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5章 罪痕

作品:《白银之轮

    周一,药理学课堂,西撒无精打采的坐在座位上打瞌睡,脸色苍白的厉害。〓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上周六,他的罪痕突然复苏,撕裂皮肤出现于胸口。之后,他急忙通知警卫队收尾,连佣金都没顾上收,便匆匆赶回黑臼齿。

    虽然罪痕的苏醒不过短短数分钟,但带给西撒的负担却无比巨大。体力、精力、死亡之力大幅度消耗,从周六到今天,西撒一直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整个人仿佛重病一般,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与力气。除此之外,西撒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仿佛命运被阴云笼罩一般,无比的压抑。

    罪痕的苏醒没有带给他任何好处,反而多了一大堆麻烦。胸口上多了一张乱流口水的嘴,任谁都不会有好心情。

    从罪痕出现到今日,不过短短两天,西撒还无法完全控制这张嘴巴。更令他头痛的是,这张嘴并非百分百受他控制,似乎拥有独立的意识。

    周六的晚上,这张嘴第一次口吐人言,喊了整整一晚上‘饿!’,之后更是伸出血红色的长舌头,在他的胸口乱舔一气,直到吃了半箱糖果才消停下来。

    那天夜里西撒数次尝试与罪痕进行沟通,结果却无功而返。这张嘴巴的智力似乎连一岁都不到,只会喊‘饿’,除此之外,连表达最简单的想法都做不到,更别谈其他。

    当罪痕饥饿的时候,嘴巴会喊‘饿’,当它满足的时候,嘴巴会变成微笑状态。

    第二天清晨。经过一整夜的融合后,罪痕终于与西撒的身体同步。一股强烈的饥饿感无时无刻不在骚扰着他。那一刻,西撒终于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暴食一族’。不是食量变得比一般人强大,而是无论有多少东西,都不够吃。西撒感觉,即便面前有一座肉山摆在面前,他也可以坐在那里,毫不停歇地将其吃完。

    周日清晨,吃过十人份的早饭后,西撒勉强压下饿意,来到实验室。想将注意力集转移到实验方面。结果那张嘴再一次失控,影响着西撒疯狂吞掉一大堆内脏才罢休。之后,被罪痕恶心到的西撒,趴在厕所干呕了半个小时,结果连一点口水都没吐出来。

    虽然不是亲口吞食,但任谁亲眼看着胸膛上的嘴巴,一口口吃掉大堆变质的内脏,将其送入肚中,心中都会觉得恶心。但让他惊悚的。是自己的身体竟传递出一个很满足的信号,好像再说那堆内脏比早餐更有营养更带感。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简直生不如死。

    周日下午,没心情学习的西撒开始拿自己做实验。不断给罪痕为食各种食物,总结它的喜好。比起挑剔的卡蜜拉、桃乐丝等人,罪痕堪称不挑食中的典范。与勤勤恳恳的食腐动物有一拼。无论什么东西,抱括纸张木头它都吃得下去。但它最喜欢的,还是生肉。理论上讲。这玩意的营养价值比熟食要高一些,烹制方法更是简单,完全不需要烹制。

    周日那天,西撒给胸口的嘴巴喂了三十多公斤的生肉,终于消除掉饿意,此外再无其他收获。那些食物并没装化成能量或者体力,也没有强化他的身体,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最后,西撒认账了。胸口多了一张骗吃骗喝却不出半点力的嘴巴,伺候不好它,不仅会哭闹喊饿、乱流口水,还会影响西撒对事物的判断。

    今天是周一,西撒清晨五点起床,给胸口的嘴巴塞了一堆残肢后,终于打发了它。接着又在胸前缠上一层层绷带,确保口水不会湿透衣服,他才有胆量来教室。

    连续两天的喂食,西撒感觉罪痕增在积攒什么东西。那些肉食就像游戏中的经验值,正在不断累积,直到达到某个标准后,会发生特定的变化。除此之外,西撒还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仿佛天要变色,而自己的平稳生活,似乎也快到尽头了。

    ……

    中域,某座繁华城市最高大楼的顶层,西撒那位看起来刚刚满二十岁的爷爷,蒙特别西卜,正仰着身子坐在高台上背靠一根避雷针,看着天空中的云彩发呆。他左手拎着一瓶昂贵的酒,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右手正抓着一把谷物喂身边的鸽子,手边还放着半袋鸟粮。

    “现世的天空,还真是奇怪啊,竟然不是紫色的!”

    在蒙特的脚下,一群身穿黑衣的男人,有秩序的将一车车尸体推到阳台,分批次投入一张嘴巴当中。那张看起来比浴缸还要大,正漂浮在空中不断咀嚼尸体的狰狞嘴巴,正是蒙特分裂出的罪痕,尼罗。

    “大人,您要的神尸已经送到。”一个金发墨镜小哥小心翼翼的来到蒙特身边,低声说道。

    “丢进去,统统丢进去!越多越好,你家那些钱留着有什么用?为家族做贡献的时刻到了,去把市面上最值钱的东西都拍下来,喂尼罗吃了。嗯,我记得你叔叔家的收藏室中,好像还有半只天使?一并拿出来!”蒙特歪头看向金发小哥,说道。

    “是,大人!”

    小哥嘴角抽了几下,接着礼貌的退开,并给手下比划几个手势,示意继续行动。不一会儿,几个壮汉抬着一条巨大的鳄鱼尸体走到罪痕旁边,用力扔了进去。

    这时,那张连续吃了一星期尸体的嘴巴竟然停了下来,并且咧出一个愉悦的弧度,开口用清脆的童声说道:“味道真好!请问,这就是现世的神灵吗?能不能再给我一只?”

    “闭嘴!给我好好的吃!这是我第一次来锡兰执行任务,不要丢我的脸!”蒙特一把将酒瓶砸了过去,罪痕尼罗再不出声,而是努力的啃食者尸体。

    摸了摸平坦的腹部,蒙特低声嘀咕道:“这么多应该行了吧?算了。再吃一点,我还要和孙子孙女谈心吶!”

    “大人。这是最新的消息。”在蒙特自语的时候,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性来到他身边。微笑着将文件递到他手中,并不着痕迹的用光滑皮肤蹭了蹭蒙特的手背。

    “滚远点!我的高等魔鬼女朋友多到数不过来,你不要骚扰我!”臭屁的炫耀一句,蒙特翻开文件阅读起来。

    文件的内容与旧日罪族有关,这是别西卜家族在锡兰各大洲的旁系成员传递来的消息。别西卜家在现世的扩张与入侵任务,都由家族老三负责。蒙特排行第二,是家族近百年来最有天赋的打手,一般负责比较有挑战的暴力任务,这次也不例外。追剿从地狱出逃的旧日罪族。

    “嗯,给我盯紧狩魔协会,有动作就通知我。”放下文件,蒙特对脚下的金发小哥说道。

    “那天谴教会呢?”

    “不用搭理他们,我清剿旧日罪族可是好事,能够累积‘善值’,他们没理由阻止我。狩魔协会就不同了,凡是赚钱的行当,他们都想插一手。那几个贵族握着的财富可不少。对了,我的排位到第几了?”蒙特突然问道。

    “已经跌到榜尾了。”小哥回道。

    “是吗?再挑几个与你们家族有仇的害虫,我要彻底退出‘灾害调查表’。你们锡兰还真是奇葩,竟然有这种东西。”

    刚来现世的第一个月。不清楚规则的蒙特失手干掉几个不开眼的家伙,接着就荣登灾害调查表前列,之后他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不断斩杀各类‘危害’,大做好事。眼看就要将自己洗白了。

    “不必如此,只要再捐一笔钱。就能将您的名字抹掉。”小哥回道。

    “那多可惜!把钱留下给尼罗买零食,我再帮你们做掉几个仇家,毕竟你们也是家族一份子。”蒙特道。

    “您太你客气了。那个,我们家的仇人已经全被您清理了,这座城市再没有对手与敌人。”小哥尴尬的说道。

    “不打算向其他城市扩张?”蒙特好奇道。

    “议会的势力很大,不允许我们过界。”小哥小心的回道,生怕蒙特想不开去和议会硬拼。

    “噢?议会啊!那就算了。”

    言罢,蒙特再不搭理其他人,而是专心的喂鸽子看云彩。

    ……

    阿肯市,西撒家中。

    伯爵与艾尔莎出远门去了南域,妮可正一脸紧张的为桃乐丝准备午饭。

    厨房中高高堆起的食物数量,是往常的数十倍。妮可脸上挂着浓郁的担忧,指挥着女仆们为桃乐丝烹煮午餐。

    吸血萝莉的卧室中,桃乐丝正一脸菜色的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抱怨着什么。看她的瞳孔,明显多了一抹银色。一个月前,她的白银脉改造已经初步完成,不用再往血管中注射银化物,人也恢复往日的活泼。

    可惜好景不长,两天前的周六,这只萝莉再次抽疯,捂着脖子大喊大叫,在地上滚来滚去哭的死去活来,最后,一张小巧玲珑的嘴巴出现在她的后颈。这一幕,令一旁看戏的莉莉丝啧啧称奇。

    罪痕复苏,令桃乐丝食欲大振,疯狂的吞食一切。这突发的状况让妮可异常紧张,可惜她联系不上马卡斯与艾尔莎,又不知道奥古斯丁的电话,更不想打搅远方的西撒,让他担心自己的妹妹,耽误学业。最后,妮可放弃了向父亲求助的想法,开始为桃乐丝准备大量食物,准备用最简单的方法填满那张永无底线的嘴巴。

    此刻,莉莉丝正骑在桃乐丝的背上,不断将零食丢入小萝莉后颈的口中。

    与西撒那张会喊饿的嘴巴相比,桃乐丝的罪痕更加低级,饿了哭饱了笑,连一个字都不会说。但也有不少优点,比如说长相美观,是一张樱桃小口,没有西撒那张狰狞吓人;而且不会乱流口水,乱舔舌头;也没有吃尸体的癖好。

    人以群分,罪痕以类聚,西撒的罪痕如同他本人一般没有下线,见什么吃什么,连尸体也不放过。而桃乐丝的罪痕明显挑剔许多,只吃水果、蔬菜与糖果,偶尔一点熟食也可以接受。(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s:感谢笑笑色|魔、虎核25101、金色壕、离别爱。。。。的打赏,窝会继续努力滴。  另,大量收购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