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0章 开端(阿肯篇)

作品:《白银之轮

    泡沫三人完成任务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手机看小说登录★[]将荒原亡灵的控制权与漆黑臼齿交给门农后,他们便回归了磨石镇,与9进行联系,汇报了这边发生的情况,以及关于西撒行踪的推断。

    西撒当年报名时,选择了匿名,学院档案并没有关于他的具体资料。虽然各方都有推论,但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抱括萨克、巴肯这些好友,以及斯诺这位老师。

    即便已故的塔塔墨耳斯,也只知道他与艾尔莎关系亲密,至于他的家在哪里?只有一直暗中调查他行踪的暗之环清楚。

    “哦?你是说,西撒五天前就已经离开了磨石镇。”电话另一头的‘虚’问道。

    “没错!至于去向,这边的调查结果是阿肯市,不过我觉得这应该是另一层障眼法。马卡斯清楚暗之环的打算,不可能同意儿子回去。”泡沫分析道。

    “无妨,明天刚好是第六天,有一班车会抵达阿肯市,他到底有没有回来,到时候自见分晓。你们好好休息吧,别忘了收钱。”虚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你那边两个人行吗?世界树干,听起来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安心吧,我已经摸到祸的边缘,对付区区一个害,还是没有问题。你那边封锁好消息,别让臼齿的情况传出去,以免打草惊蛇。”虚叮嘱道。

    “你放心,雇主的阵势可是相当的大。冥界所辐射的地域全部被封锁起来,除了教会这种大势力,再没人能打听到具体消息。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动手?”泡沫问道。

    “明天。”

    结束通话,虚转身对一旁的硬糖和镰鼬说道:“明天行动,你们将武器准备好。还有通知暗之环,让他们联系的人到位,我可不想狩猎时被人打扰。”

    “我做什么?”哥特萝莉跳到桌子上,激动地问道。

    “艾尔莎交给你了。”虚回道。

    “好!包在我身上。”

    “大人,我呢?”一旁恭敬坐在座位上的年轻帅哥。礼貌问道。

    “目标就两个人。我们都分了,你还想干嘛?当然是清除杂鱼,看场子啦!”硬糖扭头,对这个新人训斥道。

    “你的能力很有用。负责监视阿肯市已经郊区的异动。如果对方有援军赶到。及时通知我。还有,注意十点这班火车,如果西撒在车上。抓过来。这是联络器,你收好了。”虚从口袋中掏出一对怪脸吊坠,分给二人,“你们回去准备吧。”

    “好哎!我去取装备喽!”硬糖跳下桌子,蹦蹦跳跳的向门外跑去。

    “大人,在下告退了。”镰鼬礼貌的低了低头,转身离去。

    ……

    次日清晨,暗之环的人联合阿肯市的部队封锁了城市,血族也控制了当地的通讯系统,不给马卡斯求助的机会。另一边,几位来自法师塔的法师出现在暗之环的分部,开始监控某些准备浑水摸鱼的家伙。

    郊区的公路上,菲利蒙抱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巨型田鼠,坐在丧钟三人的汽车中。

    “喂,你别抖了,好吗?好歹也是神灵,别这么丢人啊!”菲利蒙对着怀中的田鼠说道。

    “你以为我想吗?鬼才想做神吶!”贝姆流着眼泪说道。

    ‘啪!’一旁的硬糖伸手弹了田鼠一下,接着好奇的问道:“你在害怕吗?”

    “当然!打死我也不愿意来这个地方!”经过四年的学习,这只原本是田地中最普通的田鼠,已经熟练掌握了人类的语言,智力也提升到普通人的水准。

    “为什么?你是这里的神灵,可以连接世界之脉啊。神灵哎,有了源源不断的世界之力,你有什么好怕的!”硬糖妹歪头问道。

    “丫头,别欺负它了。这家伙能成神完全是一个意外,马卡斯当年将世界树干埋在地下,接通了一根世界之脉进行淬炼。因为世界树干的原因,那根世界之脉也有所成长,分裂出一根弱小的分支,并且选择了这只田鼠。如今马卡斯融合了那截树干,收回了这片土地的控制权,它什么都不是了。”驾驶位上的虚,说道。

    “哦,原来是‘无根之神’啊!它现在只是一只会说话的田鼠,连最弱的妖怪的都算不上,对吧?”硬糖扑倒虚的靠背上,双手拦住他的脖子,问道。

    “没错。”

    “那你们带着个废物来做什么?这种东西有什么用?拿去做食物,都未必有人要。”硬糖一面蹂躏田鼠,一面歪嘴说道。

    “别虐待它了,好歹也是只次神,灵魂受到世界之力的洗礼,已经变异了。虽然不能掌控这片土地的世界之脉,却可以监视大地的动向,甚至观察到世界之脉的变化,这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虚颇为感慨的说道。

    论实力,他单手便可轻易捏死无数只贝姆这种失去力量的垃圾次神。但论能力,除非他入祸,或者成神,否则永远也休想看到充斥于锡兰各处的世界之脉。

    “哦!我没白了,和镰鼬一样,都是充当监控器的人行道具啊!”硬糖恍然大悟。

    “喂,那个不是人形好吧。”副驾上的镰鼬,指着田鼠尴尬的笑道。

    “哼!要你管!菲利蒙是吧?听说你和马卡斯有一段恩怨?白银脉真的那么厉害?”不再搭理田鼠,妹子将注意力转移到菲利蒙身上,开始滔滔不绝的发问。

    论等级,菲利蒙和硬糖都是害级,但亲自面对这个未成年的哥特萝莉,他总有种无法应付的无力感。仿佛都是成年的草原野兽,却是狮子与羚羊的差别,这种来自食物链顶端的压力,逼得他不得不老实应答。

    此刻,他多少有些理解贝姆为何如此焦虑了。比起自身与硬糖的差距,垃圾次神和世界树干的差距,更加的夸张。为你默哀啊,田鼠兄!

    ……

    在虚一行人驾车驶向郊区的同时,西撒所称乘坐的列车,也进入了阿肯市辐射的范围。再过几个小时,就可以到家了。看着窗外湛蓝明亮的天空,以及朵朵白云,他的心情好到了极点,很快就能见到艾尔莎和妹妹了。

    ……

    西撒家的农场中,马卡斯穿着一身战斗服,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等待着暗之环的到来。

    虽然暗之环的动作很隐蔽,但他的心灵层面却感到阵阵压抑,对于害来说,这种预感总是很灵的。透过自身掌控的世界之脉,他也察觉出许多异常,那只躲在市政府吃了三年粮饷的田鼠,突然窜了出来,开始窥探这片土地。

    另一端的贝姆,自认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但没料到全都被马卡斯看的清清楚楚。不过丧钟三人并没打算偷袭,也没掩盖行踪的意思,即便行动被马卡斯知道也没有关系。这次的任务异常简单,暗之环联合血族清场,他们只要出场干掉两名白银脉,夺走世界树干就行了。

    坐在家中的马卡斯,闭目思索着什么。妮可与桃乐丝早被大公接回城堡,安全无比,不需要担心。反倒是西撒,差不多今天就会到家,希望不要被暗之环的人波及。

    对于即将发生的战斗,他心中充满了信心,无论暗之环使用什么手段,他都有把握一次性解决掉,并且给予那些窥视者足够的震慑。他心中的对手,从来不是什么暗之环,而是隐藏在暗处的蒙特,以及他背后的暴食一族。如今的他,有信心保护自己的家庭。

    ……

    艾尔莎的庄园里,蛇妖已经恢复到十八岁的状态,身材修长完美,相貌依旧妖异迷人。经过大半个月的食补,她从那只六岁大小的萝莉,终于成长到绝代风华的女妖。比起以往的艾尔莎,如今的自己还是稍显青涩,没了熟女的诱|惑,反倒多了几份青春与活力。

    “也不知道西撒喜欢现在的自己?还是过去的样子?”盘着蛇躯窝在卧室中,艾尔莎对着镜子自语道。

    关于暗之环的行动,马卡斯并没通知她。此刻,她还沉浸在西沙即将回归的喜悦当中。

    双手捧起丰满的胸部,艾尔莎满意的点点头。“神灵的尸体果然大补啊,才半个月时间,不仅恢复往日风采,似乎还大了几分?不错,不错,我要再接再厉,吃光剩下尸体!哦呵呵……,那个死丫头不在,谁还能和我挣?!”

    s:感谢腐竹君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