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2章 秒杀

作品:《白银之轮

    清晨,向门外走去的守墓者,与向办公室赶去的塔塔墨耳斯,在一楼大厅碰面。《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两人平日并没多少交情,学术方面又有矛盾,所以关系很冷淡,从未有过交流。

    塔塔墨耳斯抬头瞅了守墓者一眼,毫不停留的向电梯走去。

    这时,守墓者出乎意料的开口了,他拦住塔塔墨耳斯的去路,道:“嗨,早晨好。”

    面无表情的停了下来,墨耳斯疑惑的盯着守墓者看了半天,接着又看了看周围,空无一人。

    “你在和我说话?”

    “哈,你真幽默。”自讨没趣的守墓者抽了抽嘴角,“听说,你的学生失踪了?难道被绑架了?”

    “哼,让开,别挡路。”想到对方就是蛊惑西撒制造魔化病毒的元凶,墨耳斯没给他好脸,冷淡的回道。

    “你刚从地下上来,对吧?校长在吗?”

    墨耳斯并未从正常的通道进入电梯,而他所来的方向,又只有一条通往地下的道路,守墓者故有此一问。

    “在,让开。”墨耳斯不耐烦的答道。他确实刚从地下三层上来,也与那只企鹅见了一面。

    “请!”让开道路,守墓者做了一个请走的动作,微笑道。

    “什么味道?你又在搞什么?”嗅到空气中的气味,墨耳斯发问。

    “一点小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请别在意。”

    挥了挥手,守墓者开心的向门外走去。而墨耳斯则皱着眉毛,紧盯他的背影,久久不语。这家伙今天很不正常,不仅主动和自己打招呼,还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与他平时阴沉死板的风格截然相反。难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不详的预感身上心头。

    抛开心头的杂念,墨耳斯转身向旁边的小商铺走去,买了一包烟。接着坐在吸烟室抽了起来。西撒的突然离开,让他感到惋惜又有些担心,一个很有潜力的天才学生,误入歧途,又囫囵吞枣的继承了他大部分的传承,接着离开。

    没有自己的指导,缺少大量实践来坚实基础。还被许多组织窥视,教会似乎也在监视他,塔塔墨耳斯心中升起一丝忧虑。与西撒相处三年,他很不希望这个学生半路夭折。想到斯诺的德行,又想到艾尔莎的背景,墨耳斯长出一口气。悬起的心又放了下来,希望这个学生可以成长下去,将他的瘟疫学发扬光大,不要走上错误的歧途。

    守墓者离开教学楼后,很快便与丧钟的泡沫碰面。

    “咦?怎么只有你一人?”守墓者疑惑道。

    “隐藏起来了。”泡沫咬了一口手中的早餐面包,回答道,“确定那只企鹅的位置吗?我可不想白跑一趟。”

    “放心吧。它就在地下三层的办公室中。你们什么时候行动?”守墓者一脸激动的问道。

    “吃完早饭就开始!”举起手中的盒装奶,泡沫扬了扬头,灿烂的笑道,“味道很不错啊!”

    看着眼前这个和普通人毫无区别,正大口喝奶、大口吃买包的海藻头青年,守墓者心头升起了一股荒谬的感觉。这家伙真的是大陆最强十位杀手中,9手下的成员,最强的副组长。‘鲜红泡沫’?

    死亡丧钟十大杀手,是全锡兰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没人知晓他们的真实身份,也没人知道他们的联系方法,但他们的事迹却广为流传,为人津津乐道。当你有需求的时候,他们便会联系你,只要你付得起报酬。就没有杀不死的对象。无论教会的高层,帝国的皇帝,还是协会的会长,都有死于暗杀的案例。

    传闻。前十的杀手,每位都拥有‘祸’的实力,当然,这是以讹传讹虚言。不过,行踪神秘的死亡丧钟,确实是大陆上最顶级的势力之一。与力场鲜明的教会、协会、妖怪势力、黑暗组织不同,他们是毫无立场的搅屎棍,内部成员也是矛盾重重,嗜杀不断。他们崇拜力量,只认钱,从不在乎任何事物,不被任何因素影响。

    与其他隐秘低调的老牌杀手不同,新崛起的9广为人知。每次任务结束,9都会高调宣扬自己,展示自身实力,并且大肆招揽手下,组建自己的团队,堪称丧钟中的异类。

    丧钟内部并没太多规矩,想要获得前十的称号,接大生意挣大钱,只要干掉前任即可。杀手‘虚’也是巧合之下,才击杀了前9,得到了这个位置,并没与之相匹配的实力,被众多竞争对手觊觎。随着时间推移,‘虚’终于打造出自己的团队,获得了其他同行的认可。而他与他的手下,也跟着成了名人。

    鲜红泡沫,便是其一。实力不详,能力不详,死在他手上的害,至少有二十多位。想到这个成绩,守墓者全身发冷,接着后退半步,与这个大吃大喝的青年拉开距离。

    “唔!满足了,守墓者先生,任务开始,请雇主那边展开行动吧。”丢掉手中的空盒子,泡沫说道。

    “你要小心,地下三层都布置有魔法阵,三层一体,只受校长控制。我们的人不会向下一步。”守墓者提醒道。

    “没问题,地下三层就交给我了!”泡沫摆了摆手,接着双手插兜,大步向教学楼走去,“我要开动啦!”

    ……

    走进教学楼,泡沫好奇的东张西望起来,仰头看着数十米高的天花板,以及开阔的室内操场,口中念念有词道:“好古怪的建筑,真是大啊!北方的乡下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落后啊。盖的这么大,是为了镇压能量节点,又或者其他东西?咦,地下通道在哪里?好像是……这边。”

    此时正是上课时间,一楼大厅并没太多人,只有少量学生在闲聊,比较冷清。泡沫那四处打量、好奇张望的样子,本就令人生疑,而那一头独具特色的海藻中发,越发的显眼了。

    塔塔墨耳斯熄灭烟头,从吸烟室走出来。接着迎面碰上了向地下走来的泡沫。

    “咦?”看到塔塔墨耳斯,泡沫愣了一下,接着沉吟起来。

    “你是什么人?”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半点力量波动,但那种强烈的威胁感,令塔塔墨耳斯如临大敌。

    “你被人下了坐标。”泡沫没头没脑的说道。

    “你说什么?”威胁感越来越剧烈,塔塔墨耳斯全神戒备,体内蓝色病毒开启。随时都可以爆发。接着,他的身形一颤,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惊恐目光,他的身体竟无法动弹分毫,无论如何挣扎,也没有效果。

    换个角度观察。塔塔墨耳斯背后的影子上,被钉了数根黑色的锥子。手心、手腕、胳膊,脚面、膝盖、大腿,一直延伸到头部,每一处关节、每一个重要器官的投影上,都有一根黑色长锥。

    在听到‘坐标’的那一瞬间,墨耳斯瞬间便联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从守墓者散发出的古怪味道。没有任何理由,源自本能的直觉告诉他,对方和守墓者有关联!

    “虽然不认识你,不过相逢即是缘……”泡沫顿了片刻,接着说道,“就拿你当做开幕礼吧!”

    张开手掌,泡沫将五指对准无法动弹的塔塔墨耳斯。下一刻,一个巨大的透明泡泡出现在塔塔墨耳斯的身上。将他的头颅、上半身、全部的右手,以及大半个左臂包裹起来。

    被气泡包裹住,塔塔墨耳斯只觉自己被人灌了水泥,全身上下无一处能动,连挣扎一下都走不到。此外,体外更是传来了巨大的压力,仿佛沉浸到了无尽的深海底部。在气泡的外部。也只有左手的小拇指,能够勉强抽动两下。

    “再见了,陌生人。”说罢,泡沫握紧了手掌。

    同一瞬间。思维并没被冻结的塔塔墨耳斯,也发动了自己的反击。

    ‘噗!’的一声细响,被气泡包裹的身体消失一空,残留的左手跌落地面,而那半截仍站立于地面的身体,则溅射出大量的墨蓝色鲜血。空气之中,还漂浮着一枚弹珠大小的蓝色泡沫。

    “啊啊啊啊……!”

    塔塔墨耳斯教授被瞬间秒杀,上半身消失不见,残留的肢体喷出大量血液,将大厅染成屠场。这一幕,令旁观的女学生发出惊恐的尖叫,更有几人连滚带爬的跑到中央巨柱旁,砸碎了玻璃,按下红色的警报按钮,无论火警、还以医疗救护,统统按了一遍。

    “刷新纪录,第32个害!谢谢啦,团结果然就是力量。”对自己的影子笑了笑,泡沫开口道。

    “嗷!”就在他分神的瞬间,一只蓝色的液态怪物,从塔塔墨耳斯那半截残留的肢体中窜出,呼啸着向泡沫扑去。

    在泡沫发动攻击的瞬间,塔塔墨耳斯自知难逃一死,接着解放了体内的病毒,让它们发动最后的反击。病毒本身没有自我意识,当它们凭借血液强行融为一体后,就成了只有吞噬与破坏欲望的可怕怪物。

    在塔塔墨耳斯的意志下,蓝色病毒化为的怪物向泡沫扑去。只要咬一口,它就能入侵泡沫的体内,将其杀死。即便失败,怪物也将化为毒雾,从毛孔、呼吸道进入他的体内,与其同归于尽。

    “瘟疫病毒?不愧是害,死了也有后手。不过,你我之间的差距,是无法跨越的。”

    泡沫抬手撑起一个巨大的气泡,将自己包裹住,成功抵挡了怪物的攻击。当怪物扑中气泡的瞬间,仿佛陷入了弹性超强的薄膜一般,无论如何动弹,都无法脱离。这时,泡沫再次挥手,分离出一个小型气泡,将病毒怪物包裹其中。

    解除防御大气泡,泡沫握紧手掌,漂浮于空中的怪物惨叫着,被压缩成第二课弹珠大小的蓝色泡沫。

    ‘鲜红泡沫’的称号便来源于此,将无数对手压缩成充斥着鲜血的红色泡沫。

    收好两颗蓝色小气泡,泡沫仰头,再次张开手掌,一个巨大无比,吞噬了第一层大半建筑,以及上方天花板的超级气泡,出现在大厅中。

    伴着刺耳的警报声,整栋大楼剧烈的晃动,无数建筑、行人、公共设施消失一空,一颗微小的灰色的泡沫,悬浮于空旷大厅的中央位置,不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它的踪迹。

    “游戏开始了,我们下去吧。”对自己的影子说了一句,泡沫迈开步子,向地下一层走去。

    与此同时,臼齿的教学楼中,也发生了剧烈的动荡。

    s:感谢笑笑和应龙的打赏,以及蛋哥得卖血和第一烫安逸的月票。求推荐票。

    因为剧情的转折,所以要卖一些便当出去,请大家不要慌张……

    嗯,死去活来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