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0章 十步之内必有food

作品:《白银之轮

    自从西撒获得‘暴虐者’魔导装甲后,少年每天都会全副武装,与肉山大魔王花生大战数十回合,最后被胖子一巴掌拍的昏死过去。

    当西撒第一次袭击的花生的时候,对方毫无准备,正背对着他吃零食。而少年直接举起双刃重斧,二话不说,对着仇人的后背猛劈下去。之后,锋利的斧头撕裂了胖子的表皮,但却被厚厚的脂肪阻挡,最终斧刃被肌肉夹住。

    花生轻伤,但没流血。

    接着,吃痛的胖子大叫着回头,一双血红的眼睛,锁定住陌生的大铁块。此时,夏娅已经离开,艾尔莎还未苏醒,唯一能管事的埃姆,也懒得搭理‘极限大作死’的西撒。没人罩的少年,终于如愿以偿的和花生战到一起。

    双方交手一共三回合。最先出手的是花生,他一巴掌率先抽向西撒的脑袋,还未熟悉装甲的少年,直接开启魔法防御力场,玻璃形态的屏障被肉掌抽裂,但未碎开,而机甲则飞了起来,重重撞在墙壁上,手中的斧头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发现未能破防,花生怪叫着发起了死亡冲锋,带着数十吨的冲击力,狠狠撞向西撒。这一次,魔力不足的立场,被压迫到紧贴装甲表面的程度,西撒暗叫不好,却来不及抽出双刀,而胖子已经抬起左腿,送给他一个超级膝撞。

    胖子的这一招依旧没有破防,但剧烈的震动却传了进去。让西撒有一种躲进铜钟里被人乱敲的感觉。就在少年脑袋发昏被打蒙的时候,连续两次没有伤害到陌生铁皮人的花生,终于暴怒了,接着一拳砸在机甲的脑袋上。

    最后,少年只觉眼前一黑,伴着剧烈的耳鸣昏了过去。

    当晚苏醒之后,西撒惊奇的发现自己完好无损,除了有些宿醉的头晕感外,就是耳朵还有点背,其他一切正常!装甲果然能大幅度提升实力与防御力。只要不遇见有特殊能力的天赋者。一般的能力者都可以走上两招。

    作死却未死,这让少年大为振奋,接着每隔半天就会穿着装甲挑战胖子一次,然后被下手很有分寸的花生打到昏死。接着再爬起来继续挑战。这倒不是西撒有受虐癖。而是想通过胖子。尽快熟悉新装备的操作方法,并且检测装甲的极限。

    愉快的日子过得很快,一周后。神威狱陆陆续续迎来了一批又一批客人。这些来自正义阵营的面试官,主要是来捞失足队友,或者挑选强力炮灰的。西撒没有加入过组织,自然没人捞他,埃姆也不可能看着他沦为炮灰,所以少年属于很稀少的正式面试类型。

    如果他能和前来挑人的代表相互对上眼,那么他将会加入新的社团,以基层人员的身份离开监狱,开始自己的辉煌之路。

    至于愿意接收自己的组织有哪些?埃姆并未解释,对方只是告诉他,这些人会专程找他就是了。

    ……

    某日早晨,一个满脸雀斑,扎着单马尾,一身运动装,嘴里嚼着泡泡糖,身后背着一个比身体还要大两倍的巨型行旅包的假小子,来到了南三区。

    好奇的打量着十间透明牢房,假小子用一种游览动物园的神态,缓缓扫视着众人。看到雌雄莫辩的平胸‘蜗牛’,西撒顿时兴奋起来,难道是来迎接自己的?

    “谁是花生?站出来!”没等西撒主动上前打招呼,清脆的女音从假小子的口中传了出来。

    “……”已经抬起手的西撒,突然僵在那里,刚刚张开的嘴巴还没说出‘你好’,就卡在那里发不出声。真浪费感情啊!

    “啊!你就是花生?”看到高举右手的西撒,假小子皱了皱眉,似乎不太满意。

    “……”僵在那里的西撒,突然机智的伸出食指,指向隔壁的胖子,嘴巴更是咧出一个热情的笑容。

    “神经病!”妹子白了西撒一眼,不再理他,而是专注的打量肉山的背影,接着露出满意的笑容,“你是花生吧?出来!跟我走!”

    左眼被西撒砸青的花生,缓缓回头,冷淡的问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跟你走?”

    “我叫卡卡贝妮塔塞亚……,你叫我贝妮塔就行了。我这次花大钱,从典狱长手中买到了一个仆从名额,并在前辈的指引下,找到了你。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了,肉胖子,和我一起去冒险吧!”头戴鸭舌帽的假小子,报了一长串名字后,接着热情的说道。

    “不要!我不要出去!”胖子果断摇头。

    “为什么?难道你不期望自由吗?不喜欢阳光吗?想象一下,跟我走,就能再次沐浴温暖的阳光,呼吸新鲜的空气!”

    “自由值几个钱?能吃吗?在这里,有吃有喝,不用干活不用运动,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出去的话,太累了,而且容易饿,哪像这里,有吃不完的免费食物。”花生这一辈子,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进了神威狱,从此吃喝住都不用再发愁了,而且冬暖夏凉,简直是人间仙境!

    “哼哼,不就是吃嘛!”走廊中的妹子,露出一个轻蔑的微笑,接着拽了拽双肩带,用一种俯视蝼蚁的眼神抬头仰望花生,然后伸出两根手指,“你必须,也一定会跟我走,因为两个原因。”

    “哦?你说说?”看到假小子如此有自信,胖子也来了点兴趣,问道。

    “第一,是夏娅前辈让我来的,这是她给你的信件。还有,她让我状告你,‘姐知道你不识字,不过没关系,姐再说一遍,跟着这个小妹妹走,否则我就回神威狱弄死你!’咳咳,第二个原因。我有很多的食物!”妹子挺了挺平胸,自信的说道。

    听到第一个原因,花生的脸色差了许多。断人食路,犹如杀人父母!即便夏娅曾是他的大姐大,但在出狱的面前,他还是会翻脸反抗到底的!至于第二个原因,则被他无视了。

    “天真的小丫头啊!你以为自己又能有多少食物?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吗?”花生低沉的说道。

    “力量!前辈说你力气很大,是块好肉盾,而且只要吃饱,就会变得很能打。你跟我混。我管饱!”贝妮塔喜滋滋的说道。

    “哼!我的能力除了力气和耐打外。还有一个,叫做‘无限胃袋’!就算整个世界的食物堆在我面前,我也能一点点吃光。离开吧,我不会出去的。你。喂不饱我!”花生摇了摇头。再不搭理贝妮塔。

    “哼哼。太小看人了!你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吗?”妹子气愤的跳了起来,指着胖子大喊,但花生根本不搭理她。“肉胖子。你听好了!我的天赋叫做,‘十步之内必有食物!’跟着我,尽到一个保镖的职责,我让你这辈子都不愁没吃的!”

    “什么?!十步之内必有食物?你在骗我么?走一个让我看看!”花生突然抬头,死死盯住贝妮塔,不信的问道。

    “嘁!你们谁给我一件物品?不要太大。”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妹子摇了摇头,接着想其他囚犯发问。

    得知对方和夏娅相熟,住在第一间的西撒打开门,递出一个台灯,接着好奇的观望起来,他对这种诡异奇葩的天赋很感兴趣。

    “看好了,十步哦!”手持台灯的贝妮塔,先向前随意走了五步,接着又退回去,正好十步整。走完十步后,她的掌心发出微微光芒,接着附着到台灯上,然后,再没有然后了!一切都没有变化,台灯还是那盏台灯。

    “你逗我吗?”胖子觉得自己被耍了,被一个又矮又小分不清男女的假小子耍了。

    ‘咔嚓!’妹子突然掰下一块灯罩,放进嘴中,嚼了起来:“嗯,味道毫无变化,尝起来有些像木屑。咳咳,呸!台灯还是那台台灯,但它真的能够吃了,并且能提供最基础的营养,维持生命。最重要的一点,它顶饱!”

    “当真能吃?”胖子还没张口,西撒插嘴问道。

    “嗯!当然能吃,我的天赋从小就觉醒了,这些年一直在锻炼,已经能够将这么大的物体食物化了。不信的话,你来试试?”贝妮塔回道。

    接着,西撒、花生、埃姆,对面的爱马仕都走了出来,一人分了一块台灯,吃了起来。

    “呸!什么玩意,泥巴味,真涩!”

    西撒一口喷了出去。身边的埃姆脸色难看,但还是咽了下去。对面的爱马仕也不好过,看他嘴角的血迹,应该被灯泡扎破了嘴巴。只有花生一人认真的咀嚼,接着闭上双眼,细细品味,慢慢下咽。

    “你没有骗人,这台灯真的能吃!”伸手夺过贝妮塔手中的食物台灯,胖子也不嫌味道差,一点点啃了起来。想到他曾经偷埃姆的拖鞋吃,连自己的肥皂牙膏都不放过,还勒索自己将皮鞋皮带交出去,西撒突然释然了。

    “骗你做什么?我的天赋是被动的,只要走路,就会源源不断的生产一种‘光芒’。以每走十步生产一单位计算,可以无限累计。一单位的‘光芒’,差不多可以让这盏台灯大小的物体食物化,并且保留它原有的能力。如果我走一天路,就能将一辆汽车变成食物,不吃的话,汽车还是汽车,可以开走。吃的话,汽车还是汽车,但能顶饱。怎么样,愿意跟我走了吧?你保护我,我源源不断的提供食物。虽然没有味道,或者味道会变得很差,但却能顶饱哦。”贝妮塔期待的看着花生。

    “好的!主人!”胖子突然露出一个谄媚的微笑,低声下气的讨好道。

    “真乖!肉胖子。”妹子毫不介意的拍了拍花生的大腿,满意道。

    “呃,你认识夏娅姐?”看到这一对迅速相认的主仆,西撒终于找到机会,插口说道。

    “没错,我前段时间去中域拜访夏娅前辈,得到她的指点,特地来神威狱寻找打手保镖。”贝妮塔回道。

    “你是干嘛的?”西撒好奇道。

    “我是一名黑暗美食家,因为天赋太恶心、太没品位,小时候经常吃怪味道的玩具,留下了心理阴影,所以立志品尝遍天下美食,安抚受伤的心灵。但这条路太危险,我这人又太弱,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需要寻找一名搭档。前段时间我去拜访夏娅前辈,请求阅览‘黄瓜食谱’,并得她的指点。这胖子不错,能打又耐打,而且不挑食,和我这个垃圾天赋简直就是绝配!”妹子嘴角弯起,笑的很开心。(未完待续

    s:别再提30+5+75=100的事情了,我承认数学老师死得早,我这就改正……

    感谢ogao和ty狮子的月票。