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章 冬季王冠

作品:《天神下凡

    诗呢歌的竞技场头一天开张,没有太多敢于冒险的顾客,这让对竞技场当做金币摇篮的马赛伯爵有些失落,早已将期望值压到很低的奥古斯丁相对要平静耐心,安慰这位阿尔法城主再等一段时间,当时,被伯爵打友情牌拉来参与参观角斗的朋友们都已散场,奥古斯丁和胖子城主走到竞技场中心,地上一具牛头人酋长的尸体刚被拖走,哪怕阵亡,迎接缪斯客人的下场依然是被制成标本,然后拿去法条橙拍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奥古斯丁蹲在血迹斑斑的竞技场土地上,抓起一把泥土,轻声道:“马赛,富有黏性的土壤才能长出果实,放心吧,玛索郡的凯撒金币都会流入这里,我单纯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向你保证。 免 费小说”

    臃肿肥胖的马赛伯爵本想跟着大执政官一起蹲下去,但碍于体型,就放弃这个挑战,尽量弯腰,笑道:“奥古斯丁,我相信你,真的,不止因为你是秩序长。马赛不是傻瓜,这里是玛索郡富人唯一的选择,即便没有精彩活动,他们也会涌进来,何况这里还提供了比密西西竞技场更丰富的节目,换作是我,第一次出于谨慎,第二次出于犹豫,第三次,肯定愿意前来黑天鹅湖找乐子,在玛索,还有什么事情比主动成为一名诗呢歌的客人,更有归属感?成为康迪家族邀请名单上的人物?已经过时了!”

    奥古斯丁站起身,拍拍手,说了一句很跳跃的话:“灰熊赌盘的赌注越来越小了。”

    马赛伯爵颤抖了一下挂满肥肉的下巴,阴沉笑道:“在丢勒伯爵去见上帝后,我们玛索的贵族老爷们可都担心自己是下一个丢勒。”

    奥古斯丁拍了拍阿尔法城主的宽阔肩膀,提醒道:“拉姆大主教,哦,已经是都主教,在朱庇特城混得不错,但是那边有太多眼红他的高级教士,在怀疑拉姆的‘贫寒’,在那边想要离红衣大主教更近一些,需要很多你眼中的‘子女’,这个时候,你如果能表现出一点点慷慨,远比平时要跟能体现你对友谊的重视,跟一位未来的督主教甚至是红衣大主教做朋友,短暂的支出是明智的,而且是必须的,马赛,我和拉姆是朋友,和你是朋友,但这不意味着你和拉姆就已经是朋友了,这需要你自己去证明。”

    马赛伯爵认真思考后点头道:“我明白。”

    奥古斯丁瞥了眼伯爵的肩膀,华贵衣服沾上了尘土,笑道:“抱歉,弄脏了你的衣服。”

    伯爵哈哈笑道:“这是马赛的荣幸。”

    奥古斯丁犹豫了一下,问道:“马赛,想不想去做一名郡省行政长官?”

    阿尔法城主眼神炙热道:“当然!”

    奥古斯丁微笑道:“玛索郡的现任行政长官在朱庇特城那边结下了很多有分量的友谊,这不现实,但如果是黎塞留郡省的话,我可以帮忙。”

    胖子立即神情僵硬,黎塞留郡省?那个郡省首富到了玛索这边还不如中等贵族的可怜地方?据说每次那里的郡省长官参加帝都长官会议都是一场悲哀戏剧,不被同等职位的官僚视作朋友,连财政机构里拿低级薪水的小官员都敢给白眼,马赛伯爵可不希望成为这样的帝国笑话,尤其是对于他这种把凯撒当做父母、波旁当做亲戚的城主来说,去土壤贫瘠的郡省与贫穷为伍,简直就是自杀。奥古斯丁不用去观察这个势利胖子的神情,就知道是如何的不情愿,只是轻轻叹气道:“要成为一位不被诟病的帝国财务大臣,履历表上必须有成为郡省长官的资历,这是未来帝国财政管家该有的远见。而且还有个你不知道的秘密,马赛,黎塞留郡省地下有大规模的矿石,只是开采比较困难,这只在守夜者的几份机密档案上出现过,连帝国都不知情。有一定的风险,前去那里赴任的行政官大多并不富裕,无法亲自带头挖掘那一座座黑金宝藏,也说服不了银行家们去冒险,但如果是你,困难就不是困难,事情会简单很多,一旦被成功开采出第一座矿山,就会有无数的跟随者冲进黎塞留,捧着凯撒求你签署开采协议书。到时候你的评价不但是一位愿意去帝国最落后郡省挑起重担的优秀贵族,而且还是首位给黎塞留郡省带来财富的行政长官,很快,整个帝国就会开始注意你,恐怕连皇帝陛下都会记住你的名字,到时候,就会有一封引荐信摆在他的书桌上,署名当然不是我,而是波旁或者克拉夫家族的某位大贵族。”

    马赛伯爵开始眯起眼睛真正考量这个冒险的可行性,奥古斯丁还是没有去打量他的脸孔,就知道此时胖子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这个小动作,意味着聪明的阿尔法城主已经动心了。奥古斯丁故意遗漏的真相是,守夜者繁杂档案中的确有一些有关黎塞留郡省孕育着丰富矿产的珍贵报告,但是开采难度,超出这个时代起码半个世纪,在地质复杂地表极易陷落的那里,最常见的空场采矿和充填采矿不被现实允许,正因为如此,连朱庇特大帝都曾自嘲说过一句“起码,我的孙子会是个比我更富裕的皇帝”,所以马赛伯爵除非运气好到找出一两座离地表极近的幸运儿,或者能在黎塞留郡省耐心逗留五十年,否则一切都将是个“小遗憾”。

    马赛伯爵试探性问道:“我能考虑一下吗?”

    奥古斯丁笑道:“当然,这是一件大事,我给你足够的时间去衡量利弊,这才是朋友。即使你最终拒绝冒险,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友谊,说实话,在玛索,我的朋友太少了。”

    胖子松了口气。

    奥古斯丁转移话题,问道:“你的朋友有看中的女孩或者少年吗?”

    这是诗呢歌燕子和乌鸦们第一次出来“觅食”,奥古斯丁很想知道战绩和成果。

    马赛伯爵笑道:“有啊,只是不敢下嘴,怕惹恼了秩序长。”

    奥古斯丁阔绰道:“没关系,如果有看中的,就领回去,只有不送回来一具尸体,我都可以接受。”

    马赛伯爵疑惑道:“真的?”

    奥古斯丁点点头。

    马赛伯爵嘿嘿笑道:“那我回去后给朋友们传达这个好消息?”

    奥古斯丁伸手拍去胖子肩膀上一些尘土,笑道:“马赛,你的朋友,就是我将来的朋友,请把这句话一起帮我传达。”

    马赛伯爵会心一笑,眼睛又看不见了。

    奥古斯丁望向白象城堡方向,感慨道:“下次见面,可能就是在那里了。”

    已经得知白象城堡被划入黑天鹅湖版图的马赛伯爵到现在都感到一种持续的震惊,连野蛮人都屈服于秩序了,玛索郡,是真的没谁敢对身边的年轻男人说一个不字了。

    奥古斯丁没有送行,马赛伯爵按照规矩有些艰辛地步行走出黑天鹅湖,在仆人搀扶下气喘吁吁登上马车,心情燥热而冰冷,一半是因为那个从中等城主成为郡省长官再成为帝国财务大臣的美好愿景,一半是对于诱惑的本能理智,马赛伯爵的头脑跟他的体型成正比,知道跟那个表情永远温柔眼神永远温暖的执政官做交易,永远没有免费的午餐,潜意识中,他骄傲于成为玛索郡精神父亲的成就感,但惧怕于成为那个年轻叛国者子孙的傀儡,说不定哪天就被拉进地狱,连辛苦积攒了无数的情人凯撒都拯救不了自己。深陷矛盾中的阿尔法城主一下子狂喜,一下子恐惧,随着马车一起颠簸的颤抖肥肉上交织着一幅奇妙的画面,最终,伯爵掀起窗帘,看了眼山巅那座已经空荡的白象城堡,那座即将迎来新主人的野蛮人心脏建筑,喃喃自语道:“赌一次大的?要么被这个疯子拖进深渊,要么直达天堂?”

    对于马赛伯爵的好朋友来说,好消息当然是雄伟的白象城堡成为最新辖地,以及这背后皇帝陛下再次明确无误表现出对秩序的厚望以及对奥古斯丁适度信任的政治寓意,至于坏消息,因为奥古斯丁收到过老克拉夫的密信,对梵特兰蒂冈教廷的丑陋行径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新牧首虽然当初拒绝了将他开除教籍的大规模高级教士集体要求,但似乎对于奥古斯丁以个人身份与整个教廷并列《教诲》解释者也有些不满,忍耐了数年后,大概是顺从了各方面的意愿,终于开始着手撰写一份敕令,对此,教务院持有坚决赞成意见,首席国务卿歌谢尔女王和那头近一年时间都在处理福音大陆事务的雷切尔之虎,都明确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积极性,这些年始终位于帝都舆论风头浪尖的教务院头一次出现改革派

    和保守党站在同一条战线的奇观,奥古斯丁在给老克拉夫回信的时候幽默写道“教务院应该和灰熊赌盘的幕后操盘人一起感谢我”,老克拉夫暗示他是否需要联络一下庞培,反对一下这条敕令,奥古斯丁回复不用,然后告诉那个老家伙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老克拉夫也没有细问,毕竟书信来往存在太多不确定性,不管渠道如何隐私,都有风险。

    奥古斯丁这段日子里跟伊莉莎白小女王一样,都没怎么露面,在那个将近堆满五十万块多米诺骨牌的房间,奥古斯丁凭借记忆制造出一个微型的魔法阵,说它微型,是相比墓穴里的那座神话级上帝左眼,和这个魔法阵历史上寥寥数次原型的浩大规模,厚重魔法典籍中,单个魔法阵出现的次数往往与它的危险程度和构造难度成绝对正比,次数越少,涉足禁区越深,奥古斯丁为此在整整一个月内付出了二十公斤鲜血,不论脑力消耗还是身体代价,都要比他两个亲手复制的最大成就魔法阵“斯嘉蒂灵魂挽歌”和泰坦边境召唤出母皇,要更加巨大和黑暗,魔法阵一般而言分为三种,线形,粉末和实体,第一种需要两根魔法杖,一根材质真实的法杖,一根则是魔法师的第二法杖——咒语,这类魔法阵,最简单,但最能体现魔法师的实力素质,当然也是最合适实战;第二种,需要用各类昂贵珍惜的魔法元素去支撑,已经被玛雅雪山神庙确认的金属元素有二十四种,非金属元素三十一种,“混沌和顽劣”的暗金元素有六种,它们的不同硬度,稀有性,熔点,活波度,亲近性,可燃性和交-媾度,都是严肃复杂的学术专题,多种元素的排列组合,充满绚烂的未知性,至今仍然没有魔法师敢说自己真正掌握了最系统的元素理论。像斯嘉蒂灵魂挽歌,就是这两种魔法阵的漂亮交-媾,至于实体魔法阵,上帝左眼是最佳例子,而奥古斯丁悄悄进行的行为,有些游走于三者边缘,是黑魔法中的桀骜和孤僻女皇,被称作“冬季王冠”,别名“圣卡洛尔坟墓”,兴许很多帝国黄金三叶草魔法师一辈子都无法接触到这两个陌生词汇,哪怕是记载有这个古老黑暗魔法阵的莎草纸上,除了绘有粗糙的魔法阵图案,对这个魔法阵的描述往往都带有一些撰写者的惊恐和憎恶:“人类与巨龙,恶灵,堕落天使,甚至是冥王的对话”,“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行,但这是在挑战魔法最大神祗圣卡洛尔的底线”,奥古斯丁小时候出于顽皮向家庭魔法老师请教一个问题——“夫人,您认为最危险的魔法阵是什么?”然后,她给出了这个,详细解说了魔法阵原理,但谈话结尾皱眉叮嘱道“这是个危险的东西,拿灵魂去换取生命,连号称灵魂最充沛的教廷圣徒都不敢尝试。关键在于这种换取不遵循等价原则,是以多换少,问题是人类的灵魂公认稀薄,一些生物的冬眠会带来对记忆的创伤,就是例子,你最好马上忘记这个图案,它曾经让某个男人陷入永恒的冬眠,至今仍然沉睡于某个龙巢的深处,因为他在与一头远古巨龙的对话中,输给了对方的智慧,我必须告诉你,与高等生物的单体抗衡,从来不是人类的强项,这就像即使是被誉为半神的强者,依然不敢去凌驾于教廷、帝国、政治和信仰之上,实力的强大,总会被下一个强大所征服和践踏。”

    但出于儿时的好奇,奥古斯丁还是粗略记下了这只王冠,然后在开普勒绞架战役中从一位不知名亡灵法师身上缴获了一张草图。

    奥古斯丁不是习惯自负的人,但在了解尼伯龙悖论的验证过程中,他捕捉到了一些可能连那两位女士都没有深思的隐蔽细节,这教会了他如何去与巨龙对话,至于怎样和神灵和魔鬼对话,圣乌尔班在被召唤出来的神降中,奥古斯丁比谁都清楚期间的体验,只是这些奇妙的感受,是比圣降更应该遵守教廷恪守的“不可言语诉说,不可付诸笔端”原则,但是,这仍然是一场赌博,开启上帝左眼,是穷疯了的奥古斯丁幸运,这一次?每天放血制造禁忌魔法阵的奥古斯丁希望自己的运气没有耗光,心灵最深处,他信任圣乌尔班的在重返塔尔塔洛斯地狱前的最后馈赠。

    奥古斯丁让乌利塞主持一条从诗呢歌地下开凿到白象城堡的地下隧道,独眼恶龙对于这类疯狂行径一向很乐于付出智力上的无偿付出,如同当初制造那个能让整个诗呢歌城堡变成废墟的更大型斯嘉蒂灵魂挽歌,在白象城堡归入秩序后,奥古斯丁不准备将地下世界的成员搬到那边,只是让一百架左右的骨骸骑士们前往白象城堡蹲守,让那边的城堡大厅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亡灵大厅”,相信潜入城堡试图行窃名贵油画或者珠宝的倒霉蛋会受到隆重的接待。

    这条密道则被兴奋的乌利塞命名为“阳光长廊”,真是一位擅长反讽的副秩序长。

    挖掘工作交给了最忠诚最能够保密的死海骑士笛卡尔,那具被制成地狱英灵的泰坦圣棺骑士,连巫妖王那不勒斯都无法幸免于难,奥古斯丁站在隧道中,看着三名史上最强大的苦力在那里辛勤劳作,身边站着高大的单马尾辫,奥古斯丁问道:“这得挖到什么时候?”

    乌利塞解释道:“起码需要两年时间,本来不用这么久,但是当初奎因副议长和矮子奥贝的杰作上帝左眼严重改变了这一块区域的地质结构,让这里成了典型的荒芜之地,密度和硬度都数倍增加,能够承受巨压,但同理,给挖掘带来了大麻烦,普通人类想要都铲下一捧土就要累得像条狗了。”

    奥古斯丁沉声道:“接下来我要进行一趟远行,你在这段时间内创立一个隐修会,给投奔诗呢歌的异端学者们一个安全的栖息地。”

    乌利塞好奇道:“远行?”

    奥古斯丁轻笑道:“这对于你来说肯定不是坏消息,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诗呢歌没有成为你的私人物品。”

    乌利塞不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已经给了萨满女王把我制成傀儡的批准了吧?”

    奥古斯丁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道:“你可以找她下棋。”

    乌利塞头疼道:“虽然我是这副棋的制定者,再由你帮忙完善了细节和规则,但我实在没信心在棋盘上赢她,这实在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奥古斯丁诚实道:“没有她跟你下棋,我怎么放心去远行。”

    双手插入袖袍的乌利塞沉默,表情刻板。

    在“远行”前,奥古斯丁正式收到了梵特兰蒂冈教廷送来的《斯坦兹敕令》,宣布他的解释者身份被剥夺,附有一封宗座最高法庭的“私人书信”,结尾处阐明奥古斯丁拥有向教廷提出申诉的权利,奥古斯丁在书房用一个小魔法烧掉了这份姿态并非一味倨傲的书信,连保存的欲望都没有,经过一番斟酌,只是向皇帝陛下讲述自愿脱离《教诲》解释者的身份,并且希望皇帝陛下能够帮忙向格林斯潘家族转告自己的感激之情,很官方的措辞,比大贵族向宫廷递交的年终总结还要更有诚意,写完信,奥古斯丁带上瘸子少年一起走出诗呢歌,他要去见一见长生种雏儿,已经是凡尔登修道院一名图书管理员的罗素小姐,见面后,这位小姐拿到了一只摆满水晶瓶礼物的小箱子,她拿起其中一瓶“红葡萄酒”,尝了一口,一脸惊艳道:“味道好多了,比最初的还要美味。”

    奥古斯丁松了口气,道:“很高兴罗素小姐不再埋怨我这个东道主的吝啬。”

    这些当然不是奥古斯丁的血液,他现在根本没有剩余的鲜血来送给罗素小姐当食物,六瓶葡萄酒都是从金发少年身体里流淌出来的,奥古斯丁只是觉得以阿瑞斯的单纯,血液会在及格线以上,但看着罗素小姐的沉醉表情,似乎不仅合格,还很甘醇,这让奥古斯丁有些疑惑,按理说瘸子少年阿瑞斯当年是狼族与人类的后裔,血液没理由接近美味,奥古斯丁不得不重新咀嚼神圣长矛那句连同黄金短矛的赠言,这位巨头对不起的两个家族,到底是哪两个?难道其中一个并不是意料之中的阿波帝狼族?正在思考的奥古斯丁突然被罗素小姐违反常理的瞬间进阶给拉回思绪,她的眼眸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金色,只是这个被不负责家长代入长生种世界的粗线条小姐只是陶醉在美味中,没有一瞬间跳跃成为长生种女爵士的觉悟,奥古斯丁伸手揉了揉身边少年的头发,真是有趣。

    阿瑞斯的成长充满各种不合理,既不像不按照自己意志被迫从年幼到中年再到老年不断自然衰老的人类,也不像昔日的暗夜统治者狼族始终停留在某个成型的固定阶段,反而更像是狼族的天敌,会随着觉醒而自主爆发的长生种,只有获得质的成长,才开始在新临界点上瞬间成熟,根据古利格力的讲述,这个孩子是在向他挑战前一夜之间从孩子蜕变成少年,那一夜,刚好是长生种按照新月戒条和种族约束进入集体沉睡的“红色月食”,奥古斯丁想了半天没有得出合理的答案,就不去费神,等他回神,看到罗素一脸恐惧地望向神情始终木讷的阿瑞斯,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本能行径,如同人类亲眼看到圣降而来的神祗。

    奥古斯丁皱眉道:“罗素小姐,你很讨厌这个孩子?”

    刚刚获得越级跳的跃罗素小姐也不知道原因,只好尴尬道:“我也不知道……”

    不等她说完,立即开始呕吐,吐出了大滩的血液,整个人都开始扭曲。

    整张书桌都是猩红色。

    奥古斯丁再次皱眉,这可不是简单的排斥,竟然是将第一位家长的“反哺”都给拒绝了。

    奥古斯丁犹豫了一下,拿起那半瓶血液倒进罗素小姐的嘴里,很快,几乎濒死的她迅猛地重新焕发生机,比先前更旺盛和璀璨。

    奥古斯丁如释重负,掩饰道:“对长生种来说,只是进食不同葡萄酒后很正常的反应。”

    只有罗素小姐这类冒失成为长生种的“孩子”,配合上她的先天乐观,才会相信这种完全站不稳脚跟的善意谎言。

    罗素小姐看了眼乱糟糟的书桌,脸上露出一些身为一位贵族小姐的赧颜,这就像在宴会上正在和一位优雅骑士谈论诗集的时候突然放了一个屁,任何小姐都会难堪。奥古斯丁不想让这个爱好数学的长生种名媛继续难为情下去,说要离开玛索郡一段日子,但是葡萄酒会定期提供,然后交给她一本写有关数学和天猜想和难题的笔记薄,就带着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阿瑞斯告别离去。走出凡尔登修道院图书馆,奥古斯丁摸着少年的脑袋笑道:“阿瑞斯,很久没有陪你看星星了,以前不太知道为何你喜欢观察它们,现在有点明白了,对于人类而言肉眼极限是6等星,魔法师也只能提高一个到一个半级数,像我老师,可能可以看到明亮度仅是3的风景,但在你眼中,那就是最美丽的流动画面,是不是?”

    可能是听到要一起看星星,金发少年很开心地点点头。

    奥古斯丁带着少年来到一座山峰顶点,坐在草地上,一起仰头,头顶是一条银色的海洋,因为攀登有些疲惫的奥古斯丁轻轻喘息道:“在我们身处的半球,现在不是个观看这条河流的最佳季节,但相信你还是能看清很多人看不到的画面,阿瑞斯,在奥林匹亚神话里,那条河流是天后赫拉喂养婴儿后不小心溅射在空中的乳-汁,你看,人类连浪漫的想象力里都隐含对天空和神祗的敬畏。在北大陆一些冰雪国度的传说中,这条河是指引候鸟迁徙的向导,但在我的家乡,一个遥远到不能再遥远的地方,还有个故事,你瞧那两颗最明亮的星,一颗在天鹰座,一颗在天琴座,有一对相互深爱着的情人,被分隔开来,一年才有一次机会相遇,是不是一个很悲伤的传说?但是,他们终究还是幸福的,因为一年的等候,可以换来一次重逢。”

    金发少年抬着头,然后转头凝视着虚弱的奥古斯丁,眼神哀伤。

    奥古斯丁摸了摸他的脑袋,笑了笑。

    阿瑞斯突然站起身,护在奥古斯丁身前。

    奥古斯丁缓缓转头,看到一位孤单的老者,这个第一眼就带给奥古斯丁巨大熟悉感的老人轻声道:“真是个凄美的传说。但是,奥格斯歌城有这样的传说吗?我女儿可没有跟我提起过,我的外孙,奥古斯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