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章 龙心和小事

作品:《天神下凡

    骑着龙族系谱第三位卡培拉而来的美丽姑娘,似乎不是一位喜欢阅读骑士爱情故事的小姐,丢下东西,骂完白痴,就重新跳上巨龙的头顶,就这样只卷起一湖芦苇丛地轻轻回去了?看来是真的回去了。★手机看小说登录★就这样回去了!奥古斯丁坐在地上抱着木盒和手稿,感到无奈,这个傲娇的同龄人亲戚,好不容易见个面,都改不掉那倔强脾气,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站起身,啧啧道:“以前只见过黄金亚种,这次算是长见识了。早知道迦卡妙这么匆忙赶回玛雅神庙,就算抱住她的大腿,也要求她让我多看几眼巨龙。”

    今天是什么日子,老师来了,迦卡妙也来了,如果不是走得这么急,那就是命运女神对奥古斯丁这半年噩梦的最大报答了,奥古斯丁抱着两样没有细看但一万分肯定是珍贵玩意的见面礼,缓慢走向诗呢歌城堡,本已模糊的命运轨迹,再次清晰,再度滑入可以由自己掌控的轨道。坐于卡培拉头顶的姑娘并没有烦恼这次“私奔”的可怕后果,而是在烦恼一个小问题:“卡培拉,你说在他眼中,我的衣服不是很不邋遢?模样是不是很糟糕?”

    吐着龙息的巨龙用冰霜系龙语回答道:“在他眼中,你也许不是最美丽的小姐,但一定是仅次于圣阿尔忒弥斯最富有个性的女士了,最重要的在于你比那个巫婆更年轻。”

    巫婆?

    可见奥古斯丁的家庭魔法老师不止不被玛雅神庙欢迎,在巨龙眼中也不算朋友。

    “可是她比我更年轻就踏入了雪山。”

    “但你解开了尼伯龙-根悖论,虽然她帮助了你,但钥匙在你手里,是你打开了这扇将无数魔法师拒之门外的神圣大门,她只是提供了一些建议,没有她,三十年内你一样可以解开谜底。”

    “三十年!”

    “对我来说,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好吧,我忘了你是一条龙,对人类女性的年龄没有什么发言权。对了,卡培拉,那半颗尼伯龙之心,按照圣阿尔忒弥斯的说法,只是作用于解放他身上的第二道封印,听上去对于生命沙漏的修补并没有裨益,相反,生命越是虚弱,就越不适合核砝的‘绽放’,体内镶嵌入那颗意志龙心最多可以拉回一点生命天平的倾斜角度,最根本的难题还是没有解决,而且在不适当的时候进行‘镶嵌’,后遗症很大,再者以尼伯龙的骄傲,肯定会有巨大的排斥,恐怕圣棺骑士都无法承受,他到底应该怎么办?我是不是给得太早了,问题是这次不把龙心交给他,可能就真的没机会了。唉,头疼。卡培拉,刚才你说嗅到了厄休拉树眼的绿色芳香,这会是个缝上缺口的机会吗?”

    “厄休拉只是冥王从大地之母盖娅眼眶中挖出的眼睛,并不是生命女神那个婊子充满淫-秽汁液的乳-房。”

    “卡培拉,您是一位女士!请注意措词!”

    巨龙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那颗曾经属于我爱人的残缺心脏,我不想发表言论。”

    从不对谁轻易说“谢谢”“对不起”这类伪善词汇的迦卡妙用沉默表示了自己的真诚歉意。

    “相比这个,你难道不应该更多考虑如何面对愤怒的玛雅神庙?”

    “想清楚了,不就是五十年内不准离开密歇尔山峰吗?我也没打算离开,那里的书籍够我看两个五十年了。”

    “这是一件睡一觉就可以忘记的小事吗?”

    “小事。”

    巨龙不再言语。

    奥古斯丁在书房用三天时间才粗略研究完手稿,在魔法领域因为灵感迸发出某一个天才构思并不难,困难的是用一大串才华横溢的论点去论证某个看似最简单的猜想或者悖论,尼伯龙悖论之所以被誉作魔法桂冠的明珠,正是因为它所述原理的朴素,1+1为什么等于2,肯定要比1+2等于3要更接近基础的本源,这一叠手稿几乎每一页都有让奥古斯丁眼前一亮然后去苦苦思索的宝贵思想,阅读者尚且如此吃力,何况是撰写者?奥古斯丁很早就知道迦卡妙是个天才,但差距到底有多大,就是一个穷光蛋不清楚一万凯撒和一百万凯撒了,奥古斯丁伸了个懒腰,终于去打开那个盒子,手稿末尾已经善意说明,由十六个小型魔法阵搭建而成,一环扣一环,但手稿给出了单个魔法阵的线索,奥古斯丁足足花了一个通宵时间才破解这个小玩笑,打开盒子,是一颗仍然跳动的硕大心脏,碧绿色,如同一颗最名贵的宝石,即便是半颗,也是人类的两倍,它已经在神庙一尊魔法神祗眼球“意志”中跳动无数个年月,终于被她摘下,相信这足以让她获得一枚神鸦徽章,她是玛雅史上第三年轻进入神庙的魔法师,但肯定是以最快速度拿到徽章的怪胎,她还会创造多少个让同辈和后辈仰视的记录?难道说,她会成为第二个圣阿尔忒弥斯?

    “你就是那穿半身教袍把杂种半兽人族剑圣吃掉的家伙?”额头上跟独角兽一般长角的梅根小萨满蹲在书房门口,已经托着腮帮看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不是他不能再坚持几天,而是直觉告诉他如果不主动说话,这个圣降到抽泣者平原搞破坏的人类会继续闭嘴下去。当时先祖吹响第一次毁灭号角的时候,他正好在先祖神殿深处与一些更老的先祖英灵聊天,想跑出去,结果被毁灭号角启动的萨满术灵魂链条锁在里面,等他出去,只看到那个天使不像天使魔鬼不像魔鬼的大家伙在往上爬,吓了一跳,幸亏自己家里的萨满皇帝阻止了大家伙的登顶,等他趴在栏杆上眺望,结果看到一个人类不像人类魔鬼不像魔鬼的家伙蹲在一块墓碑上啃尸体,这两个脾气暴躁的客人都是深渊里爬上来的怪物?据说众神之战的时候,泰坦巨人就扛着一只只地狱熔炉在母亲盖娅的带领下爬过奥林匹亚山!

    奥古斯丁重新盖上盒子,看了眼那个说到阵亡剑圣时明显流露出浓厚不屑的小萨满,奥古斯丁注视着这个小孩,平淡道:“它是为了缪斯而死的,我不管你们缪斯如何尊崇力量,也不管你的先祖如何了不起,但是对于这类角色,你起码付出一点耐心,加上一个名字。”

    小萨满撇嘴小声嘀咕道:“这是什么狗屁道理,我们那儿,谁的拳头硬,谁就有资格占有王座,谁就可以支配弱者的一切。”

    奥古斯丁眯起眼睛道:“在这里,我就是道理。”

    小梅根轻轻撇过头,更加不屑,连话都懒得说,很奇怪,这小家伙能说上一口流利的神圣帝国语言,如果他异于常人的数学天赋能够大致表达他的智力水准,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奥古斯丁笑呵呵道:“不信?那等下我让你们的伊莉莎白女王跟你谈谈心?”

    小梅根哼哼道:“你别以为她跟我先祖打架,跟我关系就不好,我小时就喜欢跟着伊莉莎白姑姑去铲平一个个不肯低头驯服的部落,姑姑还经常夸我数学好!”

    奥古斯丁脸部抽搐了一下:“你数学跟她学的?”

    小梅根挺起胸脯,打了个响指,骄傲点头道:“宾果!”

    奥古斯丁微笑询问道:“三加二等于几?”

    小梅根将一只手迅速伸到身后,掐指算了算,瞬间给出答案:“五!你这个蠢货!竟然问这种弱智问题!”

    奥古斯丁不生气,继续问道:“十二加十四是等于二十五还是二十七?是二十七对不对?”

    小梅根眼珠子一转,立即肯定回答道:“是二十七!”

    奥古斯丁啧啧赞美道:“蛮荒大陆真是一块孕育无穷大希望的肥沃土壤。”

    小梅根似乎听出了这个家伙言语中的调侃,试探性问道:“是二十五?”

    “白痴梅根,他肯定给了你两个都是错误的答案!”一个身高不比梅根高出多少的萝莉一脚踹在小萨满屁股上,等孩子惊喜转身,马上被萝莉扯着那根在缪斯大陆意义非凡的羊角,整个人悬空蹦跶,像只被拎住耳朵的布偶兔子,所幸不是那只从泰坦带来的切腹兔子。

    “伊莉莎白姑姑?!你还活着?”小梅根嚎啕大哭,可惜被吊在空中,十分滑稽。

    “没那么容易去见先祖英灵。”萝莉管家翻白眼道。

    一确定事实,小梅根的悲痛来得汹涌,去得也迅捷,立即眉开眼笑,双脚仍然离地的孩子嘿嘿傻笑道:“姑姑,什么时候回我们那边啊,我想跟你去踏平一个个部落村庄了,我已经帮你想好路线。”

    小女王松开那根“皇帝”家族每隔五代才出现的羊角,平静道:“不回去了。”

    小家伙一脸茫然。

    奥古斯丁对这个黄金组合感到一股强烈的挫败感,准备重新阅读一遍尼伯龙悖论的破解过程,这无疑是一座可以挖掘出无数精神财富的宝藏,刚转身,萝莉走到他身后拍了拍后背,奥古斯丁疑惑转身,很少正经对话的萝莉瞥了眼那只盒子,收回视线,轻轻笑道:“我刚刚研究过那具康斯坦德家族送来的领袖龙铠,它的根本意义在于灵魂层面的禁锢和拷问,但如果是单独穿上他,会被三头非正常死亡恶龙的怨灵纠缠,以人类的智慧与它们对话,不平等,也许终生都无法获得解脱,类似一株没有高阶灵魂但无碍生存的植物,但是桌上那半颗尼伯龙-根龙心,会赐予你绽放。奥古斯丁,别解释,你都快死了,再好的演技也掩饰不住你的生命衰竭,我是一位萨满,对于灵魂,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所以,我决定向你借用这半颗龙心,但什么时候还给你,不确定。”

    “别借给她!”小梅根涨红脸慌张道,一下子泄露了秘密,声音沙哑,“伊莉莎白姑姑是想把自己的灵魂分别注入那个什么铠甲和盒子里的龙心,以此增加两者与你身体熔合后的灵魂共鸣度,这意味着姑姑的生命长度会无底线地下降,就像你现在这样!最糟糕的是,她的生命除了不确定的下限低到可怕,上限也会被固定,会与你的最高数值达成一致,这根本就是慢性自杀,人类一百年几十的岁数,相比姑姑这样的高等萨满来说简直就是青年时期的岁数。”

    奥古斯丁摇了摇头。

    小梅根愣住。

    似乎没有想到如此干脆直接。

    小女王执拗道:“我就知道,但是我已经在意志铠甲中注入了一部分灵魂。”

    奥古斯丁轻声道:“虽然我不算太了解萨满最顶级的灵魂领域,但你可以引渡回去,期间会有损耗,可这至多是几十年的损耗,很糟糕的行为,只是比起最糟糕,要好很多。”

    小女王拉住奥古斯丁的手柔声道:“我愿意与你同行。”

    奥古斯丁揉了揉萝莉的金发,坦然笑道:“我还有十年时间,如果到时候没有找到解决方案,就算到时候你反悔了,我也会求你。”

    小女王盯着奥古斯丁的眼睛看了很久,终于冷哼一声,扬起骄傲的尖锐下巴,一拉扯手臂,将那只身躯缠住椅脚不想离开的黄金双头蝰拖出书房,这里只剩下奥古斯丁和小梅根,后者一头雾水诚恳问道:“叫奥古斯丁的家伙,你对每个女性都这样吗?”

    靠着椅背休息的奥古斯丁被这个问题逗乐,哈哈笑道:“不多,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孩子又开始蹲在墙角画圈圈,自言自语道:“伊莉莎白姑姑很不容易,我们那里除了我的家族已经强大了无数年,姑姑所在的种族只是因为她才崛起,我们玛迦被称作皇帝家族,还有一个相对应的皇后家族,但是最近两百年这个家族一直被姑姑一个人压下去,这次就是这个家族联合了除矮子奥贝以外的全部副议长,要将姑姑的种族贬为低劣种族,姑姑只能按照萨满世界的规则,向我先祖发起挑战,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证明她所在种族的‘不可淘汰性’。”

    孩子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幼稚羊角,低着头叹气道:“看到没,我还小,只有一根毁灭号角,我先祖有三根,但是我被神殿先知预言会有三根到四根,每一次进阶就可以脱落一根,如果我长大了,就可以用拳头去庇护姑姑了,但是,我太小了,不敢也无法违抗先祖的意愿。奥古斯丁,谢谢你上次救了伊莉莎白姑姑,最喜欢姑姑的但丁叔叔跟我说过,等他游历回来,就到这里,替你做三件事情。他很强大,拥有提坦巨人的血脉,是矮子奥贝的唯一学生,其实我更愿意他和姑姑在一起,用我们那里的眼光来看,但丁叔叔比你顺眼多了。”

    奥古斯丁好奇道:“但丁?提坦巨人的灰色后裔?”

    小梅根抬头一脸羡慕道:“很高大,很健壮,我喜欢让但丁叔叔背着我追赶龙卷风。你能做到?”

    奥古斯丁微笑道:“大概不能。”

    可怜兮兮蹲在墙角的小梅根又开始学大人叹息。

    奥古斯丁拿上装有尼伯龙-根之心的盒子和那叠手稿缓缓站起身,朝小萨满说道:“梅根,帮我传个话,这几天要休息。”

    孩子皱眉道:“谁都不见?”

    奥古斯丁点点头。

    孩子故作成熟地忧心忡忡道:“奥古斯丁,想开一点,别自杀。”

    奥古斯丁强忍住踹他的冲动,挤出一个勉强笑脸道:“让你失望了,我没有你但丁叔叔健壮的体魄,但比他更有不可淘汰性。”

    小梅根树起一根小拇指,在缪斯,这代表嘲讽,往往是挑战的宣言。奥古斯丁提醒道:“你比那个剑圣更历害?信不信我把你生吃了?”

    小梅根屁都没放一个,嗖一下跑出书房没了身影,这孩子,数学一塌糊涂,但真的不笨。

    奥古斯丁捎上一些水喝面包,刚走出书房,昆丁夫人急匆匆跑来,她的胸脯颤抖得像大海上最壮观的浪花,奥古斯丁仔细测量过,一只手绝对握不住。她手上握着一封帝都方面寄来的信,奥古斯丁不介意给她优先阅读的特权,虽然这只佛罗伦萨小猫咪的信仰质量一直不高不低,但她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优点,一说谎,不管眼神和脸色如何真诚,那根揭露她爱尔兰亡灵书修习者真实身份的右手手指,会下意识地轻微弯曲,弧度很小,但在奥古斯丁眼中已经无异于在脸上贴着我在说谎的标签,这是奥古斯丁用无数个看似漫不经心的小问题验证出来的真相。昆丁夫人雀跃道:“皇帝陛下准备将整座白象城堡租借给你,期限是五十年!”

    在与爱丽丝小姐的书信来往中,奥古斯丁已经得知格林斯潘要前往帝国南部驻扎的消息,但野蛮人的心脏白象城堡变相转移到自己手中?仍然是个惊喜。奥古斯丁接过那封信,拆开,果然是帝国皇室专有的精美信纸,依然是朱庇特大帝个性鲜明的字体,信上说格林斯潘家族会马上派遣代表签署租赁契约书,奥古斯丁反复看了两遍,惊喜过后是谨慎的揣测,这肯定不是野蛮人的本意,难道说叶卡捷琳娜夫人已经将这里的谈话传到皇帝陛下耳中,就算是这样,但依然不构成惊喜的完整理由,是对圣乌尔班离去的松懈,还是对莱茵哈泰的愧疚,抑或是迦卡妙骑着巨龙带给帝国的震撼和荣耀?奥古斯丁折叠书信交还给昆丁夫人,默默走向那间倒塌了将近五十万块多米诺骨牌的房间,昆丁夫人对于奥古斯丁的冷淡十分不满,只能瞪着那个背影生闷气。

    奥古斯丁独自来到房间,推开大门,望着艰辛堆积了大半年却被小梅根轻轻一指瞬间摧毁的多米诺骨牌“坟堆”,奥古斯丁有些出神,将近五十万张骨牌,重量超过3吨,这个游戏除了树立和推倒的低层次含义,对于魔法师来说还有很多的特殊意义,例如老师说过曾有个偏执狂魔法师制作过一组共计十四张史上最精密的骨牌,第一张只有手指甲的三分之一,之后以一点五倍扩张,经过计算,最后一张倒下时释放的动能将是第一张牌的45亿倍,这位魔法师的墓志铭却不仅限于多米诺骨牌本身,而是涵盖了人类:“何时,滥用力量的人类躺入自掘的坟墓?”

    奥古斯丁敬畏这个世界,是因为这里存在无数像这个魔法师的智者,这里,巨龙向人类低头,长生种让出王座退居夜幕的角落,诸神黄昏之前的大地上确存在着无数的神祗,人类稍作休息懈怠,可能就会被下一个力量和智慧匹配的强大种族替代,头顶的达摩利克斯剑,随时都会坠落。但这些暂时还只是老师和玛迦黑羊公爵这类半神去考虑的事情,奥古斯丁顾不上,这个胆小鬼只是很当然的一点都不想死,他还希望去拜占奥教廷走一走看一看,还没去过玛雅雪山神庙、漂浮在海洋上的黄金岛和传闻位于海沟的太阳神殿,活着看遍风景,才能心甘情愿死后去地狱转一圈。奥古斯丁自娱自乐地遐想连篇,呵呵一笑,深呼吸一口,用了三次最基础的才将骨牌全部扫到墙角,将盒子放在房间最中央,奥古斯丁坐在地上,将一页页手稿摊在身边,围成一圈,一层层铺散出去,寂静的房间,思考的男人,流逝的生命,珍贵的手稿,残缺的龙心,堆积的骨牌。

    接下来几天,奥古斯丁都在喝着水啃着面包,反复研究尼伯龙-根悖论的验证过程,这是对尼伯龙-根之心最透彻的理解渠道。

    他依稀看到了一丝曙光。

    潜心钻研完毕手稿,一脸胡渣的奥古斯丁留下盒子,只是带上手稿走出房间,掏出黄金怀表看了下时间,是凌晨,在书房做完祷告,走出诗呢哥地下城堡,来到黑天鹅湖,脱去衣服,跃入湖中,湖水并不冰凉,奥古斯丁游得很畅快,当他走上岸,后背露出两个堪称顶点智慧结晶的复杂魔法阵,层层叠叠,如同北极钟声大教堂和玛雅雪山的广场地面。它们已经伴随了奥古斯丁二十多年,小时候,公爵府邸没有一面镜子,就是担心年幼的奥古斯丁被后背上的图案吓坏,奥古斯丁湿漉漉穿上衣服,回到卧室,拿上刮胡刀,刮去坚硬的胡茬,换上一身干净的服饰,躺在丝毫谈不上舒适的床板上,闭上眼睛进行冥想,如果说骑士和剑士是对身体尤其是四肢开发最大化的职业,那魔法师绝对是对大脑最“精耕细作”的一撮人,这个群体,对于思维的广度和深度都进行孜孜不倦地堆砌积木,这条道路,没有止境。奥古斯丁不算是严格狭义上的天才,但他具备一些广义上的暗金杠杆,苦苦支撑着奥古斯丁走到今天这一步。奥古斯丁轻轻说了一串古拉兰语,熟睡过去。

    “divisibiliteracsearabiliter。”

    “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