爱丽丝,你的礼仪官难道没有教育你一朵带刺的玫瑰,才能够让贵族男子飞蛾扑火吗?”

    爱丽丝俏皮道:“呀,忘了。”

    奥古斯丁哈哈大笑,“那请爱丽丝小姐忘记这个给我自找麻烦的提醒。”

    爱丽丝捧腹大笑。

    奥古斯丁不得不提醒道:“淑女淑女。”

    爱丽丝模仿奥古斯丁的语气说道:“去他的淑女!”

    奥古斯丁无语。

    赶来露台恰巧见到这一幕的昆丁夫人摇头苦笑,守候在露台门口的老管家则露出一张沧桑的笑脸。

    这一天,奥古斯丁留宿在白象城堡,第二天中午,审判团才懒洋洋传话给奥古斯丁在晚餐后进行会谈。奥古斯丁并无异议。只是一阵直达雄伟城堡的轰鸣马蹄声打断了晚餐,爱丽丝得到消息后,说是从帝都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并未被格林斯潘邀请,这支队伍甚至蛮横无理地穿越了玛索郡西部数个大贵族私人领地,连格林斯潘都不例外。这一点,让审判团包括都主教威利安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到诧异,尤其当爱丽丝说到这支队伍由一百二十人左右的清一色高阶骑士组成,挂有克拉夫家族徽章,审判团就更加费解了,克拉夫,啧啧,那可是跋扈程度比野蛮人还要超出一截的古老大牌家族,尤其是当退出贵族舞台二十几年的克拉夫老家主“吸血鬼伯爵”从脉代奥拉修道院返回帝都,重新全盘掌控家族,克拉夫的威望便直线上升,这个爵位仅是伯爵的老头地位如何,从他回到朱庇特第一天便被皇帝陛下破格亲自出现在克拉夫府邸可见一斑,值得一提的“小事”是,帝国第二骑士,朱庇特皇帝的首席扈从骑士,“英勇者”拉法叶,曾是老伯爵的家族骑士,据说这位圣棺骑士,见到老主人,一样下跪,亲吻了克拉夫家主的剑鞘。所以一行人走到窗口位置,张望这支铁蹄直奔白象城堡的彪悍骑士团,而两天来一直对审判团表达出出乎想象“敬畏”的某个家伙,走出了大厅,来到城堡外,坦然接受了一百二十名克拉夫高级骑士的效忠宣誓。

    楼上窗口,昆丁夫人微笑着向目瞪口呆的都主教解释道:“我们的大执政官阁下,是克拉夫伯爵的私人神父,还是才两岁的小克拉夫的唯一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